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2

区三五零三号,请告诉我的新婚妻子江爱如女士,就说我对不起她,如果我阵亡了就让她改嫁吧,别等我了。”

“顾小铭,来自平都白马小区三栋七五六号,请寄给我的父亲顾爱国先生。”

小疯子摇着笔杆,哭得泪流满面。

“俺叫赵老幺……俺就算了吧,俺一家子除了俺一个都没剩下,都不知道寄给谁。喂,小子你哭啥,老子还没死呢!晦气!”庄稼汉子笑得豪爽,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小疯子,你可要负责把大哥们的信寄到呀,要不咱们可饶不了你!”

邓团长威严道:“左晓风列兵!”

小疯子下意识脚跟一磕,挺胸收腹:“在!”

“现在我命令你——活下去!活下去,不计任何代价地活下去!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

左晓风的反驳脱口而出:“团长我不能!”

“这是军令!”

“团长,”少年泣不成声,“让我跟你们一起战斗吧……我不怕死!真的!你们都像我大哥哥一样,还有少帅和公子,我要跟大家同生共死!”

“你还年轻,还有更艰巨的任务。”邓立波一脸神秘,“你得负责把大伙儿的东西和话都带到呀!这么多人,这么多话,这么多东西……反正老子是记不住的,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至于我们——”邓立波环视众人,狂吼道:“就让我们壮烈吧!祖国万岁!”

众人眼里流出了泪水,雷霆般齐齐呼喝:“祖国万岁!”




第五十八章

无双公子经常说的一句话——“尽人力顺天意,如此而已。”

数不清是第几次的搏杀,记不清自己是何时杀了人。

远处响起了倭桑兵那刺耳的鼓噪声与轰鸣的爆炸声,倭桑士兵一次次进攻,又被一次次击退。

南统军伤员们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他们眼睛发亮,表情却是安详平静。他们默默聚到一起,用枪射,用刀砍,用拳打,用牙咬,浑身上下都是武器,有人甚至不闪不避一把抱住敌人,默不作声纵身跳下十几米的城墙,与敌人同归于尽。

平谷秀之看着战局,又是恼恨又是敬畏。

正是那些形容憔悴、衣衫破烂、疲惫不堪的华夏国士兵,就是这样的残兵弱旅,他们抵挡了倭桑精锐军团的前进步伐,整整一个月寸步不让,人人视死如归。

激战正酣处。

西北战线却是一派平静安宁。

大约一两千人的倭桑部队正朝这儿开进。

“停下!你们哪个部队的,来这儿干什么!”

领队的负责人笑得一脸谄媚,用结结巴巴的倭桑语说道:“长官,咱们是佐佐木将军派来的援军。”

“原来是援军。”守卫看着他们明显是倭桑军人的服饰,点了点头,“佐佐木将军的援军怎么这么晚到,你们延误了战机你们知不知道!?”

那领队军官一脸苦大仇深:“唉,兄弟真是惨,碰上北虎将周武,弟兄们损失了大半,只剩下这么些人了!”抽出一支烟,忽然问道,“兄弟,借个火。”

“哦。”那士兵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火柴。

那军官笑脸一敛,尖叱道:“动手!”

惊变骤生!

倭桑士兵还来不及反应,沉默的“援军”纷纷拔出了身藏的利刃,插进他们的小腹。

一时间,刀光绰绰,血肉飞溅,那小队长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听见匕首捅入**的扑哧声。他呆呆看着对面的金老黑,**着想说些什么,可是腥甜涌出哽住了他的喉咙。

沉重的躯体扑倒在地,带起大片尘土,鲜血将褐黄的土地染得一片腥红。

金老黑呲牙一笑,鲜血喷得满头满脸,狠戾得就像一匹狼,哪还有半分唯唯诺诺的傻样!

“怎么回事?!”远处几个倭桑伪军一闻异动,立即冲过来大声喝问,“你们要干什么?”

话音未落,冰冷的子弹穿透他的胸膛。

临死之前,他看见金老黑的狠笑。以及那句回答:“要你命。”

猛虎团士兵如狼似虎地越过路障,迅速击溃了措手不及的倭桑士兵,并毫不停顿地向倭桑中军杀去!

绝望的惨叫声和哭号声回荡在战场上空,鬼哭狼嚎般,让人听了牙根发酸。

几千个猛士冒着枪林弹雨撕开了倭桑脆弱的防线,手中的刺枪置若罔闻地平端刺出,带出来的黏稠鲜血染得地面一片猩红。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倭军魂飞魄散,残存的倭军尖声高叫:“他们不是援军!他们是敌人!!”

听着前方传来的惨叫和哀嚎,平谷秀之一下子变了脸色:“怎么回事!?”

“平谷将军,西北战线被不明军队撕开了!眼下他们正冲着我们杀来!”

平谷秀之骇然失色,举起望远镜。

一幕令他肝胆俱丧的战况发生在眼前:右翼的部队被墨绿色洪流冲散,障碍物被推翻烧毁。雁翼阵型转眼间被他们截成了几段。

是北虎将周武的猛虎团!

没等到东北军,反而被猛虎团来了个迎头痛击。

一瞬间,平谷秀之的脑子里只闪过一个念头:上当了!

该死的方君乾肖倾宇,联手演的一场好戏!

绝望中,平谷秀之慌了手脚,战机已失,不能让子弟兵做无谓的牺牲!他不甘心地高声怒喊:“撤!!”

平谷秀之是一步错,步步错。

如果他再自己观察一阵就会发现,其实这支部队只有区区一两千人,只要他调遣一支部队前去镇压,待他们士气一过,就会像海面上的泡沫瞬间消逝,根本动摇不了眼下局势。

他和绝世双骄差就差在这一点上。

无双很快就发现了症结所在:“方少帅,猛虎团大军估计还没到,黑子带领的先锋部队撑不了多久!趁现在平谷秀之浮躁胆怯,即刻带兵出击!如果让平谷秀之看出端倪卷土重来,我军万万抵挡不住!少帅,决不能让倭军察觉倭军兵力空虚,请少帅当机立断!”

胜负成败,家国兴亡,在此一举!

黑发遮住了方君乾的眼,他猛地一下拽过无双,强而有力的臂弯拥抱住他,截金断玉:“知道了!”

迅速放开手,两人四目相对。

无双深深凝视住他,想要把他的轮廓铭刻在心。

剑眉入鬓,星眸含情,挺鼻薄唇……

颔首:“保重!”

乱世中,保重。

方君乾毅然转身,振臂高呼:“弟兄们,跟我上!”

“杀!杀!杀!”低沉的呼喝声犹如闷雷一般,回荡在玉亘市上空。

一队队兵马跟着那个骄阳般的男子消逝在平原尽头。

平谷秀之所欠缺的——肖倾宇的宏观与决断,以及方君乾的运势和勇气。

倭桑士兵来不及拉栓上膛,猛虎团的士兵已经扑至身前。近身战枪械等同累赘,许多人把长枪就地一扔,拔出军用匕首应战,还有些则直接上刺刀。

转眼间方君乾带领的南统军支援杀到,几个倭桑士兵在人潮中恍若大海中的几朵浪花,瞬间就被乱刀砍得血肉模糊,湮没无闻。

面对着猛虎团和南统军毫不留情的杀戮,倭桑士兵怒吼着反而迎了上去,他们近得几乎是贴着敌方的脑袋,用刺刀,用军刺,用匕首,用指甲,用牙齿,恨不得将对方脑袋狠狠砸得脑浆崩裂!

乱了!

场面极度混乱。

由于猛虎团的援军和倭桑军穿着同一款式的衣服,而除了黑子,猛虎团和南统军又相互面生得很,杀红了眼后就开始敌我不分。

往往两人用刺刀拼杀了好一会才发现不对劲——大水冲了龙王庙。

场面混乱之极!

谁能掌控局面,谁就是胜利者!就看谁能更快更准纠集自己部下了。

容不得多想,方君乾作出了一个令所有人跌破眼镜的疯狂举动!

只见他跃上一处土坡振臂一呼:“南统军猛虎团向我靠拢!”

所有人惊到呆滞。

天呐……

肖倾宇双手倏地攥成拳头,温润如玉的双眸尽是忧色。

莫非他疯了!

所有人都这么想,无论敌友都目瞪口呆望着他,大脑陷入僵化状态,场面竟在一瞬间陷入鸦雀无声的诡异安静。

眼下局面混乱敌我不分,几千兵马相互践踏,人人自顾不暇,生怕一不小心引起别人关注被当做出头鸟棒打,他倒好,登高一呼主动引火烧身。

过了好一会儿,几个倭桑士兵才反应过来,在南统军把方少帅重重保护起来前,怪叫着朝方君乾开枪!

然而更令人瞠目的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

枪林弹雨,血肉横飞。密集的炮火网中,身为众矢之的的方君乾竟连颗流弹都没有擦到,硬是毫发无伤!

这运势已经不是福大命大之流了,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邪门。

黑子大喜过望,尖叫着向方君乾所在之处靠拢:“猛虎团的弟兄们!刚才那个就是方少帅,大家快向他靠拢!”

猛虎团的援军顷刻之间军心大定,以百川入海之势飞快向方君乾所在地奔去,霎时间汇成一处抱作一团!

目睹奇迹,南统军所有将士立时信心满满:主帅气运如此强悍,何愁此战不胜!

“少帅!”金老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激动得热泪盈眶。

要知道,方君乾刚才无疑是把自身安危置之度外,这个举动等同于在这兵荒马乱的战场上救了自己一命!

见到了许久未见的金老黑,方少帅一本正经地问:“黑子,大半个月的朝夕相处,和小姚进展如何了?”

闻言,所有人都有一种想翻白眼的冲动。




第五十九章

事实证明,得罪了谁也不能得罪方少帅,一旦他盯上了你,那你就时刻准备着被他公报私仇打击报复吧!

在某些方面,方小宝绝对是君子的典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典型(说白了就是有时候爱记恨小心眼)。

金老黑为当初陷害方少帅咽下了苦果,估计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而平谷秀之也是如此。

平谷秀之快疯了,被人从玉亘市追到林茂市,倭桑军队也跟着快疯了!

于是道路上出现了很有趣的一幕,如果有人坐飞机从上往下看去就会发现——蝗虫般密密麻麻的大军居然被一小撮军队逼得无路可走,像无头苍蝇般被人四处追杀。

方君乾那赶尽杀绝有恃无恐的气势更让平谷秀之笃定了自己的推测——没有伏兵,他怎敢如此嚣张?!(郑重告诫:不要跟他比嚣张!)

南统军的倭桑语翻译员拿着大喇叭喊话:“平谷秀之进军,我家少帅久闻将军大名,想和将军来场徒手公平决斗,如果将军获胜,我南统军将放将军与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