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13

一怔,似乎没料到小小的孩子居然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

“这个……应该没有后悔吧。”

而肖倾宇的下一句简直让了尘无法招架,他说:

“既然不后悔,又怎会不该爱?”

那时的肖倾宇,还没遇见他前世今生的孽缘。

直到七岁,他从狼群爪下救出了命悬一线的男孩。

十七岁,在桃林深处撞见了躺在树上闭目浅眠的少年。

再后来,他便开始怀疑,也许在冥冥之中上苍自有安排。

方君乾的入学在平京大学掀起了不小的风波。

入学的第一天,平京大学许多干事便向肖主席建议,能否让方君乾破例入学生干事会。

要说这南少帅,人是极有担待的,战功卓著不说,外表也是万里挑一,逗得无数学姐学妹心猿意马芳心暗许。

而且谈吐风趣,说起话来让人浑身上下熨熨贴贴。

方少帅在战场上呼风唤雨,现在到了平京学府,还是一样。

对部下的建议,

肖倾宇**食指有一下没一下轻叩着书桌,淡淡回答一句:“肖某会慎重考虑的。”

很快,干事会的成员名单便公布了出来。

肖倾宇淡淡宣布:“如果没有异议的话,今年的干事会新成员便确定是这几位。”

方君乾随意靠在椅背上,一派漫不经心的雍容华贵,而又气势夺人。

肖倾宇终于被他看烦了,挑眉道:“方同学,肖某有什么不对吗?”

感情方少帅从头到尾都在盯着人家看。

不然以肖倾宇的涵养,能让他忍无可忍的事实在屈指可数。

“啊,肖主席像极了这个陶埙的主人呢。”

肖倾宇脸色一沉。

方君乾的话显然勾起了他不怎么愉快的回忆。

大伙儿的注意力被方君乾掏出来的那个古雅黑埙所吸引,纷纷询问:“这个陶埙到底有什么故事?”

“哼。”薄冰似的冷哼从主席位上传来,周遭竟都静了。

肖倾宇神容冷峻,方君乾还在喋喋不休:“方某幼时被野狼追逐,幸得一吹埙女孩搭救。不瞒诸位,方某对其一见钟情,并想方设法与其交换了定情信物。”

倪晓晓眼睛发亮:“就是这个陶埙!”

被问及此处,方君乾眼角眉梢都笑得舒展,像个孩子似的:“她是方某初恋呢。”

女学员个个激动得双手捧心:真是太罗曼蒂克了!

肖主席什么也没说,只冷冷地看着方少帅,嘴角回之一个极浅的上挑——原本都已经忘记了,你却偏偏来提醒我……

“对了肖主席,”方君乾冷不防道,“她跟你很像哦,你有没有姐姐或妹妹呀?”

汗……

方小宝,你当真不知道死字怎样写!




第七章

会议结束的第二天,方同学就被肖倾宇直接调到了干事会总部。

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英明无匹的肖主席对这新来的方少帅青眼有加。

当然,方君乾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三天后——

倪晓晓无比疑惑:“少帅,你是不是无意中得罪过肖主席呀?”

“为什么这么说?”方君乾挑眉。

某干事抱了一大堆文案,“哗啦啦”全部堆放在方君乾桌上:“方少帅,这是肖主席要你在今天完成的所有文档。”

方同学看着摇摇欲坠的“今日”文档,脸色一片死灰。

倪晓晓一口咬定:“主席从没有如此针对过别人,一定是你得罪他了。”

方少帅皱着眉苦思冥想,深深陷入自我检讨中。

最终,他捂脸哀嚎:“我实在想不起来呀~~~~”

他实在记不得自己何时得罪过肖倾宇。

可怜的方小宝显然没有想到童年时代自己的惊世之举。

要不然,估计他就不敢说得如此确定、肯定、笃定了……

方君乾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种被困在文件堆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悲惨处境。

肖倾宇这一手轻而易举点中了方君乾的死穴。

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不累死烦死也要被他整死呀!

方君乾认为自己得找个机会解决这件事。

日薄西山,平京大学的佳人湖微波粼粼,湖光跃金。

佳人湖畔的长椅上,坐着一位白衣少年。

从方少帅的角度看去,他漆黑如墨的长发随意垂落下来,温柔的明月像被它汲去了光华,绸缎冰绡似的柔软顺滑。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佳人湖,因那个淡悒出尘的白衣男子,而美好如一卷水墨氤氲的古朴画卷。

见他走近,肖倾宇礼节性地点头致意,随后便再度垂首看书,无意多搭理自己。

方君乾叹了口气,犹疑道:“肖主席,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肖倾宇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波澜不兴地问:“少帅怎么会这样想?”

方君乾道:“我听大伙儿都说你年纪虽小,但心宽如海惜才重才,待人更是接物彬彬有礼……可只有对着我方某人时才冷冰冰的。而且,你都不怎么笑。”

说到此处,方君乾顿了顿,说,“其实倾宇是讨厌我的吧?”

倾宇眼里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同时亦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

不过一些小事,他又毫不知情,没必要故意与他过不去。

估计这些天他也被整得糊里糊涂莫名其妙吧。

方君乾轻声细语:“方某初来乍到,在平都也没什么亲戚朋友。第一次见到倾宇就觉得似曾相识,很想亲近。你我前世定然关系匪浅呢……

“如果无意中有什么得罪倾宇的地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方某一马,嗯?”

声音是极软极软的,如同向家长讨糖吃的孩子。

肖倾宇被他十足认错的小孩样看怔了半响,终于忍俊不禁:“少帅此刻的模样与家弟倒有七分相似——哦,家弟今年刚满五岁。”

见他这么个一贯冷冶清洌的人,此时笑得眉眼弯弯,方君乾心底涌上些满足和成就感,不由得也跟着他微微笑了起来。

“呐!”搭上他淡薄的肩,方君乾一副哥俩好的惫懒样,“一笑泯恩仇,倾宇可不准再报复本帅啦。”

心中些微的嗔怒早被那人的软语吹得烟消云散,又听他如此厚脸皮地直呼自己“倾宇”……

肖倾宇薄唇溢出一抹清浅苦笑:“肖某定是上辈子欠你的……”

方君乾脱口而出:“所以这辈子以身相许吗?”

言毕立马恨不得一头撞死!

天地良心!他只是一时口快,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吐出这么一句欠扁的话来!(自找的,纯属活该。)

等反应过来已覆水难收。

肖倾宇沉默。

正当方君乾心惊肉跳忐忑不安之际,肖倾宇忽的展颜一笑——纯美若莲花初绽。

“唰!”寒毛直竖!

方君乾顿时毛骨悚然。

却听肖主席以一贯的温文尔雅,不带一丝火气的语调道:“刚才肖某差点忘了,仓库里还有一堆文案正等着方少帅处理呢。”

从此,方小宝便生活在了水深火热的人间魔域中。

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肖主席不允许他在批阅文件时使用钢笔,硬性规定他必须使用毛笔!

这都什么年代了?

还有比这个更惨绝人寰的事吗?

每当方君乾看见那堆积如山的文献都会悔不当初……

他当时一定是中了邪了才会自讨苦吃!

当然,还有个意料之外的收获——方君乾那手见不得人的毛笔字在一个月之内突飞猛进,简直可以与书法家相媲美!

当手下有人不解问起,肖倾宇便搁下紫毫淡淡一笑:“肖某并非有意刁难。只不过观少帅锋芒太露,木秀于林难免遭人嫉恨。肖某让他每日用毛笔写字,这书法之道,气凝于笔锋,神定

于手腕,最有利于平心静气,磨其锐利,补其不足,增其耐性——这对少帅的将来是极有益处的。”

不过,方君乾的悲惨生活终于在国统军上层会议召开后告一段落。

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话说在南统军并入国统军的兵权交接仪式上,方少帅从南统军少将晋升为国统军中将。

可谓史上最年轻的中将军衔。

交接仪式结束后的第七天,方少帅以国统军中将的身份第一次出席了国统军上层军事会议。

会议开始前,大总统段齐玉拉住他一顿闲话家常。

“君乾在平京还住得习惯吧?缺什么要什么尽管告诉伯父。”

方少帅立即谦逊道:“君乾一切安好,大学的同学都很友善,伯父平常对君乾的照顾君乾心知肚明。”

段齐玉眯眼满意:“现在很少看到这么谦逊的年轻人了……君乾这次可来得巧,现在咱们国统军的骨干除了两人外已全到齐了。”

方君乾奇怪道:“一个缺席的自然是被称为北虎将的周武上将,周大哥眼下正在淮江作战无法抽身出席,这君乾是知道的——不知另一个是?”

“还有一个,自然是我们的国统军总参谋长了。

“君乾,别说伯父不给你开后门啊。你要愿意的话伯父就将他调到你麾下。嘿,你小子可是大大赚到了!”

说曹操曹操到。

传令兵在段齐玉耳边耳语几句,段大总统转身对方君乾笑道:“参谋长来了,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吧。”

方少帅可有可无随口应承。

大门被卫兵从外打开。

只是那么一个惊鸿一瞥的侧面,方君乾就认出他来了

那个站在戎装将领里的白衣公子,是肖倾宇。

那一身白不沾尘的衣裳,立在人群中,还是如同一束亮光般的清明亮眼。

同样的,肖倾宇余光一扫,连看都不必多看一眼,就找到了他。

毕竟,在一群四五十岁的军官中间,方君乾实在是太显眼了。

方君乾万万没想到,肖倾宇除了任平京大学学生干事会主席、全国学生联合会主席之外,居然还身兼国统军总参谋长一职!

肖倾宇也怔了一下,他显然没有料到会在此时此地碰上方君乾。

却听段总统介绍:“对了肖参谋长,从此南统军并入我国统军,方少帅晋升我国统军中将。

“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