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1

>
小弈兴奋地小脸发红,他坐得高望得远,充分凭借高度优势指挥着方君乾:“啊啊,小弈看到那家西饼屋了,君乾哥哥,快快快,往那儿走!”

“好咧。”

看着若无其事的方少帅,肖公子有点过意不去了:“小弈,没礼貌,还不快下来!”

“没关系!”方少帅嘴角回之一个及其邪魅的上挑,明朗轻笑,“小孩子么,就是用来宠的。”

肖倾宇静谧地看着他。

一袭白衣,风中雾里转凄迷。

繁华梦一世,轮回已千年。

肖参谋长无奈一叹:“你会宠坏他的。”

“到了。”

方君乾放下小娃娃,抽出一张钱钞:“乖,小弈自己进去买蛋糕,行不?”

“为什么?”小娃娃不乐意了。

方少帅一挑剑眉,理所当然:“因为小弈是男子汉呀,男子汉就应该自己买东西。难道……小弈是女娃娃?”

看着弟弟二话不说抓过钞票往西饼屋里走

肖参谋长难得温雅一笑。

终于不得不承认:“肖某发现,少帅实为男人中的极品。”

何谓极品男人?

就是

和政治家在一起是阴谋家。

与读书人在一起是文化人。

跟士兵在一起是长官。

同爱人在一起是好**。

与孩子在一起是朋友。

此正所谓极品男人。

方少帅暧昧地在他耳边低喃:“那倾宇可是被本帅迷倒了?”

肖主席淡淡补充打击:“可惜有点不正经。”

小弈进去后了二十分钟,店门外的两人终于等不住了。

方君乾皱着眉:“那小鬼怎么还不出来,该不会被蛋糕吃了吧……”

肖倾宇已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方少帅只得无奈跟上。

“娘亲~~~~”进门就听见小孩子亲昵甜腻的叫唤。

却见小弈被一个中年美妇搂在怀里。

那美妇气质端方,旗袍华贵,激动地**着孩子软软的头发,热泪盈眶。一股血浓于水的母子深情自然流露,无限温情。

肖倾宇宛如被一道雷狠狠击中!

他僵在原地,身子微微颤抖起来。

慌忙转过身,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方君乾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个无坚不摧的人居然也会……退缩。

“小弈,妈妈好想你!”妇人的声音温婉如水。她亲亲孩子柔嫩的面颊:“跟妈妈回家住一阵子吧,爸爸和老爷子都很想看看小弈。”

和父母在一起的**毕竟是巨大的。

小娃娃咬着手指:“哥哥答应的话小弈就去……”

方君乾一把拉住准备夺门而出的肖倾宇!

“哥哥!”细锐的童音传入两人耳朵。

白衣少年不得不放弃逃避。

那中年美妇吃惊地看着越走越近清贵无瑕的白衣少年,尴尬地垂下了头。

肖倾宇走到她面前。

在这个成熟温柔的妇人面前,国统军人人敬畏的肖总参谋长居然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不安地看着她,

水润薄唇张张合合,却发不出一个字。

方君乾看出那个口型分明是——“娘亲”。

那是,想要亲近却害怕受伤的迟疑和犹豫。

相较于肖倾宇的失态,倒是安夫人落落大方朝他伸出手,道:“肖公子。”

肖……公……子……

她称呼他为——肖……公……子……

方君乾吃惊地睁大眼!

肖倾宇一怔,终于死死抿住唇。

白如脂玉的绝世容颜悄悄弥漫过心酸的悲哀。

下意识地伸出手和她握了握,蜻蜓点水般礼貌疏离。

他微垂头,柔亮的青丝披散下来:“安夫人。”

眼中的亮光,终是渐渐黯淡了下去……




第十七章

安淑美年过三十六,依旧唇红齿白,保养得当的水嫩**让她在平京上流贵妇中依旧显得光彩照人。

最难能可贵的是,她轻颦的细眉,忧郁的眼睫,自然流露出一股楚楚可怜的风韵。

既想将她搂入怀中轻怜蜜爱,又升起一种肆意鞭挞的凌虐之心。

足以令男人为之疯狂!

这个女人,就是肖倾宇的母亲……

“方少帅,肖某和安夫人还有话要谈,能带小弈出去下吗?”

“哥哥……”稚嫩的孩子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懵懂的目光满是疑惧。

方君乾矮下身,朝小弈露出一个灿烂帅朗的笑容:“小弈乖,哥哥这么久没见娘亲了,你总得让他们单独叙叙旧是不?君乾哥哥陪你出去玩好不好?”

小弈咬着手指:也对哦!

方君乾搂着孩子双肩,朝肖倾宇点了点头后,便领着孩子走出了大门。

白衣少年暗暗感激。

方君乾此时此刻的离开,无疑是不愿看他难过难堪。

因为方君乾知道,有时候出言维护,比冷语嘲讽更伤人。

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伤疤血淋淋展现在别人面前,

更何况,是肖倾宇这样高傲清贵,自尊自强的人。

哪怕是方君乾,也不行。

方君乾懂,所以离开。

得国一家咖啡厅中,靠窗的角落里。

肖倾宇和安夫人正相对而坐。

安夫人优雅持着银勺,在咖啡杯里缓缓搅拌。

上好的蓝山咖啡。

香味浓郁,果香四溢,形成强烈**的优雅气息。

而放在肖倾宇面前的

却是一杯清茶。

安夫人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刚才那个年轻人是南统军的少帅方君乾?”

肖倾宇低着头:“嗯。”

安夫人担忧道:“方洞廖和我们萧家向来敌友难分,你这般擅自与方君乾结交只会让老爷子更加不喜。”

“肖某与何人结交,用不着别人过问。”

肖倾宇纤长无瑕的手指**相握,指节因用力而泛白。

“萧家既然不曾过问肖倾宇的过去,那也不要来过问肖倾宇的现在和将来。”

安夫人脸上现出复杂悲伤的神情,举起精美的咖啡杯。

蓝山咖啡独特的顺滑甘醇滑入喉管,酸、苦、甘、醇完美地融合成一股芳香。

微微甘甜的香醇喉韵落入腹腔,即转为短暂轻微的苦涩。

看着肖倾宇面前的清茶,安淑美忽然道:

“你从小到大只喜欢喝茶。”

“肖某喜欢纯粹一点的东西。”

安夫人垂首:“我知道你恨我。可是萧家是老爷子做主的,你父亲只是庶出,我一个妇道人家当时又能怎么办?老爷子虽说迷信了点,但日子久了自然就会相信你,同意让你认祖归宗的

……”

“无所谓了……”

肖倾宇云淡烟轻地抿了口茶。

“已经无所谓了……”

对他来说,什么都无所谓了。

那一声“肖公子”,打碎了他所有的期盼。

蓝山咖啡在阳光下是金黄色的液体。

空气中弥漫的浓郁香味让人不醉也难。

“那小弈……何时回萧家?我们都很想他。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不想再失去第二个。”

无双心中一紧,觉得一股寒意直向自己**浸来。

她是不是想说——万一你真是祸家之孤煞,你会害了他……

那天晚上,白衣少年曾对弟弟说过一句——他们就算不要我,也不会不要小弈。

如今,这句话,明明白白应验了。

“方少帅请回吧,肖某今天有点累了。”

方君乾不放心地摇摇头,脚下纹丝未动。

池塘如被圆月磨平,点点繁星倒入池塘,淡淡银光如有声。

烟波雾缈,搅碎一池寒星。风起鱼塘,轻舞千层涟漪。

半响,方君乾终于迟疑着开口:“小弈可是跟伯母回萧家了?”

肖倾宇平静道:“嗯。小弈说他想父母了。”

他一定很伤心吧?

“那,倾宇,你听我说啊……”方君乾语无伦次地安慰着白衣少年,“你家人不喜欢你,那是他们的损失才对,不过咱也不稀罕他们喜欢!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会有人真心喜欢倾宇,疼

宠倾宇,爱护倾宇!”

白衣少年表情冷漠:“不会有人的。”

不见了自怨自艾,

消失了自怜自欺。

肖倾宇的声音如锋寒慧剑,斩断三千情丝:“不会有人。”

方君乾激动道:“一定有!你得相信我的直觉!”

肖倾宇淡淡问道:“谁?”

方君乾脱口而出:“我呀!”

话一出口,不单肖倾宇,连方君乾自己也愣住了。

肖倾宇的目光随意掠过他的脸,皱眉:“别闹了……”

“哪有闹?”他反驳,“你看,我们从小就交换定情信物啦!”

看见肖倾宇转过头对自己怒目而视,方小宝终于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他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蹲下身,直视他的眼睛。

“我们七岁时相识,分离十年后竟再度重逢,这算不算一种缘分呢……”方君乾认真看着他,“我们两个共同执着于那段不被世人认可的倾世之恋,都明白彼此心中的理想与抱负,都喜

欢疼爱小弈,都看段大总统不爽,这又算不算一种缘分呢?其实方君乾心里都明白的,自己在平京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是倾宇不辞辛劳替我赔礼道歉。方君乾有难的时候,是倾宇重情重义倾

囊相助,南统军上下都对倾宇感恩戴德,这情债钱债,方君乾还得打起精神好好还!”

“方君乾既然对倾宇说要养倾宇一辈子,就不会食言。

“如果倾宇累了倦了伤心了疲惫了,”他拍拍自己的肩,“本帅的肩膀随时借你依靠啊!”

见他一副大男人的模样,白衣少年转过头,忍着笑:“少帅是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