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4

得意。

远远一眼已是惊若天人,近看果真**天成,无可挑剔。

他安静的站着,海天纯净,浮云悠闲。

游离寂寞之中,淡漠繁华之外。

这种繁华的寂寞让仁裕升腾起一种强烈的**。

“这位是?”他用倭语问。

翻译慌忙介绍:“这位是国统军总参谋长肖倾宇阁下。”

仁裕显然大吃一惊,油肥脸上的轻佻亵玩的表情一下子收敛了许多。

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坐上国统军总参谋长这个位子的。

“参谋长阁下,久仰大名。”仁裕伸出手,眼睛却直勾勾地盯住对方纤细有力,毫无瑕疵的手。

肖倾宇没有伸出手,只冷冷看了他一眼。

仁裕忽然觉得一堵寒冰一下子撞了过来,紧紧挨着自己的鼻尖,他皮肤上的毛孔,包括呼出去的热气,都可以感受到这堵冰墙所凝结的寒气和不可侵犯的森严——只一眼,就让人感受到

那种凝重的压迫!

仁裕的心颤抖了一下,有了往后退两步的冲动。

脸色铁青地收回了手,一向作威作福的仁裕亲王何时受过这种冷遇?!

用他那蹩脚的中文叫嚣着:“参谋长可是看不起我倭桑帝国的王室代表?!我倭桑帝国兵强马壮,要不是你们国统军被我们打得丢盔弃甲,你们会来赔款求和吗!”

“啧啧,莫非是本帅记错了?”慵懒邪魅的声音从肖倾宇身后传来,“在南方被本帅打得哭爹叫娘的难道不是兵强马壮的倭桑帝国么?”

方少帅一身黑色学生装,看上去就像一个帅气阳光的大学生。

他径直走到仁裕亲王面前,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打量了一番。

仁裕那两撇小胡子瞬间愉悦了他。

不是他不懂人际交往时的礼貌,实在是……实在是因为那两撇八字胡……太有喜感了!

这么想着,就忍不住轻谑笑出了声!

肖倾宇反肘狠撞他一下——

两国将帅的对峙,他居然在暗自取笑对方的胡子!

“抱歉抱歉……”方君乾咳嗽几声,再度忍俊不禁,“实在是忍不住……”

他还笑个没完了他!

仁裕虽听不大明白方少帅究竟在说什么(中文水平有限),但用膝盖想想也不会是什么好话。

转头问翻译:“他是谁?”

翻译压低声音:“这位是南统军的少帅方君乾,现在是国统军中将——”看仁裕亲王一脸懵懂的样子,忍不住补充一句,“就是那个方钧天!”

仁裕瞪着方君乾的眼神都变了!

谁都想不到这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居然就是在南方连战连胜,打得他们落花流水铩羽而归,被倭桑军事委员会列为头号危险人物的的方钧天!

仁裕八字胡一抖:“他刚才说什么?”

翻译为难地看看双方,正准备为两国和平外交贡献点自己的才华。

不过,还没等他来得及美化下方少帅的言辞,

白衣少年已从口中淡淡吐出方少帅言词倭语翻译版。

地道的倭京语,字正腔圆。

翻译大惊:“肖参谋长懂倭语?!”

白衣少年不动声色地暗讽:“肖某略通十二国语言,这倭语却是最后才学的。”

被方君乾这般痛揭伤疤,即使仁裕亲王再能装,在这种时候也气得眼皮抽搐青筋直跳。

“你有胆子再说一遍!”这话是用中文说出。

方少帅是谁?

跟他比嚣张,估计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再说一遍?难道是本帅说得太好了?……真是个奇怪的要求。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地祈求了,那我就大发慈悲成全你好了!”清了清嗓子,方少帅的声音清晰的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

人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不漏,“莫非是本帅记错了?在南方被本帅打得哭爹叫娘的不正是兵强马壮的倭桑吗?还有,人鱼亲王你这两撇小胡子实在太有喜感了。”




第二十章

仁裕走的时候脸已经完全气黑了,再不走,估计会被方君乾气到吐血。

毕竟不是自家的地盘,贸然和方少帅与肖参谋长起冲突,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就算单挑,估计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仁裕用仅剩的最后一点理智强迫自己不要扑上去搏斗。

这笔账,他迟早要算回来!

还有……那个肖倾宇。

嘿嘿嘿……

自己纵横花丛数十载,也算得上是见多识广,却从没碰上过这么一个人。

出尘若谪仙,有种游离尘埃、不染俗世的美。

与他相比,自己的那些美貌禁脔当真如粪土瓦砾,不值一提。

“本帅又得罪了一个人,真是不好意思。”方少帅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可语气里却一点忏悔的意思都没有。

白衣少年隔着明亮,望着桀骜邪魅的他。

忽的悠然一笑:“没关系,反正平京的权贵你也快得罪光了,不差一个外来的。”

方君乾被那个笑容恍了一下神。

莫名的感觉油然而生。

江水流涌,波涛翻滚,水鸟远在天际的呼唤,一望无涯的芦花在风中摇曳。

纯美的宁静。

“方少帅?”

方君乾一恢复知觉便撞进白衣少年温润如玉的眼眸中。

脸一红,尴尬得低下头。

仿佛为了掩饰刚刚的失态,他忙不迭转移话题:“倾宇,那个人鱼亲王该不会对倾宇不安好心吧?”

肖参谋长淡淡打量了方君乾一眼,哼了句:“乌鸦嘴。”

他自是不信仁裕敢对自己下手。

肖倾宇不是随处可见的普通百姓,他是华夏国学生联合会联盟主席,更是国统军总参谋长,素有人望,权重一时。

即使仁裕心存不轨,也该自己掂量着看看。

“倾宇,别说本帅没提醒过你呀。不知怎的,我一见那人鱼就有点心惊肉跳。小心驶得万年船,倾宇还是离那人鱼亲王远一点吧!真不知那倭桑王室是怎么想的,居然派了这么个猥琐男

全权负责和谈,莫非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肖倾宇冷眼看着他,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辞。

“不过呢——”方小宝一掌拍上白衣少年略显单薄的肩,玩笑般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心脏忍不住微微一颤。

很轻,很微

但毕竟,还是感动了。

大概是从没被人如此对待过,

肖倾宇默然发现,

其实,被人维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自嘲一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

只一刹那,肖倾宇已收拾好了情绪。

波澜不惊道:“少帅平时如果能稍稍安分守己一点,肖某就感激不尽了。”

那一瞬的感动,已是烟消云散,水过无痕。

和谈进行得很顺利。

仁裕亲王提出的条件出人意料地宽松,宽松到让段大总统颇有受宠若惊的感觉。

“亲王阁下如此宅心仁厚,我国上下必会牢记亲王阁下的大恩大德。要是没有什么问题,阁下还是签了这份和约吧。”

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仇恨,只有永远的利益。

早上还在打个头破血流你死我话,转个背大家就嘻嘻哈哈握手言和,然后普天同庆世界和平。

仁裕亲王执起钢笔,却在签上最后一个字时故意顿住了。

直把段大总统急得额头冒汗:“这……不知亲王阁下还有什么问题?”

仁裕亲王支开众人。

“实不相瞒,本王想跟段总统要一个人。”

看他那急色模样,段齐玉心中有数:早就听闻过仁裕的花名,想必这回又看上哪个美貌男子了。

“不知亲王看中了谁?”

仁裕回道:“肖倾宇。”

段齐玉吓得脸色都变了,愤然拒绝:“肖倾宇是我国统军总参谋长,素有威望,这要是传了出去,我国统军颜面何存!?更何况,他虽不被萧老头承认,但他毕竟是萧老头的亲孙子,是

萧家人!”

万一萧家为此事跟自己扯破脸皮,自己这大总统还坐得稳吗?

“那就不要让别人知道嘛!只要段大总统能说动萧老爷子,让本王一亲芳泽,这和谈不就……”仁裕油肥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这……”段齐玉为难地看着桌上的合约,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仁裕软硬兼施:“段大总统,你不觉得和两国长久和平比起一个人来,这分量孰轻孰重,嗯?”

当天下午,不知什么原因,段大总统前往萧府拜访萧老爷子。

两人在客厅聊了很久,所有人都不知道国统府两个处于权力顶峰的老人关上门私下谈论了些什么。

只知道,段大总统离开萧府时就像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头,

笑容满面,

步履轻松。

“爷爷!”小弈扑向面如沉水的萧老爷子。

一见到自己乖巧的小孙子,萧古左阴沉的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笑容。

安夫人跟在孩子后头喊:“小弈,跑慢点!急什么?!”

孩子抬起头:“爷爷,小弈求你件事……”

“乖孙子,你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爷爷也把它摘下来给你。”

“小弈不要月亮——

“爷爷,我想哥哥了……”白白嫩嫩的小娃娃咬着肥嘟嘟的手指,眼闪亮光,“咱们把哥哥叫来吧。”

老爷子本来笑得慈蔼的古铜脸慢慢凝固,化为不可违逆的家主威严:“小娃娃懂什么。你哥哥姓肖,他不是萧家人。”

“可哥哥就是哥哥呀!他是小弈的哥哥,就是萧家人!”孩子不懂为什么大人这样说。

老人铁青着脸,愤然用拐杖击地!“他不是,他是萧家的灾星。”

“哥哥才不是灾星!”孩子大声反驳,不可思议,“上次爷爷闹哮喘,还是哥哥好不容易找了药托人带给爷爷的。哥哥这么关心你们,你们居然还说哥哥的坏话!”

安夫人惊异地轻捂**:上次老爷子闹哮喘,全家都束手无策。恰巧那时,老爷子的一个朋友送来了国外最近研制的新药,这才救了老爷子一命,此后那朋友月月送药来——难道是倾宇

这孩子?

萧老爷子愕然一惊。

阴沉着脸,字字绝情,句句诛心:“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