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0

成与不成,这谈判代表注定千夫所指。”

历来这和谈大使都是吃力不讨好的角色,做的好吧人家不会感激你,做的不好吧,得!等着“贪生怕死卖国求荣”的大帽子扣在你头上吧!

段齐玉此举,分明是想让肖倾宇声名扫地进退两难。

用心之险恶,可见一斑。

“明知如此也得去。”他甩下手枪,浅浅一笑,似是在宽慰他,“放心,肖某只是暗中操作,不会露面议和。”

“嗯,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方少帅颔首,忽然无奈苦笑,抚额自嘲:“说也奇怪,本帅一直对这次和谈抱有不好的预感……不瞒倾宇,本帅的预感向来出奇灵验,希望这次能失灵一

回,千万别出什么祸事……”

漆黑眼眸斜觑他一眼,肖倾宇淡淡送他三个字:“乌鸦嘴。”

把小弈交给方君乾照顾是肖倾宇此生为数不多的几大重大失误之一。

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五天后,终于忙完和谈事项的肖总参谋长请假回家。

一进门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原本那座雅致的小楼矗立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上,而今那草坪上竟平白冒出六七棵桃花树。

花期已过,已不见桃花的娇艳芬芳。

但修葺一新的院落还是让肖倾宇顿住了呼吸……

悄悄走进小院,却见方君乾和萧弈同时趴在池塘边,一眨不眨地盯着池塘里几条摇头摆尾的湖鱼猛看。

肖倾宇暗暗诧异:才短短五天,这两人的关系怎么就好到这般匪夷所思的地步了呢?

“君乾哥哥,”小弈兴奋道,“你看到了什么?”

方君乾喃喃自语:“锅仔沸腾鱼……”

小弈咽了咽口水:“家常酸菜鱼。”

“还有清蒸鲥鱼。”

“剁椒蒸鱼头。”

“豆豉烧鲫鱼。”

两人越说越亢奋,仿佛那一盘盘令人馋涎欲滴的肥鱼已近在咫尺,热气腾腾,冒着扑鼻香味。

“五彩酥鱼片。”

“松子茄鱼。”

“独鱼腐!”

小娃娃和方少帅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活鱼三吃!!”

肖主席在一旁被这一大一小两个活宝搞得哭笑不得。

方小宝满意得点点头:“等倾宇回来就开饭吧。”

“君乾哥哥——”小弈咬着胖乎乎的手指打击他,“哥哥他不吃荤的。”

“不吃荤?”方同学回想起两人初遇之时自己递给他的那串烤麻雀,邪笑莫名:“小弈,你被你哥哥欺骗了呀,其实你哥他早就吃过荤破过戒了。”

你还有脸说?还不是被你哄诱的!

“小弈。”肖倾宇清淡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

“哥哥!”小弈如乳燕般一头扑进他怀里,仰起小脸天真地笑。“哥哥你回来啦?”

肖倾宇摸摸他的小脑瓜,转而沉声对方君乾道:“没想到肖某五天没来,差点连自己家都不认识了。”

方小宝一脸镇定:“本帅只是觉得倾宇这小院太过单调,便不辞辛劳地为倾宇栽上几株桃树,到了明年春天就会开花啦!倾宇不必太感激,这是我应该做的。”

谁感激你了!

清傲的远山眉微挑:“桃树是少帅买的?”

方少帅尴尬道:“洛迦山后面不是有一大片桃林么。”

肖倾宇不可思议道:“你偷的?”

方小宝一脸被侮辱的表情:“什么叫偷呀!本帅也是出了大力气的好不好!出了力气的事儿能算偷吗?”

果然是偷的。

白衣公子气极反笑:他倒是懂得就地取材!

深不可测地扫了眼池子中那几尾活蹦乱跳的鲜鱼:“那池子里的鱼呢?”

“哦,本帅见洛迦寺后头那个大水池里养着很多鱼,反正这么多估摸着他们也吃不完,就顺手牵羊弄了几条过来。”

肖主席——沉默,无语,冷静。

完全被他打败!

可怜的了尘方丈大概快要哭了。

方小宝,那儿是洛迦寺的放生池呀!!




第十六章

“小弈,”月华照在白衣少年的眼瞳中,衬托着那清嘉苍白的容颜,“你很喜欢他么。”

“君乾哥哥呀!”灿烂的烟花在孩子小动物似的圆亮眼珠中绽放,拼命点头,“嗯!小弈很喜欢君乾哥哥!超喜欢!”

“小弈前几天不是还很讨厌他吗?”真搞不懂方君乾究竟有什么魅力,迷得自家弟弟死心塌地的。

小弈扒着面前那条红烧鲤鱼,扬起一个大大的天真笑脸:“君乾哥哥很疼我,会陪我一起玩。”

刹那的悲戚。

白衣少年搁下手中碗筷,瞳孔浮起一点墨色的悲:“抱歉……”

小弈奇怪道:“哥哥为什么要抱歉呀?”

“哥哥平时都不怎么陪小弈……抱歉。”

白衣少年心中忽然涌上对方君乾的感激。

这个看起来总是漫不经心的惫懒男子,其实有种骨子里的细心温柔。

肖倾宇和萧弈,同样孤独的孩提。

只不过命运给了萧弈一次机会。

因为肖倾宇的关系,让他认识了方君乾,从而拥有了一个不再寂寞的童年。

肖倾宇静默须臾,终于重新拿起面前的碗筷,夹了一口清淡小菜:“既然小弈喜欢,以后就多和君乾哥哥亲近亲近吧。”

“好~~~~”小弈甜甜地笑了。

“但不许荒废功课。”

“嗯,小弈一定会好好学习的!”小娃娃忽然想起早上他的君乾哥哥的话,看看自己面前荤素搭配的佳肴,又看看哥哥面前清淡素净的小菜……

“哥哥,你也吃鱼嘛!”

白衣少年摇摇头:“哥哥不吃荤。”

“哥哥……”小娃娃咬着筷子,怯怯说,“君乾哥哥说你早就吃过荤破过戒了。”

这个……方君乾!!

肖倾宇忽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了:他会不会带坏自己弟弟呀?真不该让小弈跟他多亲近。

孩子不明所以地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

犹豫一下,怯怯道:“哥哥?”

“嗯?”

小弈咬住唇,看着自己白衣无瑕纤尘不染的哥哥,再度低头扒饭:“没什么……”

第二天。

方君乾随口问了句:“小鬼,最近怎么不见你骑那辆脚踏车?”

小弈一提起来就泪眼汪汪:“君乾哥哥,我脚踏车坏了……”

感情他昨晚想跟肖倾宇提的就是这事儿。

五分钟后。

小弈陪着方君乾蹲在脚踏车前仔细研究问题:“君乾哥哥,你以前修过脚踏车吗?”

“没有呀!”方君乾随口答应着,站起身,“是掉链子了。这链子长了一节。”

脚踏车链子有一节是接头的,边上多了个卡子。

方君乾打开卡子,用冲子击打链子的中柱,三下五除二就取下了其中一节。然后按原样将那个卡子装好,比对了一下链子的长度,先上好后轮的链子,然后拉住前轮链子用力一提!

“OK!”

方君乾露齿一笑。

“待会儿我帮你涂点油,就大功告成了!”

小娃娃欢呼一声,迫不及待地骑上脚踏车一通狂蹬。

“君乾哥哥好厉害!君乾哥哥以前真的没有学过修脚踏车吗?”

方小宝得意道:“这用得着去学吗?修这些玩意儿男人总归有点天赋的。怎么,你哥不给你修吗?”

小弈咬着手指,不好意思道:“我哥哥神仙一样的人,让他去修脚踏车多有损形象呀。”

方君乾正要点头,幸亏马上反应过来!

悲愤不已:“死小鬼你什么意思呀!你哥哥修车有损形象,我就不有损形象了?!”

小娃娃眨巴眨巴了眼,细声细气道:“我哥哥的形象比较重要么……”

方小宝:“……”

正当方同学自怨自艾之际,肖倾宇的声音从大门口传过来。

“小弈。”

“哥哥!”小娃娃蹬着脚踏车咕噜咕噜朝门口那个白衣少年骑去。

肖倾宇安静地站在铁门口,没有出声,以一种颇为玩味的神情注视着方君乾所做的一切。

谁能想到这个像邻家男孩一样蹲在地上修脚踏车的年轻人,会是南统军说一不二的方少帅呢?

“哥哥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早?”

白衣少年替他擦去额头上的汗珠:“哥哥今天想早点回家来陪小弈。”

“好呀好呀!”小娃娃攥紧少年雪白衣袂,“哥哥好久没陪小弈一起逛街了——哥哥,我们去逛街吧。”

肖倾宇爱怜一笑:“好。”

小弈兴奋地转向方君乾,拍着小手:“君乾哥哥一起去!”

呃……

亲亲小弈,你真是个好孩子!

平京的街头,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路上行人衣冠楚楚。

霓虹广告扎人眼球。

除却平京原本的茶肆酒楼小摊当铺,新兴起来的咖啡吧西饼屋百货商场尖顶教堂也纷纷拔地而起。

而小弈今天就是为了尝尝一家新开张的西饼屋蛋糕,专程拉着倾乾上街。

肖倾宇远远走在后面,望着那个跑在前头的无比兴奋的小小孩童,轻轻对身边的方君乾说道:

“肖某只有这么个弟弟,爱之深自然责之切。平时对他严厉了,他自然就有点怕肖某……

“有些事,也不敢明着对我说……所以宁肯找少帅帮忙也不愿告诉我。”

白衣少年眸底沉郁一闪而过:“肖某一直觉得,小弈应该比较喜欢你……”

方君乾凝视着他深隽静好的完美轮廓。白衣少年声音平静,神情淡漠,然而语气里那说不出道不明的悲凉伤感却将他的心丝丝揪紧。

“肖某不知道孩子究竟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是不是因为,从来没有得到过,也就从来没有想到过。

“哥哥!哥哥!”跑在前头的小弈重新跑到两人身边,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小弈走不动了,抱抱!”

肖主席无可奈何地俯下身:“怎么没走几步又累了……”

话音未落,只听小弈一声惊呼,肖倾宇见方少帅轻舒猿臂一捞一放,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小娃娃抱在了他宽阔的肩膀上。<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