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



“但凭差遣!”

“你们暗中派人监视这张名单上的人员,一有异动,立即向本侯禀报。”

贾目奇、俞斌震惊抬头:“名单不是被撕了嘛!?”

方君乾看着他们,不语。

那微翘的嘴角,很有一股天威莫测、苍穹无情之意。




第二十三章

某次,贾目奇喝得酩酊大醉,对自己出生入死的袍泽吐露真言:“弟兄们,别怪我老贾没提醒过你们:方小侯爷年纪轻轻又好说话,看起来总是一副满不在乎,懒懒散散的样子,但你如果小觑了他就等着倒霉吧!若敢在他面前耍花招,那个魏太监就是最好的榜样——这样的人,我们当初居然还敢欺辱戏弄于他,想起来我老贾就不寒而栗呀!“

想起那次方君乾发威的情形,贾目奇犹感心惊肉跳,他轻声说:“深藏不露,峥嵘暗隐,扬眉剑出鞘——老李,我们的小侯爷将来必定龙飞九天!”

大相国寺。

一僧一少年正坐于后花园下棋。

了尘大师双手合什:“肖公子棋艺精湛,老衲甘拜下风。”

“大师承让了。”不惊不喜,不亢不卑,无乐无怒,平定淡然,那是只有历尽沧桑的人才会有的冷然超然的态度,却出现在那个年仅十七的少年身上。

了尘心下纳罕:肖倾宇贵为大庆右相,才情卓绝名动天下,兼之算无遗策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按理说,这样集上天之灵性于一身的人,应该是快意人生才对,却为何是这般的红尘寂寥。

更令了尘心惊的是肖倾宇身上的杀气。

无双公子冰雪聪明,见识广博,自然熟习佛经,可为何诵读佛经这许久,他身上的杀气与破煞戾气竟丝毫没有消减?

了尘大师感慨道:“公子惊才绝艳冷静睿智,乃老衲生平仅见。然凡事看的过于透彻反而难寻快乐。”他顿了一下,笑容慈祥,“有时,太过清醒,反而使人痛苦。人生端的只是一场迷梦,难得糊涂,难得糊涂!”

肖倾宇笑了一笑,笑意里有涩味,神色却很有点落寞:“大师可是要倾宇听天由命?”

“这……”

肖倾宇蓦地大笑!仿佛听到一个极好笑的笑话。

他眸光清如水,亮如芒,仿佛承载着满天星斗:“肖倾宇若认命,又怎会有今日的无双!”

对一个从小双腿俱废的人而言,能自保存活已是极不得了的事了。

可是肖倾宇并不认命。

—个像他这样的“残废”,不但能屹立在朝堂上,成名于武林中,还能在大庆百官中几乎占了第一把交椅。天下英才惟他马首是瞻,无数能人为他效忠卖命,非但不需要倚靠别人,反而成为了大多数人的倚靠,那么,他天生就是不认命,不认输、不认栽的人!

他的经历,一定比常人凄苦。

他的命运,一定比别人凄伤。

他所作的挣扎,一定比任何人都凄惨凄厉。

他也曾埋怨上苍,都说众生平等,却为何独独对他如许无情。

而当知道上天不会眷顾于他后,这世间,便多了一个公子无双!

“大师,肖倾宇怎能认命?!”

肖倾宇是一只没有足的鸟。

一只没有足的鸟,他的一生只有不断向前飞。

倦了,在云里睡,累了,在风里眠。

它怎能驻足不前?

—旦不飞,就得摔死。

看着眼前的清贵少年,不知怎的了尘竟想起方君乾的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

同样都是不信天命之人,同样都是……

肖倾宇细细整理好棋子:“近来人间事繁,天镔匈野频频接触对八方城虎视眈眈。肖某即将亲赴八方城,助小侯爷守城抗敌。”

眉间一点朱砂清贵逼人。肖倾宇眼波流转之际顾盼生辉:“怕是今后难得清暇再和大师杀上一盘了。”

那绝代风华看得了尘大师一愣,随即一叹。相书上说,男子长相过于俊美,是要折寿的……

“陛下可有意派兵援助小侯爷?”

肖倾宇语气温润清雅,却透着遗世的讥诮孤傲:“即使陛下不允,肖某也要赶赴八方城。”

这就是无双公子肖倾宇,高傲坚忍,绝不屈服于任何人的意志之下。

以天下为柄,以权势为锋,杀意纵横,血气弥漫。

在幽柔温雅的容貌掩盖之下的,是昂扬的霸气!




第二十四章

晨光微曦,肖倾宇入宫面圣。

还未等到嘉睿帝传唤,一个不速之客施施然走到肖倾宇面前。

方简惠礼数还算周全:“肖丞相久违了。”

肖倾宇于轮椅上端方欠身:“太子殿下安好。”

“不知肖丞相一大早入宫面圣所为何事?”

“肖某自是为大庆安危而来。”他不卑不亢,华贵凝玄的金螭朝服曳下来,掩了单薄的身段,自显一派梅雪风蕴。

方简惠冷笑:“肖丞相是为了八方城的方小侯爷吧?”

“太子这是何意?小侯爷以弱冠之龄代父出征,浴血沙场保家卫国,乃大庆国之股肱,莫非太子殿下不关心贤臣安危?”眼里笑意从容,那威严却点点压下来。

方简惠猛地一窒!

他一直都不喜欢肖倾宇——即使父皇总是在耳边提点自己与这清贵少年多多亲近。即使各国流传着“得无双者得天下”这句话。

但方简惠就是不喜欢!打一照面就开始了。就像当初一看到方君乾就觉得不顺眼。

何况,虽不想承认,但他就是打从心底里有点害怕这个连行立于地都无法做到的少年。

——这感觉很可耻,很让方简惠羞恼脸红,甚至有些无法理解不可理喻。

他为何要怕!?

——他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连行路都有困难!

可是方简惠就是:

有点怕!

此外,他更讨厌肖倾宇的一个不便宣之以口的理由——

肖倾宇的样子太好看了。(**裸的嫉妒!)

他温润如玉、清奇俊秀,眼波流转之际,纵然女子也莫敢逼视,然而那傲气十足的远山眉却在分分明明告诉着世人——这是个绝世男子!

美得不可亲近。

难以理解。

容易灭绝。

故而,越是无法理解,他越是要接近它,摧毁它,粉碎它。

他今次本就是挑衅而来。

“肖丞相,你莫要忘了自己身份。”方简惠怒不可遏,“你要明白自己该为谁效命!”

“无双自然是为大庆效命!”

“我是太子,是将来的大庆之主!”

“既然殿下自己都说了是‘将来’,那也就是说,您‘现在’还不是皇上呢。”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来——即使你成为大庆之主又如何!

气氛剑拔弩张!

不,应该是太子殿下一个人在剑拔弩张。

我们的无双公子正一脸气定神闲把玩着掌心金线。

“肖丞相,皇上有请。”一个公公进来禀报。

肖倾宇看也不看方简惠脸色,催动轮椅:“劳烦公公带路。”

……

“你要赶赴八方城?”

“是。”

“为何?”

“城不能破。”

嘉睿帝搁下笔。话中压下君临天下的威严:“肖倾宇,莫要忘了自己立场。”

“简惠不知道,但你与朕的心里清清楚楚。”

“你再怎么恨,再怎么不甘,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你身上流着的,是……”

“够了!!”肖倾宇一声断喝。

手指按住轮子,

用力一转——背对嘉睿帝:“明天我就赶赴八方城。”

皇位上传来苍老冷漠的声音:“朕不会调遣一兵一卒支援八方城。”

肖倾宇:“肖某本来就没那个指望。”

说完,头也不回,径自出了大殿。




第二十五章

八方城建于大庆历119年,由大庆开国皇帝武宗帝发动百万劳工兴建,目的是在西北地区设立一个防止外族进袭骚扰的重镇。

从大庆开创之年开始,八方城就一直牢牢控制在大庆皇室手中,无论是天镔的大军还是汹涌的匈野民族,面对八方城坚固的城墙工事,和历代大庆军人的浴血奋战顽强抵抗,都不得不无功而返。一串光辉的名字与这座城镇的历史连接在了一起——武宗帝、葛林飞、方荣辉、姚墨、虞山河——后世还得加上方君乾和肖倾宇。八方城历经三百年战火,始终屹立不倒。

千里跋涉,风尘仆仆,袁清河终于站到了八方城城下。面对这座伟大的城池,袁清河心潮澎湃。

“在下从皇城而来,有事求见方小侯爷。”

方小侯爷地位尊贵日理万机,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

守卫警惕道:“侯爷事务繁忙,未必能亲自会见尊驾。尊驾有什么事,可以让小的转告。”

袁清河立住了脚步:“请务必安排,我有要紧事宜要与方小侯爷亲自面谈!”

“哦,要紧到什么程度呢?”守卫问,眼中带着讥讽的神情。

袁清河一字一句地说:“关乎此战胜负,大庆存亡!”

守卫一惊,看看袁清河神色严峻不似说谎,犹豫了下说:“既然尊驾坚持,且让小的前去通报。”

“有劳了。不过请你务必要说清楚,是‘小楼故人’有事求见!”

守卫奇怪:“知道了。”他转身匆匆离去。

袁清河百无聊赖地在原地等候,忍受着四面八方投来的好奇目光。幸好那守卫回来得很快。他很奇怪地看着袁清河:“本来小侯爷无暇接待,但不知为何,一听到是小楼故人,小侯爷就立即让小的带您进去了……不知……”

他疑惑地看着袁清河,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表情,袁清河装作没看到——

是公子临别前嘱咐我这么说的,我怎么知道?

通过了几道搜身,面前出现一个巨大的营帐。他掀开门帘,第一眼就看到了方君乾。

少年元帅端坐案前沉思,他气质邪魅,张扬尊贵,披着一条夺目的红色长巾,耀眼得让人不敢正视。在他案前摆着一幅行军地图,一把线条流畅的宝剑出鞘一半斜倚在案边,剑身上隐隐流淌着凌厉的青光,带着一往无前的霸气杀戮。

“是倾宇派来的人?”一语道出来者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