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39



心惊回头,却见方君乾邪魅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似笑非笑。完美的下巴倔傲抬起,隐隐有不可一世,睥睨天下之姿。

血戾缠身,破煞横现!

“方君乾……”

白衣少年担忧皱眉——

好重的威煞。




第四十章

新野升之助无力地跪倒在地,听着通讯部外面炮火震天,透过碎裂的玻璃窗看着血流成河的惨象,早已软了腿脚。

他什么也做不了,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像个懦夫一样眼睁睁看着战友在自己面前死亡。

林茂市将重新落入南统军的手中,那时,倭桑又要用多少士兵,多大代价才能重新夺回这南方咽喉?

几万?几十万?几百万?

这个残酷的事实如一把锋利的刀插在新野升之助的心口上,形成了自己永远无法宽恕的痛。

这时,催命的电话铃响起。

处于职业本能,新野升之助机械般抓起电话筒:“喂。”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这才缓缓吐出一句话:“你想杀方君乾,想最后一次为倭桑帝国尽忠吗?”

魔鬼的**。

黑色的轿车如滑翔的幽灵般轻轻停在市政府不远的一块空地处,方君乾和肖倾宇一前一后走下轿车。

黑暗的夜幕中,一个鬼魅般的红点瞬间爬上了方君乾的额头……

红外线夜视仪!

“趴下!”无双飞身从侧旁冲出,扑倒方君乾。

“啪”的一声,刚刚方君乾所在的地面出现了一个焦黑的洞,冒出一缕青烟。

根本来不及给人以愕然的时间,方君乾就地一滚,借势推开无双,那枚子弹恰好跟无双擦身而过!

这一连串动作兔起鹤伏,快捷无比,这时他才有时间往上一望——市政厅对面大约五十米的大楼顶端,一个清晰的红点正在闪烁。

“来人!”方少帅大喊一声,吸引了门口警卫的注意!

又是一声破空尖锐的枪声!

方君乾只觉眼前一花,

自己已被一个纯白无垢的纤细身影带倒,并紧紧护拥在怀中。

定格了视野。

定格了身影。

定格了那一瞬间眉宇间的痛楚担忧。

“倾宇……”第一声,他的话音像梗塞在喉。

方君乾难以置信地反手搂住他,伸手触摸到的尽是粘稠的鲜血,从亮目的净白中透出来……

乌黑的发凌乱粘着苍白皮肤,肖倾宇微弓的身,护住方君乾的要害。

他为他,陷入这血肉横飞的泥泞血腥。

“少帅~!公子~!”附近传来几处枪响,新野升之助被十几把步枪射成了马蜂窝,绝望倒地。睚眦护卫于千钧一发时匆匆赶到!

然而此刻方少帅的眼中,三千色相一亿声闻已空白成模糊尘埃。

静静趴在他身上,失血的昏厥让肖倾宇呼吸逐渐困难,头脑一阵嗡鸣不清。

“倾宇!!”

第二声。方君乾悲愤欲绝,睚眦欲裂!

那是他要用命保护的人啊!

幸亏那枚子弹穿过了无双肩膀,没有留在体内。

只是失血过多,多多调理一下就没了大碍。

不过那一颗子弹让他发了两天的高烧,整个人都烧得糊里糊涂,清醒的时候便看见床边方君乾清减内疚的俊脸。

没有了往昔的意气风发,整个人透着一股凄凉的憔悴,见到他醒来,宛如即将溺毙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眼中迸发的焕焕生机让无双顿觉心中一暖:“方君乾……”

“嗯,我在我在!”忙不迭抓住他的手,他连声应着。

握住手的力道很大,捏得肖倾宇手骨生疼,尖锐的疼痛起来。

仿佛

生怕自己一个松手,眼前之人便会消失不见。

“倾宇,不待你这么吓人的……”声音闷闷的,掩饰不了的委屈。

见他平安无恙,已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的方君乾睡意突然上涌。

当一个精神极度紧绷的人突然完全松弛下来的时候,随之而来的便是疲惫。

刻骨的倦。

和累。

“你……”无双迟疑着,“你一直没合眼?”

“你让我怎么放心去睡觉。”方君乾眼底有淡淡的阴影。

无双只觉有一股暖意从心底悄然窜出,侵润四肢百骸。

“少帅快点去好好睡上一觉吧。”他劝他。

依旧淡淡的悦耳的声音,一如水过无痕。

“那你让过去点,我睡觉。”

肖公子睁大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听错了吧?

“少帅是说……睡这里?”

方少帅回答得有理有据,无可厚非:“本帅的床都让给伤号了,难道倾宇忍心让我睡地铺!?”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无双对某人近乎死皮赖脸得寸进尺的做法不由气结。

不过……

看着他的眼底浮现的黑眼圈,以及脸上怎么也掩饰不住的虚弱憔悴,冷漠寂静的心不由一软。

就这么一次吧……

就一次,应该没关系吧……

微微叹了口气。

肖倾宇侧身往里墙挪了挪,腾出些床位。

方少帅倒是毫不客气地霸占了肖公子的床铺,颇有点雷打不动天塌不惊的意思。

无双犹豫了一下,有点迟疑自己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终了,轻轻丢下一句:“睡吧。”说完朝里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一动不动。

无双昏睡了两天,此刻毫无睡意。

他只是躺着,静静躺着,看着雪白的床褥被单出神。

耳边响起那人略带蛊惑的清朗声音:“倾宇整日穿着白衣,又睡在白色的床上,不闷么?”

“倾宇身子骨明明不好,还要替我挡那一枪,怎么看倾宇都不像这么疯狂的人呀!以后不许这样,我又不会感激你!”

肖倾宇没有转过身,似乎已经入梦。

“倾宇……”忽听方君乾喃喃地自语。他整个人都像是被魇住了似的,身体因恐惧而微微发颤,“要是你当时醒不来,我可怎么办……”

无双只觉得心里一痛,不由轻轻回了句:“肖倾宇不是一直陪着你么。”

明显感到身后轻贴的脊背一僵,然后慢慢放松柔软。

即使背对着他也能想象到,阳光般的灿烂笑容重新回到那个人的脸上。

方君乾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声音慵懒里多少有些撒娇的味道:“我好累,要睡觉了。”

扯过棉被把无双裹得严严实实,快入冬了,天冷,可不能把人给冻坏了。

好累啊,倾宇。我们一起休息下,梦醒了,一切都会好的吧。

“倾宇又救了本帅一命,方君乾真要以身相许了。”

听了这话,无双终于决定不再理他。

闭上眼睛,睡觉。

在战斗取得胜利时,军队统帅和参谋总长就在玉亘市境内,就在离市政府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内,被人狙击枪射差点命丧黄泉!睚眦成员们事后都把这件事看成“奇耻大辱”。

“公子!您处罚我们吧!”

身为睚眦的队长,竟让自家主子中枪受伤身处险境,刘楚飞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次失职,是睚眦自创立以来一个抹不去的污点!

眼前的肖倾宇一身琉璃净白,微仰起低垂的容颜,眉目平静从容。

他是典型的古典男子,温润如玉,风采无双。

一派冷郁悠倦,仿佛千年冰山上一株悄然绽放的幽兰,那样冷静,那样含蓄。

内敛的幽雅。

此刻,这个既幽且雅的男子轻轻勾起了嘴角:“两天之内,查出这次暗杀的前因后果。”

刘楚飞猛地抬头,细长的眼睛爆射出令人胆寒的光芒:“是,公子!”

公子……

什么时候连血火睚眦都开始跟着叫自己“公子”了?

无双忍不住心中无奈,微微苦笑。

隐约有种预感——自己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称呼了。




第四十一章

国统府四大族——余、萧、方、曾。

余家是西北望族,历经六代长盛不衰。无论军界、商界、政界各个层面都扎下根基,虽然上届大总统余宜池的去世让余家开始低调,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余家依旧荣宠不减。

与之并称“平京两大族”的还有萧家,家主萧古左手腕铁血,心思深沉,为家族利益可不择手段六亲不认。

当年余宜池病重去世,段齐玉正是靠着萧家的全力支持才力排异己,一举登上大总统的宝座。

作为助现下总统登位的第一功臣,萧家气焰正盛,谁人能与其争锋?

至于东北方家则一直是国家军队支柱,家主方洞廖被尊称为东北王,膝下独子亦为人中龙凤,独闯异地创下偌大基业,少帅方君乾是方家不容置喙的下一任家主。

后继有人,东北王老怀欣慰。

四大家族里最后一个,和东北方家交恶的大族就是南方曾家。

曾家在南方经营数十年,势力庞大,即使在平京政界高层,曾家也有根深蒂固的关系和人脉,与萧家和段齐玉相互勾结,被收买的达官贵族更是不计其数。

肖倾宇看着手中的账本,只觉触目惊心。

记录上受贿人数之多、结交范围之广、官员等级之高当真耸人听闻!当金钱、权力、人脉和法律勾结在一起的时候,曾家宛如一头可怖的怪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膨胀生长,爪牙遍布军

政各界。

合上账簿,无双悄悄吐出一口气:“果然是曾家。”

刘楚飞连头都不敢抬,恭恭敬敬禀告:“此次少帅和公子遇刺是曾家的管家曾多金啜使,听说曾家不但与萧家关系深厚,且长久以来一直暗中私通倭桑,大发国难财,从倭桑掠夺来的财

富中分得一杯羹。”

无双只觉胸口闷酸。

他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打算来揣摩人心的,却也万万想不到在国难当头时,有人会卑劣无耻到这种地步。

私通倭桑?何止如此!

曾家已不单单满足于从倭桑掠夺的财富中分成了,他们甚至假扮倭桑人烧杀抢掠,直比真正的侵略者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