分节阅读_10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09

r/> 大山黑苍苍没边没沿。

幽幽的深谷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空气静得吓人,氤氲着不可名状的危险气息。

“呜嗷~~~~~”妖异圆月下,头狼在对月长嚎。

对小小的方君乾来说,这无疑是一场怎么也醒不来的梦魇。

他不敢停下来歇口气,因为身后的狼群会随时一扑而上。

停止脚步就意味着死亡。

在生死一线时,人类的潜能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至少,

方君乾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方面的天赋。

天黑。

杂草丛生,不辨道路。

一声惊呼!

方君乾被脚下的藤蔓绊了一下,狼狈地栽倒在地。

白嫩的小胳膊被锋锐的荆棘划开了一道血口子,

淡淡血腥味漂浮在空中。

群狼嗅着了血腥味更显兴奋,一双双绿幽幽的眼睛在暗林深处宛如催人性命的鬼火。

恐惧如粘腻的流体,在孩子稚嫩的心中悄悄流动。

脸色惨白,但嘴唇却还倔强地抿着。

虽是孩童,却已见日后英绝天下的雏形。

眼看狼群就要一拥而上,方君乾绝望地闭起眼睛。

倏地——

低缓的埙声从月中传来。

沧桑、神秘、哀婉。

那一刻,小君乾从埙声中,听到了秋。

一道强劲的气流掀得方君乾往后倒去。

然而被狼群撕裂的痛苦却没有如预期般降临在自己身上。

惊诧得抬眼,看见一头苍鹰从天而降!闪电般挠伤头狼的右眼!

头狼痛极哀嚎。

苍鹰振翅,搏击长空!

凭借空中之力对头狼啄挠抓拍,与此同时,羽毛纷纷如雪落下。

狼群是何时离开的,方君乾没注意。

他实在是太累了。

就这么懒洋洋地躺在丛林中。

连根手指都不想动一下。

只有埙声回荡在上空,

悠远而苍凉。

即使在滚滚红尘中,也让人置身于荒凉的旷野。

纵然暖阳高照,也有种风高云缓的阔朗与空灵。

至静至悲,远离尘嚣。

更何况,是在这般寂寥的月夜……

小小的孩童不知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它。

直到长大以后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神往。

埙声停了下来。

苍鹰也没入了茫茫夜色。

小君乾吃力地站起身,

一眼看见刀削斧砍般的崖顶上

那个雪白空灵的影子。

远远望了一眼,应该是和自己年岁相差无几的孩子。

看不清他的脸,只看见三千青丝随意地铺在背上,白衫漫卷,水波流泻。

方君乾只觉自己从一个梦境陷入了另一个梦境中。

前者是噩梦,而后者是美梦。

崖顶上的孩子转过身,

朝他微微一笑。

静谧得像一个挣扎不起的梦……




第二章

方君乾同学看着眼前的救命恩人,七八岁的孩童,眉目如画,时至立秋,却只穿了件白色的长衫,清雅中隐见出尘超脱。

他的长发随意飘扬,当他转向自己时,黑亮纤细的发丝追风逐面而过。

浮光月影荡在他的脸上,淡然一笑,连山岳都倾倒在他面前。

似曾相识的感觉。

方君乾忍不住脱口而出:“我们见过吧!”

见过吧?

一定见过。

我们曾携手看桃花无涯。

策马享天地浩大。

你在袖手崖上静等我十六年。

我也在三途河边窥探你来生的容颜。

几番轮回,几世寻觅,

然后,命运安排你我在此时此地相遇。

再然后,我笑着对你说:“我们见过吧!”

我们见过吧?

否则,

为何只是萍水相逢,就让我怦然心动。

心动,

心痛。

白衣孩童点点头,又摇摇头,看着他的眼神有点迷茫。

他似乎不怎么习惯和同龄孩子相处,以致对方小朋友友好亲切的笑容略显冷漠。

不过先开口的还是那孩子:“你是谁?”

方君乾本来还以为他不理自己了,见他发问立马大喜过望:“我姓方,叫方君乾,七岁了。”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继续问。

说也奇怪,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方君乾竟在这孩子面前紧张腼腆起来。

“我溜出来玩……结果迷了路,就碰上了野狼……”

白衣孩子点点头,见他身子在微微发颤,忽然说:“你是不是冷了?”

小君乾这才发现自己已经露侵衣衿,饥肠辘辘。

“又冷又饿!”方君乾甜甜一笑,凑近他讨好道:“有没有吃的?”

……

白衣孩子似乎很熟悉附近的环境,熟练地拾了一堆枯枝,却在掏出火折子准备生火时,意外发现火折子已湿透。

“啪嗒”一声,小君乾手上火光一冒,柴火已经点燃。

“这是什么?”白衣孩子吃惊得眨眨眼。

方君乾汗了一下:“打火机。”

打火机?

白衣孩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现在打火机在市面上还是稀罕物,通常有价无市。

可见这个叫方君乾的孩子家里定然非富即贵。

白衣孩子将陶埙搁在唇边轻奏几个音符后,那只颇通灵性的苍鹰从天而降,丢下几只麻雀。

方同学目瞪口呆,旋即对面前的孩子崇慕不已:她是仙女吧?

自我肯定:她一定是仙女!

方小宝,你不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搞错了吗……

四只麻雀架在篝火上,滋滋地冒着油,香气扑鼻令人食指大动。

方君乾觉得自己就像**小红帽的狼外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呀……要不要来一点?”

白衣孩子摇摇头:“我不吃荤的。”

方小宝再接再厉:“你正在长身体,不吃肉怎么行!”

强迫性地将肉串塞进他手里,不达目的不罢休:“尝尝吧!我的手艺可是一流的哦。”

看着方君乾满目期待,白衣孩子终是犹疑着将肉串放在嘴边轻咬一口。

咀嚼几下后眼睛一亮!

“怎么样,不错吧?!”方君乾暗笑于心:破戒了破戒了!

得寸进尺:“那,我都把名字告诉你啦!公平起见,你也应该把名字告诉我。”

白衣孩子皱了皱清秀的眉,似乎不想谈起自己的名字,只淡淡答了一句:“我姓肖。”

“肖?萧?是哪个呀?”

“‘生肖’的‘肖’!”孩子说这话时似乎有点赌气。

方小宝眨眨眼,果然本少爷套近乎的本事天下无双——原来“她”姓肖啊……

肖仙女……小仙女?

方小宝眉眼弯弯:好姓!

悄悄靠近,依在他身边,在其耳边轻言:“我们交个朋友吧?你家住哪儿呀?”

对于这样一个孩子实在没有防备的必要,他由着他靠近自己,黏着自己。

“我从小就被父母送到山上的寺庙清修,爷爷嫌我命格不好,不许我十二岁之前进家门。嗯,再过五年我就可以回家了……”

“这是迷信呀!迷信!!”小方同学听得义愤填膺。

然后语重心长地教育一脸淡然的小听众:“连皇帝都退位啦,居然还有家长这样封建!现在什么都要讲科学——科学你懂不?”

小听众睨了他一眼,淡淡道:“科学一词起源于大倾国古语,原意为‘科举之学’,近代国父孙仲凯在翻译外来著作时,将英文science翻译为科学,意为各种不同类型的知识和学问。”

方同学愣在当场,吃惊地微微张嘴:半响后颓然:“咱……班门弄斧了。”

肖同学望着他,眼神有些腼腆,又有点热切:“我还是第一次跟同龄的小朋友聊天呢……你会常来看我么?”

求之不得!

方小宝立马打蛇棍上:“嗯嗯,这儿没什么好玩的,怪不得你会无聊呢!干脆你跟我去东北吧。”

“东北啊?”白衣孩子无限憧憬,“听说那边冬天有冰灯……”

“是呀,冬天的冰灯可漂亮了!唔,我家就住在东北!”

现在方小少爷满心想把这个冰雪聪明的“小仙女”拐回家去当媳妇儿……

可怜的方同学已经完全把人家当成了女孩子。

直到两人长大之后再度相遇,肖公子还对此事耿耿于怀。

每当这时方小宝就愤愤不平地喊冤:“倾宇你摸着良心说那次乌龙能全怪我吗!你从头到尾都没提过自己是男孩呀!你说自己从小被父母送到山里修行,我头一个反应当然是你父母重男轻女把你给遗弃了……何况男孩子哪有留这么长的头发的?长得又比我的邻家小妹还水灵……”方小宝越说越伤心,越说越委屈,“还怪我了!?我都没说你欺骗我的纯真感情!”

最后总结——

“肖倾宇,”方君乾一本正经,“你赔我初恋。”

不过此时的方君乾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摆大乌龙。

他一心一意想早点定下他的小仙女,省得别人捷足先登。

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最终将目光钉在了白衣孩子挂在胸前的那个陶埙上。

再往他身边挨了挨,方小朋友满脸好奇:“刚才你就是用这个救了我?”

点头。

“送我吧!”

“呃?”孩子一惊,估计从未见过这般厚脸皮的人。

见他犹豫不定,方君乾想着如何调节气氛,灵机一动,他漂亮的桃花眼里透着邪恶的神采:“这样吧,我拿这个打火机跟你换。”

手一翻,那只铝制的精致打火机出现在他手掌心。

做工精细,显然是出自大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