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0

要凶残万分!

曾家的暴富崛起,从头到尾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流淌着肮脏的脓血,令人作呕。

他们要杀方君乾,是因为方君乾处置了那个临阵脱逃的南统军师长曾伟。

曾伟是曾家人,是曾家家主曾宏的二子。

杀子之仇,家族之恨,怪不得曾宏会暗起杀心,恨不得将方君乾置之死地而后快。

如今,方君乾没死。

而曾家和南统军已撕破脸皮……

现在就是跟曾家抢时间,要在曾家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拿下,斩草除根。

决不能让国统府插手!

无双淡淡道:“传我命令!”

“是!”

“让情报处严厉监视曾家动向,盘查城门过往行人,这两天凡是与曾家有关的人想出玉亘市的通通扣下。

“曾家人若负隅顽抗,可采取一切措施格杀镇压,所抓获的人犯不必上报国统军军情处,取得口供后就地处决。”

曾家骄横一世,血债累累,也该是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通知睚眦暗杀队过来,肖某有任务交代他们。”

“是!”

“另外请方少帅过来一趟。”静静补充一句,“立刻。”

玉亘市,曾家大宅。

往昔早已熄灯就寝的曾府今夜却是灯火通明。

“方君乾没死!”

曾家家主曾宏听着管家的回报,不由倒吸一口气。

冰冷的空气从鼻腔涌入,冻住肺腑,重如灌铅。

管家曾多金汗流浃背:“小的把方君乾行踪告诉给了倭桑人,没想到那个新野升之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失手了。”

“这次要不是那个肖倾宇出手搭救,方君乾肯定在劫难逃……”

该死的肖倾宇!

曾宏咒骂一声,迅速镇定下来:没事!自己什么破绽都没有露出,袭击方君乾的是倭桑疯子,任谁都不会想这件事会和自己有关!

书房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是急促的敲门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门一开,家仆就跌跌撞撞冲了进来,一句话,险些跳将起来,“老爷,方……方……方少帅到门口啦!”

方少帅的意外来访完全出乎曾宏的意料!

“让下人们机灵点,等会儿看我脸色行事!”曾宏吩咐着管家,此时曾家家主的干练和精明一下子又附体到了曾宏身上。

三十来个南统军卫兵训练有素的跑过来,排成两队分开众人,一下来就训练有素地担负起了警卫职责,锐利的眼神四处一阵巡视。

一个瘦长精悍的汉子先从黑色轿车上下来,为后座的人开门。

车门打开,一个年轻得有些不像话的男人穿着一身英武戎装,头一低,就从车里出来了。

站在曾宏的角度,他最先看到的是一双锃亮的短筒马靴,然后就是笔挺得没有半分褶皱的黑色军装,军服的银质钮扣闪闪发亮,左胸前是一排勋表,肩章上,那两颗被青松和橄榄枝围绕

的金星闪闪耀眼……

放眼整个南七省,有资格在肩章上佩戴两颗金星的,只有一个人。

倏地抬眼,方君乾和曾宏蓦然对视。

早就听说过这个男人很年轻,曾宏也早有心里准备,不过当他见到从车里钻出来的方君乾时,方君乾年轻英俊的面孔,还有那双有些邪魅秀气的桃花眼,还是让曾宏像被人迎面打了一个

凶猛的下勾拳一样,脑袋一下子就晕了。

他与方洞廖争斗一辈子,这次终于不得不承认:方洞廖,你生了一个好儿子。

“方少帅大驾光临,曾某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寒暄几句,殷勤地将不请自来的方少帅迎入府中,请上座,奉香茶。

曾宏语气真挚:“……少帅十六岁时在横绝岭一战成名,以南统军初创之旅,缺兵少将弹尽粮绝的境地,还把倭桑军队打得鬼哭狼嚎,进退维谷,打出了我华夏军人的威风。方少帅悍勇

之名,连远在倭京的倭桑天皇也如雷贯耳。”

“横绝岭之战,南统军数千英魂马革裹尸埋骨青山,要论气节威风,那也是他们用血用命打出来的。将不畏死,则兵不惜命,方君乾当时不过身先士卒而已!”

“那是那是,不过少帅的功劳是谁都抢不去的嘛!”曾宏还搞不清楚方少帅的来意,继续客套着:“少帅此次又立战功,兼之家世显赫,今后定然是一世之雄,前途无量,风光无限。”

方少帅淡淡地回应:“风光都是表面的,其实本帅的日子过得可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最近被人袭击暗杀,还累得肖参谋长流血受伤。”

“真是丧心病狂!”曾宏立即义愤填膺,旋即语锋一转,“不过少帅武运昌隆,那些倭桑宵小自然不能伤少帅分毫。”

方君乾笑得意味深长:“曾老爷怎么知道刺杀本帅的是倭桑人?肖参谋长可是把消息都封锁了。”

曾宏顿时一阵头晕目眩,这才意识到自己落入了圈套!

他在怀疑自己!莫非事情败露了?!

不,即使事情没有败露,只要他有一点点怀疑……

决不能让他走出曾府!

杀机顿生!曾宏侧身转向管家,在方君乾看不到的角度朝管家提手做了个虚斩的手势——杀!

随后镇定自若道:“少帅刚刚大败倭桑贼寇,那些人当然恨少帅入骨,所以少帅说自己遭到暗杀曾某第一个就想到了他们!”

方君乾眼神如刀,似笑非笑:“曾老爷真是消息灵通。”

曾宏干巴巴地笑:“哈哈,少帅真爱说笑,哈哈哈哈哈……”

方君乾也笑。

两人眼里却连一丁点笑意也无。




第四十二章

三个小时前。

南统军军营。

“是曾家……”方少帅霍然动容,旋即讥诮,“嘿嘿,曾宏好大的胆子。”

灯光下,白衣少年微微抬起头,肃然警告,“曾家的真正实力并不在于军队,而是在于平都。他们与平京高官层层勾结,势力根深蒂固。如果他一纸诉状上告国统府说少帅你兵权骄人,

镇压屠杀无辜平民,意图叛变,那么,平京会不分青红皂白降罪于你。”

毫不留情地戳穿现实:“段齐玉会很高兴有这么一个能打击构陷少帅机会,隐藏在背后的那些形形色色人物会浮出水面来,南统军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

“曾家财大势大,跟他们较量正常法律程序,我们绝对会处于下风。对质争辩、搜集证据、言辞狡辩,少帅不是那些政客的对手,更别提曾家收买的高官贵族不计其数,有人会存心偏袒

。”肖参谋长言辞深深,“方君乾,手中之枪只杀死有形之人,但如金钱权势等更为可怕的无形之物,却是杀不死灭不了斩不断的。”

方少帅疾步在原地走动几圈,忽然一拳捶上墙壁:“英雄气短!”

回头,若有所思:“曾家已动杀心,我们就决不能坐以待毙!倾宇的意思是?”

“绝不能坐等平京的指示,在外围与曾家纠缠那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正中他们下怀。我们要在平京干预之前,先下手为强,以雷霆万钧之势,彻底粉碎曾家的势力!快,狠,斩草除根

绝不留情!要先斩后奏,等平京刚刚收到消息时,曾家已成为历史,南方局势亦尘埃落定!”

宛若平地一声惊雷。

心中犹豫和彷徨已经一扫而空。

方少帅沉吟片刻,缓缓点头,眼神坚毅冷酷:“我明白了。”

白衣公子欣赏地注视着他——一旦下定决心,便雷厉风行杀伐果断,是真正成大事的人!

优雅一笑。

白衣少年平静的声音暗藏风雷涌动:“方君乾,拳头永远打不倒真理,但可以打倒维护真理的人。”

这已不是较量,而是一场战争!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闲聊无趣,茶后散步,曾老爷子引方少帅来到曾府后院。

后院红枫胜火,秋菊傲霜。

方君乾轻柔拽过一株含苞欲放的金菊放在鼻尖轻嗅,唇角勾勒起一抹诡异邪魅的微笑。

“少帅你看这个品种的菊花,它看上去没什么特殊之处,是金灿灿的黄色,但您仔细看,它的花瓣很别致,圆圆的像桂花。这个品种叫中山矮黄菊,适合盆栽,它开得最盛的时候一株的

高度可以达到两米左右。”

方少帅向上斜挑的眼睛冷冷睨着面前这个曾家家主,微笑:“花是好花,可惜落入这污浊之地。”

你来我往,刺探侧击。话中自有机锋。

细细品味着方君乾所说的话,曾宏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今天这件事,注定不能善终了……

他暗暗向管家使了个眼色——

曾多金心领神会,不着痕迹地躬身退下,没惊动任何人。

大事一定,曾宏心中一块大石头便落了地。端起茶盏,苍老的脸上再度浮起轻松惬意:少帅少帅,年少轻率……方君乾,不要怪我心狠,怪只怪你锋芒太露。你活着只会成为我曾家的祸

害!

曾府里气氛陡变,空气中流动着诡异杀气。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警戒在周围的曾府家丁,已经悄悄地把这个庭院给围了起来。

方君乾面沉如水,他静静看着曾宏,“曾老爷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曾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在这个时候甚至有一种慈祥的味道,“方少帅年轻有为,让我这个老头子心里不安呐。你还有什么话就直接对曾某说吧,我一定会实现少帅最后心

愿的。”

方君乾轻蔑一笑:“就凭你?”

曾宏还没有回过神来,但管家曾多金却反应极快,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枪就要向方君乾扑去,还未等曾多金的口中发出半个音节……

“噗!”的一声,曾多金脑袋炸出一蓬血浆,仰天就倒。

狙击手!这个让人脊背发凉的认知刚刚出现在曾宏脑海里,曾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屋顶上冒起一个个人影,一帮帮凶神恶煞的南统军士兵持着枪迅速冲进大门,曾府的

家丁一下子就被缴了械……

局势风云突变惊心动魄,看着一脸惊骇与痴呆的曾宏,方君乾的某种恶趣味和性格中叛逆因子开始作祟,顿时心情大好,笑容满面:“曾老爷子难道认为本帅会毫无准备拜访贵府?那你

未免也太小看我方君乾了。”

一脚踹翻曾宏,那个不可一世的曾家家主浑身上下像没有了半根骨头般趴倒在地,鼻血流了满脸,狼狈不堪。

他面色煞白,一双眼睛死死盯住方君乾,宛如毒蛇般的怨毒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