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5

br/>
沉吟半响,龙飞凤舞地在菊花左侧题上一首耳熟能详的小诗——

飒飒西风满院载,

蕊寒香冷蝶难来。

他年我若为青帝,

报与桃花一处开。

虽不出彩,却也应题应景。

方少帅应该感激肖主席,要不是当初在平京大学被肖主席刁难磨练了整整一个多月的书法,又怎么会有今日的大放异彩?!

偷偷补充一句——肖主席也只对他的书法淡淡评价过一句:“强差人意。”

在文化素养方面,咱们的方小宝也就那手毛笔字还拿得出手了……

连肖公子都忍不住怀疑:方君乾,当真是你人品爆发了吗?

杜阳箫仔细观摩着方君乾写下的诗。

字体张扬霸气,勾撇折捺间如天马行空,自成一格无法揣度。

字贵有风格风骨。

杜老大不由暗暗赞叹一声:好字。

不过——

他由万千诗词中单单挑选了这么一首,是否有深意在其中?

“青帝”……

杜老大深深望了他一眼:好狂的人,好大的志向。

杜阳箫显然高估了方少帅,大概也只有肖参谋长知道方君乾之所以选那首诗,只是因为完全想不起别的罢了!

“方少帅果然学究天人,杜某失礼了。那批军火杜某会如数奉上,从此以后,只要是南统军的交易我清帮一定竭力相助。”

“什么,这就结束了吗?”方少帅的反应像被人迎面打了一拳。

杜阳箫大度一挥手:“观其字知其人,不必再考了。”

怎、么、会、这、样!!

此刻的方少帅恨不得抓起杜阳箫领子疯狂摇晃朝他大吼大叫:“你考我呀你考我呀!”

自己辛苦钻研琴棋书画,自己深更半夜效仿古人悬梁刺股研诵诗词歌赋……难道、难道都白学了!?

虽说能够安然过关本帅是很高兴没错,

可是、可是……

——我说杜老大你就不能多考一点吗?比如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什么的……你这样子,那本帅这几天来日以继夜不眠不休岂不是完全徒劳无功打了水漂!?

方少帅郁闷得只想哭!

就好像一个学生开夜车狂背了一晚上的历史,惴惴不安等待考试,结果第二天开考了竟发现自己要考的不是历史而是英语——其悲愤抓狂可想而知!




第三十五章

经过这件事,肖参谋长终于做出了一个改变南统军全军上下的英明决定——让方少帅补习小时候落下的功课。

理由十分充分,有备无患,为了今后避免此类情况再度发生,少帅还是未雨绸缪勤学苦读吧——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

一般来说,在某些方面肖总参谋长的话更有效力点。

方少帅仔细察言观色了半天,当他终于意识到肖公子不是在开玩笑后,慌忙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倾宇呀,不是本帅不想学,实在是因为俗务太多,又要督促小弈学习(就你?),本帅实在是分身乏术……”

“不劳少帅费心,从此往后家弟会和少帅一起学习的。”肖公子淡淡一句打碎了方小宝仅存的希翼。

方小宝不但自身难保,还将人家弟弟拖下了水。

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肖倾宇认定的事,一切理由都不成理由。

明媚的秋天,带着落叶的清,秋露的寂翩然而来。高天淡云,澄清又缥缈,时间以晨曦为翼,飞遁永记有一刹那极其绚烂地为你展开。

于是薄熙。

微冷的秋天清晨,正应该窝在暖烘烘的被窝里打鼾做梦睡懒觉的。

然而因为无双新定下的规矩,小弈每天从早上六点半到八点都要到书房去学习功课。

天色还未全亮,小娃娃裹着厚厚的秋衣,抱着一大摞图书摇摇晃晃走进书房里,却发现自己并不是最早到达的。

红大衣披肩的少年元帅早早坐在了书房内,正一脸哀怨地摆棋谱,看见萧弈到来也不吃惊,只是朝小娃娃露出一个同命相连的苦笑。

“君乾哥哥?你怎么也来了!”小娃娃很是惊诧,本就圆亮的大眼睛此时瞪得更圆了,纯净清澈如一头小鹿。

歪着小脑袋:“难道……难道君乾哥哥和小弈一样要被古诗三千首吗?”

方小宝扯了扯孩子**的脸颊:“你君乾哥哥比你惨多了!不但要学习诗词歌赋,还要涉猎琴棋书画——这世上还有比你君乾哥哥更惨的老大嘛!”

“君乾哥哥!”孩子无限同情。

“小弈!”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抱头痛哭!

“小弈……”方少帅期期艾艾道,“你哥哥是不是很讨厌我呀?”

“没有呀!”丝毫没有意识到某人眼底的意味深长,小娃娃毕竟是小娃娃,就这般毫无心机地回答,“哥哥其实很喜欢君乾哥哥的!”

啧啧,什么叫做打入敌人内部?有这么一个小间谍在,能不明察敌情才是怪事!

方少帅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英明神武了!

“哦,为什么?”方君乾笑吟吟套孩子的话。

“哥哥和君乾哥哥在一起时,虽然不说,但小弈知道哥哥其实很轻松,很快乐。总之,哥哥就是很喜欢君乾哥哥啦!”

一抹雪亮的光束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槛边。

两人迅速分开作正襟危坐状。

方小宝捧起那本棋谱专心致志钻研起来,小弈更是吓得埋首书堆大气也不敢出——他十分惧怕无双,毋庸置疑。

肖总参谋长也没说什么,目不斜视地从两人身边经过,坐到自己的书桌边。

“参谋长。”早有人将今天要无双过目的重要文档恭敬送上,堆放在侧。

无双向那人点点头,抽出最上面的那份文档,摊开,钢笔在他手中温驯起舞。

肖公子开始一目十行批阅。

书房里落针可闻,只听见精美的钢笔在纸上流利书写,笔尖摩挲纸张沙沙作响。

三分钟后。

正在批阅文件的肖参谋长忽然头也不抬来了一句:“方少帅……”

“啊,倾宇在叫本帅吗?”方少帅一副沉溺棋道,刚刚从痴迷中被唤醒的迷茫表情。

小弈一脸崇拜:君乾哥哥好认真!

白衣公子食指优美轻弹桌面,淡淡指出:“书拿反了。”

方少帅低头定睛一看手中棋谱……再度泪奔!

方少帅有个很无良的习惯——

受苦受难的日子开始后,本着“独受罪不如众受罪”的方针原则,方少帅在南统军开展了红红火火的“文化研究运动”。

当将士们泪流满面地捧着小本本向方少帅质问时,方少帅一脸从容:“啊,本帅最近潜心钻研,颇有心得。这才意识到以前对部下的思想文化教育实在是太过欠缺!这是本帅的失职呀!

“幸亏肖参谋长一语惊醒梦中人,咱们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这不,本帅特地下命全军学习知识,这完全是为你们好呀!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知识就是力量!——什么,你们说太难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你们一定要相信自己!”拍拍手下的肩,语重心长,“本帅看好你们!”

方君乾说这话时,脸上笼罩着圣洁的光芒,宛如耶稣下凡。

唬得众人面面相觑,更有甚者感恩戴德,为自己没能理解方少帅的一番苦心流下了悔过的眼泪。

当所有人都出去后,方小宝圣洁的表情立马变得无比邪恶,狰狞哼笑:“我方君乾不舒坦,你们也休想好过!”

后来当别人——无论敌友——提起当初那场轰轰烈烈的“南统军大学习运动”时,都交口称赞绝世双骄高瞻远瞩,有先见之明。

奇怪的是,每当有记者提问这场运动的起因,方少帅总是支支吾吾含糊其辞。

而与此同时,无双公子总会露出一抹淡淡的、不同以往的无奈笑容。

某天,方少帅终于忍不住埋怨:“反正也没机会让本帅秀秀了,干嘛还要学这些呢!?”

肖参谋长倒是毫不动气,静静翻过一页书:“跟少帅说‘书中自有黄金屋’这类的话,少帅大概会嗤之以鼻。但往后少帅接触的人多了,其中不乏一些附庸风雅之辈,多学学总是会派上用场的。”

男子笑睨着眼前风华绝代的白衣少年,漫不经心:“有什么打紧,这些事倾宇出面就好啦,反正有倾宇在嘛!”

有倾宇在,只要他一直在,永远在,那么即使天塌地陷也如一片微尘,可轻轻拂去。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抬起头。

他的眉间,

写满恬静的孤寂。

声音轻灵,

轻如浮羽。

眸色清澈,

清若幽梦。

轻柔一叹:“有空,多读读书吧。”

有些人,终会长大。

有些事,总要学会。

“肖某总不可能陪少帅一辈子……”

方君乾盯着那斜阳将隐处,一线微光勾勒出的颀长而寂寞的身影。

细细的薄唇微微抿起,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执意、执念、执着、执恋。

与萧萧落叶,皑皑初雪般的哀伤和寂寞。




第三十六章

“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骑兵师以后会没用!?”

虽说对肖参谋长毕恭毕敬,但此事关乎骑兵们的颜面问题,骑兵连连长自然不能点头同意!

在南统军里,肖参谋长的“公子”之名在某天方少帅脱口而出后,迅速被全军将士接受并发扬光大。

肖参谋长听闻后倒是悄悄松了口气:总算方君乾没取个乱七八糟的绰号,自己已是喜出望外,不敢要求过多。

肖公子表情淡定无波,悠悠分析道:“骑兵通常担负正面突击、迂回包围、追击、奔袭等任务。其行动轻捷来去如风,受地形、气象影响较小,和传统步兵联合成一体,部署在战场上担任作战时的主力部队。五朝乱世时期的匈野实行百户千户制,全民皆兵,军官世袭。“上马则备战斗,下马则屯聚牧养”的政策使得匈野铁骑闻名天下。如此骠悍的匈野铁骑唯独败在八方军手里,而寰宇帝正是靠八方骑兵纵横大陆统一天下的。

“若是在百年前,全军骑马作战,一击即中后立刻上马远遁,即使战况不利也能迅速撤退,脱离战场。然而等到可以连发的来福枪取代了早期单发的火枪后,骑马的战斗部队在面对步兵时,逐渐显得毫无招架余地。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伊洛伐柯之战’,两万装备精良的骑兵在面对区区五千持枪步兵,竟一败涂地无人幸免。由此可见,大规模骑兵冲锋的战术即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未来的战争是远程武器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