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1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19

勾唇角:“如若少帅赖账不还,肖某可真要露宿街头了。”

方君乾胸膛剧烈起伏着,只觉手中铁盒重若千钧。他看着一脸平静的肖倾宇,心口有一些滚烫的东西在汹涌着。

世人向爱落井下石,谁人雪中送炭?

人生只有短短数十载,有多少人能无怨无尤地帮助自己,甚至不惜倾家荡产。

深吸一口气,方君乾抑制住即将夺眶的热泪。

等他睁开眼睛,又扬起那慵懒邪魅的笑脸。

“一世人两兄弟。”他坐到他身旁,勾上他的肩,“到时候我养你呀。”

肖倾宇睨了他一眼,眼睛重新投向虚无的前方,淡淡微笑:“乌鸦嘴。”

有些感情,有种感激,无需宣诸于口。




第十四章

方君乾看着神情有些激动的金老黑,心中一股**淌过。

金老黑看着手中的银票,忽然朝这个少年屈膝一跪!

方君乾慌忙侧身一让,避开这一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

有谁当得起这朴实汉子的一拜?

至少,方君乾认为自己没这资格。

“黑子,这回你可谢错人了!真正出钱帮你的可不是我,而是国统军总参谋长肖倾宇。”

黑子一听是“国统军总参谋长”,脑海中马上浮现起一个须发斑白,德高望重的老人的形象。

导致他后来见到肖参谋长时,差点把下巴惊得掉在了地上……

“肖……肖参谋长……”

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得不像话的清雅面庞,金老黑像被人迎面打了一个凶猛的下勾拳一样,脑袋一下子就晕了,溜到嘴边的话一下子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倒是肖倾宇落落大方地笑道:“黑子,幸会了。肖某终于见到胆敢打我们方少帅的好汉了。”

金老黑极力掩饰着自己的震惊和刚刚的失态。

手足无措了半响,“啪!”的一声,他立直身体,五指并拢伸直,狠狠敬了个军礼!

这可是国统军总参谋长呀!上将军衔,相当于国统军军区副司令员,比自己这个小兵不知高了多少级,平日里连见都见不到一面。

“肖参谋长慷慨解囊,我南统军上下感激不尽!以后参谋长要是用得着我金老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绝无二话!”

肖倾宇起身,郑重还礼:“金将士言重了,肖某只是略尽所能而已,南统军为国浴血奋战,一力收复南方三省,相较而言,肖某奉出的那些身外之物实在微不足道。”

金老黑嘴唇剧烈颤抖着,低下头不让人看见他虎目中的热泪。

后来黑子感慨地对方少帅吐露心声:“肖参谋长看起来柔弱漂亮,像个女孩子似的,可重情重义,实在是个实打实的好男儿。”

方君乾挑起飞扬的眉,秀气而深深的眼睛不经意得瞥他一眼,语气骄傲:“废话,也不看看是谁看中的人!”

究竟是“看重”还是“看中”,这就不得而知了……

方少帅飞扬的剑眉此刻微微蹙起:“我南统军原先有五个师,眼下被裁去两个师,只剩下三万五千多人(注:一个师10000-12000人左右),幸存的三个师也被段齐玉的亲信把持高位,意

图削弱本帅在南统军的影响力。”

肖倾宇点点头:“段总统对少帅颇为忌惮。”

方君乾邪魅地反问:“对倾宇不也是吗?”

要知道,肖倾宇本来可是国统军总参谋长,相当于上将军衔,却被他调到了自己这个中将的麾下。明升暗降,说不忌惮骗谁呀!

肖倾宇笑笑,忽然问道:“不知少帅想如何解决?”

方君乾意味深长地笑笑,深邃的眼睛暗藏讥诮。

黑子首先吼起来:“那帮兔崽子白日做梦!咱们少帅是一刀一枪自己拼出来的,跟弟兄们那是什么交情!他们除了媚丄欺下克扣军饷以外还会干些什么,一群蛀虫人渣!

“别的我不敢说,但老子敢拍着胸脯保证,只要少帅回去一声令下,那帮兔崽子休想活着离开军营!”

肖参谋长暗自心惊:怪不得段齐玉最担心军队哗变,那帮亡命之徒要是发起飙来果然六亲不认。管你是总统还是总理,惹毛了他们照样让你血溅五步!大概压得住他们的只有方君乾这种

从基层小兵当起,一步一个脚印坐到上位的将领。

却听方君乾转向金老黑温和道:“黑子,安顿好家人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或者说,你想做什么呢?”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但方君乾不想强迫黑子去做他不喜欢的事情的,如果黑子有其他的选择,他绝对会尊重他的意见。

金老黑的眼睛亮了起来,但只是亮了一下而已,那道光华并没有在他的眼里停留太长的时间。

“想做什么……自然是和弟兄们扛起枪重操旧业,跟着少帅打天下了!”

肖倾宇点点头,冷不防道:“如果将南统军退役的士兵集合起来,重新聚集到少帅麾下,你有多少把握?”

黑子听到这话先是如同被石化了一样,接着两只一眼睛就如同夜猫一样的放出了灼灼光华。

他的声音也激动得微微有些颤抖:“参谋长,这这……这……”

肖倾宇淡淡微笑:“黑子,你联系得到退役的弟兄么?”

看着眼前这位气度雍容不凡的白衣少年,金老黑“啪”的一声行了个军礼!

“只要我老黑有一口气在,咱就算拼了命也要把兄弟们给凑齐咯!”

事后,方少帅曾问过肖倾宇。

肖参谋长这样回答:“除却五十万银元的安家费,我们还有一百万钱币可用,与其让那些弟兄闲置在家为生活所迫,不如组建军队,以后也好让少帅在举目无亲的平都能有个强有力的保

障,不必看人脸色行事。”

有了这么支武装部队,谁若是敢在平京动方君乾,自己也得掂量掂量。

一声叹息落在柔柔恍惚的茶水面,泛起圈圈涟漪。

“方君乾,只有手握重兵,才能在这乱世中立足。”

肖倾宇此举无疑赢取了南统军的拥戴和发自内心的感激崇敬。

而肖总参谋长也由此成为了南统军的第一债权人。

某次,方少帅出言取笑调戏肖主席,咱们一向对此类言语置若罔闻的肖主席突然淡淡来一句:“方少帅,不知您欠肖某的一百五十万银元准备什么时候还?”

方小宝立时张口结舌,继而无语凝噎……

被逼急了就厚着脸皮耍无赖:“倾宇,就我俩这交情提钱多伤感情呀!你我还分什么彼此,你的不就是我的!”

无双公子不为所动:“亲兄弟明算账。”

方少帅把心一横:“要钱没有要命不给——你自己看着办吧。”

金老黑听得满头大汗。

肖参谋长淡淡鄙夷:“瞧你那点出息,还南统军少帅呢。”

“喏,倾宇,”方小宝嬉皮笑脸地偎在他身边,“钱是打死咱也还不出来的,要不……要不……”一咬牙,痛下决心!“要不方君乾以身相许吧!”

肖倾宇:“……”

所以说——

倾宇,如果你想要回这笔钱,估计这辈子是没什么指望了。




第十五章

“好枪!”**的五指抓过桌上的手枪,放在手里把玩,喜爱枪械的方少帅简直爱不释手,“枪长288毫米,口径7。63毫米,重1。24千克——是得国出产的毛瑟手枪!”

白衣少年淡淡接上:“20发弹匣供弹,子弹初速为每秒425米,射击方式连发,速度每分钟900发,有效射程50——150米。”

“参谋长果然对枪械知之甚深呀!——不如你我比试一场如何?”

肖参谋长淡淡婉拒:“肖某无意跟少帅一较高下……”

方君乾故意激他:“莫不是倾宇怕了?”

肖主席似笑非笑:“肖某是担心少帅如果输了心里会不好受。”

方少帅一愣,随即挑起大拇指:“倾宇是第一个敢当着本帅的面质疑本帅枪法的人,实在勇气可嘉!”

他笑得豪气万千:“既如此,就来比一场吧!”

平京大学历来重视学生军事训练,所以这射击场较之其他高校不知宽敞先进了多少倍。

而如今,平京大学射击场内,两个**英挺的人影各立于两个枪靶前方五十米处。

同时拔枪、上膛、开保险、瞄准、扣动扳机!

一连串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发生前后几乎不到五秒钟时间。

举手投足都巧到巅毫,两人的开枪动作整齐划一到令人叹为观止!

肖倾宇执枪的姿势从容不迫完美无瑕,直到手枪里的子弹一一落在靶子的正中红心里,才优雅闲适地收枪点了点头。

每人各开十枪,枪枪十环,百步穿杨!

方少帅毫不吝惜自己的赞扬:“好枪法!”

白衣少年优雅收枪,清浅微笑:“彼此彼此。”

话锋一转:“大总统昨日请少帅前去问话了?”

方少帅直言不讳:“弟兄们陆续抵达了平都,现在安置在洛迦山的山脚下。平京忽然来了这么多退役官兵,段大总统怎能不亲自过问。”

肖倾宇点点头,看着他的眼神若水清澈:“大总统怎么说?”

“他说,”方君乾的笑带点慵懒的邪魅,上翘的嘴角透露出玩世不恭的讥讽,“这不合规矩。”

确实有点不合规矩。

可是规矩是什么,规矩不就是给人违反的么?

只不过,得看你是有实力违反规矩的,还是没实力的。

肖主席一看他唇边的那抹笑意,就知道段齐玉的这番话压根就没往他心里去。

南统军少帅方君乾,又岂会永远屈居人下,又怎会在意别人的闲言碎语?

就算是和段齐玉这样的一国总统在一起,段齐玉也不能掩盖住他的风采,更不用说在气势上把他压倒!

“肖某今天上午也被段总统叫去了。”

方少帅好笑:“倾宇,我们俩还真是难兄难弟。”

肖倾宇可笑不出来:“大总统让肖某负责此次与倭桑的谈判。”语气一顿,“最近要忙于安排和谈事项,舍弟小弈还请少帅多多照顾了。”

方小宝嘻嘻一笑:“倾宇这回可找对人啦。虽然小娃娃现在不待见本帅,但看着吧,不出三天,本帅就让他亲亲热热地喊我一声君乾哥哥!”

眉眼一沉,阳光般的表情也染上一抹忧郁。

“方君乾担心的是倾宇……”

肖倾宇静静凝听着,感受着他真切的担忧。

“无论和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