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

自拓跋牧宏领兵以来的首次受挫败北,不败名将的神话就此落下帷幕,而终结他的却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王侯。

历史就是如此残酷,也许一颗巨星的陨落,正是为了衬托另一颗新星的光芒万丈!

方君乾于八方城痛击拓跋牧宏,让天镔不败名将尝到了生平第一次的惨败,此战成就了方君乾绝世威名。正如战名“迎辉”——垂暮老朽的大庆迎来了他的辉煌!

方君乾,开始出现在各国霸主的视线中,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上了群雄争霸的历史舞台。

捷报传至皇城。全民狂欢,万人空巷!

肖倾宇评价说:“迎辉之战影响甚深!天镔在八方城由进攻转为防守,由主动化为被动,此消彼长,战局转而利我,方小侯爷回狂澜于既倒,拯斯民于衽席。扭转乾坤,居功至伟!”

“恭迎小侯爷!!”

方君乾一进兵营就被眼前黑压压跪倒的一片吓到了。

在将士们灼热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敬仰崇拜。

“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侯爷,您还不明白吗?”李生虎响亮地说:“您第一次带兵便打了胜仗,击败的还是天镔不败名将拓跋牧宏!拓跋牧宏沙场不败的神话在您手上终结了,光是这一仗,就足以让您载

入史册流芳千古!”

“流芳千古?”看着李生虎难以自制的激动模样,方君乾不由哑然失笑,仰望乌云翻墨的天际,感受着风雨欲来的压抑沉闷。

此刻还笑得太早。

拓跋牧宏怎肯如此善罢甘休?

天镔必将卷土重来,且定会比这次更为来势汹汹……

他有种预感,自己和拓跋牧宏在不久的将来定有宿命一战!

方君乾入驻八方城的头一夜,通侍俞斌就差人送上厚礼——一对翡翠小狮子,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方君乾颇带深意地一笑,很干脆的笑纳了。

第二天,方小侯爷就看出骁骑尉贾目奇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暗藏鄙视。

方君乾微微一笑,混不在意。

监军魏忠君现在对方小侯爷是满意的不得了!

这个方小侯爷虽小小年纪,却谦逊有礼。会打仗,会做人,更主要的是会孝敬自己……一想到家中那对翡翠狮子,魏忠君就咧开缺牙大嘴呵呵笑起来。

方君乾这几天也没闲着,清理战场、掩埋尸体、抚慰伤员、修建城楼……零零碎碎的琐事忙得方小侯爷焦头烂额!

然而第五天,众将都没见到方君乾身影。遣人一打听,却听方君乾守卫回复:“小侯爷身体抱恙,谢绝任何人探望。”

而此时的方小侯爷,正手持无双公子寄予他的叛徒名单,将上面的名字一一牢记心中……

是夜,方君乾派忠干之士将此名单偷偷放到魏忠君的房间里。

第二日,方小侯爷“病情好转”,召集八方城所有高级将领商讨战后重建事项。

从不参加会议的监军魏忠君竟破例参加了此次集会。他满面红光,两颊松弛的肌肉经不住微微颤抖。

昨夜有人将一封密函送入自己房中。他打开一看差点笑得抽筋!魏忠君知道这是赫赫奇功,只要把密函呈交上去,这功劳簿上定会有自己重重一笔!

“小侯爷。”魏忠君咳嗽一声,“老夫有话要说。”

方君乾语态谦恭:“公公有话尽管讲来。”任谁都没有看出,方小侯爷的笑容中暗藏杀机。

魏忠君虚荣心得到满足:“老夫昨夜收到一封密函。”

“哦?”方君乾适时地露出好奇,“不知公公收到了什么密函?”

魏忠君从怀中掏出那份名单:“此是八方城中投敌叛国的人物名单。”

就像一滴水投进了沸油中!场面混乱一片!

而方小侯爷一言不发的坐在帅座上,将众人的神色一丝不漏的看在眼里,心中暗暗冷笑。

魏忠君将密函呈上。

方君乾接过密函,并未打开。他沉声问道:“魏公公,此信是否只你一人看过?”

魏忠君一愣,马上回答:“此信事关重大,老夫不敢自作主张给他人阅看。”

“当真?”方君乾确认。

“千真万确。”

很好!

在众人惊呼中,方君乾右手一搓!信纸碎成蝴蝶翩翩飞舞……

“本侯不管你们过去如何,只要你们发誓从此效忠大庆,效忠本侯,我方君乾就把你们当作兄弟!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方君乾身上自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气质。

“但如果让本侯发现你们之中还有人私通番邦,那就休怪本侯不讲情面了。”

他的话自有一股森寒之意。

他的表情也透露了肃杀之气。

等方君乾转向自己,魏忠君还没反应过来。

浑浑噩噩中听见方小侯爷的声音还是那么谦恭有礼。但不知怎的,魏忠君从脚底泛起一股寒意。

“魏公公,此信只你一人看过,万望公公莫将信中名单泄露一毫一分。本侯就此谢过。”

方君乾知道,不用自己动手,魏忠君在那些叛徒眼中,已然是个死人!




第二十二章

当天深夜,魏忠君就被刺客刺杀在了自己房内。

收到这个消息,方君乾没有一丝讶异。

这名单只有魏忠君一人知道,难保他不会失言泄露叛国者身份。偏偏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方小侯爷整了整脖子上的红巾,忽然觉得魏忠君很可怜:都几岁了,居然还相信天上掉馅饼的童话……

不过倾宇的情报来的真是时候,不但帮自己迅速掌握了八方城的局势,还让自己借手他人除掉了嘉睿帝的眼线。

至于魏公公死因么……战场之上刀剑无眼,魏公公又年老体衰,有个三长两短也是情理之中嘛!

再来个风光大葬,追封烈士之名,想他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宫中太监有谁死后这么风光的?

接下来,就是处理叛徒一事了……

“来人,传通侍俞斌和骁骑尉贾目奇。”

当贾目奇和俞斌一进门,就望见方君乾一身浅墨锦衣,一条鲜红的红绸围巾,长身玉立,在全部一身戎装的士卒中间,他的便衣反倒更衬出了他的身份和气度不凡。

见他们到来,方君乾挥退周围侍卫。“俞大人、贾大人,你们来了。我有事交代与你们。”

俞斌道:“愿为侯爷效力!下官必定全力辅助侯爷,忠心耿耿!”

方君乾淡淡一笑,有些话不必太当真,听听就算。

贾目奇个子不高,却站得笔直,气宇昂扬,眼神锐利,满脸的精悍之色。

方君乾向他打招呼:“贾骑尉,不久前你还是从六品的飞骑尉吧,现在已经升任骁骑尉了,你晋升得很快呢!”

贾目奇干脆利索道:“末将提拔得再快,那也比不上侯爷您啊!一跃成为三军统帅,小侯爷前途无可限量。”语气中隐含火药味,并用一种毫不遮掩的桀骜目光蔑视着这个少年得志的方

小侯爷。

贾目奇早就看这个小白脸不顺眼了,他既无战功又无资历,结果居然还当上了元帅,成了自己上司!

仿佛没听出贾目奇话中的火药味,方君乾毫不在意地笑道:“是啊!本侯是有点运气,不比将军您是真刀实枪拼出来的功劳。贾骑尉您是大庆出名的猛将了,本侯年纪尚轻,才疏学浅,

执掌八方城以后还得请您多多指教啊!”

贾目奇听到这话心里多多少少有点舒服了:“侯爷过谦,末将不敢当。”

方君乾冷不防一击:“贾目奇,那翡翠狮子花了多少钱呀?”

“侯……侯爷,末将不明白您的意思……”

“不明白?”方小侯爷故作诧异,“本帅还以为那对翡翠狮子是你和俞大人商量好了来试探本帅的呢。”

贾目奇吃了一惊,而俞斌早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哪有不敢?你们几个人串通起来,散布消息,想给初来乍到的本侯一个下马威——这种计谋太过粗浅太简陋,你们真当本侯是傻子,会不知道你们在背后捣鬼?”

贾目奇阴沉着脸不出声。

“你转着什么念头呢?你想啊,自己是真刀实枪拼死拼活才弄来个骁骑尉,而方君乾那个无名小子却只靠他老子的裙带关系就能爬上元帅之位,爬到老子头上——”

“末将、末将绝无此念……”

“而且那小子又贪婪又贪财,一上任就收受贿赂,我刚正廉洁的贾骑尉怎能容得下这种事——”

方君乾越说越慢,越说越轻柔,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巨大坚实的梨木桌子顷刻粉碎:“告诉你,贾目奇!本侯从小混迹军营,像你们这种兵痞子见多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论武功,你

大概接不下本侯三十招。论计谋,就你这点小儿科的东西也敢摆上台面,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方君乾笑得冷酷轻蔑:“居然在我面前搞花样?知道我是怎么让那些兵痞子听话的吗?——什么都不用说,直接打断他八根肋骨,我叫他朝东他就绝不敢往西。现在军医处空闲的很,你

可要试试?”

那个平常轻言浅笑的少年将军发起怒来竟有这么可怕的威严!

军队中讲究的武功与战绩。贾目奇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勇猛和武功,却不料突然发现方小侯爷武功更加强横,心计更为深沉,他的骄傲心理瞬间被击个粉碎。

被方君乾这么一连串迅猛如雷地诛心猛击,久经沙场的老将彻底崩溃:“侯爷,末将该死、该死!末将狂妄自大,有眼无珠,望侯爷放我一马!”

眼见把他吓唬得也够了,方君乾放缓了语气:“贾骑尉,在八方城守卫战中,你拿着血淋淋的马刀砍倒了二十几个天镔兵,身负大小伤十多处却坚决不肯撤下阵地,这些事情,本侯不会

忘记,八方军将士也都铭记于心。”

贾目奇眼泪都流出来了:“谢谢侯爷,谢谢侯爷……”

“今天的话说得重了点,你莫怪我。说实话,本侯是把你当自己人看才跟你说这番话的,要不直接把你往刑部一扔岂不更省事?其实有什么事,你们大可大大方方说与本帅一起商量,没

必要搞这种鬼鬼祟祟的花样。本侯曾听父亲说过八方军都是光明磊落的汉子,什么时候变成畏畏缩缩的小人了?”

贾目奇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方君乾转身望向跪在地上的俞斌:“俞通侍,你也一样。”

俞斌早就哆嗦得不像样子。

“侯爷!”贾目奇心悦诚服:“先前末将鬼迷心窍,有眼无珠冒犯了侯爷——总之,末将该死!今后末将定当全心全意效忠侯爷,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好。”方君乾也不废话,“贾骑尉,俞通侍,本侯有一任务要交予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