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3

br/> 一夜无梦。

一宿好眠。

睡熟后方君乾自然不知道,无双待他呼吸变得绵长之后便收拾了一下笔墨便走进藏经阁中。

了尘早已在阁内等他。

两厢沉默片刻后,还是无双最先开口:“不知主持让空痴师弟唤无双深夜到此有何要事?”

“无双,这藏经阁中的书籍你已翻遍了吧?”

“无双只是粗浅翻阅。”

无双的“粗浅翻阅”相当于倒背如流。

了尘笑容哀戚:“其实无双还有一本未读……这本书,老衲原是不想拿出来的。

“只不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已容不得老衲将它束之高阁。”

他返身,小心翼翼地打开锦盒。

柔亮的绸缎上,赫然安躺着一本《倾乾录》。

肖倾宇吃了一惊!

却听了尘解释道:“虽说延朝嘉何氏一把大火将绝大多数《倾乾录》付之一炬,却仍有少数流落民间。其中一册,便在洛迦寺尘封了数百年。

“无双的前世,尽记载于此。

“相遇相爱,便是劫之伊始,亦是这无尽伤痛的根源。

“无双只要一翻此书,便知原委结果。

“看完这本《倾乾录》,无双再做决定也不迟。”

白衣少年接过那本《倾乾录》。

纸张薄脆,书页泛黄。仿佛用手轻轻一碰便会让它从此灰飞烟灭于世间。

怔忡半响。

白衣少年洒然一笑,物归原主。

“不必看了。无论无双公子的结局多么悲凉,肖某只知他一生爱过无悔便已足够。我想如果寰宇帝和公子无双早早洞悉了凄怆结局,他们也还是会在一起。

“下一世再苦,那下下辈子再来,千秋万世,矢志不渝。终有一生,能够彼此携手,永不分离。

“薄薄一卷《倾乾录》,又如何能够书写得了、记载得尽绝世双骄的辉煌?”

“何况,即使这便是肖某前世又如何?莫非前世公子无双爱上寰宇帝,就注定今生肖某会爱上方少帅?这未免太过荒谬。前尘过往,爱过谁恨过谁,对肖某来说已太过虚无遥远。”

他唇角的微笑优雅而安详。

前世很重要吗?

不。

“肖倾宇注重的是今生。”

骄傲的少年,终是没有翻开那本凄美如凤凰挽歌的《倾乾录》。

“喂,你去哪儿了?”推开门,便听见那个男子担忧关切的声音。

一豆灯光下,有人在等着自己回家。

“一睁眼就不见你,害我担心了老半天。”

方君乾抱着棉被,像个孩子似地抱怨:“大晚上的乱跑什么,那个《般若心经》也别给我写了,早点睡觉才是王道……”

如果这一世依旧无法相守,那么,就转到下一个轮回,生生世世,此情不移。




第十九章

“倾宇,以前本帅认为,只有集合全国兵力,形成统一战线才能御敌抗辱,实现国之崛起强盛。

“然而在民族危难之际,愿为国尽忠肝脑涂地之志士前赴后继,却也永远不缺崇洋媚外卖国求荣之人!

“我让人一步,人却不敬我一分。”

方君乾目光冷竣,语气冰凉:“是方君乾错了,想得过于美好天真。已经错过一回,就不会一错再错!”

“这兵权,还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洛迦山下,南统军驻扎的官兵不但没有散去,反而有越聚越多的趋势。

“难道他想把整个南统军搬来不成!”段大总统气急败坏如坐针毡!

挥手招来暗中监视方君乾的下属:“方君乾近况如何?”

“还是老样子,上上课读读书,偶尔去干事会转转,溜到洛迦山练练兵,跟平时没什么不同……”

段齐玉疑心:他有这么老实?

“他平时没什么过激言行吗?”比如说对自己对国统府的不满——

助理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有。”

“没有?”段齐玉冷笑,“他哪来这么多钱给属下做安家费?他怎么支付得起这几万人的日常开销?也不用你的脑子好好想想。”

一定有人暗中帮助方君乾!

一定!

“方君乾平时跟谁走得比较近?”

助理为难道:“这……方少帅跟同学们的关系都不错,上次还听说肖参谋长带少帅去洛迦山游玩。”

“肖倾宇?”

这个一向对人不假辞色的总参谋长,怎会无缘无故带人上山游玩?!

更何况是入京不久,从未有过交集的方少帅!

这两人一定有交情,还交情不浅。

段齐玉咬牙切齿,“肖、倾、宇——果然是他!”

恍惚间,似乎看见那个白衣少年缓缓抬首,朝自己看来。

带着深深的探究,莫名的嘲弄,自己的龌龊无耻卑鄙肮脏在他冰冷锐利的幽深瞳孔中,完全无所遁形。

虽不愿承认,但对着这个深不可测的肖总参谋长时,段齐玉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你说这肖倾宇怎么这么好运呢,当初早该被萧家扔掉喂狼了,偏那余宜池横插一脚,相信他是什么‘救世之大贤’,向萧家施压将他保了下来,还送他到洛迦寺清修,说什么听天由命

。要不然他哪能活到今天?”

“他要是死在襁褓中也省了本总统许多麻烦!”

他早就恨上那个少年。

无关乎金钱和地位,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卑。

为了生存,段齐玉什么都干过。

端过盘子,洗过碗,闹过革命,卖过鸦片,拐过妇女。

他知道,只有不断往上爬,才能把那些以前侮辱看扁过他的人统统踩在脚下。

弱肉强食,他也认为这没什么不对的。

后来跟了孙仲恺,这是他发家的开端。

他的伪装骗取了国父的好感。同样,他的会做人也令一些大族权贵满意不已。

孙仲恺病重逝世后,段齐玉在新任大总统的争夺战中得到了萧家的全力支持,终于如愿以偿坐上了国统府大总统的宝座。

可是,没有人知道。

在孙仲恺弥留之际,陪在他身边的不是自己,也不是孙家任何一个人。

当时他身边,只有一个肖倾宇。

年仅十岁的肖倾宇。

没有人知道孙仲恺在遗嘱究竟吩咐了些什么,除了肖倾宇。

打从第一面见到这个白衣少年,段齐玉就无法喜欢信任。

那个少年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

志得意满意气风发的段大总统就像被当头泼了桶冰水!

那锐利的眼神带着显而易见的戏弄和轻蔑,让他的呼吸都为之一窒。那种感觉,就像一个乞丐面对着一个亿万富翁,有一种更本能的自卑与嫉妒。

同样的,段齐玉也憎恨方君乾。

方君乾的年轻,方君乾的桀骜,方君乾一手立下的战功还有在军中民间的声望,都让他下意识地感到:自己已经老了……

自己已是垂垂老矣,精力不再。

就像一只被拔了毛,被关在铁笼里等死的秃鹰。

而方君乾,却是一头刚刚断了奶,正待啸傲山林的猛虎。

方君乾,肖倾宇……

早该想到两人会走到一块儿去。

“连名字都取得不好——一个寰宇大帝一个无双公子……哼哼!”

虚伪的笑容在他爬满皱纹的脸上慢慢定格,渐渐凝固。

“不过眼下这两人都不好动呀……那个肖倾宇虽不像方君乾有军队在手,但余艺雅一直钟情于他,余系一派不好得罪。”

助理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段总统:“大总统,听说余艺雅小姐想等大学毕业之后就跟肖参谋长成亲。”

“什么!!?”这下连老谋深算的段大总统也大吃一惊!

虽说肖倾宇和余艺雅可谓郎才女貌,一直是众人看好的金童玉女,且余艺雅对肖参谋长的情意他也心知肚明。

不过段大总统心里却一点都不矛盾。

总而言之一句话——他们两个要结婚,那是休想!

要是让肖倾宇掌握了余系一派的全部力量,那还得了!

段齐玉面容阴沉:“肖倾宇对此事反应如何?”

“参谋长暂无表态。属下愚钝,也猜不透肖参谋长究竟是何心思。”

段齐玉揉揉自己皱纹纵横的老脸:“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肖倾宇一向以国事为重,为此可把儿女私情尽抛在一边。他不表态,余艺雅的打算多半要落空了——肖倾宇最近在忙些什么

?”

“哦!”助理慌忙回答,“肖参谋长最近正在安排与倭桑的和谈事项。”

段齐玉眼神飘忽,缓缓自言自语:“和,谈。”

随后,

总统府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要击倒对手,首先要了解对手。

这样才能一击致命,不留后患。

肖总参谋长一直是这条至理名言的忠实信奉者。

“参谋长,属下已打探到仁裕亲王平素喜好。”

小楼书房内,隔着明亮的光束里起舞的尘埃,白衣少年静静端坐品茶:“说吧。”

“早在倭京,仁裕亲王就爱去花柳巷,人送绰号‘花王’。”

肖倾宇淡淡一笑:“花王?寻花问柳之王?”

手下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仁裕亲王虽好色,但只好男色……”

肖倾宇眉头一挑,面上掠过一丝青气。

忍住淡淡的不舒服的感觉,肖参谋长的回答很简单:“平京娈童虽少,却也不是没有,林助理你去安排吧。”

国统府议事结束后,肖总参谋长走出议事大厅。

还未出国统府大门,迎面走来两个人堵住了他的道路。

肖参谋长不得不停住脚步。

来人是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人,长得倒也算周正,然而从他粗乱的眉毛显露出暴戾与邪佞。

鹰钩鼻更突出他刻薄狡诈的天性。

还有一个,估计是他的翻译。

肖倾宇淡淡道:“仁裕亲王?”出于本能的机警,肖主席不想过多理会他。

“原来是认识本王的机灵人!”仁裕笑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