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1


不知他能否顶住最猛烈的第一波攻势……

“公子,八方城情报。”黑影呈上信函后便隐没在角落里。

接连百人遇刺身亡?……

情报后面附上的伤口说明与死状描绘让肖倾宇稍稍动容了一下。

他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带点冷。

有点酷。

“居然有人私通天镔,卖国求荣……”肖倾宇随手将密函放入火盆。纸张燃为灰烬,随风而逝。

“劳叔,”他淡淡道,“派人去八方城查探清楚奸细身份。”

劳叔木讷的脸上显露惊容:“公子是说,八方城将领中有人投靠了天镔?”

“正是。……而且看情形,叛徒还不止一个。”

这样的话若是由别人口中说出,劳叔定然嗤之以鼻,认为他狂妄放肆,但这个少年柔柔缓缓、清清冷冷地说出来,他却听得遍体冷汗,如坠冰窖。

“公子,找出叛徒后应当如何处置?”

“先勿打草惊蛇。”肖倾宇催动轮椅移至书房窗边,从窗口看着小院内即将迟暮的桃花,“找出奸细后,飞鸽传书,把叛徒名册寄予方小侯爷。”

他唇凝浅笑。

“我相信他处理得来。”

原本士兵们以为方君乾出身显赫,贵为王侯,平日里应最讲究吃穿用度,哪知一路行军走来方小侯爷竟与他们同吃一锅饭,同宿一个帐,丝毫没有皇亲国戚的矜持娇逸。

且他言语风趣,处事公正,不几日便和军士们打成一片。

将领们也不像刚开始那么拘谨了,有时甚至会和方君乾揶揄打趣。

从军二十多年的泰岩都尉曾拍着方小侯爷的肩膀爽朗大笑:“你不像是个侯爷!”

“怎么不像?从三品钦封英武侯,如假包换。”方君乾细心擦拭着碧落剑。

“你不像养尊处优的小侯爷,倒像个从军多年的老兵。”泰岩语带敬佩,“如果不是知道这是你第一次领兵出征,我一定会以为你是过惯行伍生涯的人!”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做不到这个程度。”

“我佩服你。”

“那是。”方君乾归剑入鞘,毫不心虚地接受了赞美,“本侯是天才嘛。”

一阵冷风吹过——

泰岩无语了……

“报——!元帅,八方城来信!”

“辛苦了,下去吧。”方君乾冲他鼓励一笑。展信细看,剑眉一沉,随后竟扬眉大笑!

“有趣有趣!!”他觉得这八方城将领实在太可爱了——居然想写信把自己吓跑?!

如此幼稚的办法,也只有那些长年镇守边关,没半点心机的老大粗才能想到……

“小侯爷,这帮兵痞子太不像话了!!”身边将官们义愤填膺。

“淡定。”我都没激动呢,你们激动个什么劲?……

经过几天相处,将官们在心底早已对这个方小侯爷有了敬服之意。

现在有人侮辱自己长官,那就是当面甩他们一记耳光!

当他们五十万大军的男人都死光了吗!?

方小侯爷笑颜邪魅。

看样子这八方城是铁定要给自己个下马威瞧瞧了……要让这帮家伙对自己死心塌地,得软硬兼施,先来个大棒再给个红枣……

既然他们这么想吓走自己,他方君乾又怎么忍心让那帮汉子失望?

“传令下去,减速行军。”方小侯爷手指轻叩光滑桌面,“我们,不急。”




第二十章

八方城。

守城将领汇聚一堂争论不休。

“大军即将压境,朝廷援军怎么还不到?!”骁骑尉贾目奇暴跳如雷,青筋根根突起。

团练使高酉也是一脸气急败坏:“这臭小子也不怕贻误军情株连九族!!”

“老高,人家上头有人~~~~”通侍俞斌阴阳怪气道。

“他该不会真被那封信吓跑了吧?”有人怀疑。

李生虎冷笑一声:“也好,省的那小子来了碍手碍脚。”他沉下脸,“不能指望外援了,这次挺不挺得过就看咱们的了!!”

“守住了,就是大庆的英雄!守不住……也没什么,搭上一条命就成!!”

守将们同声高吼:“誓死守住八方城!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天镔百万大军兵临城下,目光所及,旌旗蔽空,战马雄骏,马刀雪亮,长矛林立,决心征服大庆的天镔大军战意昂扬,军容鼎盛。

新垒砌的观望台上,拓跋牧宏正在观望着他自己意气风发的大军。

一瞬间,权利无边的感觉充满了他的头脑:无坚不摧的强大力量握在我手,用这支庞然大军,我要攻陷号称天堑之险的八方城,我要将富饶的大庆踏在脚下,我要将整片肥沃土地成为我天镔的粮仓,我天镔要奴役着大庆贱民当牛做马,将所有胆敢反抗的贱民的尸体垒成高山,在上面开创我天镔之不落王朝!

只要攻下八方城!!

攻下八方城!我军便势如破竹,一马平川!

后世被称为“迎辉之战”的守城战在天镔第一名将拓跋牧宏一声令下后,拉开了序幕——

战鼓雷鸣,天镔数千敢死队手持利器呼喝着拥着云梯涌上来,面目狰狞的开始攀登!

撞车一下又一下砸向大门,巨大的声响压过一切。却压不住每一个人身上喷薄而出的浓浓杀气!

八方城提前准备好的滚油烫水纷纷泼砸而落,无数天镔将士惨叫着捂住脸孔从半空坠落自半空坠下,活活摔死,侥幸没死的也是面目全非,不停打滚凄厉哀嚎。

血肉横飞,模糊一片,油烟与血腥混合成一股令人作呕的奇怪味道直冲鼻孔,配和着眼前血淋淋的画面,直让一些新兵翻胃呕吐起来。

“弟兄们守住!!”高酉砍翻一个天镔士兵。

不用他提醒,此刻所有人满心满脑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死守!

“困兽之斗!”嗤笑几声,拓跋牧宏挥鞭!“儿郎们!大庆不行了,给我拿下此城!!”

天镔再次来袭,看着疯狂的敌军,腥咸的血气彻底激发八方城守军暗藏在骨子里的狂性。

李生虎浑身浴血:“老高,不行了!!这样下去城迟早要被拿下!!!”

高酉森沉着脸,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拼了!!开城迎战,或许还能杀出一条血路!!”

高酉自告奋勇:“我去!!”

李生虎:“你留下,我去!”顿了一下,“我武功比你高!”

高酉脸一阵抽搐。

经此一去,很可能就是永诀了!

喉咙像是压着一块铁,高酉只能说出几个字:“兄弟,千万珍重!”

李生虎重重点头!

转身振臂一呼:“好汉跟我杀贼去!!”

“吼——!!!!”当即有万余士兵操起马刀云集在他身边!

刀光雪亮,一彪人马杀气腾腾地朝城门猛扑过去,看着他们,高酉心紧张得怦怦直跳,若是可能,他简直想代替李生虎上阵!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时候什么韬略计谋都派不上用场了,拼的就是双方谁的军队更勇,更猛,谁刀子更快,更锐了!

城门口,血溅泥飞,人仰马翻。喊杀声、马嘶声、哀嚎声、短兵相接声混成一片,双方兵马绞杀在一起,场面混乱得如同一锅搅拌不动的粘稠浆糊。

每个人都杀红了眼,只知道杀杀杀,只有杀光眼前所有活着的生物才能活下来。有人被劈去半边脑袋,白花花的脑浆溅得半天高,也有人被砍掉了胳膊**,粘稠的血浆洒得铠甲都变成了红色。上一秒还在砍人的人下一秒就有可能身首分家,,倒地不起的尸身被战马践踏成一滩肉酱!

城楼上高酉看得分明。如果此时能有一支大军从敌人右翼插入,极可能扭转乾坤!

一个天镔士兵被砍去半个脑袋,依然死死抱住李生虎**要脱他同归于尽!李生虎一刀砍掉他胳膊,旋即被人从后面踹倒!

就地一滚,面前是天镔兵狰狞的脸孔!

要死了吗?

李生虎仰望着天空,大雁南飞。

破风一声啸响!

一道光刺亮眼帘!

血光飞洒!

一支羽箭深深钉入天镔士兵咽喉,带着那人不敢置信的目光……

“大人,援兵到了,援兵到了,大庆的援兵到了!

望着士兵们欣喜若狂的脸,李生虎感到一阵虚脱,方君乾真的来了。

右面的天镔军队开始乱了,再也保持不了最初井然有序的阵形,终于,天镔黑色的浪潮中漫出一道银亮,转瞬间那抹银亮迅速扩大,雪崩般铺天盖地山呼海啸,迅速吞噬了黑漆漆的天镔军队……方君乾的军队冲破了天镔的封锁。

雕翎戎装的方君乾身先士卒,一骑飞尘掠向八方城,多年之后,李生虎仍记得当时那一片银光中的那抹血红,仿佛冉冉升起的炽烈朝阳……

天镔兵眼见神兵天降,尚未交手便已胆怯,竟然让方君乾如入无人之境般的纵马狂飙,一路突至八方城下。

李生虎正要脱盔以示感谢,却见方君乾邪魅一笑,红巾飞扬,淡淡地说出三个字:“欠我的。”

尚未等李生虎回过神来,就见方君乾一骑绝尘,从自己身边飞擦而过,神驹嘶鸣踏蹄,纵身一跃,带着背上红巾少年转眼入城消失不见……

这时,庆军五万先锋轻骑兵也冲到了八方城下,马不停蹄将天镔残军冲散践踏。

齐齐奔至城下,五万先锋部队勒住战马,吼出了胸腔中的声音:“八方无敌!”

随后,远处传来四十五万步兵援军的同声咆哮:“八方无敌!!”




第二十一章

“迎辉”一战,天镔占了全面优势,但八方城也并非没有取胜的机会,胜负的关键就在于八方军能否在精疲力竭之前攻破天镔右翼军队。

就在双方数万士卒厮杀得汗流浃背的时候,一个出人意料的转折改变了整个战场的局势。

年仅十七岁的方小侯爷慧眼独具,抓住时机一举搅乱敌方阵型,斩敌无数,差点活捉了拓跋牧宏。天镔元帅还是靠着部下的拼死保护才逃出重围。

天镔元气大伤。

尽管取得了胜利,但八方城的损失并不比天镔军少。

天镔战士骁勇善战,交战中,八方城和皇城援军战死的士兵多达六万人,至于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

但此战意义绝非数字所能形容,拓跋牧宏自奉命领兵以来连战连胜从未吃过败仗,五年前就开始谋划攻打大庆的计划方针,短短半个月里连下五城,势如破竹,进军神速,眼看胜利近在

眼前,却折在八方城脚下。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