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7

肖倾宇甩手将小泉纯子摔将出去,方君乾将短刃自她肩后拔出,带出右肩鲜血喷涌淋漓,小泉踉跄一下跌倒在地,感觉右手再无力握起,已然是废了。

身下血洼蔓延。

炸药落地,十秒的缓冲时间已过。

就在方君乾自忖两人都将尸骨无存的一刻,他一把勾过面前的肖倾宇,攀住他单薄的肩膀,低头攥住他的唇!

方君乾在死之前想让你知道——我爱你……

无双蓦地瞪大眼睛!

他的眼中映出自己的身影,似乎要将自己的模样永远刻在瞳孔中。

死后也不要忘记。

他拥抱他的力道很大,简直像要把自己揉碎在自己臂弯里。

永远不再分离。

无双吃痛:“你——”

他的话吞没在模糊的唇齿间。

被吻得几近窒息,肖倾宇头昏眼花,脑海里一片混乱,丝毫没了平时的自若冷静。

公子无双千算万算,唯独算错了方君乾在明知必死之后的反应!

那一刻,方君乾想,这一生已经值了。

紧抱他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预料中的粉身碎骨却没有如期到来。

炸药冒出白烟,在地上转了几圈后便毫无动静。

寂静的大剧院,落埃无声,只剩下三个人此起彼伏的喘息与吸气。

静静伏在无双肩头,方君乾察觉到了这出人预料的局势发展,慢慢睁开眼。

小泉纯子跌坐在地,看着这两个至死都要相拥的人。

想起他曾对自己坦言:“方君乾已有意中人。”

此时此地,她终于明白了当时他眼中的绝望从何而来。

“好极了。”小泉纯子如梦呓般吐出那三个字。

突然又哭又笑!

“方君乾,你真是好极了!”




第五十一章

小泉纯子死了。

正中心脏,一枪毙命。

肖倾宇眼神锐利,面如沉水。他右手拿着一把枪,枪口还在冒着轻烟。

目睹了这种事,小泉纯子不能不死。

无双抬头,冷冷盯住面前默不作声的方君乾。

“对不起。”他轻轻对他说。

就像一个犯了错想法设法逃避家长责罚的孩子。

他道歉,是因为他的感情造成了无双的困扰。说到底,方少帅还是有点心虚的。

“肖某说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眼中杀意涌动。手如霜雪,食指轻扣住手枪的扳机,抵在方君乾的胸口上。

此刻的肖倾宇,像一把出鞘神兵的的剑气,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方君乾早就知道,肖倾宇是开了锋的利刃,是碰不得的。一碰,便是皮破肤裂,鲜血满手。

明明是长于绝壁的空花,他偏偏要去接近、光赏、采撷。哪怕一脚踏空,从万丈悬崖上失足跌落,尸骨无存。

“倾宇。”满是伤痛的声音,“我骗不了自己,我喜欢你——”

“不许!”冰冷的枪口顶住他的心脏部位,无双眼神犀利起来。

方君乾勾唇一笑:“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除了方君乾自己,没人能说不许。”

他这人就是这样,勇于认错,死不悔改。

“或许还有另一种解决方式。如果倾宇杀了我,方君乾就不可能喜欢你啦。”

“你以为,我不会?”肖倾宇是堂堂正正的男人,谁也不能践踏他的尊严,纵然那个人是方君乾!

感到了无双身体瞬间透出的冷冷寒意,以及这要命的骄傲。

可是……

那个人是方君乾呀。

那个曾在七岁那年递给自己一串烤雀的方君乾,那个为了自己被迫离京与国统府反目的方君乾,那个笨的怎么也吹不好埙的方君乾,那个曾说要保护自己的方君乾,那个将倭桑军刀当做礼物送给自己的方君乾,那个将小弈视为亲弟的方君乾,那个缠着自己要自己包饺子吃的方君乾,那个亲手做桃木簪送个自己绾发的方君乾,那个总在寒冷冬夜温暖自己的方君乾,那个喜欢八卦却不许别人编排自己的方君乾,那个哀伤地对自己说“我骗不了自己,我喜欢你——”的方君乾。

无欲则刚,心平则静。

这是无双最引以为傲的冷静超脱。

而今,无波无澜的心境竟被毫无预兆地搅乱。

心口莫名地痛起来。手也在微微颤抖。

“砰”的一声枪响!

子弹从方君乾鬓边擦过,在少帅身后的墙壁上留下浅浅的弹痕,如果那石壁会流血,定然也要叫痛的。

方君乾似乎还能闻到枪膛与子弹摩擦所产生的淡淡硝烟味。

月光很凉,从大剧院的圆顶玻璃照进来,洒下一地的霜。

无双右手持枪,在他胸口轻点三下,宛如连开三枪。

随后,肖倾宇摊开手,手枪从他掌心滑落。

转身,甩手就走。

幽幽丢下一句:“方君乾,你真是我命中的劫。”

他是他的孽缘,他的劫数,他命定的魔。

一张细腻宣纸平铺在无双的办公桌上。

搁下笔,肖倾宇怔怔盯着眼前的白纸黑字。这是小泉纯子宁死都不愿交出的绝密情报,如今,一字不漏地浮现在无双的笔下。

她不该将那封密函抖开在肖倾宇面前的。

公子无双聪慧绝伦过目不忘。

虽匆匆一瞥。

虽只一眼,却也够了。

想想或许都觉得可笑,居然在自己认为大局已定尘埃落定之时,他会冲上前吻住了自己。

那一吻,完全打乱了他的所有部署计划。也让他至今难以面对心乱如麻。

为什么偏偏是方君乾?

肖倾宇问自己。

如果换了别人,他定会毫不犹豫拔枪开枪,让那人血溅五步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那人是方君乾……让他哭不得笑不得,爱不得恨不得,痴不得怨不得,杀不得留不得的方君乾……

那最后的一吻,那最后的深情或许也是一种绝望吧。对这种禁忌之情的绝望。

肖倾宇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可这次,他真希望这一切是一场梦,一切都没发生过。

他是方君乾,他是肖倾宇。

与千年前的绝世双骄同名。

世人都说绝世双骄绝世无双。

绝世无双……

是不是意味着,绝世双骄注定无法成双。

一直以来,肖倾宇便是如此诠释“绝世无双”的。

七岁初见,他莫名其妙地夺去了自己初吻,让自己记恨了整整十年。

再度相遇,他不由分说就将桃枝塞进自己手里,张扬霸道地让自己一眼认出了曾经的身影。

如果没有方君乾……

无双这样想着——

如果没有方君乾,他也许会按照余总统的遗嘱,待羽翼丰满之时杀掉段齐玉,再和余艺雅结为伉俪。

接着履行自己“救世之大贤”的使命,权掌国统府,振兴华夏国。

然后,

萧家再不敢无视这个当初被他们抛弃的孩子,会战战兢兢看自己眼色行事,不敢有丝毫怠慢。

再然后呢?

肖倾宇忽然觉得冷。

一点一点冰寒入骨……

一点一点,麻木。

没有什么斩不断丢不下舍不掉的,也就没有然后了。




第五十二章

“少帅,我们为什么要撤退!?”脾气火爆的陈振团长一甩帽子拍案而起。

方君乾带出来的手下都是狼。

无双淡淡道:“少帅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小泉纯子的情报已经泄漏,不出一月,倭桑十五万大军就会逼近南七省,强攻玉亘。以我们现在的兵力,玉亘市绝对保不住。”

“可我们一腔热血!南统军里没有孬种!我们只要守住一个月,平京就会抽部队来支援我们!兄弟们都有决心守住这一个月!老百姓也会和我们同甘共苦的,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

看着陈振闪着希翼的火热目光,方君乾和肖倾宇几乎不忍心面对。

他们不敢告诉那些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国统府不会派遣一兵一卒支援南统军。

小泉纯子的那封密函就是一纸和约。

国统府准备与倭桑议和,双方罢兵止戈。

条件就是,割让南七省。

没有人会来支援他们了。待倭桑大军一到,玉亘市便是四面楚歌孤立无援。

倾乾不敢将真相说出。

如果南统军将士得知自己一腔热血换来的只是丧权辱国的一纸和约,军心必然大乱,军志必定动摇。

方君乾不冷不淡道:“不必再说了。敌我力量悬殊,我军要保存实力。玉亘市的妇孺百姓、技术人才以及主力部队得先行撤离。

“本帅会带两万士兵断后,至于撤退的事项……将由肖总参谋长全权负责。”

“方君乾——”无双怔怔抬起头,满目难以置信。

细腻瓷杯中冒出的热气,缠绵缱绻地将那属于年少轻狂的岁月剪成数不仔细的段落。

方君乾盯着他,眼眸如星。

如果只能有一人活下来,方君乾希望那个人是你。

一爱至斯尽付笑谈:“肖参谋长与平京各大势力交往甚深,我军退往平都需有一人从中斡旋照应,肖参谋长是不二人选。”

肖倾宇看着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方君乾,只觉心中疲惫。

大黎改成了国统府,依旧是那副扶不起的样子。居然……居然需要靠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来支撑大局力挽狂澜。

方君乾他,甚至还没有过今年的生日。

他甚至还未满十八周岁。

肖倾宇苦笑着。

你以为凭你一人就能从万军丛中全身而退?

力挽狂澜虽说是种魄力,却也需要实力。

或许,你也知道无力回天,便思忖着跟这座城池共存亡?

说到底,方君乾的骨子里还是那样不管不顾的类型。

离开的最后的一日,肖倾宇没留下只言片语便不辞而别,方君乾也没有前来送行。

相见徒增尴尬,不如不见。

两个都是决绝的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