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8

人参不透天机的深沉莫测。

“我军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出其不意的战术方针,如果连这点优势都消失殆尽,那么此战必败无疑。”

然而这是技术问题,除非将全市的电话设备都重新翻修,否则南统军怕是永远无法根除这个问题。

肖参谋长当机立断:“传令下去,在新命令下达之前,通讯部放弃电话通讯,改用电报传令。”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电报的安全性能虽较高一筹,然而在速度上却远远逊于电话。

美丽且锐利的眼睛转向右手两个人脸上。

“通信部门、电子对抗部门,你们尽快拟出一份可实施的解决方案,两天之内,肖某要在办公桌上见到这份文件。”

他白衣清尘,甚至连呼吸都是淡漠疏离的。偏偏,说出的话就是令人只能遵从,无法抗拒。

“作战部门,立即拟定一份作战计划呈递上来。好了,散会。”

在说完这番话后,肖倾宇忽然觉得,自己已在时光巨大年轮侵袭之下,成长成了锋利无比的杀人利器。

叹一口浊气换的筋骨片刻舒逸,脸上依然是坐看涛起云灭的闲适笑容。

方君乾,纵使前方荆棘满地,也让肖倾宇陪你走这一程吧!

方少帅身边最近新调来一个小守卫,听说叫杨石头,还听说他原来是通讯部的接线员,因为最近全军停用电话,无事可干的他就被调到了方君乾身边。

当方少帅知道他是钱湖人后立即热络起来。

只要方少帅想,他便可以轻易和那个人打成一片,有时自来熟也是人格魅力的一种。

“到色头,弄则法呢遣返啦?”方少帅笑**地操着一口熟练的钱湖话问杨石头。

翻译过来就是:大石头,你怎么还没吃饭呢?

方少帅是东北王膝下独子,世家子弟,贵气天成。当初偷偷跑到南方参军时,因气质形象与普通士兵实在差异过大,遭到了全体新兵的排挤孤立。

为了改善和战友的关系,方少帅下了大工夫去学习各地方言,以拉近和大家的距离。同样出门在外,乍一闻乡音,定然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不是游子无法体会这种感觉。

杨石头果然心生亲切之情,立即用方言回答:“欺压起色了,阿里缺了罗繁哦!”(气也气死了,哪里吃得下饭哦!)

“萨维四蹄?”(怎么回事?)

“法就是抵牾嘛!”(不就是电话嘛!)

方少帅剑眉一挑:原来是为了这件事……看来参谋部为此大伤脑筋呀!

旁边的一个警卫员忍不住发问:“少帅你们在说什么呢,俺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方少帅得意一笑:“本帅这口钱湖话可是从军时跟旁铺的一个老家在钱湖的弟兄学的,怎么样,地道吧?”

警卫员倒是服气:“嘿!还真别说,少帅和石头一开口,咱就两眼一抹黑,听得雾沙沙!”

杨石头得意道:“那是,你要不懂咱钱湖话,别人就算骂了你,你还傻乎乎笑着以为人家在夸你呢!”

一道霹雳直击脑海!

方君乾灵光忽闪,一拍**!

邪魅的桃花眼中尽是慑人的光彩:“有了!”

肖参谋长安静而坐。

他坐在那儿,如月色一般的空灵。

静,且清,好像一团谁也抓不住猜不透的气质,又好像一片入手即化的纯美冰晶。

听完方少帅的建议,肖参谋长面无表情地确认:“少帅的意思是,将所有接线员都换成钱湖人士,通话一律用钱湖方言?”

“对!”方少帅笑得邪恶,仿佛做了很得意的恶作剧,“既然改变不了电话设备咱们就换语言!那些倭桑的接线员也许听得懂我华夏官方话,可这地方方言,借他们十对耳朵也听不明白

,玩不死他们也累死他们。倾宇,你说怎么样?”

他望着白衣少年的侧面,

很美。

很朦胧。

却也很沉默……

正当方少帅忐忑不安之际,白衣少年忽然回过头对他展颜一笑:“方君乾,你实在是个天才!”




第三十九章

方少帅做事天马行空神鬼莫测,往往不按常理出牌。

心血来潮下的神来一笔,常常令无双公子也赞叹不已。

“不好了不好了!”倭桑接线员捂住电话筒,“报告长官,南统军发明了一种从来没听说过的密语!”

“什么?”倭桑少尉新野升之助三步并作两步抢过他的话筒,果然听见话筒中传出闻所未闻的奇怪语言,南统军两个接线员正兴高采烈地对话交谈,其嚣张程度像生怕自己听不见似的!

通讯部的新野少尉精通倭桑语,瑛语,华夏语,也算是见多识广,然而细细一听南统军对话,却不同于自己以往所知道的任何一种语言!

莫非南统军真的在短短四天之内发明了秘密暗语?

想着想着,那新野少尉不由汗流浃背,毛骨悚然!

升之助眼睛**,鼻翼不断扇动,有细密的汗珠顺着鼻翼缓缓滴落。

要是敌军对自己了如指掌,可自己对他们一无所知,那攻克玉亘市无疑是天方夜谭!

“快给总部发电报!快!!”

一电报员马上准备就绪,严阵以待。

新野少尉缓缓深喘几口气,平复自己内心的暴躁与焦虑。

“天皇万岁!倭桑帝国万岁!报告指挥部,我军于今日早晨发现南统军使用暗语通讯,通讯专员无法破译,无法破译!通讯部请求专家支援!请求破译专家紧急支援!!”

当那群国内知名的权威专家学者马不停蹄日以继夜地赶到林茂市后,面对那和外星语言一样的暗语时,一个个都傻了眼。

埋头研究了N天,一干专家学者终于围在一起交流心得。

“这绝对是南统军蓄谋已久的阴谋呀!!”某一学者的发言迅速得到了全体专家的拥护。

“这暗语的咬字变化,词汇语法,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善的,由此可见,南统军致力于开发暗语通讯已经很久了!”(方小宝:“我冤呐~~~”)

平常深藏不露,当大战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候再来个致命一击!

他咬牙切齿:“那些该死的支那人,实在太狡猾了!”

另一个研究多国语言的权威点头发言:“照我看,这种语言有点类似太平洋某一岛国的神秘语言,不过又带着浓浓的华夏国语的味道,但它的卷舌又有点类似发国语!”

于是众人纷纷惊叹:真是太复杂了!

为了增强说服力,那个老学究还专门查阅了相关资料,揪出地图上面用肉眼几乎看不见的某个蜗沟渠渠的小岛说:“快看,就在那儿!那个神秘岛国!”

“不对不对,这怎么是岛国语呢!根据我多年研究密语的经验,这分明是由厄洛斯话改进而来的!”

“你们说的都不对。照我说,这是失传已久的古巴比隆语,至少也有六百年的历史了!”

于是通讯部大楼内,一大堆语言专家学者争得面红耳赤,拍案掀桌,差点捋起袖子直接上演全武行!

而我们罪魁祸首的方少帅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灵光一闪竟让倭桑通讯部忙了个人仰马翻焦头烂额!

农历十一月初八,那群权威专家还没分析出个三六九来,突然觉得房屋开始剧烈颤抖起来,灰尘石瓦从屋顶簌簌掉落,将不少养尊处优的学者们砸了个头破血流。

林茂市,炮火连天,血红遍地!

第一轮炮轰过后,焦土遍野,地面上留下一个个宽阔的圆形巨坑,巨坑漆黑一片,在巨坑四周呈放射性的倒下无数的烧焦了尸体,地上是熔化后涓涓滚动的铁流,再往外一些,是还在燃

烧的尸体,突然到来的热浪把尸体上的衣服全部剥去,所有人像烧熟的大虾一样倦缩着倒在地上。

新野升之助只觉眼前血红一片,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尸恶臭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开炮。”山坡上的白衣少年淡淡下令。

千架大炮齐发!

霎时间,天崩地陷,地动山摇!

风,撕扯着林茂城上悬挂的倭桑国旗。

那面白底红日的旗帜在猛烈炮火的轰炸下,

渐渐倾斜……

滑落……

摇摇欲坠……

漫天火光下,

方君乾与白衣少年并肩而立。

一身黑色军装,猩红的斗篷在身后猎猎飘扬。

居高临下地俯察下面的战况。

“方君乾,也许后世不会记得余宜池段齐玉、甚至连国父孙仲恺都可能被遗忘,但必定会有我二人重重一笔。”

方少帅回头,看见那双温润如玉的眼眸中是悲天悯人的伤痛。

“公元1945年十一月初八,方君乾、肖倾宇下令炮轰林茂市,与五万倭桑士兵同时葬身火海的,还有古籍图书浩如烟海的林茂图书馆,自大越王朝就保存至今的大竞技场,历史文物展览

馆,埋葬着历代镇南将领的将军陵,以及无数文人真迹,名刹古寺。

“古往今来名家大师的墨宝手迹,雕塑建筑,诗歌绘画,园林庙宇。历史和人文的精华,华夏文明上千年的积累,一代又一代天才的智慧结晶,都在一个短短的命令中化为尘烟焦土,灰

飞烟灭。”

下面炮火纷飞,烽烟遍地。

那面倭桑旗帜摔落尘埃,人马拥挤,相互推搡,地上的旗帜早已被践踏得不像样子。

肖倾宇峭立崖顶,一幅凄美而悲壮的画卷铺展在他面前。

静静说:“千年古城毁于一旦。”

无双知道,自己罪孽深重。

他也知道,自己虚伪无情。

此刻为这荼毒天下的浩劫感叹,然而正是自己毫不犹豫地亲手将苍生拖进这场浩劫,目睹着满目疮痍、血流成河——

只为了胜利。

方君乾闻言微微一笑,

那笑容是对一个知己的坦然。

“方君乾不后悔,如果玉亘市沦陷了,还有什么能阻挡得住气势汹汹的倭桑军队?到那时我华夏损失又岂是区区一个林茂市所能衡量?”

方君乾看着在自己脚下疯狂惨叫凄厉挣扎的倭桑官兵,语调与其说是冰冷倒不如说森然,宛如猛兽的低声冷笑,显然正欲择人而噬。

那个表情比森然更恐怖,比死志更狰狞。

“方君乾镇守南方,除非身死,否则任何想灭我国家屠我子民之人都会落得身首异处尸骨无存的下场!”

肖倾宇明显感受到了他身上迸发的强烈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