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16

r/>
“小弈从没见过哥哥跟客人聊这么久,还亲自送他到大门口,以前就算有人来,哥哥也是很快聊完打发了,连段伯伯也不例外呢。

“哥哥,”孩子纯净无瑕的眼睛直视肖倾宇,“你是不是喜欢他呀?”

白衣少年失神地望着弟弟。

小娃娃见他沉默,不安地左右拉扯他的衣袖:“哥哥~~不要喜欢他么!他欺负小弈,是坏人~~~哥哥,不要喜欢他么~~~小弈讨厌他啦~~~”

此时的萧弈当然压根就不会想到,自己以后会跟方小宝的关系如此之铁,左一个君乾哥哥右一个君乾哥哥,天天跟在方小宝后头叫得那个亲热呀,有时连肖倾宇都忍不住微微羡慕。

肖倾宇淡淡一笑,将他抱上小床,温柔地替他拉好被子:“哥哥最喜欢小弈。”

“哥哥……”小娃娃乖巧地躺在被窝里,只露出个小脑袋,“爸爸妈妈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呀?”

肖倾宇唇角的笑容瞬间凝固。

但他立即换上更为温雅的微笑:“因为爸爸妈妈很忙,所以没时间来看我们。”

“哥哥你别骗我了,”小娃娃猛地把头蒙在被子里,凸起的被窝里传来闷声闷气的童音,“哥哥……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谁说孩子幼稚可欺?

事实上,孩子的心思往往更为敏感纤细。

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在死一样的寂静中,白衣少年长久而安静地坐在孩子床边,直到孩子憋不住气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才用一种安宁得抚慰人心的声音,道:“他们就算不要我,也不会不要小弈的。”

翌日。

平京大学佳人湖畔。

“肖!原来你在这儿!”两道匆匆赶来身影打断了肖主席的阅读。

无奈将目光从书籍中收回,肖倾宇转头循声望去——

来者是一对兄妹,带着明显的澳洲人典征,毛发浓郁,鼻梁**,眼眶深陷。

兄妹两皆为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外国留学生。

郁闷一叹:“凯文,茱蒂,你们就不能让我消停会儿吗?”

凯文两只翠绿的眼珠在罗马鼻的鼻根凹陷的部位灵活的转动着,显的精明而敏锐:“肖,亏你还坐得住?林海博教授的历史课马上就要开始了!”

肖倾宇重新打开书页:“肖某是哲学系的。”

与我无关……

“那也可以陪我们去旁听呀!”茱蒂兴奋道,“我刚才在讲课的大礼堂看见一位很帅的男生哦,好像是新生!”

凯文对妹妹茱蒂这种见色忘兄的行径表达了十二万分的鄙视:“肖,别听她胡说!我可是诚心想熟悉一下你们东方的历史——特别是五朝乱世和大倾王朝,绝对是让男人热血沸腾的战乱

年代呀!肖,帮个忙吧。你也知道我中文不太好,待会儿就麻烦你做回翻译了……”

五朝乱世?大倾王朝?……

一股莫名的感伤自心头涌出,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肖倾宇喃喃自语:“林教授今天讲这两个朝代么……”

宽敞的大礼堂中。

肖倾宇和凯文两兄妹坐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

“肖你看那边!”茱蒂兴奋地指着九排十五座的那个男生道,“就是那个帅哥!肖,你认识他么?”

茱蒂的言行过于明目张胆,惹得旁人纷纷瞩目。

这个旁人里,自然也包括被茱蒂意指的少帅方君乾。

“丢人呀~~~”凯文痛心疾首,“还不快坐下!”

隔着远远的人海。

方君乾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浮云悠然的肖倾宇。

然后心下暗笑:人家历史系的课,他们两个旁系的学生过来凑什么热闹?

想必他和自己一样,也对那段历史抱有连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强烈好奇吧!

热情地回了个笑脸,谁知肖倾宇视若无睹地转过头去,压根就不理会自己的友好之情。

估计又在心里偷偷为他加上了“无聊”“古怪”等评语。

上课铃声准时回荡在平京大学的上空。

一个耳顺之年的老教授抱着一大摞书本,姗姗走上了讲台。

他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天青长衫,再加上一头略显沧桑的霜白鬓发,儒雅中见三分无可争议的权威。

林海博,平生著作无数,在二十五岁时就获得了教授头衔,是学术界公认的历史权威学者。

他通过深入了解对比各国历史,进而探讨强国富民之路。

对这样的老教授,学生们多多少少都会在心里抱有几分尊敬。

肖倾宇也是。

所以林海博一开始讲课,肖主席便收敛起全副注意力,聚精会神专心听讲,间或替凯文两兄妹解释下典故,翻译下生僻词汇。

凯文一边疯狂记笔记,一边轻声道:“这老教授讲得是够清楚了,就是无趣得很。”

听他分析完五朝乱世时期各国的重点兵力布局,林海博教授话锋一转,谈到了当年震惊朝野的“金殿结发”一事,并开始滔滔不绝地分析。

“很明显,寰宇帝……哦,当年还是英武侯的方君乾,作出的这番举动包含了很深的政治意图——方君乾同学,既然你跟寰宇大帝同名同姓,你可以分析一下当时寰宇帝的初衷吗?”

老教授笑**地叫起方少帅。

方君乾从座位上站起身,看着老教授浑浊的双眼,平静道:“让老师失望了,方某恰恰认为寰宇帝此举不过是单纯表达爱慕之情,没有任何政治动机。”

“轰”的一声,大礼堂宛如被捅了一个马蜂窝!

台下偷笑声、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凯文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吹了记口哨!

碰碰身旁的肖倾宇,语气是掩不住的兴奋:“肖,好戏开场了!——肖?……”

却见肖倾宇正襟危坐,神容肃穆。

过分安静的姿态在嘈杂喧闹的大礼堂显得格格不入。

此时此刻,他专注于两人的针对。

表情认真得有些吓人。

不知闹了多久,人群终于安静下来。

老教授微怒的声音从讲台上传来:“你是说,寰宇帝胆大妄为罔顾礼法,竟在金銮殿向公子无双表白?”

“是。”

回他的只有一个字。

“你认为,寰宇帝爱慕公子无双?”

“是!”

第二个“是”字落地,

大礼堂静得落针可闻。

站在礼堂中央的方君乾仿若不觉,笑得洒然桀骜。

老教授气得脸色发青:“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凭什么……

方君乾目光如电:“就凭寰宇帝在朝堂之上堂堂正正三句——本侯爱慕公子无双!”

这个理由可足矣?

“男子和男子怎可以相恋!更何况他们一个才倾寰宇,一个英武无双——如此两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怎么可能无视宗礼法度而……”

“不行吗?”他截断他的话。

老教授气势一滞:“你说什么?”

少年扬声:“方君乾是顶天立地的男子,一朝倾心,便是至死不渝,光明磊落,何错之有!?”

“你——!?”




第十一章

正当林海博与方君乾在大礼堂针锋相对之时,几个好事的学生悄悄溜出,兴高采烈地去通知别的同学来看这场好戏。

伏身潜出大礼堂,几个学生说说笑笑地朝学生宿舍区赶去。

在穿过石桥之际,好死不死偏偏撞上训导主任领着众位老教师过来视察学生上课情况。

“惨了……”学生们暗暗叫苦。

硬着头皮掉转方向,加快脚步往回走,企图蒙混过关。

“站住!”

训导主任大喊一声。

被老师喝止的学生不得不停止脚步,讪讪转过身:“老师好。”

“你们匆匆忙忙地要跑去哪儿?”

三个男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推出一个倒霉的代表来回话。

“老师……嘿嘿……其实是因为历史课上方少帅正和林教授争论,我们想叫上同学一起看看……”

“简直胡闹!”气急败坏的训导主任正要训斥,一个老人阻止了他。

这个老头发白如雪,穿着朴素,朴素得有些怀旧。但老人的腰背还是挺得笔直,如一根青竹,绝无半丝邋遢。

单看他的满头白霜他就像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然而当你望向他的眼睛时,你会发现连很多年轻人也没有的清澈温润。

却听老人笑**道:“学生和老师争论,这很好嘛!有怀疑才有进步,看来我们的学风正在向民主化开朗化发展呀。”

老人转向众位教师,提议:“要不我们也过去看看。”

听到他开口,老教师们纷纷点头称是,看得出来,这老人十分受人尊敬。

一行人离开后,一个新生问了身旁同学一句。

“这个老人是谁?”

“平京大学的校长,霍东强!”

男生张大了嘴。

还未走进大礼堂,就听见里面沸反盈天,学生一阵阵起哄,拍桌声叫好声震耳欲聋!

推开礼堂大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反了……简直反了……”眼前混乱不堪的情景气得训导主任语无伦次。

忽然——“老师来啦!!”

“哗啦啦”一声,所有视线都汇集到了门口那几个人身上。

骚动的人群安静下来。

现场死一般窒息沉默。已有怕事的人悄悄低下头,生怕卷入麻烦之中。

在垂头丧气的学生中间,孤傲屹立的方君乾更显鹤立鸡群,显眼夺目。

他微微仰着头,完美的下巴流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倔强与桀骜。

校长注视着方君乾,平和的目光中竟有一丝欣赏的意味,“这位是方君乾同学吧,我们只是来旁听的,你不用管我们,尽管畅所欲言。”

又转向一众学生:“这属于正常的学术讨论,校方不会干涉,但大家哗众闹事就不对了,这件事学校就不追究了,希望下不为例!”

面对着这个老校长,那些故意起哄的学生脸悄悄红起来,这个老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人格魅力,对与错在他面前总会显得很分明。

见老师们坐在了最后一排压阵旁听,林海博悄悄松了口气,声量也稍稍大了起来。

“方同学,既然你说寰宇帝钟情于公子无双,那为什么几天之后无双公子便昭告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