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5

,好深的心机……他不要以为自己这样做,我就会让他认祖归宗。”

“你胡说!”气急之下孩子早就把什么尊敬长辈丢掉九霄云外去了,“哥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我不许你这么说哥哥!”

老人一把推开怀里的孩子。

要不是被安夫人慌忙接住,小小的孩子早就摔伤了。

萧弈“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安淑美吓得花容失色:“老爷子——!?”

小弈从母亲怀里挣起,一张小脸上布满泪痕,愤怒叫道:“你们不要哥哥,我也不要你们!”

说完便抹着眼泪冲出了屋子。

“小弈!”安夫人追上去阻拦。

“走!”老爷子咆哮,“让他走!!不许追!萧家没有这个人,叫他永远别回来!!”




第二十一章

“还请肖参谋长稍等片刻,大总统等处理完事马上就来。”警卫奉上香茶。

白衣少年静然端坐,玉雕般的手抬起白瓷茶盏。

玉手与白瓷混淆,同样晶莹剔透,细腻柔润,一时间竟不辨颜色。

优雅轻抿了口盏中茶水。肖倾宇淡漠道:“段总统深夜召肖某来总统府商议,想来有十万火急的事吧。”

“这个,小的不知……”警卫员拘谨地回答,一脸为难。

有人目光冷竣,有人语气冰凉,而这冷,似乎是无双天生的气质。

无双沉默了一下:“那萧老爷子呢,段总统不是说萧老爷子也会到场吗?”如果段齐玉不是搬出了肖倾宇的爷爷,这夜深人静的,无双还真不一定会卖他面子。

依旧冷淡的语调。

不,与其说是冷,不如说是淡漠。

游离繁华的淡,遗世独立的漠。

“这个……属下不知。”典型的一问三不知,警卫的声音似乎有点紧张。

客厅外人影匆匆,戒备森严。

压抑着一种令人窒息的惶恐气氛。

无双忽觉头有点晕。

纤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晕厥感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甚。

无双心中蓦地升起不安。

茶水有问题!

警卫假意关切道:“肖参谋长,你看起来很难受呀,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没事……”少年强撑着站起来,“肖某忽然记起今晚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久留了……”

正要告辞,只觉得身子一软,全身骨骼都似化了一般。

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一队凶神恶煞的人马冲进大厅,将中间那个白衣少年团团围住。

肖倾宇撑着椅背勉强站立。虽骨软筋酥,动弹不得,但他的眼神依旧清冷,带着刀锋似的利,与寒。

“你们敢动我,就不怕死无葬身之地。”

这不是普通的威胁警告,完全是久居高位杀伐予夺所积压的无上威严。

森寒的语气让那些身经百战的卫兵心里打了个突。

“肖参谋长,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得罪了!”

肖倾宇一时竟摸不透段齐玉的用心。

他究竟想做什么?

这么做究竟对他有什么好处?

摇摇欲坠间,有人用手帕掩住他的口鼻。

刺鼻的化学药剂冲入鼻腔,肖倾宇只觉两眼一黑,仿佛轻飘飘跌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陷阱,梦魇。

“接下来该怎么办?”

“快把人送到倭桑领事馆,仁裕亲王还等着呢。别走正门,往后院走,从小院那条道下山,千万不要惊动山脚下的南统军!”

洛迦山小道上,一行彪形大汉带着一个人事不知的少年匆匆赶路。

他们边走边笑。

殊不知自己的一切皆已落在一个孩子的眼中。

看着一行人经过。

听着他们的对话。

躲在丛中的小弈阵阵发颤,不知所措。

孩子本来是想偷偷躲在路边给哥哥一个惊喜。

谁知竟目睹了这一幕。

小孩子碰上这种事情,头一个想到的当然是自己的家人。

“对,找爷爷,爷爷一定有办法救哥哥的!”

他抹干眼泪不再害怕,疯狂地蹬着脚踏车朝萧家大宅骑去!

就这么一犹豫,耽误了一点救肖倾宇的时机。

小弈拼命拍打着萧府大门:“爷爷!……妈妈快开门!快开门呀!!”

一双白白胖胖的小手已敲得通红。

萧老爷子冷冷道:“不许开门!他不是说自己不是萧家人嘛!”

孩子就在门口整整哭叫了二十分钟。

“哥哥出事啦!爷爷,快开门呀!哥哥真的出事啦!”

安夫人大惊失色:“老爷子,倾宇他?!……我们把小弈叫进来问问吧!”

萧老爷子的脸一下子变得无比难看。

冷森森道:“那就更不能开门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黑漆铁门依旧巍然不动。

毫无一丝打开的痕迹。

“怎么办……怎么办?”从小到大都没碰上过这类事。

求天无路告地无门。

小娃娃一下子六神无主起来。

有谁?有谁可以救哥哥?

小娃娃拼命在脑瓜里搜索——

对了!还有君乾哥哥!君乾哥哥一定会帮哥哥的!

再不迟疑,小弈迅速调转脚踏车车头,用尽吃奶的力气朝洛迦山脚下蹬去!

方少帅随意披着一件上衣走出营帐,睡意未消。

从美梦中生生被拉起,任何人都没有好脾气,方君乾也不例外:“小鬼,如果你说不出个好理由你就死定了。”

小弈接下来的一句话宛如平地响起的一声惊雷!

“君乾哥哥你快想想办法!哥哥被人抓走了!”

方君乾大惊失色!

“你说什么!?”谁敢动国统府的总参谋长?当真活腻了吗?

连珠炮似的问题射向孩子:“时间、地点、被谁抓走的、捉到哪儿去?”

小娃娃哭丧着脸:“我我我……我不知道!我只认得一个是段叔叔手下的保镖,他们说要把哥哥送到什么桑什么馆……君乾哥哥,怎么办?”

忽然——“少帅,刚才有人送了一封信给你!说是跟肖参谋长有关的,十万火急!”

方君乾急忙拆信。

段齐玉与仁裕的密谋,大总统跟萧家的交易,事情原委始末,在这封匿名的信件上交代得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刚好弥补了小弈不清不楚的叙述。

倭桑领事馆!

那个人鱼亲王!

方少帅重重一拍桌子!

“都**的给本帅爬起来!有人想找你们肖参谋长的麻烦了!”

巨大的声响惊天动地。

大营里先是一静,

旋即从营帐中传出吵吵嚷嚷的声音——

“敢找我们肖参谋长的麻烦,谁活得不耐烦了!”

“老子打爆他的卵蛋!”

“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

南统军驻营地宛如被捅了的马蜂窝——哄得一声沸腾了!

方少帅掏出锃亮的手枪,仔细看看了枪膛中的子弹。

微微一笑:“小弈你在这里等着。放心,君乾哥哥一定会把你哥哥平安带回来的。”

孩子伸出手指,拉钩钩:“一定?”

少年洒然一笑,蹲下身。

勾住了孩子的手指

郑重保证:“一定。”

肖倾宇渐渐恢复了知觉。

吃力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华贵的天花板。

一面白底红日的倭桑旗帜挂在雪白的墙壁上。

肖倾宇只一眼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这儿是倭桑领事馆。

自己陷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中间,宛如刀砧上的鱼肉。

忽然记起那个传闻:仁裕最大的爱好就是**那些毫无反抗能力的少年。

是的,不用矫情掩饰,就是**裸的**!

肖倾宇试图用力使自己坐起来,

却发现自己全身酥软,不得不再度跌回软床。

“肖总参谋长?”仁裕亲王得意地招呼。

床上的白衣少年只这么冰冷地盯着他,没发出半点声音。

没有怒叱,没有疑问,没有哀求。

只不过,那一双温润如玉的眼眸,此刻竟如严冬冰棱,冷酷无比。

剑刃般的利芒,割得仁裕体无完肤。

即使此时此刻,那个少年看着他的目光依旧凝结着鄙薄与不屑。

仁裕亲王有点受不了他的眼神:“都已经在本王床上了,还不好好讨好本王?”

无双不属于尘世的清雅容颜上没有一丝表情。

仁裕痴肥的脸上露出一个极其残忍亵猥的笑。

“你以为本王没准备就敢对你下手?

“你是国统军总参谋长又怎么样,本王一开口那个段齐玉还不是巴巴将你献给本王?

“还有一件事……你一定还不知道……

“萧家老爷子,就是你的亲爷爷,早把你卖给本王了!”

无双只觉得“轰”的一声。

巨响在耳边环绕。

如果说段齐玉的出卖他还能一笑置之。

那么萧家的作为如一柄锋利的小刀,生生将他的心剐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他再也控制不住脸上波澜不惊的淡漠表情。

肖倾宇一双手死死抠进掌心,青筋浮现。

微微颤抖的浓密睫毛下,如同水晶般的眸子盛满了绝望与伤痛。

垂下眼睫,不让自己的脆弱暴露于别人的面前。

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在苍茫岁月的磋磨中,渐渐变得强大起来,不复幼时的稚嫩脆弱。

没想到,在面对这样一场亲人背叛家人出卖的事实的时候,自己竟会如此轻而易举地,溃不成军。

哀莫大于心死。

仁裕发出了一阵淫秽刺耳的狂笑。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笑声尖锐而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