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

袁清河抱拳行礼:“拜见侯爷,恕在下冒昧转达我家公子的话。”

“请讲。”

“公子想问,若天镔匈野联手,八方城能否守住?”

“不能。”方君乾很干脆地回答。

“啊?”袁清河震惊,“这是为何?八方军此时士气高扬,形势一片大好呀!”

“此时八方城青黄不接,若敌军来犯,一时半刻也许攻不下,最怕就是敌军围城包抄,若被困个一两个月,不用他们动手我们就先饿死了。”

“那依侯爷看。”

“唯今之计,只有弃城后撤。”

袁清河脸上掠过惊讶的神情。

方君乾立即察觉了:“怎么?”

“啊……侯爷您说的话和公子一模一样。”袁清河低下头,掩盖心头的震惊。

出发之前,肖倾宇对他说了几乎同样的话:“八方城是天下坚城,大庆囤积重兵于此,敌军不可能轻易攻下。最怕就是敌军对八方城守军实现迂回包抄,若是守军指挥应付不当,很可能全军覆没!此种情况下,守军唯一的出路就是撤退。但八方城屏障一失,天镔匈野将以狂潮之势席卷大庆,大庆覆减在即。”

深远的战略眼光和对宏观局势的把握,都是成就绝世名将的必备条件。

肖倾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光靠推测就预知了八方城的战局动向,而方君乾却能够在大胜之后不焦躁不冒进,依然保持了敏锐思维和清醒头脑,两人得出的结论一般无二。

袁清河深吸一口气:“公子吩咐小的,若是方小侯爷回答说‘可以守住’,那下面的话就没必要说了。若是回答说‘守不住’的话,公子要我把这封信转交与小侯爷。”

方君乾展信细看。

字迹清秀高雅,而且轮廓工整,然仔细看来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惨烈,风骨嶙峋。

字如其人。

信纸上只有四行字——

“君镇西北,

吾望东南。

高山流水,

不久当来。”

眺望着东方血染的远空,方君乾久久沉默。

终于,他缓缓开口,语调抑扬顿挫,坚定有力:“生死与共,国运相托。倾宇,方君乾就在八方城待你归来!”

望着那张俊美而决毅的脸,袁清河知道,方君乾已将自己的性命、八方守军的命运、大庆的存亡,全部都寄托在公子的承诺上了。

男儿一诺,生死无悔!此种生死相托的信任,不由令袁清河热血沸腾!




第二十六章

“啊!小侯爷你要死守八方城?”

“不是说守不住吗?”

“为何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众将都被方君乾的决定吓住了,房间吵吵嚷嚷犹如菜市场。然后异口同声——“小侯爷请三思呀!!”

方君乾不为所动,只淡淡一句:“自会有强援从皇城来。”

众将大喜过望:“莫非朝廷要调遣军队前来助阵!?”

望着一张张惊喜期待的脸孔,方小侯爷都不好意思告诉他们其实这强援只有一人……

“小侯爷,不知朝廷要派几万大军前来呀?”

方君乾干咳几声,竖起一根手指。

众将纷纷猜测——

“十万?”

方小侯爷摇摇头。

“百万?”

还不等他摇头就有人反驳了:“朝廷哪有这么多军队?!”

方小侯爷尴尬道:“只有一人……”

“……”

“……”

“……”

众将纷纷石化。

柯汉郡官道上,一顶白帘轿子正匆匆赶往西北边城。

抬轿的是四个黑衣大汉,另有四人守卫在软轿旁。如有高手在侧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八个守卫无一不是武功绝顶之士!然而他们却心甘情愿地做了轿中之人的护卫。

从他们望向轿子的目光里,不难看出他们对轿中之人的忠诚与崇敬。

“公子,我们到前面茶棚歇息片刻吧!”机灵讨喜的童子向轿中人建议。

劳叔奉命留京打理小楼,本来张尽崖也应该留在京城的,可他为了能来参与这场绝世大战,不惜恳求、耍赖、讨好、邀功……什么手段都用尽,就是不敢威胁。

因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公子从不受威胁!

最后,公子拗不过他,只好答允他来。

一向以来,肖倾宇都很疼他,体恤他年纪小,不忍苛责于他。

他也为能说动公子而沾沾自喜。

可是走到一半他就后悔了:天知道赶路会那么辛苦!

于是他向公子力劝:不如回去好了!

坐在轿子里的无双掀起轿帘,冷凝了眉目:

“要回去的自己回去。一件事,没办好便半途而废,日后怎能成大事?”

看到公子难得绷起了脸孔,张尽崖再也不敢提“回去”二字了。

于是张尽崖一路跟随来到了柯汉郡。

轿中传来淡淡的声音:“也好,就在此地歇息片刻吧。”

轿子轻轻落地,肖倾宇催动轮椅滑出软轿。

一行人簇拥着他来至茶棚。

恰巧这时,另一伙人也在茶棚里休息。

两边的人似乎都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对方,但又在茶棚碰到了一起。

肖倾宇的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对面人群中坐在最前面的青年书生。

当肖倾宇在看他时,那青年书生也在打量肖倾宇。两边的人都前呼后拥的,实在太显眼,就在这小小茶棚遇上,想看不到都不行。

“这位莫不是名动天下的无双公子!”青年书生有些惊讶的低呼了一声,旁边的人都听到了。

肖倾宇雍容淡雅:“肖某能得见聊盟第一谋士戚无忧戚军师,不胜荣幸。”

大庆无双公子?!

聊盟第一谋士?!

“噌!”“锵!”……

一片雪亮反光!

双方人马同时抽剑拔刀,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聊盟位于大庆南面,一向与大庆不和。

这次真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

“且慢。”

“等等!”

两边主子同时发话了。

无视眼前刀光剑影,戚无忧依旧笑得无比亲切,友好得如同遇上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不知无双公子风尘仆仆要赶赴何方?”

肖倾宇不动声色:“戚军师心知肚明,又何须多问。依肖某推测,戚军师此去是要回聊盟处理罫地叛乱吧?”

一个回合交锋下来,无双公子略胜一筹。

戚无忧笑容不变:“食君之禄,替君分忧,此乃吾辈分内之事。”

肖倾宇:“此去聊盟,路经大庆,戚军师既与肖某同往泗水关,不如结伴同行?”

戚无忧:“故所愿尔!”

说罢两个人相视而笑。

手下护卫看着这两位智计百出的人物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不由冷汗直冒……




第二十七章

这下可好,本来就困难重重的行路更是危险万分。

侍卫们不知公子为何要做这种自找麻烦的事,但既然公子这样做了,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其实就算肖倾宇指着太阳说它是月亮,这些死士大概也会一口咬定——没错!这就是月亮!

什么,大家都说是太阳?不可能!那一定是他们搞错了……

戚无忧面如冠玉,风趣幽默,却又句句绵里藏针令人防不胜防。

肖倾宇风华绝代,温润清贵,然而说话必有深意态度滴水不漏。

手下人最怕听两人对话,一听就头大。

一句平平淡淡的话能绕出七八种不同的意思来,不知指的是哪个,或者几种意思都包括在内?……

遑论还要想出应对之辞——既不能被对方套去本国内幕,并要想方设法套出敌国机密。

也不知他们脑袋是怎样长的……

这一路上勾心斗角倒也别有趣味,即使立场敌对,这两个天下闻名的智者也不由惺惺相惜。

是夜,无双公子遣人送予戚军师一局珍珑。

手下食客正要打开,戚无忧忽然道:“慢。”小心翼翼地用手绢裹起装珍珑的木匣,慢慢打开。

食客面白如雪:“莫非匣上有毒?”

戚无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食客:“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他如果在我身上下了毒,我势必去他那里求解药,然后他就可以以此要挟我聊盟。”

食客惊:“我真不明白,明明很简单的一件事,你们为什么要把它弄得这么复杂?”

“斗智斗智,就在这个‘斗’字。与无双公子斗智,乐趣无穷。”

戚无忧说话时,神色间颇有棋逢对手的自喜,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隔壁房间,肖倾宇和张尽崖也在进行对话。

“公子,您今晚送给戚无忧的是什么东西呀?”

肖倾宇淡然饮茶:“只一局珍珑,无它。”

张尽崖失望道:“公子何不在上面做些手脚?让那个戚无忧吃点苦头也好呀!!”

肖倾宇抬眼,长长睫毛似有笑意。那点殷红朱砂鲜艳欲滴。“不必,戚无忧定然不会上当。”

张尽崖眨巴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为何?”

肖倾宇斜睨了一眼人小鬼大的张尽崖,笑得雍容华贵。“连你都想到了,人家聊盟第一谋士怎会中计。”

张尽崖深受打击!随即又眉开眼笑:“真不愧是公子呐!!也对,就让那个戚无忧自己伤脑筋去吧!!”

“终于到泗水关了。”

两帮人马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这几天可真不好过……

戚无忧拱手:“公子,我们就此别过。”

出了泗水关,戚无忧南下,肖倾宇北上。再度见面怕是是敌非友,不死不休了。

“戚军师,无双有话不吐不快,你我借一步说话如何。”肖倾宇把玩着掌中金线,风静温恬。

“敢不从命。”

“戚军师,依肖某看,聊盟国主并非可托付性命之人。戚兄大才,早晚遭国主所忌,到时恐有杀身之祸。”

戚无忧盯着他,目光像那最薄最利的刀子。

肖倾宇忽然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