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6

油肥的身子覆上躺在床上,骨软筋酥浑身乏力的肖倾宇。扯住他上襟的纽扣,细白的春光从敞开的衣领流泻出来。

无双绝望地阖上眼。

倏地!

下流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支冰冷的枪口抵住他肥胖的后脑勺。

仁裕肥肉一抖,浑身僵直。

方君乾冰冷霸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敢再碰他一根手指,本帅就活剐了你。”




第二十二章

在自己后脑勺被枪顶住时还能谈笑自若的人实在太少了。

就算有,也轮不到色厉内荏的仁裕亲王。

仁裕两腿抖如筛糠,从脊椎骨里冒起一股寒气。

“你这……咳……你这是什么意思?”仁裕亲王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恐惧感立马减弱几分,“本王是倭桑王室第三顺位继承人!方少帅,你这样做不怕挑起两国外交纠纷吗?

“本王……本王只是请肖参谋长来领事馆坐坐,根本没有别的意思……”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他的脖子已经被方君乾捏住了,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来,接着一声枪声响起!人鱼亲王的脸上一下子就爬满了汗珠,眼睛仿佛要**一般鼓了起来,身子如死蛇般的扭

动了几下,却因为喉咙被掐住,嘴里“呜……呜……”的始终发不出声音。

右腿中枪,鲜血汨汨冒出裤腿,此刻仁裕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蜷缩在地上,张着口甚至根本发不出惨叫。

方君乾手枪的枪口还在冒着轻烟。

“你是在找死。”方少帅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点波动。

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倾宇真被那头猪玷污,以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格……

开枪的那一刻,

他确实从心底里生出了一种想要将仁裕千刀万剐的冲动。

仁裕蜷缩在地上不断**。

他确确实实感受到了方君乾一瞬间所迸发的杀气。

那个男人,真会杀了自己!

肖倾宇有意转过头去。

他知道自己此刻的样子一定极其难堪脆弱。

而此时,一向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方少帅却迅速替他掩好衣物扣上衣扣,有些腼腆地解释:“是小弈叫本帅来的。”

白衣少年咬住唇,尽量以接近平时的口吻说了一句:“谢谢。”

“谢什么,本帅说过会保护倾宇的嘛!”

无双脸上滑过一抹感动兼绝望的笑意。

这个样子的倾宇。

是方君乾无法想象的。

他虚弱道:“方君乾,扶我起来好吗?”

“嗯!”方少帅有点手足无措地点头,“好的好的!”

轻手轻脚将浑身酥软的白衣少年从床上扶坐起来,感受着少年柔若无骨的身躯倚在自己肩膀上,温存绵软的气息漫洒在自己脖颈。

还有那萦绕在侧的若有似无的桃花冷香。

似乎想缓解此刻的尴尬,方少帅嬉笑道:“肖主席难得这么听话哦!”

“方君乾,你听着……”无双倚在他肩上,声音微微颤抖,“这是肖倾宇自己的事,与你无关。”

方君乾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一脸满不在乎:“人都打了,枪都开了,这会儿说此事与本帅无关谁信呀。”

“现在倾宇和本帅同坐一条船,跑不了你也逃不了我。”

方君乾说这话时,忽然有一种

宿命的感觉……

兜兜转转,生生死死,跑不了你,也逃不了我。

看着地上如死狗般大口喘气的仁裕亲王。

悄悄附在他玉雕似的耳边轻语:“倾宇,这次祸真的闯大了!完了完了,平京是绝对呆不下去了——要不咱们私奔吧!”

方君乾眉宇间玩闹的神色里是暖人心脾的笑意,神情坚定。

无双唇角微微一勾。

看着那男子无怨无悔的坚毅面庞,他知道,他是真的不惜为了自己抛弃大好前途,叛出国统军……

但自己,怎能累他至此。

肖倾宇低下头,掩住眸中的决裂凄伤。

思绪回转间,眼色已有了搏命的意味。

方君乾一怔,自己的手腕已被人握住。

无双腕骨纤细有力,手指晶莹润泽,连弯曲的弧度也完美无瑕。

趁方君乾失神的空当,肖倾宇已从他手中夺过了手枪。

枪身入手冰冷,肖倾宇甚至闻到了淡淡的血腥硝烟味。

旋即!

抬手扣动扳机!

一股血浆喷出仁裕的心口!

带着仁裕亲王难以置信的眼神,脖子一歪,死不瞑目。

这一枪耗尽了肖倾宇仅剩的一点力气。

他重重跌回软床,闭上眼:“仁裕亲王对我国统军总参谋长意图不轨,已被肖某当场格杀,少帅晚到一步已无力阻止——这便是整个事件的原委。”

肖倾宇用一种接近平时的、冷静的近乎冷酷的声音开口:“少帅记住了吗?”

“没记住。”他翻翻白眼,“本帅的记性一向不好。”

“方君乾,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没在开玩笑!”

安静。

白衣少年一眨不眨地看着方君乾,忍不住畅快地笑起来。

笑急了,微微带着微喘轻咳。

没想到、没想到,最后站在自己身边的,居然是他……

迷离的眼眸清晰分明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药性慢慢褪去,

无双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

他双手撑床半躺着仰头看着他。

月华照在他的眼瞳中,方君乾发现他的瞳眸染有一点暗夜的深,积雪的沉。

“方君乾——”

彼此安静地眺望。

“若是我们这次能够平安离京,”他低低发出了一声浅叹,“肖某便跟你一起走……”

一直以为,这些话是不用急着说出来的,

因为他在这儿,自己也一直在,来日方长。

现在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无奈,叫做身不由己。

方君乾扶着还有点乏力的肖倾宇走出倭桑领事馆,忧心如焚的南统军将士纷纷围上来。

有关切:“参谋长你还好吧?”

有担忧:“有没有受什么伤!”

有胡猜乱测的:“那帮混蛋抓您是不是为了从您这儿掏出什么军事机密呀?”

还有洋洋自得:“幸亏咱们没来晚!”

方君乾没有告诉他们自己被倭桑盯上的真正理由,这让肖倾宇暗暗感激于心。

“少帅,究竟是谁敢害肖参谋长,你说出来,咱们非把他揪出来剁成肉酱不可!”

众人纷纷附和:“是呀是呀!”

方少帅苦笑:“不用麻烦了,他已经死了。”

南统军全体一愣。

随即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大欢呼:“杀得好啊!”

“真是爽快!”

有人提议:“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咱们放把火毁尸灭迹,把这破劳子的领事馆也烧了吧!”

方小宝听得满头大汗。

肖参谋长若有所思地望着无地自容的方少帅。

他终于明白方君乾的性格是怎么形成的了。

一部分是先天因素,而还有一部分则归功于后天环境熏陶……




第二十三章

“哥哥,君乾哥哥好久没来了。”

小弈怯怯望着默坐于藤椅上面无表情的白衣少年。

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总感觉,哥哥变了……

肖倾宇一直是安静且骄傲的。

只不过

以前的他,安静骄傲如夜幕中猝然绽放的盛世烟花。

而如今的他,却如闪烁于凄冷冬夜的遥不可及的寒星。

白衣少年正闭目养神。

听见弟弟发问,

长而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几下,睁开了眼睛。

“你君乾哥哥暂时不能来了。”

闯了祸,总要有人承担后果。

仁裕亲王一死,和谈告吹,倭桑王室怒而屯兵于两国边境,准备侵占南方。

段齐玉大发雷霆,将一力承担杀人罪名的方少帅软禁别院,准备以战犯名义移交军事法庭,势要将其置于死地。

想及此,无双失去焦距的目光开始清明锐利起来。

“哥哥,”小弈伸出小手,触摸着少年柔亮顺滑的长发,“你的头发好像短了……”

肖倾宇淡淡道:“哥哥觉得麻烦,就剪短了些。”

那夜,白衣少年当着方君乾的面,匕首一闪挥断三千青丝。

纷纷扬扬的落发,宛若破碎的祈祷,飘零的愿望。

随后,一言不发地将那柄匕首丢入水潭。

匕首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伴着不断上冒的气泡缓缓下沉潭底。

仿佛埋葬了一场爱恨,

一个秘密……

“方君乾,”

那个夜晚,白衣少年静静对他说:“肖倾宇……再也不要将命运交到别人手上。

“不属于任何人,不屈从任何人,更不会屈身于任何人!”

肖倾宇的眼神锋芒逼人,伤人深,伤己更深。

方君乾怔怔看着他,垂下头

沉默……

秋,

空的凄惶。

仁裕亲王的死当即轰动整个平都!

与此同时,肖倾宇在平都十数载布下的庞大关系网也悄无声息地开始运作起来。

“你真的决定了?”发须皆白的霍校长满目沉痛惋惜。

他面前,那个白衣少年清若幽梦。

他一字一句地说:“肖某决定了。”

霍东强的所有言语在碰上肖倾宇的双眼时便偃止了。

无奈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也许一年半载,也许……一辈子。

“人是肖某杀的。无论如何,肖倾宇一定会救出方少帅。为此,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