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7

霍东强点头:“老夫马上联络教育界知名人士向段总统施压,希望能略尽绵薄之力吧。”

肖倾宇优雅欠身:“这件事,就拜托校长了。”

“主席!”张玉函眼镜片后闪过敬畏的光芒,“消息已传至各大高校学生会,各地学生义愤填膺反应激烈,声称如果国统府不在四十八小时内释放方少帅,那么5月24日的学生大游行即将

再度上演。”

“学生游行虽对当局构不成实质威胁,但社会影响甚劣。又有各国媒体闻风蠢蠢欲动,段齐玉是死要面子之人,断然不想给国际媒体造成恶劣印象。”

肖倾宇颔首:“很好——有否联系平京文艺界知名人士?”

“前辈们纷纷表态会鼎力相助。”

“替肖某致电感谢他们。”

“是。”

留学生会所。

当凯文和茱蒂听完白衣少年请求后不约而同地皱眉。

“老实说,肖,我们老爸虽是奥里亚驻中国领事馆的老大,但这件事……”叹口气,“实在棘手。”

“不过,”话锋一转,“既然是肖拜托的,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失望啊!”

茱蒂笑声如银铃:“就算要我们兄妹打滚哭闹拽裤腿,也一定逼老爸开口帮你的忙!肖,你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对他们,肖倾宇只说了一个字:“谢。”

“今个儿是什么日子?!肖参谋长居然亲自打电话给我这个铜臭满身的糟老头。”

“秦老您说得哪里话,您是平京总商会的会长,大风大浪阅历丰富,肖某资历浅薄,还要向您多多学习才是。”

“得!完了完了——你小子现在说话越客气待会儿求的事也越难办,我的总参谋长,您该不会又想让我们全体罢商吧?”

电话那头的清越声音停顿半响:“秦老,这回肖某需要整个平京商界的支持。”

将事情原委跟秦老交代了番,当然,其中隐去了若干片段。

“原来是这样……”秦老苦笑,“我说你小子平时听听话话从不惹是生非,怎么一闯就是弥天大祸?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也不是这样用的吧?

“这件事要是别人求我那肯定是爱莫能助。但既然肖参谋长亲自拜托,我平京商会自然不会坐视不理。秦某这就去召开商行大会,希望能帮得到肖参谋长吧!”

…………

挂断电话,肖倾宇转身问李敬:“东北王是否收到了肖某的电报?”

“东北王听从了主席的建议,没有起身飞往平都,反而将北统军屯集于松户河沿岸,向段齐玉施加压力。”

白衣少年眼神清澈:“东北王是爱子心切当局者迷,熟不知眼下最有效的救法便是以北统军兵力遥遥牵制段齐玉,让其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南统军,大概段大总统早在为他们头痛欲裂了。”

李敬心悦诚服:“主席算无遗策,方少帅定能成功脱困。”

“算无遗策?……”白衣少年的声音轻若浮羽。

李敬扭过脑袋,一瞬间,他没看清身边坐着的是人还是一片白雾,只感到朦朦胧胧影影绰绰。

算无遗策?

不。

水唇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应该说是百密一疏才对……

要想救得方君乾,那个人的支持不得不争取!

“什么,要我救他!?不可能!”余艺雅对肖倾宇的到来喜出望外,然而少年的恳求却让她板起了俏脸。

“我这辈子从没讨厌过这么一个人,他活该!”

没想到两人初次见面时方少帅的戏弄,竟让余艺雅记恨至今。

“余小姐,少帅若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肖某替他陪个不是。可是这次,请余小姐务必施以援手,否则少帅在劫难逃。”

余艺雅嘟嘴:“他是你的谁,让你这么护着他?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天你奔波忙碌还不都是为了他的事!”

肖倾宇正色静静道:“他是肖某此生极为重要之人。”

他愈是维护,她便愈是气恼。

“他是你极为重要之人,可与我无关。我是你的谁,凭什么要我帮他?”

白衣少年抿紧薄唇,一言不发。

见他眉头微皱,面露不悦之色,余艺雅也不禁有点惴惴。

不由改口:“不过要我余家帮他,也不是不可能。

“除非……”

她偷偷瞄了他一眼,娇羞地垂下头。

“除非你答应娶我,我……我便什么都依你。”




第二十四章

段齐玉这才知道,这个平素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美少年竟有这般心机,这种手腕。

其人脉之深广,消息之灵通,布局之宏大,谋略之深远。少年在平京的能量,已渐渐浮出水面,初见端倪。

这个肖倾宇,居然把自己掩藏得这么深!

如此费尽心机处心积虑,他究竟意图何为?

也许,他是在策划一起针对自己的阴谋……

想到这里,段齐玉就不寒而栗。

如果真是那样,这个方君乾万万留不得。

谁知道他跟肖倾宇暗地里达成了什么协议?

放了他岂不是纵虎归山!

为如何处置方少帅的问题

以段齐玉为首的元老派和东北王为首的少壮派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正当两派人马正为方少帅的事吵得不可开交,眼看就要大打出手之际,一传令兵匆匆跑到段大总统耳边轻声嘀咕了几句。

段大总统当即脸色大变!

腾起身!

“啪”的将手中瓷杯掷于地!

所有人瞪着地上那摊水渍,懵了。

段齐玉面目阴鸷,双目雷火闪动:“吵!吵呀!倭桑军队已经向林茂市开进了!你们还在为这个祸首吵个没完!战事是方君乾挑起的,他就是战犯,理应交送军事法庭惩办!”

却听议事厅大门口传来铿锵有力的声音:“倭桑对我华夏狼子之心一直不死,屠戮我子民不计其数,而今国统府却要为一个敌国权贵诛我民族英杰,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门从外面被打开。

一个男子,白衣胜雪。

静静站在所有人面前,冷月无声,雪落无痕。

“肖总参谋长!”

“参谋长!”

意识到肖倾宇的到来,全场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战火将起,正是用人之际,段大总统却一意诛杀有功之将,就不怕寒了民心,丧了军志。”

群起大哗!

少壮派军人顿时鼓噪起来,纷纷大声为其喝彩。

白衣少年雪玉似的面颊在雪亮日光的映衬下

竟是如许绝烈!

风拂过,飞扬起少年垂落的衫摆,吹散了少年眼中的迷雾。

“但请段总统释放我国统军少帅,启用封存武器,十天之内,我国统军可再组织两万南统支军,开往前线誓死卫国。倭桑若要动武,我等不惜性命,必将烽烟烧遍整个华夏地区,以血火

玉碎之志,破倭桑奴役灭族之心!”

话落,傲气凛然,热血沸腾!

“咚!”

一道刺目的阳光突然泄了进来。

方君乾看着阳光中的白衣少年,许久未见阳光的苍白脸颊竟显出一抹令人心动的笑意。

“方君乾中将,肖某奉我国统府大总统之命,令方中将编整南统分军,三日后启程赶赴前线,死守林茂市,将功补过。”

“方君乾接命。”

四目相望。

两人皆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如隔着弱水三千,百载千年。

显然,让方君乾再住回学校宿舍已经不太合适了。

方少帅只得暂住于无双家中。

婉言谢绝无数访客后,无双紧闭门窗,拉下帘子,遮住无数窥视的目光。

还没等方君乾松一口气,却听少年正色问道:

“不知方少帅今后有何打算?”

方少帅挑眉:“打算?”

肖倾宇为他指出一条明路:“令尊是东北王,只要少帅中途折路返回东北,谁都奈何不了你。”

方君乾望着长衫雪亮的他,一双眼睛亮得慑人,却也深不见底。

“那还有一条路呢?”

肖倾宇直言:“领军赶赴南方,前途多舛,生死未卜!”

“那倾宇的选择是?”

白衣少年颔首:“肖某自有打算。”

他早已决定,即使没有人陪自己南下,他也要独自赶赴前线。

虽不觉自己有错,但这战事毕竟是因自己而起。

无可推卸。

肖倾宇绝不会逃避自己的责任。

人生在世,有一些事情必须去做,更何况是肖倾宇这般有担当的男子。

方君乾洒脱一笑,却是骄天傲地的峥嵘:“如果方君乾这次逃回东北,那么这一生一世,方君乾将愧对头顶这片天,亦再难抬起头来做人!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所以方君乾选择后者!”

南下御敌,生死无悔!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肖倾宇忽的展颜一笑。

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在不知不觉间,颠倒了众生,倾尽了天下。

让人惊艳一叹。

方君乾伸出手,一眨不眨看着傲然出尘不可折的肖倾宇,道:“倾宇,你会帮我的,对吧?”

“对。”

他也腾出右掌。

两手相击。紧握。约定。

傍晚。

肖倾宇悄悄关上门,走出小院。

“要出门吗?”冷不防从后面冒出一句。

回头,发现方君乾已不知何时倚在门边,嘴角噙着邪魅的笑。

肖倾宇沉默片刻:“有件事想求证一下。”

“马上就好,”他对他说:“你别跟来。”

就这么一步慢似一步地走着,远远的,直到单薄的身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天凉如水。

萧家大宅。

祖孙二人默然以对,气氛怪异。

“今天来,只想问一句——”白衣少年淡淡开口,“真的是你答应将肖某作为交换条件出卖给仁裕的吗?”

少年眼中有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