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8

r/>
怎能不知对方的想法,却只是这样心照不宣地离开,然后此生无缘。

“哥哥,我们这是去哪儿呀?”不明所以的孩子扯着无双的衣袖,看着车窗外的队伍背着铺盖拎着行李,扶老携幼行色匆匆,心头莫名不安。

大战将至的气氛让人如坐针毡紧张莫名,连孩子都觉察到了。

“没事。”无双摇上车窗,将外面的喧哗吵嚷统统拒之门外,温柔道,“哥哥带你回平京去见爸妈。”

“回平京!?”孩子立即兴奋了,拍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终于要回去啦,小弈好想爸爸妈妈哦!那君乾哥哥呢?他不跟我们回平京吗?”

最近君乾哥哥每天早出晚归,忙得不见踪影,已经很久没来找自己玩了……

“小弈!”无双断声打断孩子的话。

小娃娃被吓了一跳,傻愣愣地看着一向波澜不惊的哥哥,大眼睛里一片惶然。

无双:“对不起……”

一阵无力的疼痛感传来,无双微微喘息着。

慢慢睁开眼。

无双的眼神不再迷茫阴郁,如破月,如碎星,亮的慑人。

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

“小弈,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如果以后哥哥不在你身边,还有很多人会帮你……”

温柔亲了亲孩子光洁的额头,带着点歉意,带着点怜惜。

如果哥哥回不来,这今后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少帅,”警卫员奇怪地看着他,“您不去送送肖参谋长?”

方君乾将目光从道路尽头收回,微笑。

以往无论前途多舛艰险重重,他的身边总有一抹白色如影随形。

而这次……

“他不会回来了。”

知道他无法面对。所以索性放手让他走。

“其实,挺后悔的……”

如果没有那一吻,没有那句话,他的倾宇现在大概还在自己身边吧。

即使无法回应自己的感情,但起码还会一直陪伴着自己。

以前他曾如此决绝地说过:“肖倾宇不希望,从此与方少帅形同陌路。”

他原谅了自己一次。

而这一回,怕是真的形同陌路了吧……

如果……如果他能回到身边,即使一辈子不说这句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虽不甘心,但起码还能以这个自欺欺人的相处模式,一辈子在一起。

“励勤你听说了吗?南统军的方少帅不知怎么了,竟然命令部队大部分转移。也不知他发得是什么疯,那玉亘市可是东南门户,兵家必争之地,他不好好呆在那儿积蓄力量发展实力,居

然还要转移部队,实在想不通。”

萧励勤皱着修长的眉,右手握拳微微在唇边咳着。

“除非倭桑大军倾巢来犯,要不然以玉亘市的易守难攻,的确不必这么劳师动众。眼下老百姓最需要的是休养生息,宇儿不可能不明白这层道理。”

这么做一定有什么理由。

萧励勤思来想去,始终没理出个所以然来。

安淑美奇怪道:“就算倭桑倾巢来犯也不必害怕呀。只要南统军坚守一个月,平京就可以抽调出大军前去支援……”

“等等!”萧励勤灵光一闪,随即一股寒意窜上脊椎骨,他怔怔望向自己妻子:“你说什么?”

“我说……”安淑美被他的森寒表情弄得一时惴惴,“我说只要南统军坚守一个月,平京就可以抽调出大军前去支援……”

是了。

萧励勤只觉后背发凉。

只要南统军坚守一个月,平京就可以抽调出大军前去支援。那为何南统军还要放弃守城退居二线……

所有古怪举动被一根线穿起,原因竟是如此简单!

怕是平都和倭京早就达成协议,要割让南七省求和,而一直拱卫南方的南统军得不到一兵一卒的支援!

萧励勤激愤之下重重一拍茶几,杯盏一跳茶水四溅!

“父亲,你糊涂呀!”

忽然,老管家匆匆前来禀报:“二少爷,二夫人,肖参谋长到了。”

夫妇二人面面相觑。

玉亘市到平京起码十天,他居然这么快就到了?

在客厅见到了久未见面的儿子。

无双没有落座,只沉静站在大厅中央。

风轻云淡的守候,淡雅温柔的寂寞。

他这么轻轻一站,便把所有光芒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

长高了的娃娃紧紧攥着他的衣服,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兴奋与生怯。

“小弈!“安淑美激动地抱住萧弈。

然后,抬头略带歉意地唤了一句,”倾宇……”

无双平静点头:“安夫人。”

安夫人……

安淑美的手,僵悬在半空。

没资格悔恨了,是她亲手将这个纯净乖巧的孩子推离了自己身边。

那个总是用渴望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孩子,那个软软叫唤自己“娘亲”的孩子,那个只要自己离他近一点就会喜出望外的孩子,早被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推开伤害给亲手扼杀了。

肖倾宇**着弟弟柔软的头发,淡淡道:“我把小弈交给你们了。”

“倾宇,你要干嘛?”安淑美慌了。

肖倾宇的语气,简直就像在交代后事!

白衣少年站在他们面前,笑得安然而忧伤:“如果这次回不来,我最放心不下的是小弈。现在,我把小弈交给你们了。”

一直闷声不响的萧励勤忽然开口:“淑美,你带小弈先进去。”

“宇儿,回玉亘市不会有好结果,你……真的决定了?”

“国家需要我,南统军需要我,他更需要我。”

肖倾宇心中感叹:方君乾,你终究是赢了。

爱上你,何需五年?

在某个瞬间,欣喜若狂而又措手不及的一场相遇相知,便注定你我一生一世纠缠牵连。

真真应了那句话——

第一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恋。

萧励勤哀伤看着他。

看着这个聪慧绝顶智冠群伦的无双公子,自己永远歉疚疼爱的儿子。

聪明如你或许真的寂寞太久,明知飞蛾扑火竟也舍不得丢下他。

“宇儿,不值得。”

父子二人默默凝视便已知晓对方心里的话。

“父亲,我想问你一句,当初娘亲害你深中毒瘾无法自拔,你……后悔吗?”

萧励勤:“不后悔。”

肖倾宇:“我也是。”

萧励勤一滞。

无双已经转身:“我还要在平京逗留几天,处理一切手续事项。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回不来,请代我照顾好小弈。”

返身。

一个结实的拥抱。

“爸,我走了。”

说完这句,肖倾宇便真的抽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午夜时分,挥手告别,踏月而去,是无双公子一贯的风雅。




第五十三章

“我一直在等你回来。”

清亮的月光默默从云层洒下来,大街上空荡荡的让人害怕。

少女等在街头路灯下,纤细的身影在初春寒风中微微颤抖着,连声音都哆嗦如深秋落叶。

“你回来已经三天了,我一直在等你主动来找我,谁知连人影都不见。”

看着他走下车门,慢慢走近自己。

余艺雅冻得雪白的脸上现出了一抹红晕:“你不是说下次回京就娶我么,我一直等着呢。”

“艺雅,我要走了。”

如同当头一盆冷水浇下来,余艺雅的喜悦一下子给淋得无影无踪。

猛地抬头:“你要去哪里?”

肖倾宇沉默不语。

像猛然醒悟到了什么,余艺雅颤声道:“你……你要回玉亘?!”

“你疯了!倭桑随时会卷土重来,段齐玉连一个小分队也不会往南方派去的!留在玉亘只有等死,方君乾没有任何希望!”

“肖倾宇就是他的希望。”

“你还不明白吗?段齐玉早想削弱南统军实力,跟着南统军没有好下场。就为了那几个南蛮子,值得吗?”

肖倾宇静静地看着她,目光中流露出无声的哀伤。

也许方君乾真的说对了。

自己和方君乾为之抛头颅洒热血,为之毕生奋斗的事业,在余艺雅这种出生优越的天璜贵胄眼里,不过是“几个南蛮子”而已。

截然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充满矛盾的理想与信念。

自已和她,存在着无法弥补的鸿沟,遥远似天堑。

“无论以前还是现在,我对你的心意始终没有变过。”余艺雅妙眸凝视着他,“你想想,如果我们在一起,整个余家,包括现在的国统府,都是你的了,东北方家一直对你有好感,萧家也会站在我们这边。那时你再向倭桑宣战夺回南七省也不迟呀!”

说到这里,余艺雅的脸颊抹上羞怯:“为了这些,难道你就不能留下来吗?”

肖倾宇静静地说:“不能。”

女孩的身体骤然一僵,眼睛中泛起泪光,她认真地说:“如果是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我家族继承人的地位。”

肖倾宇幽幽的,又好似无声无息:“我却不能。”

在这一刻,多少熟悉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万千英烈青山埋骨,无数军民倒在与倭桑大战的血泊中,再也没有站起来。

那些死去和活着的人们,奉献了自己的**、灵魂和热血。

将这个衰弱帝国的未来托付在自己手中。

自己肩负着无数人的期望,以及一个古老民族重新崛起的梦想。

人生,并不是只有爱情。

还有责任、牵挂、承诺、信仰——

以及那个人,期待的目光……

忽然才发现,自己跟方君乾最多的相处模式竟是相顾无言。

默默凝视便已知晓对方的一切。

偶尔会心的一个微笑或眼神交汇,便是开遍千树桃花,融融心暖。

余艺雅一下子毫无血色,她失声强调:“你说过你会娶我!”

无双的视线飘过余艺雅,仰望着漆黑的夜空。

不知什么时候,乌云已经全部散去了,皎洁的月亮在朦胧地照耀着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