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49-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49

余艺雅看着月光中的他,好似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你就当我……”温柔而残忍,“说谎了吧!”

终于意识到他即将离自己而去!

不应挽留。

视线,凝结成冻。

“你现在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肖倾宇头也不回:“至少可以……死在他身边。”

方君乾。

肖倾宇不能爱你,但可以一辈子陪着你。

视线变得好模糊,明明没有下雨,为何眼中会有雨水?

余艺雅颤抖的声音入尾多了一丝哽咽,每一声都像要将人心绞破:“你要为一个无法改变的结局赔上自己的一切!?”

这几段唏嘘几世悲欢,尽皆消散在风中。

“少了肖倾宇地球不会停止运转,可方君乾不能没有肖倾宇。”




第五十四章

铅灰色的乌云笼罩着天空,寒风把大地鞭打得更加凝重。

浓烟滚滚,血染长天。

玉亘市的护城河早被尸体所填满,有南统军的也有倭桑军的,无数倭桑士兵惨死在机枪的扫射下,陆地上是横尸遍野,护城河里黑压压的人体随着河水上下浮沉,血水把河面都染红了。

会杀人的,那就活;不会的,那就死。

不断有受伤的士兵被担架抬下前线,军医和护士忙得分身乏术。

“医生!医生在哪儿!快来个人,他伤得很重!!”又有两个士兵抬着担架风风火火闯进来。

一个头部包着绷带的士兵无奈道:“军医现在都恨不得多生出两只手来,哪有工夫分神?”

“怎么回事?”方少帅走过来。

“少帅,小疯子中弹了,子弹还留在腹部!”

一见伤员那还在潺潺流血的伤口,方君乾当机立断:“拿把消毒过的刀,还有药、绷带!快!!”

手下匆匆跑去又匆匆赶回,手上只多了伤药、绷带、镊子和手术刀:“少帅,没有麻醉药了!”

方君乾咬咬牙,对年轻的小战士吩咐:“来不及了,我马上为你取子弹。你忍着点!”

士兵强忍痛楚,信任而坚定地点头。

小心翼翼地剪开伤口处的衣服,方君乾定了定神,下刀!

“啊!”

一声惨叫,那个被叫做“小疯子”的伤员呼吸都停了下来,只有喉头嘶哑地抽着冷气的声音。

他脸色铁青,牙关打架,仿佛在经历着极大的痛楚。

方少帅一见情况不妙,习惯性地喊道:“倾宇,快把他嘴巴塞住,别让他咬断舌头!”

话一出口才意识到,他的倾宇,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吸了吸鼻子,将涌上眼睛的酸楚硬生生压下。

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一只完美无瑕的手从旁边伸过来,将干净的布揉成一团塞进士兵的口中。

方君乾睁大了眼睛看着身边的白衣出尘,差点以为自己身处梦中!

莫非是最近太过劳累,一直出现幻觉?

无双一见他傻愣愣的样子,忍不住唤醒他:“别发愣,继续。”

现在不是倾述离伤的时候。

“哦。”方少帅迅速回神。

划开伤口,将带着脓血的血肉从伤口处迅速剔除,方君乾迅速找到了子弹镶嵌的位置,镊子钻进伤口,夹住子弹,用力一拔!

“唔!”豆大的汗珠泌出额头,恨不得将口中布团咬碎。

见子弹顺利拔出,肖倾宇立马将要敷洒在伤口处,打上绷带。

两人不置一词,动作却默契非常。

战场上的人命如草芥,能救一条是一条。更何况是这般年轻鲜活的生命。

方君乾看着伤者那年轻率真甚至还有些天真无邪的脸庞,心头怒火噌的一下蹿上来!

居然把十六七岁的孩子留在战场,这帮混蛋脑子进水了!

“谁是他团长,老子回去非剥了他一层皮!”

他的声音又冷又硬,目光坚冷如铁。

“少帅……”少年挣扎着,轻声道,“您……您别怪团长。团长劝我走,是我主动要求留下来的。”

“啊,这?”怎么都想不到他会说这句话,方君乾一下子愣在当场。

“我爹是福来乡的乡长,我娘是一个乡绅的女儿,后来倭桑入侵南七省,我爸死于非命,我娘因不堪凌辱咬舌自尽了,还有堂弟、表姐、林叔、祥嫂……都死了。这么大一个村子就我一个人活了下来。是躲在草垛中才幸免于难的。逃出来的那天起,我就决心一定要为我父母,为父老乡亲报仇。少帅,真的……真的谢谢你!谢谢你赶走了那些倭桑人,谢谢你为我们全村报仇雪恨!谢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少年语无伦次地说着,眼泪从沾满烟灰的脸上滑落,泪水斑驳。

“这次是我主动提出留下来的,团长命令我撤走,我死也不肯。少帅……你别怪团长。我……我实在不知道该去哪儿……家没了,家人都死光了,我到哪儿都是一样的,还不如扛起枪多杀几个鬼子……”

方君乾喉头滚动了一下,张了张唇。

不知如何,比起授勋仪式上官员贵族的阿谀奉承掌声如潮,此刻面对这个失去父母、失去家园,最终不知自己该往哪里去的孩子,面对那脏兮兮脸上的斑驳泪水,他更感到手足无措。

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值得骄傲之处,方君乾从没觉得“南统军少帅”这个头衔是如此的虚伪,对在战争中深受伤害的千万民众来说,自己竟是如此无能为力。

一双纤白的手握住他的紧攥的拳头。

肖倾宇的手,手指长而细,有点像女子的柔荑。掌心冰冷,即使捂热了,但只要稍稍松开,便会很快冷下去。

就是这么一双手,将自己的痛,自己的无助,自己的辛酸,牢牢地、温柔地全部包容。

想起已经过世的母亲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乾儿,在这个世上的某个地方,一定会有一个无论你是强悍还是软弱,都可以完全包容你的人。

“一定会有……”

娘亲,

方君乾看着面前白衣无瑕的肖倾宇——

我找到这个人了。

即使风吹雨打波澜诡谲,只要他一直在我身边,方君乾就有了最后的温暖和力量。

只要有他在,方君乾就不会绝望。

金灿灿的阳光撕开天空的阴霾,骄阳从铅灰色的云层投射下耀眼的金光。

绝世双骄携手站在炫目的光圈中,几只鸽子从两人的上空飞翔而过,宛如破开那层纵横阡陌的光网,几片洁白的羽毛扑棱棱飘落。

相视一笑,一眼看尽,繁华千年。

残阳如血,涂满了西天一片紫。

并肩走在空旷的街道上,呼吸着傍晚的凉风,方君乾思绪纷乱,久久出神。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无双无声一叹。

看破书卷,仍看不破世间情为何物。

既然舍不得,放不下,断不掉……就只好陪他一路走下去了。

方君乾……唉,怎么说呢,总之就是个麻烦。

心头不知是喜是悲,淡淡回了句:“你这么让人不放心,我怎么走。”

宛如一把盐洒在伤口处,方君乾痛了起来,仿佛那沉淀了一千年的脆弱苦痛,在这一刻,全然爆发!

再也按捺不住胸腔剧痛,方君乾忽然转身,紧紧拥抱住了他!

只有在他身边,心才不会空荡荡的有空缺。

只有在他身边,才会在这兵荒马乱之中,感到平静与满足。

“如果明天我战死沙场……”

话还未说完,已被无双打断。

方君乾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铿锵有力的声音:“我陪你。”

拟写这欺世谎言,只为陪他看遍沧海桑田。

他认真问他,倾宇,我永远不说那句话,你永远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他盯着他明亮的眼睛,说,好。




第五十五章

一场厮杀过后,玉亘再度恢复了沉寂。

战场上充斥着阴森血腥的气息,汽车残骸在周围的杂物中死灰复燃,忽明忽暗,像魑魅魍魉眨巴的眼睛。

方君乾站在营帐中,面对着面前庞大的沙盘。山川河流,树林山地,敌我阵地组成、兵力部署和兵器配置等情在这个简易沙盘上一览无余。

南统军的军官如众星拱月般围在他周围

“倾宇,”他问身边的少年,“东北军赶得及援助吗?”

“少帅问的是几天之内?”

“……本帅仍健在之时。”

无双一笑,

新月初晕,花树堆雪。

“我等能不能等到东北军救援尚未知晓,不过少帅肯定是能等到的。”

方君乾惊:“没想到倾宇对本帅竟这样有信心!”

无双公子淡淡道:“俗话说‘祸害遗千年’,所以少帅一定寿比南山。”

所有人:“……”

看着平常整死人不偿命的方少帅吃瘪,南统军诸心中暗爽,偷笑不已。

不过他们不敢喜形于色,生怕得罪了有仇必报的方老大。

不知为何,在好笑的同时,大家竟把对倭桑大军的恐惧抛到了九霄云外。

很奇妙的,一种微妙的自信和安全感在军官中慢慢滋生起来。

少帅和公子还在说笑呢。

帅帐中的欢声笑语,竟比一篇精心炮制的雄壮演讲稿更能安定军心。

“少帅,公子!”帐帘被掀开,惊惶焦虑的气息扑面而来!“有个倭桑军官在城下要和少帅说话。”

绝世双骄对望一眼,彼此间交流了一个深邃难明的眼神。

方少帅平静道:“本帅倒要听听他有什么好说的。”

随处可见的尸体,燃烧未尽的汽油味,眼前的一切提醒着刚刚发生的血腥战斗。

身在异乡的孤独,朝不保夕的死亡阴影如沉重的乌云,笼罩了所有人的身心。

平谷秀之,平谷家长男,十六岁即被送往倭桑陆军军事学校学习,二十岁以全优成绩毕业,凭借自身努力与家族权势,二十八岁即位列中将,现任倭桑陆军第八军司令(今年三十二岁)。

可说是倭桑军部新一辈的领军人物。

他狡猾如狐,凶狠如狼,但此人有一点可取之处就是:他不赞成大肆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所辖的第八军所过之处也不曾传出骇人听闻的杀戮事件。

然而,他对其他部队的烧杀抢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