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0

行为,虽不赞同,却也不会阻止。

倭桑将领的威严与阴沉在他身上得到了最明显的诠释。

多如蚂蚁的倭桑士兵簇拥着策马的平谷秀之,更显其鹤立鸡群的风姿。

与此同时,平谷秀之也在打量着城楼上的绝世双骄。

经年后,有幸从战场上逃得性命的平谷秀之感叹:那两个少年,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狂肆了岁月。

若非后来发生了始料未及的事,让绝世双骄远走他乡,怕是世界格局又要重新划分了。

“方少帅、肖参谋长,久仰大名。”出乎意料的是,平谷秀之的华夏语很标准——起码跟那个人鱼亲王不在一个档次上:“这次冒昧请两位出来,是想送两位一份大礼。”

冰冷的声音:“带上来!”

五个高级军官被押上前。有倭桑人也有华夏人,他们尘灰满面,身上皮开肉绽,喊得凄惨沙哑。

“冤枉!冤枉!”“太君小的冤枉呀!”

无双一见这五人,水润的唇慢慢抿紧,手也握成了拳头。

“这五个人,是肖参谋长潜伏在我军内部的奸细吧?真是佩服。要不是肖参谋长没发现身边的刘家维少尉早已弃暗投明投靠了我倭桑帝国,那这个大亏我可是吃定了。”

南统军所有人的目光如刀插在刘家维身上。

完了——刘家维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平谷将军居然会把自己供出来,一时如滩烂泥般瘫软在地。

平谷秀之一挥手,五个倭桑士兵持刀站在了五人身后。

“杀!”

一声令下。

五个士兵手起刀落。

股股血浪飞舞上半空,五粒人头骨碌碌在地上打滚,脸上犹带着愤懑古怪的表情。

肖倾宇的脸色顿时惨白如纸!

自己一时失察,竟让他毁了南统军反败为胜的唯一期望!

血泊浸红了尸体身下的土地。空气中的粒子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血腥。

“这五粒头颅,就当我平谷秀之送予南统军的厚礼吧。”三十二岁的平谷司令似笑非笑,勒转马头准备回营。临走前忽然问了句:“对了,诸位应该已知道南七省已被国统府割让给我倭桑帝国的事儿了吧?”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平谷秀之心中畅快难以言表:用华夏国兵法对付华夏人,方君乾,这滋味不错吧?

南统军得知自己被国统府出卖后,一定军心涣散无心作战。至于那个刘家维,帮自己找出那几个叛徒后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这个孬种就让方君乾自己处置吧。

嘿嘿,我倭桑可不会养一个没用的废物。

跟我平谷秀之斗,方君乾你还嫩了点!

**着腰间军刀上的草花纹图徽,平谷秀之笑得志得意满——

此战我倭桑帝国不胜都难!

玉亘市城头

凝结着令人窒息的气氛。

就像深海下的火山,沉默中积蓄着毁天灭地的能量!

谁都不知道这火山何时会爆发,毁灭。

“少帅,”一个军官最先开口,白净的脸因愤怒而涨红,“杀了他!”

一石激起千层浪。

“对!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义愤填膺下,无数狂热的嗓子响起,将士们激动挥舞着刀枪,声浪震得城头都在簌簌颤抖。

“少帅,少帅,我还不想死!我想活下去!”刘家维慌忙抱住方君乾的**,哭得涕泪横流,“少帅饶命呀,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而已。我胆小,我懦弱,我不像少帅和参谋长那样视死如归,我怕死,我想活,想活下去呀!”

绝望嘶哑的咆哮如濒临绝境的困兽。

方君乾静静看着他,只感觉莫名的悲哀:“这里没有一个人想死。”

远离战火烽烟,好好活下去——每个人都这么想。

谁也不比谁高贵,谁也不比谁轻贱。

听了这话,刘家维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眼睛布满血丝,他忙不迭建议:“少帅,我们向倭桑帝国投降吧,这样大家都不会死了!少帅,我是刘家三代独苗呀,刘家就靠我一个传宗接代了,我不能死呀!”

一个铁扇般的巴掌狠狠掴上刘家维的脸,刘福安呸了一口:“我家少帅可是东北方家五代单传,人家水里来火里去可曾埋怨过什么?你丫的还有脸说了,你们刘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居然还跟老子同姓,老子真替你害臊!”

刘家维死死抱住少年元帅的**不肯撒手,只哀声求饶:“少帅,少帅……饶命呀!我从没犯过什么错误,您不能因为我只做错了一件事而杀我呀!我不要死……少帅……”

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

有些错是不能犯的。

因为那是弥天大错。

一旦铸下,无可挽回。

方君乾闭起眼,面无表情:“不杀你不足以平民愤——拖下去,枪毙了吧。”

凄惨的求饶声回荡在玉亘市城头。

直到“砰”一声枪响,惨叫声戛然而止。

方君乾在漫天血色夕阳中,对着城上城下数以万计的士兵说:“自瑛国船炮第一个轰开华夏门户之后,我华夏子民四十八年来一直在绝境中挣扎,血火中求存。有人说,这是我华夏民族的屈辱史,是家国不幸的开端。但我方君乾认为——恰恰相反!这是民族崛起,自强不息的号角!

“面对国破家亡,有人选择了背叛,有人选择了逃避,但有更多的华夏子民投身到这场前赴后继的巨大战斗中,我泱泱华夏无数英烈,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新的钢铁长城。

“有人说,国统府出卖了我们,出卖了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有人问,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是毫无意义了吗?

“现在,我就明明白白回答你:不错!国统府是背弃了我们。”

群起大哗!

不安骚动像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漾起一圈圈绝望的涟漪。

“但是——”

方少帅的声音虽不高,但有种巨大的穿透力。

奇异的,全场一静。

方君乾一身黑色的军装,没有多余的装饰,但一言一行,却自然而然澎湃着一种无声的威严。

“……我方君乾永远不会背叛你们。”

已经不能用感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此刻南统军将士的心情了。

好多在战场山中枪受伤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铁汉,当场掉下眼泪来。

然而谁也没有去笑话他们。

血红的落日余晖给远处的衰枯平原洒上了一片绯,枯黄的平原上漂浮着一层嫩黄近绿的东西,那是钻出泥土的新草。

是呀。

国统府不要他们不打紧,只要这个男人,这个叫方君乾的男人跟他们承诺一句就好了。




第五十六章

肖倾宇是南统军的大脑,方君乾是南统军的灵魂。

安定军心后,南统军高层迅速召开了紧急会议。

“肖参谋长身为南统军总参谋长,掌管内务情报军情机要。刘家维一事,肖参谋长大意失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方君乾负手,冷酷凛然。

“犯此大错本应按军法处置,但本帅姑念在此用人之际不宜重责大将,先将你押入牢房两天,不供吃食。你……可有不服?”

军官们大惊,纷纷求情:“少帅,万万不可呀!”“对呀少帅,肖参谋长只是一时不察,这次就算了吧。”

众所周知,无双体虚畏寒,又常常因料理国事而导致饮食无规律,早已落下胃病。牢房内空气浑浊,阴冷潮湿,夜间寒风更是像从墙壁缝里钻进来一样,渗得人发慌。

两天牢狱之灾,再加上不供吃食,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嘛!

方少帅负在身后的双手已紧捏成拳,青筋毕露。可面上仍不动声色,无视众人求情,只冷冷盯着面前的肖倾宇:“你……可有不服?”

白衣少年茕茕独立,孤单的身影略显决烈:“肖倾宇身为军情指挥官,刘家维通敌卖国却没有被执法处查处是肖某失职,少帅的处罚合情合理,肖某绝无二话。”

自绝世双骄接手玉亘市后,整顿吏治打击豪强,使得玉亘市风气一肃,一派海晏河清路不拾遗的风貌。

别说横行霸道几乎绝迹,连小偷小摸都很是稀少,以致玉亘市警署大牢犯人寥寥无几。

而此时,昏暗的牢房内,却有一个人静华端坐一角。

白衣黑发,月鳞镀其国色,剔透展其风华。

似乎感觉胃部剧痛,纤长手指轻按于腹部左边,依旧是不动声色的淡然。

“啪啪啪”三声。

无双讶然抬头,却看见那个俊美而不失英气的男子正隔着房顶的采光天窗冲自己招手。

无双还没回过神来。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坚不可摧的铁窗被男子轻易整个儿提起来扔在一旁(可见早有准备),粗大的绳子放下来,方君乾拉着绳子纵身一跃,火红的风雪斗篷瞬间绽放,人已潇洒落地。

见到他,无双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温声漫道:“你怎么来了,没被人发现吧?”

“没。”方君乾的声音有点闷闷的,“倾宇,我们出去吧,你别在这儿受苦了。”

无双瞄他一眼,缄口不语。

方君乾在他跟前蹲下身,正色道:“平谷秀之已经上当了,他听信刘家维的话杀了自己的亲信,现在倭桑大军抽调了一半的军队去北线布防东北军突袭,谁会想到我们真正的盟军是周大哥的猛虎团?倾宇,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没人会察觉我们的计划。”

无双早在半个月前就得知了刘家维投敌叛国的情报,将计就计,把假情报通过刘家维之口传给平谷秀之,让平谷秀之误以为自己身边那五个得力干将是南统军奸细,不由分说将其就地格杀。

肖倾宇巧妙地利用他铲除了那五个熟悉玉亘市兵防的倭桑军官。

为了瞒过刘家维,绝世双骄在高级会议上有意无意透露过东北军会支援玉亘的消息,果不其然,平谷秀之闻言大惊,忙不迭抽调一半兵力赶往北线布防,这才让北虎将的猛虎团有了可趁之机。

肖倾宇做事,从来不会前功尽弃。

见他微笑摇头,方少帅便知道他是坚定了心志要按计划行事。

以仁为心,以韧为情。

肖倾宇一旦下了决心,定了主意,便是无可更改的坚持坚决坚定。无论是谁都无计可施,哪怕这人是方君乾。

可是这个计策,却要累着他这谪仙般的人在阴冷的牢里受罪。

“倾宇……”他歉疚地看着他,“对不起呀。”

无双语气淡淡的,却又像在不着痕迹地安慰他:“肖某主掌内务情报,此次失利追究责任,肖某当然是首当其冲。你这一军之帅不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