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0

手便走,愤怒的民众非把自己抽筋扒皮不可。

权衡再三,蔡市长小心翼翼点头应是,转身对警卫吩咐:“快把曾师长请出来。”

不一会儿曾伟便畏手畏脚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个造成战败的罪魁祸首,此刻蓬头垢面眼窝深陷,原本的啤酒肚此刻也萎靡不振地耷拉下来,一看就是酒色过度模样。

这样的人,方君乾连多看一眼的**也没有。

蔡市长在一旁嘻嘻哈哈打圆场:“方少帅,这位就是……”

“不用麻烦了。”方少帅打断他的话,“《国统军军法守则》里,对临阵脱逃导致战事失利者,应处以什么刑罚?”

玉亘市市长擦擦额头油汗,声音微微颤抖:“临阵脱逃导致战事失利者,应该……应该……”

“说!”

蔡市长肥肉一抖,低头不去看目露哀求的曾伟,咬咬牙:“应处以极刑!”

方少帅和颜悦色地说:“那你还在等什么。”

蔡市长一愣,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方君乾冷酷英俊的侧脸。

“啊!”他明白过来,结结巴巴地劝阻:“可是……可是……曾师长是段总统亲自任命的……”

方君乾嘴角冷酷地翘起,不出声。

曾伟面如死灰:“少帅!少帅!我是直属于段大总统的,您无权处置我,我要向上级法院上诉,我要……”

方君乾看着他的眼神,宛如在看路边一只死狗。

优雅地挥挥手:“带下去。”

几个卫兵一拥而上将他按倒在地:“你有什么话,就对阎王爷说去吧。”

曾伟哀嚎一声,拼命挣扎起来!

“少帅饶命呀!下官只是一时鬼迷心窍!你不能杀我呀!我是段总统亲自任命的师长,你无权先斩后奏!方少帅,方将军,方爷爷饶命呀!”

卫兵们倒拖着将他拖出房间,他已完全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边挣扎,边用不成声音的凄厉嗓子讨饶惨叫。

“少帅饶命呀!你不能杀我呀!法院流程不是这样的!——少帅!少帅!”

几万军民聚集在市政府门口竟静得鸦雀无声,大家都在侧耳倾听着,直到一声枪响,惨叫声嘎然而止,人人如释重负地长吐一口气。

随即民众爆发出一阵如雷的欢呼和热烈的掌声:“杀得好!”

听着门外浩大的声势,蔡市长打了个冷颤,偷觑了一下方少帅冷峻的面容,强笑:“方少帅当真是大公无私雷厉风行。”

方君乾看着他,冷然一笑。

鲜红的斗篷在风中旋过一道血痕,方少帅一语不发转身离去。

从进门到现在,白衣无瑕的肖倾宇一直将自己隐在方君乾背后,低调而安静。

此刻眼看两人都要走,蔡市长慌忙拦住了肖参谋长,颤颤巍巍询问:“肖参谋长您透个口风吧,少帅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衣少年微微一笑,语重心长:“变天了。望蔡市长好自为之。”

什么叫做要变天了?

在蔡环耀心中,这“天”自然是指段齐玉段大总统。

那变天的意思岂不是——

自那天肖参谋长对自己说了那番话后,他越想越不安。

方君乾与段齐玉的芥蒂自己也略有所闻。他们高层人物争权夺利斗个你死我活,自己这个小小的市长可不想牵涉进去。

思量再三,终于决定摆下一桌酒宴探探口风,于是好不容易请到玉亘市头号交际花,姚于倩姑娘作陪。

“于倩姑娘,今天的宴席到场的可都是大人物,你心思眼睛可要活络点,万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玉亘市的当家花魁姚于倩,最为心思玲珑,善于察言观色讨人欢心。

她的相貌虽只能算得上清秀,并不属于那种令男人惊艳的类型。

但她是那种令男人越看越想看,越看越好看的内秀型女子。

尤其是那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柔媚的眼波在细长双眸中流转荡漾,简直让人色授魂与。

这么想着,蔡环耀就忍不住一脸色迷迷握住了她的纤纤玉手。

姚于倩飞快地抽回手,冷若冰霜说了一句:“蔡市长请自重。”

蔡市长尴尬地笑笑将肥手收回,心中暗骂:一个**还装什么清高,到了床上还不是给男人操!

丹心阁外忽然传来呱啦呱啦的大笑声,来客讲的正是倭桑语。

姚于倩脸色一变,却见两个倭桑人推开房门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蔡市长连忙摆出一付谄媚的嘴脸:“两位大臣来啦!蔡某等了你们好久了。”

殷勤地替他们拉开座位:“今个儿蔡某好不容易才请到方少帅和肖参谋长,待会儿就到。大家有话坐下来好好说嘛,何必打打杀杀的呢,多伤和气呀!”

其中一个倭桑人显然很满意蔡环耀的表现,露出两排焦黄的牙齿:“环耀君一直是我们倭桑人民的好朋友,这我们是知道滴!其实我们倭桑人是很热爱和平滴!”

另外一个则对着席上的姚于倩猛流口水:“这个花姑娘,大大的漂亮!”

姚于倩的脸色很难看,似在强忍着什么。

蔡市长忙不迭赔笑:“这位是姚姑娘,小泉大人要是有意,蔡某倒可以做回月老嘛。”

姚于倩忍无可忍地起身告退!

“诶,花姑娘你要干什么去?”一人眼疾手快拉住她,“陪我们一会儿,只要让我们高兴了,你的好处大大的有!”

姚于倩用力甩开他!

三人同时一愣。

蔡环耀没想到她一个小小的**居然也敢摆脸色给他们看。

大失面子下破口大骂:“想让你伺候是看得起你!你不就一个**嘛,装什么装!”

姚于倩冷冷转向自己,**噙着复杂的笑。

“没错!我是**,我是贱,我水性杨花我见钱眼开我人尽可夫——但起码,我知道我是华夏人。我不会像某些人,连自己的祖宗姓甚名谁都忘得一干二净!

“别人杀了我们这么多同胞,你还屁颠颠去拍那些人马屁,将他们奉若上宾,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你还是不是人!”狭长的丹凤眼闪着嫌恶鄙夷:“蔡环耀,你真是比我这个**还

贱!”

蔡市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姚于倩整了整身上华美的旗袍,理好云鬓,嫣然一笑,明艳不可方物:“于倩之所以会答应蔡市长来参加宴会,是因为蔡市长说方少帅和肖参谋长会出席。于倩敬他们是民族英雄,又急

欲一睹其风采,这才自告奋勇前来陪坐——至于那些倭桑人,于倩没有理由也没有心情去奉承讨好,恕不奉陪了。”

“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响起。

白衣少年站在丹心阁门口。

回廊檐下灯火轻柔,欲诉还休。

绝世无双的少年白衣出尘,全身的轮廓在灯华的光泽下缥缈得要透明了去。

鼓掌声正是出自他手。

“可惜今天少帅有事不能前来,不然鼓掌的也就不是肖某一人了。”

姚于倩惊讶得**微启。

他是……他是国统军总参谋长肖倾宇!

肖参谋长居然在为自己鼓掌?!

虽然从没见过肖参谋长,但所有人打从第一眼见到他就会知道——这个人,就是肖倾宇!

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肖倾宇庄重向她行了一个军礼:“丹心阁丹心二字,今日只为姑娘一人闪耀。”

姚于倩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想回个军礼吧,好像又不符礼数,想敛衽为礼吧,好像又不合场合,一时紧张得手都不知该往何处放。

众所皆知肖参谋长不行军礼,哪怕是见了段大总统也从不见他有几分恭谨。

至今为止,肖倾宇也只给两个人行过军礼。

一个是金老黑,一个是姚于倩。

一个是小兵,一个是**。

相比段大总统,他们的的确确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偏偏,就是这两个小人物,得到了肖倾宇发自内心的尊敬。




第二十八章

很多年后,一代红颜姚于倩已是白发苍苍的优雅老人,但依旧旗袍华美,发髻在脑后盘得一丝不苟。

当她轻摇团扇坐于摇椅,闭目回想着自己的一生时,

永远记得那个黄昏,

有一个白衣少年微笑着对她说:“姚小姐愿意换一种人生么。”

他静谧安然的微笑如撕裂阴霾的第一缕阳光。

灰暗的人生,霎时间流光溢彩。

于是姚于倩心想:再渺小再卑微再任人践踏的小人物,内心也许都有一丁点儿不足为外人道的自尊的。

还记得那个白衣少年曾笑着对自己说:“有什么地方的消息比妓院流通的更快?有什么地方的秘密比烟花之地得来的阴暗庞杂?”

掌控了全省的妓馆,相当于在省市布下了一张庞大的情报网。

从那天起,身为玉亘市第一交际花的自己一跃成为卖艺不卖身的全省秦楼楚馆的幕后人物。

也是从那天起,谁也没有再见到玉亘市的蔡市长和他请来的那两个倭桑客人。

仿佛,他们从此在人世蒸发……

悠闲的午后。

虽时至金秋,阳光却依旧温暖如母亲的手,拂在身上轻柔如羽,引人昏昏欲睡。

肖参谋长白袍清冷,阳光覆在他身上丝毫不见温暖,反而凝结成突兀的霜寒。

他对面,姚于倩秀眉蹙起,手拈棋子犹疑不定。

姚于倩只觉眼前白影一闪,却看见白衣少年手中的书卷又翻过了一页。

自己竟然让日理万机的肖参谋长整整等了二十分钟!

意识到自己罪大恶极,姚于倩慌忙落下一子。

白衣少年抬起头,随意扫了一眼棋盘,温和问她道:“下好了?”

“下好了下好了。”在肖倾宇旁边,她总是感到莫名的紧张忐忑。

当然,并不是指肖参谋长态度恶劣冷语相向,相反,肖倾宇话虽不多,然而他虚怀若谷,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和风沐雨,连最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一丝失礼。

年纪轻轻,平时低调行事,让人难测其深浅,峥嵘偶露则气度森然。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他是谦谦君子。芝兰玉树,温雅清贵。

只不过这样的肖倾宇,反而更令人自惭形秽。

姚于倩只敢偷偷抬眼飞觑他一眼,

虽说她是玉亘市头号交际花,认识自己的男人都称赞她兰心蕙质,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然而在这个少年面前,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