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6

/> 暗潮涌动,深不见底,就像一只蛰伏在草丛中的猛虎,对着自己的猎物伺机扑食!

龚旭玲吓了一跳。

心一抖,手中的檀香折扇“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方君乾停住脚步。

俯身,拾起地上的檀香扇。

优雅递到她面前,邪魅的眼睛颇有兴趣地注视着她。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的扇子。”

“谢谢。”龚旭玲沉稳地接过折扇,平静道谢。

方君乾点点头,忽然冒出一句:“你很漂亮。”

方少帅有种魅力——明明接近调戏的话,从他口中说出偏偏不让人生厌。

傻瓜都看得出方少帅眼中的兴味盎然,娄子舒的脸登时涨得通红!“少帅不觉得自己这话流于轻薄了吗?”

方少帅淡淡的不以为然:“本帅此话发自肺腑,何来轻薄一说?

“更何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娄少爷的反应未免太大了吧?”他转向龚旭玲,魅惑一笑:“龚小姐,不知本帅说的可对?”

龚旭玲的白嫩脸颊不知不觉涌上红晕,旋即对自己的不争气恼上心头。

她轻咬红唇——

这个方君乾的举手投足简直像会勾人!

实在危险!




第五十章

方少帅追求龚旭玲的消息很快便轰动玉亘市的上流社会。

作为**,龚旭玲觉得方少帅简直无可挑剔。他年少英俊,权重多金,体贴而温柔,一直对自己很有耐性又深情款款,而且举止绅士,从不对自己有不轨之举。

只不过这样的方君乾,完美得有点虚幻而不现实。

也曾问过他为何独独中意自己。

他的回答简单得奇怪,却偏偏挑不出毛病:“一见钟情。”

“公子,少帅打电话来说龚旭玲小姐约他去喝咖啡,怕是下午不能回来了……”接线员还未说完,无双公子冷冷打断道:“随便他。最好叫他永远别回来!”

让他去套情报,他倒还乐不思蜀了他!

“公子说随便您。”那孩子是个厚道人,不会掩饰说谎。便一五一十转达着肖公子的话,“最好叫您永远别回来。”

电话那头的方君乾着实听得一愣。

然后,接线员便听见自家少帅那愉快的大笑,久久不歇……

龚旭玲见方少帅打完电话后一直唇角含笑心情愉快,不由暗暗纳罕。

心情大好的方君乾,愈发神采飞扬,汪洋恣肆,举手投足皆令人目眩神迷。

这样的男儿,本就世间少有。

不对,

是绝无仅有。

这样的男儿,怕是世间没几个女子能不为之心动的吧?

一时情浓,龚旭玲脱口而出:“少帅已有意中人了吧?”

她盯着他,期待着从他的口中能说出自己的名字。

“有。”

他淡淡回答:“方君乾已有意中人。”

他虽看着她,但龚旭玲却觉他在透过自己看着另外一个人。

眼神蒙眬而飘渺,绝望而深情。

夜。

一道苗条倩影飞快闪进一条小巷,快得让人以为昙花一现。

那影子速度灵敏,动作矫捷,闪躲轻盈,竟是身怀绝技的高手。

飞快钻入一个私人小院,秘密拨通电话号码:“我是小泉纯子,密函已于昨日收到。一定遵照密令在五天后亲手交与平京线人。”

抬起头,灯光打在她较好的脸上,赫然是白日里社交界新宠——龚旭玲小姐。

电话那头传来沙哑的命令:“信在人在,信亡人亡。”

“是!”

“对了,听说方君乾在追求你?”

小泉纯子脸一红,但还是应道:“是的!”

“哈哈,英雄难过美人关。纯子你貌美如花,也难怪那个方君乾会看上眼……听着,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电话那头的声音喘着粗气:“三天后,你约方君乾到‘永恒’大剧院。我们会在贵宾席布置炸弹,到时纯子你借机离开一下,呵呵呵,南统军就等着给他们少帅收尸吧!”

“方君乾一死,我们倭桑大军长驱直入,整个华夏国还不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张狂大笑,声如夜枭。

却不知此时的南统军通讯部,两人的对话正一字不漏地被人窃听。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肖参谋长云淡风轻道:“是时候收网了。”

方少帅是带着肖参谋长前来赴约的。紧随而来的还有自诩为护花使者的娄子舒大少爷。

方少帅这几日施行美男计,那娄子舒没少出现过——苍蝇般赶都赶不走。

这不,知道美人约方君乾一起听歌剧,便死活要来。

小泉纯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肖倾宇,这个传说中的南统军总参谋长。

波澜不惊的疏离表情,清雅出尘的灵秀面容,还有,纤细如少女般的手指,**如玉,隐隐有光泽流转。

随和有礼中暗蕴清贵高华,有种不自知的目下无尘。天下间好象没有什么事值得他动容,人世间的一切权利争执情爱纠葛皆似于他无关。

小泉纯子下意识地想:如此人物,这红尘俗世确实是配不起的。

看着并肩坐在贵宾席上的方君乾和肖倾宇,小泉心下一叹。

再怎么绝世无双,也注定今天尸骨无存命丧黄泉。

小泉纯子起身:“少帅,参谋长,娄少爷,旭玲有事要失陪片刻。”

娄子舒忙不迭发扬自己的绅士风度:“小姐有事先请,不用管我子舒。”

方少帅漫不经心道:“龚小姐要出去?是不是因为这贵宾席快被炸上天了。”

龚旭玲背影一僵,慢吞吞转过身。

强笑:“少帅你在说什么……”

方少帅依旧笑**,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却让龚旭玲如闻惊雷毛骨悚然。

“是吧,龚小姐。或是应该称呼你为纯子小姐?”

龚旭玲一惊,突然发现整个剧院不知在何时已悄悄清空了观众。

小泉纯子镇定下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方君乾的回答是毫不留情的残忍:“一开始。”

“很好!”小泉纯子嫣然一笑,如春花待放,然而出手却是毒辣无比,目标正是还处在云里雾里,且手无缚鸡之力的娄子舒!

“小心!”肖倾宇一把拉开一脸痴呆的娄子舒。

因为娄子舒错失先机,无双自己已是躲闪不及!

小泉纯子手中寒光一闪,薄薄的刀片紧贴无双的咽喉。

那娄少爷吓得一声惨叫,屁滚尿流地冲出了剧院。

原本十拿九稳的事竟因娄子舒突生异变。

典型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方少帅恨不得将其捉回来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小泉纯子贴在无双背上,右手食指和中指夹住刀片,而手掌心捏着一个手雷。

恨恨道:“没想到我还有一个炸弹吧。”

引爆它,也许方君乾能逃过一劫,但肖倾宇断无逃生的可能!

见小泉纯子得意忘形,无双很想说那个手雷里面的炸药也早被偷换掉了,没有任何危险性。

见方君乾惊惶担忧,无双很想跟他说一声自己自有分寸,不要紧。

不过离小泉纯子这么近,自己并没有十足把握可以毫发无伤地避开她的杀招击晕她。

于是再忍忍吧。

等她引燃炸药的那一刻就是自己动手的时候。趁她怔忪惊愣时将她一举拿下,方为上策。

无双一向很耐心,也很能等。

他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只是他知道,方君乾不知道。

于是肖倾宇淡淡道:“方君乾,你先走。”

隔得很远,方君乾听得却很清楚。

方君乾没有动,没有答话,只是很安静,很安静地站着。

安静得不像是那个跳脱潇洒的男子。

最后,他只回了他一个字:“不。”

那样轻微的字,那如骄阳般,映照得天下英雄黯然失色的男子,在自忖必死无疑的时刻,在生命的最后,喃喃回答了这个字。

而在最后一片尘埃落地的一瞬,那个轻如蚊呐的字,极轻极轻地响在了肖倾宇的耳边。

这样的方君乾,让无双不忍心说出任何指责的话。

“听着,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方君乾声音低沉而沉寂,“放开他。”

他静静抬起头,看了小泉纯子一眼。

只要他安然无恙……

“我放你走,决不食言。”

那一眼极冷,极寒,彻骨的平静无波。

再也找不出以往的慵懒自若,以往的漫不经心,以往的柔情蜜意。

小泉纯子反而有些愣了,本来想说的许多话,到了唇边,却又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只觉心中酸涩,无法言表。

一见钟情是假的,一往情深是假的,柔情蜜意也是假的……

方君乾,你对我,有什么是真的?

小泉纯子右手刀片架在无双咽喉处,左手入怀掏出一张纸,抖开。

无双看了一眼,站在他的角度,可清楚看见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军情密令。

小泉纯子冷笑:“方君乾,你接近我无非是为了这张纸。现在我就把他毁了,让你功亏一篑,让南统军到死都得不到!”

玉手轻搓,薄薄的纸张碎离成一只只雪白蝴蝶。

风一吹,碎末四散无踪。

然而那个男子,唇含冷笑,连眉梢都没挑动一下。

小泉纯子极慢极慢地睁开了眼,眼神有一瞬间的迷离,然后很快恢复了冰冷无情。

她身为倭桑帝国最出色的间谍,身负重任。早在来华夏国之前,她就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美丽的脸此刻满是狰狞,面目可憎:“有南统军少帅和总参谋长给我陪葬,我还是赚了!”

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方君乾,即使要死,你也要跟我死在一块儿!

一拉炸药引线!

无双等的就是这一刻!

小泉纯子脸上狂喜还未散去,白衣少年一计小擒拿手死死扣住她的右手手腕,小泉纯子大惊之际肩胛忽一片冰凉,死目瞪去,方君乾已行止自己面前,短刃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