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6

他袖袍轻扬,右手往下一挥,就连淡定如方少帅,都被着一刹那的风姿所折,遑论将士们心中的赞叹崇敬。

——这个白衣清雅的少年挥袖分析局势时,自有一股指点江山的气概,好似成竹在胸沙场点兵,森然,却适闲。

一切权术在他指掌间玩转翻覆自如,万事万物总能如他所愿般变化发展。

他是最不适合战场的人,而他却偏偏属于战场。适合他的应是这一袭白袍翩翩公子清谪仙,而他却偏偏中意亮银甲胄玄铁寒光。

“以后随着技术装备的发展,特别是军队摩托化、机械化的发展,骑兵将会逐渐失去原有的兵种地位。届时,各国军队只会保留少量的骑兵,用于执行巡逻、警戒和运输等任务。当然,眼下骑兵的战场作用还是举足轻重的,肖某说这些,只是想让诸位好好反思,不要将眼光滞留在当前,与时俱进改革创新亦是不可或缺的素质能力。”

言毕,将领们纷纷垂下头,开始反思自审。

离开了会议室,时间尚早,太阳才刚下山。

与会的诸将纷纷敬礼散去。

一个颀长的身影静静从帅座上站起来,方少帅凝视着白衣无瑕的清贵少年,轻轻说了句:“谢谢。”

无双微微一笑。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转头看向外面的风景。

“要不是倾宇说了此番话,本帅的裁减骑兵计划又得搁浅到明年了。特别是骑兵师那几个家伙闹起来,方君乾又要整日整夜不得安宁。”

“分内之事而已。”

白衣少年摇摇头,丝毫不以为功。

他只不过将他不能说、不便说、不宜说的话事先挑了开来,说了出来,让军队里的改革阻力小了一些。

呵呵,分内之事啊……方小宝笑容暧昧不清。

“喏,倾宇,”方少帅玩闹地说,“假如有朝一日方君乾坐上了大总统宝座,倾宇就做总理吧!你我并肩作战,齐头前进,天下谁人能挡?”

无双公子看他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不由对他的厚颜无耻感到好笑。

嘴角回之一个极浅的上挑:“当真自恋。你以为当国家总统是办家家酒,这么容易?”

他摇摇头起身,走向会议室大门。

就在拉开门的那一刹那,他转过头,招呼一句:“方君乾,你跟我来。”

出门,上车。

夜色深沉,路灯朦胧,街道黯淡,沿着玉亘市的主干道,军车快速驶出城门。

这两个小时的路程,方少帅很明显地感觉到,车子应是往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因为接下来的路崎岖不平,军车开始有节奏地晃动,发出清脆的“咯咯”声。

一路向南,方君乾估摸着很可能是进入了玉亘市东边的环亘山脉,因为闻到了森林那种特有的树木清新气息,忍不住抬头望向窗外,一轮巨大的圆月悬在起伏不停的山峦上空,军车正行驶在林间的小道上,两边都是黑黝黝的树木和荒草,一轮皎洁圆月下,许许多多溪流泛着银白的光芒。

军人的职业病让方少帅立马联想到其实环亘山区实在是绝佳的根据地,水源充足林木茂密,人往深山老林一藏任谁也找不到,打打伏击玩玩埋伏,只要没有老马识途的当地人领路,敌军想全身而退那是白日做梦呀!

“倾宇……”他忍不住想和那人切磋讨论,

转头,

看见白衣少年闭着眼一言不发,似被那沉重夜色催眠了一般。

月光笼罩在清雅贵公子的身上,如白衣上的一层薄纱。

他是真的累极了。

方君乾微微一笑,不由屏息静气,不忍吵醒了他。

一束雪亮的灯光从军车的玻璃窗射进来,眼前出现了晃动的人影和长枪刺刀的亮光。

军车停了下来,两个举着手电筒的武装精英在窗口出现:“军事重地,闲人莫入!”

“是我。”

军车后座传来悠冷清静的声音,悦耳如溪水碎冰潺潺流淌。

肖倾宇不知何时已然清醒,幽深瞳眸正无比明利地注视着两个哨兵。

士兵肃然敬礼:“公子!”

方少帅顿时失笑:“怎么你们也叫公子?”

“南统军不是都这么叫吗?”士兵的表情很茫然,“没什么不对呀,挺贴切的。”

这就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方少帅心中大悦,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而另一个则奇怪打量着方少帅,显然对方君乾的身份来历有些迟疑。

却听自己无所不能的肖参谋长淡淡一句:“方少帅,该走了。”

两个士兵马上愣在当场!

军车又缓缓前行。

但是走不到几步又要停下接受检查,然后又前进——方君乾细数了一下,在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里,他们经过了十三道关卡。

戒备越来越森严,检查也越来越仔细,甚至连车子也要经过严格检查,以防有窃听设备。

这让方少帅暗暗咂舌,心知无双公子此次带自己前来绝对是要告诉自己一个人所未知的秘密。

最后,军车停下了,外面有人打开了车门,肖倾宇率先下车,方少帅紧随其后。

忍不住问:“我们这是去哪里呢?”

白衣少年淡淡道:“很快就知道了。”

转过一个假山后,道路旁山谷两侧的植被,隐约有人为修剪过的痕迹,清幽宜人,赏心悦目,没有那种自然的凌乱感。这个坡很长,也很蜿蜒,简直是顺着靠近湖边的几座山的走势绕着上来的,幸亏今晚月色明亮,要不然这山路还真不好走。

转过一座小山,眼前景致豁然开朗。

饶是以方少帅的镇定功夫,也不由被眼前这幕弄得瞠目结舌。

肖参谋长若无其事地将他领进那幢四四方方的古怪建筑内。

两人站在格斗场二楼的休息室里,居高临下,透过一层厚厚的玻璃,看着下面的徒手搏击。

“喝!”其中一个人嘶吼一声,脚上一用力,只听“蹬蹬蹬”声不绝于耳,连续把对手给快速逼退了七步,然后趁对方力气一歇,以灵活的步伐侧身让过对方由下而上的犀利拳头,整个人借势跳了起来,右腿如闪电般当头向对方踢下!

这惊险的场面让方少帅大吃一惊,场上这两个年轻人的绝不是在比试,而是真真正正的以命相搏!

方少帅也是行家,自然可以从声音的间断高低里分辨出来,场上那两个年轻人在两秒之内发出了八声轻响,也就是说他们在这么短短地一瞬间已经连续对抗了八下,这是相当可怕的速度,更可怕的,还是从那个声音当中传出的凶猛力度。

“智光原是少林寺的武僧,苦练少林二十四腿十余年。岳江荣则是湖鄂南拳岳门拳的嫡传弟子。”

当民间高手融合了军事化简洁有效的武术训练,那么……

还未等方少帅将那番话细细消化,肖参谋长已经向另一个地方走去。

热闹的靶场里,每一个靶道上,此刻都有一个人持着手枪,对着五十米外的目标“啪……啪……”的扣动着扳机,一夹子弹打完,又快速利落的换上一个新的弹夹。

两人所站的地方,自然可以毫不费力将打靶成绩看得清清楚楚。

一百五十米移动手枪靶,枪枪命中靶心,说出去似乎都没有几个人相信,但这样的事,就发生在自己面前。

而且还不止两三个。

肖参谋长微微一笑继续往前走:“这是肖某选拔的神枪手,等少帅有时间了可以找他们一较高下。”

迫击炮区,电报区,武器研发区……越是往里走,嘈杂声就越小,环境也越是清幽。

“国学研究所?”方少帅很是诧异,“这都有!?”

肖参谋长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少帅没看错,正是国学研究所。”似不愿打搅屋里的专家学者,白衣少年拉着他轻轻从门前走过。

随后才解释:“肖某一向推崇国学,一般来说,国学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中华传统文化与学术,也包括医学、戏剧、书画、星相、数术等方面。当代国学大师邓石在老先生说得好:‘国学者何?一国所有之学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以成国焉,有其国者有其学。学也者,学其一国之学以为国用,而自治其一国也。’,强调了国学的经世致用性,肖某很是欣赏。眼下内忧外患,我华夏国学之宗旨,正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方少帅忍不住叫好!

通道急转直下,方君乾感觉两人似乎在往地下室走。

金属牌上的标语在方少帅眼里一闪而过。面前出现一道门,白衣少年用门边一条小铝棍敲了长长短短的几声,门无声地打开了。

两人从那扇小门进去,方少帅刚踏入里面,门立即又在他身后关上。

门里面还有一道铁门,这扇厚实铁门里,一排排奇形怪状的金属工具、车床摆放整齐,一时间,方君乾也无法知道这些工具的用途。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厂房内灯火通明,每个车床旁边都有人在工作,运送材料的小推车穿梭不停,人声鼎沸。

两人就站在外门没有入内。

白衣少年指指里面那个身着白大褂,神情严肃古板的老人:“这位是罗航舰教授,在黎朝末年留学美利坚,致力研究尖端潜艇导航系统将近三十五年,是美利坚导航系统的核心成员。最令肖某敬佩的是当罗教授在海外听闻华夏国统府成立后,毅然抛下在美利坚的优厚待遇申请回国,虽被当局恐吓阻挠,但教授一心报效祖国不为所动。最后肖某将罗教授接回了国内,请他继续研究导航技术。”

方少帅好奇:“不知倾宇用什么条件换得罗教授回国的呢?”

“肖某释放了六个美当局的高级间谍,换得罗教授安全回国。”

方少帅咂舌:“好大的手笔!”

六个高级间谍,美利坚不知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训练栽培,就被肖总参谋长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说放就放,啧啧。

可以想象断气鱼当时该是多么急火攻心面青如鬼!

“人是肖某抓到的,换人也是肖某决定的。肖倾宇既然可以抓他们一次,也就可以抓他们三次四次。这些只是一时得失,无关大局。”

“然而沿海边防如果固若金汤,就可在海战中立于不败之地,就是功延万代泽福苍生的大事。”无双公子眨眨眼,露出狡狯一笑,“区区几个高级间谍换来我华夏沿海百年安定,是肖某赚到了。”

那一笑,方君乾眼瞳中映出那个俏皮出尘的倒影,仿佛抓住了童年时那不可捉摸的梦,然后,再也不放开。

三月流水荡漾,桃花扑朔。

一种恬静、和煦、温馨的安定,慢慢、慢慢地扩散到喉头、漫延到四肢、填满了整颗心。




第三十七章

看着他为自己能保住栋梁之才喜不自胜,如孩子般得意地说自己赚到了。

不过倾宇你知道吗?

遇上你,才是方君乾真真正正地赚到了。

肖总参谋长看看墙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