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2

哪月的哪一日,那个英俊少年在自己心底刻下一张脸。

一张忧伤的,微笑的,温柔凝视自己的脸。

也许经年之后,那张脸会被时光的洪流无声卷走。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容颜,忘记了他的笑脸,但是那种感觉,永远不会改变。

“少帅是肖某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无双淡淡婉拒。

无双没有让他把话说下去,沉声接道,“有些话,说出来便是错的。”

白衣少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眼神冰沉如九霄寒月,凌厉如开锋剑刃。

那是明明白白的拒绝: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们也许就形同陌路了。

“所以少帅,把今晚忘了吧。”

如果不能忘记,就再也不能回到过去。

无法形容方君乾那时的心情。

有些人,你永远也看不到他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才最寂寞。

或许,多年后的方君乾一直会记得那一个夜。

直到很久以后,他的一个朋友从一张照片中发现了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震惊之下找到了当时已统一南方七省,收复了国家半壁江山的方君乾。

犀利的言语一层层挑破方君乾对那个白衣男子的暧昧情意,

终于在方少帅的默认中得到了这个令自己无法招架的答案。

斥责了两人有悖伦常的感情,分析了当前内忧外患的局势,挑明了两人注定一拍两散的结局,然而在面对方君乾唇角的苦笑后,朋友却最终还是关心问了句:“他答应了?”

方君乾耸耸肩,笑容隐隐透出落寞。

这回轮到友人吃惊了。

他还以为两人早已在一起了。至少在他的印象中,方君乾做事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他认准的事物,耍尽心机用尽手段也要得到手。

一旦疯狂任性起来,怕是毁天灭地也在所不惜!

哪里像现在,瞻前顾后顾虑何多?!

忍不住说:“怎么会这样!我认识的南统军少帅方君乾,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一世枭雄。只要想要,就没有得不到!”

“他不一样……”忧伤的声音丝丝缕缕飘散在风中。

这个样子的方君乾,是熟识他的朋友无法想象的。

“那个人不一样。”方君乾悲哀地笑笑,凄迷的目光逐渐转为坚定,深吸一口气,他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有些人,因为不想失去,所以绝不染指!”

白色是最纯洁的颜色。

一尘不染洁净无瑕,纯粹的让人不忍亵渎。

同时,白色也是最为复杂的颜色。

因为太过纯粹,反而拒绝任何一种颜色的亲近。

方君乾经常想,倾宇像极了这样一种白色。

不。

他很快就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也许,肖倾宇本身就是白色。

“方少帅?”无双轻轻一句唤回他的神魂。

方君乾这才知道自己刚刚走神了。

看着旁座上宁定如故风轻云淡的肖参谋长,方少帅这才深刻体会自己不动如山的养气功夫还远远不到家。

是的,自己永远做不到像他这般若无其事举重若轻的洒脱。

“如果没有异议,就按刚才的提议办吧。”

等了几分钟,没有人提出异议。

方少帅很干脆地宣布:“散会!——肖参谋长,能留下来陪本帅走走吗?”

两人并肩而行,一路无话。

方少帅想着该如何打破尴尬的范围,打开话局。

方君乾不说话,肖参谋长自然更加不会开口。

不知不觉,两人竟来到防御工地上。

无数军民正在打靶子,练刺刀,挖壕沟,拉铁丝网,修葺城墙。

方君乾仔细观察了下防御布置,心悦诚服:“方某一直自以为对工事布置了如指掌,等看了倾宇的防御安排才明白,本帅那点微末见识根本不登大雅之堂。”

“军民同心则众志成城,并不是肖某的功劳。”微微一笑,“没有无敌的个人,只有无敌的集体。”白衣少年从来不居功自傲。

望着工地上一片热火朝天争分夺秒的景象,方少帅若有所感。

“是啊,他们是那么信任地将命运托付给我们。”

起伏的胸膛无法压抑沸腾的热血!

“倾宇,我无法想象那帮强盗肆无忌惮地侵占这片美丽的土地;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屠戮我们同胞,焚烧我们家园。”

“段齐玉只会扯我们后腿,本帅也从没指望过他。

“南统军的账目倾宇比本帅更清楚,军饷被国统府克扣得七七八八,剩下的也被那几条蛀虫贪污一空。”

“没钱没粮没武器,南统军的境地从没如此困难过。老实说,方君乾对这次守不守得住玉亘市,真的毫无把握。”

可是有一些事,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

不单单是对得起家国百姓,也是为了对得起自己。

起码,尽力了,无悔了。

少年元帅的声音是青锋无声断的决然:“守不住,方君乾就以身殉国。”

肖倾宇只回了他一句话:“我们不会让所有相信我们的人失望。”

沉默半响。

“还有……”方少帅捂额抑郁道,“昨晚抱歉,本帅不应该带头宣扬封建迷信的。”

肖倾宇闻言微微一笑,温润的眼睛注视着前方,没有转头去看身旁的方君乾:“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肖某已忘得一干二净了。”

方少帅终是将满腹言语化为轻悠一叹:“谢谢。”

飘散在白衣少年身后的话语

半是庆幸,半是失落。

或许,这样最好。

起码,不会失去他……

收起思绪,方君乾脸上重新扬起灿烂的笑脸:“倾宇呀,你那‘泣痕’也该还给本帅了吧!怎么说它也是本帅的东西,你总不能就这么没收呀。”

比起肖公子,细心保留了它十来年的方君乾的确可算得上“泣痕”的主人。

肖参谋长点点头,将系在腰间的陶埙摘下,还给他,顺便奉劝了句:“以后不要再吹了,瘆人。”

方同学接过‘泣痕’小声嘀咕:“吹吹也不行吗……”

懒得理会他那委屈样,肖参谋长正待转身离去。

忽然——

“倾宇!”

“怎么?”白衣少年转过身,意外看见我们的方少帅正用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盯着手中那只陶埙。

肖倾宇心下一怔:莫非‘泣痕’有什么问题?

肖参谋长下意识地将注意力投注到陶埙上。

“倾宇,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扬扬手中陶埙,一本正经地问,“昨晚我们那样算不算间接接吻呀?”

等肖公子反应过来后,方少帅已经迅速撤离现场!




第三十一章

战争会造就英雄豪杰,会荡涤一切污泥浊水。懦夫会让自己的恐惧感战胜责任感,而英雄恰恰相反。

责任感是英雄气概的精华。

金老黑望着这两个埋首地图仔细研究军情的少年。

忽然升起一种感觉——

他们为匡世经纬而胸怀天下。

也会因救世济民而万世称颂。

白衣少年清冷的声音悠悠响起:“玉亘市是我军最后一道防线,不到迫不得已不要将其暴露于倭军眼线中,更不要与其正面交锋。

“倭桑的先锋部队不日抵达玉亘,领军的正是第一支进入林茂市的‘血军’大佐土肥渊三郎。”

方少帅笑起来:“土肥……”

肖参谋长没好气打断他的话:“不许取绰号!”

方小宝震惊:“倾、倾宇,你怎么知道我要取绰号!?”

白衣少年冷然一笑,理所当然:“我还不知道你嘛……”

方小宝暧昧打趣:“这算什么?心有灵犀一点通?”

白衣少年冷冷瞪他一眼,不想在这方面与他纠缠不休。纤长手指轻敲地图上一点,重新扯回话题:“与其死守玉亘坐以待毙,不如反守为攻,在这里打个他们措手不及!”

方少帅剑眉一挑,一双明目射出慑人的光彩:“这里……”

“此战就让少帅亲自出马吧。”

“什么!?”

这是方少帅和金老黑异口同声惊呼。

不过一个是惊喜,一个是惊骇。

惊喜的是方少帅:“倾宇,本帅还以为你会千方百计阻拦本帅呢!”

“肖某只是说出你的心声而已。”白衣少年波澜不惊,“反正无论肖某怎样劝阻,少帅还是会跑去凑热闹的,不如顺了你的意。”

一场小小的战役没必要小题大做,何况看这方君乾命也大得很,又有士兵重重保护,怎么也总比他偷偷摸摸上战场安全得多。

“倾宇万岁!”方小宝欢呼一声,如同一个解放了的孩子。

肖倾宇语气沉下来:“方君乾,我要你活着回来,听到没有?”

“放心吧!”方少帅心血来潮,“倾宇你要那个土肥大佐的指挥刀吗?本帅弄来给你好不好?”

无双随口应道:“好呀。”

肖公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时戏言竟让方少帅养成了一个怪癖:喜欢收集倭桑军官指挥刀。

每当方少帅收缴一把指挥刀便献宝般送给肖倾宇,以博无双一笑。这直接导致无双公子房间里刀满为患,后来不得不腾出一间楼阁来专门放置各式各样的指挥刀。

由于当时倭桑只规定了刀鞘和刀柄的统一制式,而刀身的选择则是相对自由的,因此并无“什么级别佩什么刀”的硬性规定。军官可以采用兵工厂用机器制造的刀身,也可以另外购买由铸剑师手工打造的精品,所以一些贵族出身的军官虽然军衔不高,但佩刀却也是祖传的名刀。有的甚至是天皇御赐的镶金嵌玉的古代宝刀。

龙胆纹,葵纹,唐花菱纹,木瓜纹,三星纹,六连钱,桔梗纹,梅钵纹,鳞纹,酢浆草纹,柏纹,藤纹,鹤纹……倭桑各种族徽应有尽有。

而刀穗是倭桑军刀重要的饰物,丝带内侧的色彩,以金、红、蓝为区分将、佐(校)、尉军阶的标志。

在无双公子的小楼阁中,挂有各种颜色刀穗的指挥刀也是交相辉映。

后来肖公子索性开了个倭桑军刀展览会(倾宇,不厚道呀~~)。

展览会上各式各样的军刀当真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直让来宾看得瞠目结舌啧啧称奇。

也让倭桑脸面丢尽无地自容。

方少帅出去后。

白衣少年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