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3

真的很爱你。”

倾宇,方君乾何其有幸,竟在茫茫人海中碰到了你……

金老黑军装笔挺,站在方君乾面前汇报情况:“少帅,这个月的军饷是否可以发放了?”

方少帅点点头:“这个月多加一成军饷,兄弟们平日操练打仗都不容易。”

反正这钱也不是他的,曾家留下的家财他花起来自然毫不心疼。

“特别是那些已经牺牲了的弟兄,他们的父母子女,南统军都是要照顾妥当的。千万别让烈士死不瞑目。”

想起那些为国捐躯的战友,黑子虎目含泪,沙沙嗓音应了句:“是。南统军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为了缓解这凝重的气氛,金老黑吸了吸鼻子,岔开话题强颜欢笑:“少帅在干什么呢?”

**灵活的手握着一把小刀,方少帅在一节色泽暗红光泽细腻的桃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削刻着。

不一会儿,桌上便落了一堆散发着桃木清香的薄屑。

“在做簪子。”

“簪子?”金老黑的表情宛若吞下了一个鸡蛋。

“是呀。这是东南方向的桃木枝,有镇灾辟邪的功效,本帅特地选它做原料。这桃木结实而有弹性,用来做发簪最好不过了。”

黑子马上八卦道:“给谁呀?”

不能怪他,方少帅的八卦新闻一向是南统军将士最津津乐道的热门话题。

独家**不容错过!

方少帅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要你多事!金老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本帅那些个绯闻还不是从你嘴里传开去的。你要是再敢多嘴小心我罚你扫厕所!”

黑子吓得立马闭嘴!

方少帅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看着手中初具雏形的桃木发簪,质地轻薄,做工粗糙。

完完全全的廉价物,放到集市上去卖也值不了几个钱。

很难想像肖倾宇这般眼高于顶的人会收下它。

方少帅苦笑:“不过,我怕他会嫌弃……”




第四十六章

“哥哥,今天就是冬至了。”

“嗯。”无双心不在焉地抿了口茶。

“哥哥,”小弈再次提醒,“过节了……”

无双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过了,放下文卷,抬起头。

清澈的目光注视着孩子急切的眼。

华夏国南方多雨,总是丝丝细雨,仿佛下的不是水滴而是烟雾。

肖倾宇就像潇潇暮雨下的碧桃的雪白花瓣,干净的不染纤尘。

摸摸孩子的头:“乖,哥哥今天忙,明年吧。”

小娃娃闷声不响。

“哥哥今天给小弈买了一件新衣服呢,小弈来试试吧。”

小弈任由无双将蓝色的绒布童装套在自己身上,像木偶般任无双摆布。

“很可爱呀。”看见弟弟面无表情的模样,“怎么,小弈不喜欢吗?”

“哥哥每次都这样……”小娃娃的表情像要哭出来,“哥哥去年冬至节是怎么说的?说今年一定给小弈包饺子,结果呢?!”

无双低头不语。这样说起来,好像真是自己欠了他似的。

“呜哇~~~”小娃娃一**往地上一坐一躺!撒泼般滚来滚去,直弄得簇新的衣服搅成了脏兮兮的一团布。

一边打滚一边放声大哭:“我不依!我不依!我不依!哥哥说话不算话,哥哥坏——哥哥坏——!”

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可爱的小脸抹成一只小花猫,脏兮兮的惨不忍睹。

“哟!造反呀?”

好巧不巧,方君乾同学刚刚在这个时候踏进门槛,见状不由大奇。

肖参谋长还没解释,小弈已经开口告状了:“君乾哥哥你来评评理!”

原原本本地听完事情起因经过,肖参谋长已经心烦意乱,偏偏方同学还在一旁火上浇油:“啊呀呀,原来倾宇有时候也会言而无信呀!本帅今天可算见识到了……”

“方少帅,这是肖某家事,与少帅无关,无需少帅插手。”

方少帅一本正经:“怎么叫与本帅无关呢?倾宇上次答应过本帅冬至要包饺子给本帅吃的,难道倾宇忘了。”

“肖某好像没有答应吧?”肖参谋长不可思议道。

“可倾宇也没有拒绝呀,那就是默认了。”方少帅将自导自演的天赋发挥到了及至,“哈,关乎本帅切身利益的事,怎么与我无关?”

“方君乾——”肖倾宇盯着方君乾。

这个让他笑让他恼让他头疼让他无奈的方君乾,发现自己实在很难真正生那个人的气:“皮厚到你这种程度也挺不容易的。”

方少帅坐在客厅,外面是碧空如洗,艳阳高照,回头,则是在厨房中忙着和面做馅儿包饺子的肖倾宇。

心里忽然流淌过温馨喜悦。

他喜欢这样的相处的模式。

很有家人的感觉。

温馨,快乐,轻松。

三个小时后,热腾腾的水晶虾饺出笼了。

某个完全是来蹭饭的人夹起一只水晶虾饺,只见表皮晶莹剔透,透过面皮似乎能看见里面红绿**的馅料。

咬了一口,面皮口感柔韧不黏牙,馅料丰富,鲜美多汁。好吃的差点让人连舌头都吞下去了。

“让本帅猜猜……馅料有草虾,猪肉……唔,还有玉米粒。调料有白糖、香油、胡椒粉……”

“肖某还加了点国外进口的色拉油。”肖公子淡淡微笑,“其实这水晶饺子的馅料只求色彩鲜艳,通常以红、黄、绿三色为主,其余倒是和普通饺子无甚差别。少帅不妨来猜猜这水晶饺子的面皮是如何做的。”

想考我?

方少帅再度夹起一只水晶蒸饺,心满意足地咬了一口细细回味。

“晶莹剔透,爽口不黏,是澄粉和生粉按大约十五比一的比例混合,加80度左右的开水搅拌成团——不过这饺子口感如此与众不同……对了,倾宇一定包好饺子后用冰冷藏了十分钟!这样可使虾饺皮的口感爽口而不黏牙!不知本帅说得可对?”

肖参谋长淡淡评价了句:“少帅的嘴果然很刁。”

心中为他未来的媳妇哀悼了五秒钟——别的不说,光满足他的口腹之欲就足以让一般人头痛不已了。

方少帅看着他邪笑:“本帅是典型的眼高手低,比不得倾宇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小弈呢?

他此刻根本无暇顾及别人在说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一开口就来不及吃东西了……

深红色的桃木发簪,木质细腻,线条流畅。发簪的尾端雕成流云状,简约大方。清香的桃木味让人不由自主地心清神定。

桃木簪,是用来辟邪绾发的。

第二天下午,这样一支桃木簪出现在无双眼前。

“昨天吃得高兴,忘记把这个冬至节的礼物送你了。”其实是因为小弈在,不好意思送。

“我自己做的,不值几个钱……”他恶声恶气道:“不许嫌弃呀!”

俊脸上一阵阵燥热,方君乾惊讶地意识到,自己竟然脸红了。

肖倾宇楞楞地看着他,忽然捂住唇,却止不住笑意不知不觉溢上眼角眉梢:从来没想过方君乾也有那么纯情的表现。

“笑什么?!”方少帅被他的炫目笑容晃得有些眼花,心脏不争气地“怦怦”乱跳轰鸣起来。他双手握拳,深深吸气,可是没用,心跳继续加快。

他故意撇过头不去看他,却适得其反,心跳越来越快,忍耐不住此时此刻的羞恼与尴尬,方君乾咬唇瞪眼:“喂!你到底要不要——”

其实心中忐忑:万一他不要……

一双白玉般雕琢而成的手接过那根桃木簪。

方君乾愣神。

低首,却看见肖倾宇正坚定地望着自己,眸色中有自己看不懂的情感:“要。”

这么粗糙的发簪,他……收下了?

自从学会喝酒后,方君乾只觉自己从没像此刻这般醉过,笑过,失态过。

白衣少年凝视着他,丝毫不觉心中有什么不可抑制的东西在萌发,滋长,抽芽……

他郑重其事地将桃木簪纳入宽袖中,方君乾见状不由奇怪:“倾宇不戴吗?”

少年不再看他一眼,低头继续看书,没好气道:“弄坏了怎么办?你赔?”

表面若无其事的他,却珍爱珍重珍惜这支桃木簪到舍不得戴。

若不是知他甚深,任谁也无法从此刻面部表情的肖倾宇脸上看出些许端倪来。

无双远山眉轻挑,神情静楚。

只有那微微轻颤的睫毛,才悄悄泄露出那一触即发的温柔与感动。

此刻的方君乾根本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还能为那个男子亲手戴上这支桃木簪。

身体中的恶劣性格再度发作,方少帅忍不住就想逗逗他,看他手足无措一下,再让他懊恼下。

故意凑到他耳垂边,语带暧昧:“倾宇要是喜欢,本帅就算每天做发簪也无所谓。”

肖参谋长敲敲手中书卷,冷笑:“方少帅看来很闲嘛,办公室那堆积如山的文件都完成了?肖某这边还有一大叠亟待批阅的档案,方少帅也顺便代劳了吧。”

“……”乐极生悲的方小宝。

对付他,肖参谋长根本不必浪费自己的脑细胞。




第四十七章

公元1946年。

方君乾和肖倾宇年满十八。

只要过了这一年的生日,他们就会被华夏国法律承认为成年人。

虽然,早已没有人意识到他们还未成年。

1946年正月十八,南七省跟东北的电话终于全线开通。

当方君乾和方洞廖,这两个一东南一东北的最高领导人接通电话的那一刻,连续三个月为之努力奋斗的通讯部全体成员,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不管是要好的还是曾经有过口角的,都如兄弟般紧紧抱成一团,哭着,笑着,吼着,狂欢着,尽情**着自己心中的激动。

而肖倾宇,这个在幕后出力最多的人,则静静注视着眼前这一幕,无声微笑。

可以接通东北电话后,方少帅偶尔会打个电话回家,每当这时,白衣少年便会从文案里抬起头看他一眼,目光中满是羡慕。

玉亘市到平京的电话是早在肖倾宇到来之前就接通了的。

可肖倾宇却没有什么家人能让他打电话报平安。

奇怪的是,方洞廖倒是很喜欢跟无双谈话,曾不止一次对方小宝说:“你要是有倾宇这孩子的一半我就心满意足了。”

接着对肖倾宇说:“君乾那小子就麻烦你了,你多管管他,他要敢有什么意见你只管搬出我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