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5

br/> 黑子如闻天籁,看着肖参谋长的眼神宛若看待再生父母,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公子说的对!公子英明呀!”

无双公子挥挥手让金老黑退下,黑子如蒙大赦,一溜烟蹿得无影无踪。

方少帅把眼一斜,似笑非笑:“谁叫他先编排我的。”让你乱传本帅的绯闻!金老黑呀金老黑,你也有今天……

肖公子上下打量方君乾一眼,根据相书上说,男子唇薄则寡情,魅眼则桃花旺。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我们的方少帅绝对是那种桃花缠身且负心薄情的典型代表。

他唇薄如剑,微微上挑的桃花眼不笑时也自有三分勾人笑意,兼之举止**,年少扬名,怪不得绯闻遍地传,红粉满天下。

于是肖参谋长忍不住说了句:“自己行为不检点,就不能怨别人胡编乱造。”

这可真是冤枉了方君乾。

从小到大,也不知怎么的,只要方君乾跟女生稍稍走近些,多说几句话,就一定会有人风传他怎么这么样,绯闻也会随之铺天盖地而来!

几年后就这个问题,倾乾的莫逆之交,被称为北虎将的周武将军也曾发表过自己的疑问:“为什么每次就听你们疯传方少帅怎么怎么样,难道没有人喜欢肖老弟吗?怎么看肖老弟在某些方面绝对不比少帅差呀!”

这个问题遭到南统军上下的强烈鄙视:“谁说没人喜欢公子呀?其实暗恋公子的姑娘多的是。不过少帅是用来人前人后花痴的,公子是用来心心念念恋想的,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型嘛!”

某一不怕死的参谋脱口而出:“何况我们要是敢疯传公子怎么怎么样,少帅还不冲过来一脚把我们踹进臭水沟!谁敢?!”

所以说,有些人天生就是那种是非多,争议大,注定站在风口浪尖的人物。

就算方君乾自己不去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他。身正不怕影子斜这个道理在他身上完全行不通。

总而言之就是众口铄金三人成虎,然而探寻实质,我们的方少帅还是个洁身自好的新时代好青年……

姚于倩,金老黑,这两人可都是有荣幸得到过肖参谋长军礼待遇的人物……

“倾宇,你不觉得这两人很有发展潜力吗?”某方摸着下巴嘿嘿阴笑。

肖参谋长蓦然发现方少帅可真够闲的。军事练兵要管要训,政治经济要一把抓,他居然还有时间插上一脚绯闻八卦。

淡淡摇头,肖公子依然是君子端方,风度翩翩:“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倾宇你可要入乡随俗呀,要知道咱们南统军个个都很八卦。本帅觉得与其被别人八卦,还不如去八卦别人。”

是呀,你这个做老大的带头八卦!

肖参谋长颇有感触:“什么样的元帅带什么样的兵。”

方小宝郁闷了:“倾宇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肖参谋长一双出尘的清净的眼眸凝望他,用杯盖优雅撇去桃花香茶上的茶沫,“反正肖某的睚眦军是绝对不会像某人一样乱嚼舌根的。”

“啊!——倾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方小宝哀号一声!一把扯住无双的袖子像个小孩子般摇来晃去,整个人几乎就黏在了他身上,“我哪有每天乱嚼舌根!”(Q版爱~)

方君乾胡作非为,方君乾专横霸道,方君乾是非不断,方君乾脸皮奇厚,方君乾挑剔毒舌,方君乾无理取闹……

这样的方君乾。

无双很无奈,看着这样的方君乾,轻轻说了句:“除了肖某,还有谁能容忍你。”意味深长的话,温暖而略带宠溺,还有点无奈的认命。

说完后,他摇了摇头,在水雾氤氲里,在花香满楼中,朝他淡淡一笑,

方少帅忽然觉得,如果笑容也能化做湖水,那此刻这一池湖水定然风过漾波,点点涟漪。




第四十九章

姚于倩这次带来的情报全都关于一个很美丽的女人。

“龚旭玲,商业巨子娄海平的远房表亲,三个月前母亲去世前来投奔娄家。”肖参谋长静静分析着龚旭玲的情报,“容貌姣好,头脑机敏,善于察言观色结交权贵,怪不得在短短三月之内就能在玉亘社交界迅速走红。”

方少帅挑眉:“这女人有问题?”

无双公子淡淡道:“有。”

“娄海平的确有个龚姓的远方表亲在何夕市,但他们家唯一的女儿龚旭玲早在四个月前就因病去世了,民政局档案里记录得清清楚楚。肖某也派手下去何夕市专程调查,证实了龚旭玲已死的事实。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龚旭玲’绝对有问题。”

在场的都是信得过的军官。

有人立即提议:“公子,把她抓来拷问一下不就结了!”

“不行。”肖参谋长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顾虑太多,而且容易打草惊蛇。”

“要不派人接近那个龚旭玲打探下?”

美男计?

无双公子不是没有想过,可是……

“谈何容易。”肖公子秀眉轻挑,“此人不但要相貌出众气质绝佳,还要熟知各种社交礼仪,擅长讨女孩子欢心,更要随机应变忠心不二……”

话音未落,所有人的目光全部看向坐在上首的方少帅。

方小宝顿觉脊梁骨一凉:“你们怎么都这样看我——”而且目光如此无良……

无双满意颔首,笑意吟吟:“肖某究竟在烦恼些什么呢,眼前不就有个不二人选么。”

方君乾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什么?——我!?”

就是你!

南统军军官都看着他不厚道阴笑,发出“嘿嘿嘿”声直让方小宝汗毛倒竖。

方少帅没好气道:“本帅最近魅力下降,军队里人才济济你们另请高明吧。”

南统军的兵痞子们奸笑着起哄:“少帅不用妄自菲薄啦,如此重任舍你其谁?”

“俺记得少帅曾说过只要你亲自出马,什么女人都逃不出你的五指山对吧。”

方君乾几乎要抓狂了:我不就两年前无意中说了这么一句嘛,你们有必要念念不忘到现在?!

肖公子似笑非笑:“哦,原来少帅还说过这句话……”

方少帅满头大汗:“倾、倾宇,那是几年前大家闹着玩的,你别当真呀!”

金老黑身旁的刘安福(这同志是东北王手下的干将,专门被派来保护方同学的)恰到好处地开口:“少帅太谦虚了,当初东北王他老人家让您去勾搭余艺雅小姐,我可是亲耳听见您不假思索答应下来的。嘿嘿,要是没那个自信您能答应得如此爽快?!”

肖公子优柔一笑:“……勾搭余艺雅小姐……嗯?”

完蛋了。

方少帅咬牙切齿:刘福安你给我等着!

一直默不作声的黑子说了一句公道话:“少帅这条件是没话说的,不过堂堂一军之帅去牺牲色相套取情报的确不太体面……”

烈火炼真金,患难见真情。

这才叫兄弟呀!

方少帅感动得无以复加:黑子,本帅以后再也不编排你和小姚的绯闻了……

黑子语锋一转:“不过为了国家利益,血染沙场马革裹尸都不在话下,区区牺牲色相又算得了什么!”

方小宝一口血噎在喉咙差点没喷出来!

金老黑……你够胆!

富丽堂皇的“永恒”歌剧院,一辆橙色的鲜亮轿车悠悠停在了大门口。

穿着光鲜的门童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

最先映入人眼帘的是一双手。

一双十全十美,毫无瑕疵的手。

就像是一块精心塑磨成的羊脂美玉,没有丝毫杂色,柔软细腻,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丰盈而不见肉,纤美而不见骨。

哪怕最会挑剔的人,也绝对挑不出丝毫毛病来。

春葱般的柔荑盈盈一掬,带出一条完美的手臂。

既不太长,也不太短,手本来已绝美,再衬上这双手臂,更令人目眩。

一个年轻人挥推门童,殷勤地让那只纤纤玉手搭上自己的手心。

年轻男子身材颀长,五官俊美,锦衣华服,美中不足的是举止带着微微脂粉气。

无双坐在黑色的轿车中,透过车窗看到这一幕。

“商界巨子娄海平的独子娄子舒。少帅,你这次任务的情敌出现了。”

方少帅懒洋洋地倚在沙发上瞅着他邪笑:“本帅的情敌不在这儿。”那个余艺雅还远在平都呢!

肖参谋长奇怪地瞟了他一眼,便再度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大剧院门口。

纤浓合度的**迈下车门,一个发髻高盘的旗袍美人出现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

人们不得不感慨国父孙仲凯设计的旗袍的确是一项伟大的发明。

女人想让自己变得更有女人味应该去穿旗袍。

旗袍的设计完全将女人玲珑曲线挥发得淋漓尽致。

无双不禁赞叹:“手美,人更美。”

“很美吗?看不出来。”方少帅笑嘻嘻地搂住无双的肩膀,带着三分调笑,七分认真,“和本帅身边的美人相比,所有美人都黯然失色。”

无双觉得头又开始痛了。

“行了行了,杜大哥已经等候多时了,快下车吧。记住,安全第一,情报为次,如果感到不对劲立即停止行动。我要你平安回来,听到没有?”

见他关心自己,方君乾心花怒放,用拖长的语调向他保证:“听到了!——我会小心行事的。”

手已按上了车门门柄,方少帅忽然喃喃自语:“要是她想以身相许可怎么办?该不该答应呀?”

无双公子冷眼道:“当然是拒绝了。”

方君乾朗声大笑。

顾盼回眸,清朗笑容说不尽千古**:“就知道倾宇舍不得把我送人!”

龚旭玲在娄子舒的陪同下刚刚进入“永恒”大剧院,却听门口一阵骚动,惊呼声抽气声此起彼伏。

龚旭玲惊异地回首望去,却见一个年轻男子在南七省黑道老大杜阳箫的陪同下走进了剧院大门。

刘海微长,半遮住那双邪魅的眼睛,那身雪白的西装熨帖着他挺拔健美的身体,挥洒自如间尽显男儿英气。

顾盼神飞,气势夺人。

他一出现便夺走了绝大部分人的眼球。

“是方少帅诶~~~”

“好帅哦!”

身旁的女眷交头接耳,不时传出吃吃的笑声。含蓄点的用小巧的檀香扇遮住花容,只余一双多情的眼睛不时投去羞涩的一瞥。

龚旭玲神色如常,其实心底早就掀起滔天巨浪。

他就是南统军少帅方君乾——!

方少帅旁若无人地走向贵宾席。

在经过龚旭玲身边时,凌厉视线猛地朝她射来!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