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29

都要离平京远远的!

那个余艺雅不是说要等倾宇下次回京才跟倾宇结婚嘛!

那就让她永远在平京等着吧,也不算自己失言,对不?

岁月寂寥。

山河峥嵘。

两个少年望着脚下连绵起伏的如画江山,望着犹如长蛇般在山腰低峦蜿蜒曲折的兵马车粮。

也许男人或多或少都喜欢掌控一切的感觉。

那一刻,闭上眼,当真有天地为局,兵马为子的玄妙感觉。

崖顶的肖倾宇白衣萧萧,从容不迫:“都说南少帅、北猛将,那么少帅对这军阀林立、列强虎视的南方七省了解多少?”

工商界,学术界,帝国租界,黑道势力,各大门阀,革命党人……整个南方就像块蛋糕,稍有实力的人都想割分一块。

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风云变幻,诡谲莫测。

他转朝他,梦呓似的问:“方君乾,你能否在这片大陆立足?”

他微微一笑:“有倾宇在。”

无论成败,他都在。

“你我,共开这辉煌时代。”

这是一个壮怀激烈的时代。

中西文化的激烈碰撞,

内忧外患的家国民族。

冷热兵器的交锋,

强权民主的交替。

是时代创造了英雄,

还是英雄引领了时代?




第二十六章

黄昏。

一群满身疲惫憔悴的军人,宛如行尸走肉般朝南统军方向走来。

他们的衣服不知是被烟熏火燎,还是被泥水浸泡,或者是鲜血浸染,抑或三者皆有,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有的衣服甚至不能称之为衣服,那只是挂在身上的破碎布条。

脸上尽是烟熏血染的痕迹,以致无法看清他们原本的肤色。他们的头上,胳膊上,腿上还绑着渗着血的绷带。

双目呆滞,垂头丧气,没有目标也没有了希望。

很明显,这是刚从战场上溃败下来的散兵游勇。

他们与衣甲鲜明,自信从容的南统军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方君乾勒住战马,面对满是灰尘的面上那一双双饱经沧桑的渴望眼睛,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少帅,已经问出来了,他们是南统分军二师三旅的骑兵团,在林茂战役中伤亡惨重,不得不退下战地。”

方君乾和肖倾宇对望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震惊!

“林茂市……失陷了?”怎么会这么快?林茂市兵源充足装备精良,怎么说也足以撑到援兵赶来呀!

传令兵的声音压抑着愤懑:“战斗还没开始,第二师的师长丢下军队临阵脱逃,带着全家老小奔到了玉亘市,第二师群龙无首军心涣散,结果……结果……”

方少帅呆呆看了他,眼神空洞: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一手创建的南统军,呕心沥血经营的庞然大军——如此多的兵马,如此强悍的部队,如此英勇的战士,竟因为一个贪生怕死的指挥

官,转眼间就这样灰飞烟灭了吗?

“第二师的师长是谁?老子枪毙了他!”

“方少帅——”无双温润平和的目光如一道清泉,霎时让暴躁郁愤的心情平复下来。

“如果肖某没有记错的话,这南统分军第二师的师长曾伟是方少帅离开军队后,段总统一手提拔到师长之位的,也可是说是段齐玉安插在南统军的耳目。”

“段齐玉能纵横政坛无人可敌的最大法宝,不是他的军队战斗力强,而是他最善于对自己对手的内部进行收买、分化、瓦解,当初竞选大总统的曹、林、秦、刘,哪个不是一代豪杰,然

而在这些招数面前还不是一个个载得很惨?更有甚者,家破人亡,永世不得翻身。”

望着白衣少年忧郁的莹润眼眸,方君乾知道他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倾宇说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走?”

肖倾宇当机立断:“立即放弃林茂市,改道玉亘!”

方君乾双目精光暴射,旋即阳光一笑,笑容中是说不出的愉快,还有一点心有灵犀的暧昧。

他说:“英雄所见略同。”

玉亘市,伤兵处处,心旌摇摇。

两人并没有急着进入市政厅,而是从东城头出发,沿着城墙防御巡视了各处重点地段,各处都是从林茂市退下来的伤亡惨重的部队。

阵地上呈现一副极凄惨、残酷的景象。

触鼻的血腥,窒息得人都喘不过气来。

方君乾心中悲愤莫名,低低咬牙:“曾伟,你还我军队!”

快到达市政府所在地时候,远远就听到人声鼎沸,一眼望见一大帮气势汹汹的溃兵与暴民正朝市政府赶来。

他们手里拿着酒瓶瓦片,甚至还有人拿着步枪,人群爆发出可怕的怒吼!

“把曾伟交出来!!把那孬种交出来!”

“不许包庇他!!”

“杀了他!让死去的弟兄安息!!”

维持秩序的警察被愤怒的人群冲得七零八落,酒瓶石块雨点般砸向警察,地方警察头破血流狼狈不堪。周围居民的玻璃一个接一个被砸得粉碎。

接着就是响雷般的口号声:“交出叛国贼!交出叛国贼!”怒火冲天,声势惊人。

最最恐怖的事发生在两人面前——军队,哗变了!

眼看场面就要失去控制,冲击的士兵和民众已压近方君乾和肖倾宇,而两人身边只有二十来个贴身守卫!

警卫长金老黑赶忙道:“少帅,现在情况失去控制,我们得先避避!”

方君乾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对方暴民中一人高声怒喝:“前面有一队兵!一定是跟曾伟一伙的!”

“杀死卖国贼!”随着杀气腾腾的叫声,大群人赤红着眼睛冲向他们!

“保护长官!!”黑子厉声叱道,随身的国统军精英猛冲向前,排成两道人墙,将两人紧紧保护在身后。

步枪全部持起,枪口一致对外,人数不多却也显出一派肃杀气象。

乱军中一人粗言秽言地乱骂:“有枪了不起呀!老子也有!!”

边说边推拉保险栓就要火拼!

尖锐的枪响刺破苍穹!

却是黑子对天开了一枪。那个精瘦汉子杀气腾腾地下令:“谁敢再向前一步,格杀勿论。”

溃兵们一时被震住了,不敢再冲。

有人躲在人群中大叫:“你们长官是谁,叫他出来!”

“对!叫他出来!叫他出来!”那一张张愤怒的脸,那一双双冒出火焰的可怕眼睛,要是民众群起攻之,区区二十几个贴身护卫绝对顶不住!

方君乾刚想上前,冷不防两只手臂拦在他身前。

“不行。”肖倾宇冷冷拒绝,“一军之帅岂能以身涉险?”

黑子毫不妥协:“万一少帅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金老黑就是南统军的罪人!少帅要出去,可以!只要能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南统军的沉默激起了意料之外的强烈民愤!

“他们不说话,一定是跟那些官老爷一伙儿的!”

“他们临阵脱逃,害死了我们的弟兄!”

“让他们血债血偿!”

双方剑拔弩张,火星四射,流血冲突一触即发!

“黑子,保护好少帅。”肖参谋长静静望着方君乾的眼睛,“我去。”

“不行!”方少帅一口回绝!

迎着他锋芒逼人的坚定目光,无双含着笑吐字清楚:“肖倾宇是少帅麾下总参谋长,少帅不能以身涉险,只能由肖某出面,也只有肖某才有资格出面。”

这个男人,比任何人更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

也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

骚乱像是石头投入水中掀起的波纹一样从中央向四面八方扩散。

黑子沉声道:“少帅、参谋长,我们拦住那帮暴民,你们趁机走!”

无双远山秀眉一挑,分开守卫走上一步,面寒似水:“我是南统军总参谋长,你们有什么话尽管跟我说。”

少年往那儿静静一站,周遭的喧嚣仿佛到了他身前就自动往两边分开了。

雪白的长衫在太阳下如同一团柔和的白光,一瞬间,人们仿佛看见了降落尘埃的仙人。

有些人,天生就拥有庞大的气场。淡漠中透着不容忤逆的倨傲,肖倾宇冰冷眼神环视了一周,他眼神扫过之处,无法无天的暴民一一低下头。

空气似乎凝固。

方少帅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有话就跟我方君乾说。”

“少帅!!”人群里响起一声惊呼!

“正是本帅!”方君乾站到肖倾宇身边,举起手示意有话要说。

于是顷刻间,人群肃然。

千万人聚集的街道,安静得就如同荒山野岭。

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人们自动簇拥上前,却奇异地没有一点声响。

方君乾的声音似带有奇异的魔力,在人群里远远传播开去:“你们没有认错,本帅回来了,我方君乾回来了!”

消息轰然传开了:“是少帅!真的是少帅!”士兵们顿时把那个倒霉的曾伟抛到了脑后。

“真的是少帅吗?太远了我看不清楚!”

“真的,我看到刘根子了,还有黑子!那个人一定是少帅没错!”

民众是如此热情兴奋,宽阔的街道竟被堵得水泄不通。

“这次回来,我带回了我的总参谋长,他与千年前的无双公子同名,他也是我的无双公子!”

无双惊诧地转向他,却见方君乾对他灿烂一笑。

看着两个风华绝代的少年,人们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绝世双骄,看到了扭转乾坤的希望。




第二十七章

“幸亏少帅和参谋长来得及时,要不然这市政府非被这群暴民拆了不可!”圆球似的蔡环耀蔡市长殷勤跟在两人后头,顺带拍拍警卫员的马屁,“南统军出来的果然非同凡响呀,看这几

位大哥都杀气腾腾气宇非凡,嘿嘿嘿!”

“曾伟在这里?”懒得和他套近乎,方少帅开门见山。

“啊,不错,曾师长正是在我们这里。”

“本帅要马上见他。”方君乾平静地说,那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市长眼皮一跳,看了看方少帅和身后那些彪悍的卫兵们,神色明显流露出不安。

市政府外民众的吼声震得大门和窗户的玻璃都在飕飕颤抖。

要是方少帅现在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