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3

嘱金老黑:“黑子,肖某将他交给你了。少帅打仗喜欢身先士卒,你帮肖某看着点,别让他没轻没重以身涉险。”

身负重任,金老黑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参谋长放心,只要我黑子有一口气在,就保证少帅连根毫毛都不会掉!”

白衣少年满意颔首,透过办公室玻璃窗,望见操场上那个正在打靶例不虚发的家伙,想起他的胆大包天肆意妄为不由头痛欲裂。

思虑片刻,淡淡补充一句:“必要时可以先打昏拖回来再说。”

“长官,您的电话!是军长大人打来的。”

一个倭桑士兵恭敬地将话筒递给土肥渊三郎。

土肥渊三郎像那个年代大多数倭桑男人一样,矮矮的个子、罗圈腿、身材壮实、分不清脖子和脑袋的粗细,猛一看就像一只平地移动的大水桶。

他的脸上带着倭桑军官惯有的神态:冷酷和坚毅。他是个随时准备为天皇陛下献身的武士,自然从来没拿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一个连自己的生命都感到无足轻重的人,怎么能奢求他将别人的性命当回事。

土肥毕恭毕敬地接过电话。

电话里传出小泽阴冷的声音:“是土肥大佐吗?”

“卑职在!”

小泽劈头一句:“土肥大佐,你已攻克林茂市,不日便要进军玉亘,你可知道驻守玉亘市的将领是谁?”

土肥眼皮一跳:“卑职不知,卑职失职。”

对方传来咬牙切齿的回答:“是南统军少帅方君乾。”

土肥心下一颤:方少帅的鼎鼎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难道这次跟自己对上的竟是他?

一提起方君乾,小泽再也保持不住平静阴冷的语调,在电话里吼得声嘶力竭:“土肥大佐,我倭桑帝国尊贵的亲王殿下正是被方君乾所杀,这是我倭桑国的奇耻大辱!上级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玉亘市拿下!杀掉我帝国之死敌!土肥大佐你听到没有!”

即使看不见,也能想象出话筒那端小泽双目赤红鼻孔喘气的可怖模样,吓得土肥忙不迭点头:“是!是!卑职一定完成任务!”

那声音太恐怖了,事后土肥回想起来,大概那时候军长要自己剖腹自杀他也会一口答应的。

土肥渊三郎的三旅军团杀人如麻悍不畏死,是倭桑的皇牌军团,被倭桑军部誉为“血军”。

他们也是倭桑派来攻打华夏的先头部队。

由于曾伟临阵脱逃,倭桑军队兵不刃血地攻占了林茂市,没有遇上主力部队的反击,血军三旅在林茂市一路杀人放火**掳掠,如入无人之境。

土肥坐在军用吉普车上,肥胖的身子在车子里一抖一抖颠簸。

他正专心致志地用一块白缎子擦拭着他的爱刀,这是他心爱的祖传之物——倭桑天皇御赐的飞狼军刀,精美的金色狼头图案上,两颗狼眼绿宝石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这苍鹰岭是林茂市通往玉亘市的门户,易守难攻。

土肥坐在舒适柔软的军车坐垫上,摸着油肥双下巴开始意淫起来:第三军兵不刃血地攻下了林茂市,这个天大的功劳任谁也抢不掉。只要自己的部队第一个打开了玉亘市的大门……

那些繁华商铺里的金银珠宝,那些滋味十足的美丽女子,那些手无寸铁任自己宰割的平民百姓……想到这里,土肥的脸上浮起猥琐嗜血的笑,像豺狼般伸出舌头舔了舔肥厚的嘴唇。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命和他的刀,很快就不属于他自己了。




第三十二章

土肥在望远镜里看到玉亘市固若金汤的防御工事,面色沉重:看来要攻下玉亘市绝非易事,自己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土肥渊三郎是倭桑陆军大学正牌毕业生,经过几场战火历练后迅速成为一个出色的战术家。

毕竟能坐上大佐这个位置的,没有几分真才实学是不行的,天生的谨慎小心让土肥迅速下令:“全军止步!就地扎营!”

肥胖的身躯钻出车子,土肥观察着苍鹰岭的地形,下令:“狙击手,占领制高点。”

“啪”的一声枪响!

土肥头上的军帽被斜斜打飞了出去!

“唉!这手气!~~”开枪的狙击手暗骂晦气——不然那一枪就可以直接将土肥送上天了!

倭桑“血军”都怔怔盯着地上那顶破了一个洞的军帽,静得鸦雀无声。土肥渊三郎早被这神来一枪吓得面无人色!

他喜欢杀人,喜欢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自己手中无力挣扎,**,咽气……但他从不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成为那些贱民里的其中一员。

有生以来第一次,他感觉自己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中埋伏了!

方少帅懒洋洋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不好意思,制高点已经被我们先占了。”

岭下,土肥渊三郎咬牙切齿:“方、君、乾?!”

回应他的,是南统军免费奉送的一千颗手榴弹!

霎时间,短促连续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横飞的弹片带着死亡的气息呼啸而下!

正午猛烈的烈日光晕下,耀眼的炸弹处处开花,炸起一片片泥土石瓦。

还没反应过来呢,第二批手榴弹呼啸飞至!

在倭桑士兵眼中,从天而降的手榴弹犹如带来死亡的乌鸦群,军车被炸毁了,营帐被炸毁了,人的躯体也被炸的血肉横飞身首异处!

几千颗手榴弹在一场战斗中也许算不了什么,但在一分钟之内,在苍鹰岭如此狭小的山道上,几千颗手榴弹所产生的杀伤力无疑是死神的镰刀。

“八嘎!”根本来不及整理队伍!土肥抽出指挥刀大吼一声:“天皇万岁!给我杀!”

方少帅一偏头,恰恰躲过了迎面一枪。

这可把周围士兵吓了个半死,偏那方少帅还若无其事地露齿一笑:“再来一次!把那帮龟孙子都炸上天去!”

不到七秒钟,尖锐的呼啸声再次撕裂了倭桑士兵的耳膜,手雷群又一次光临,目标赫然就是刚刚朝方少帅开枪的那个方向。

倭桑血军已损失大半,前面的倭军刚刚倒下,后面的候补射手又迅速补上,其悍不畏死让方君乾也暗暗惊叹。

双方杀红了眼,有些倭桑士兵杀得性起,竟毫无遮拦地端着刺刀迎着弹雨进行反冲锋,但顷刻间就被打成了马蜂窝。

如果说土肥渊三郎是战术人才,那么肖参谋长无疑是军事天才,他设计构筑的野战工事很是别出心裁。

苍鹰岭高地顶端是平面圆台,按常规,守备一方的工事位置应构筑在山坡平台的棱线部,这样可以对进攻一方的动态一览无余,也便于居高临下发扬火力。

可无双偏偏把环形工事构筑在高地的平面圆台中心位置。

倭桑部队在坡下看不见南统军,直射火力便失去作用,而倭桑军队迫击炮之类的曲射火力又在南统军第一轮手榴弹突袭之下炸毁一空。

血军冲锋部队刚刚冲上陡坡,只要一露头就立马被南统军的狙击手打倒。

即使将士凋零大半,剩下的倭桑士兵还是潮水般嗷嗷直叫攀上苍鹰岭,越战越勇,坚不可摧的南统军防守阵容也出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

方君乾陡然提高了声量:“全军上刺刀!拼火力老子不怕你,肉搏更不怕你!”

众将齐齐吼道:“全军领命!上刺刀!”

主营外,传来了冲天的应和,那是三军将士跟着狂吼:“全军领命!上刺刀!”

方少帅露出邪魅的笑,冷冷叮嘱:“那个土胖子我要捉活的,本帅还惦念着他那把指挥刀呢!”

玉亘市城头上,白衣少年从望远镜里遥望着苍鹰岭战局。

参谋部的参谋员以及未投入战斗的军官如众星拱月般围在他身边。

在南统军内部流传着一句至理名言——“永远不要试图从总参谋长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因为他们肖参谋长无论喜怒哀乐,脸上永远平静如水,唇边永远噙着一抹深不可测的神秘微笑。

一如此刻遥望战情的无双。

“大局已定。”白衣少年放下望远镜。

果然,远远就看到南统军潮水般涌上阵地,几万多把刺刀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那排山倒海的喊杀声,以及倭桑军人惊恐的惨叫连这边都隐隐听得到。

只听白衣少年淡淡下令:“调二团四团上去,尽快结束战局。”

他不知道方少帅想玩到何时,但肖倾宇绝不会给敌人东山再起反败为胜的机会。

为人处世,需低调行事。然而真要下手之际,就要峥嵘毕露,一击必杀。

“送你!”他走到他身边,笑着将一把倭桑指挥刀递至白衣少年面前。

刚下战场,还未来得及歇息,方君乾此刻满身血污,脸上的笑容却是灿烂耀眼如朝阳。

少年怔愣一下,缓缓伸手,接过了那柄镶金嵌玉的名贵军刀。

刀身上那黄金狼头狰狞突兀,刀柄末端更是精雕细刻了土肥家的族徽——飞带纹。

“啊?……”少年见多识广,看着手中指挥刀的眼神不由自主流露出惊喜,“这是两百年前瑞河天皇御赐给土肥世家的飞狼军刀,是价值不菲的名刀。”

抬起头,语气略带迟疑:“少帅真的要送给肖某?”

“当然了!本帅答应送给倾宇的呀!”

肖倾宇展颜一笑,那是万里迷雾尽消散,三尺冰封今始融的温暖多情。

捧着军刀的双手悄悄收紧。

这是方君乾答应送给自己的礼物……

还是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的礼物……

看着白衣少年眸中如雪消冰融般悠暖的笑意,方少帅忽然有种说不出的自豪与满足。

他的倾宇,好像很喜欢呢……

(注:两人初遇时方君乾给倾宇的打火机只能算作交换,不能算作“送”,所以说,倾宇真的还是第一次收到别人送给他的礼物呢!)




第三十三章

倭桑军官残忍嗜杀,死在其刀下的华夏子民不计其数。

久而久之冤魂缠绕不去,军刀怨煞冲天,杀气伤身。

后来绝世双骄隐居海外,无双公子将除了方君乾送与他的第一把“飞狼”与最后一把“军魂”外的两百多把军刀,全部捐献给了抗战博物馆。

时至今日,抗战博物馆依旧陈列着一柄柄寒光夺目,泪浸血染的倭桑指挥刀(此事件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此堂而皇之的在博物馆里供人展览观赏评头论足,仿佛在彪炳着那两个男子的绝世战绩。

此事被所有倭桑人视为奇耻大辱,足以让他们几辈子抬不起头来。

而平京抗战博物馆更是被倭桑人视为避如蛇蝎的尴尬之地。

然而,如果让他们知道方少帅纵横沙场所向披靡,疯狂收敛所有战败敌将指挥刀的原因,竟然只是为了博自己心上人展颜一笑,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