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3

干下属安全离去。”

平谷秀之阴沉着脸:“如果我输了呢?”

方少帅点点头:“那就请平谷将军留下龙翼军刀,给本帅做个纪念吧!”(强烈鄙视假公济私行为……)

结果换来一句怒吼:“方君乾你不要欺人太甚!”平谷秀之差点被逗得失去理智。

方小宝悄声问金老黑:“黑子,本帅哪里欺人太甚了?”条件明明宽松得很。

金老黑也无法理解:“靠,他那把破刀难不成比命重要?”

平谷秀之平息着自己的怒火,强自用冷静的语调说:“你们华夏国有一句话叫‘士可杀不可辱’,虽立场相对,但我平谷秀之一直敬重方少帅年少英雄,也请少帅尊重我平谷秀之身为军人的尊严!”

方君乾的目光依然锐利,然而比起当初的飞扬跳脱,如今的方君乾却显得内敛而沉稳。

看待事物,也从当初的爱憎分明,渐渐通透多面起来。

“枉本帅还当你平谷秀之是一号人物,结果真是令人失望。莫非在平谷将军眼中手下几万大军的性命还比不上你手里的一把刀?”

方君乾讥诮一笑:“如果本帅是你,绝对愿意用这一把刀来换取手下士兵的平安撤离。”

方君乾,东北王方洞廖之子,十五岁时化名方钧天到南方参军,迅速纠结起南方十六部,组建南统军。

两年军旅生涯,经历大小战役十八场,以战风凌厉凶狠让敌人闻风丧胆,十七岁之时收复南七省,被尊为“少帅”,与北方的周武并称为“南少帅,北虎将”。

公元1945年,十八岁不到的方君乾再度领兵南下抗击倭桑侵略。与之同行的是国统军总参谋长肖倾宇。

1946年,倭桑陆军第八军司令平谷秀之挥师攻城,绝世双骄撤走大部队,只率领二万死士坚守玉亘。

此战是绝世双骄的巅峰之作。

在平谷秀之中计后撤的过程中,方君乾率部奔袭两百多里,以三千的损失数量,歼敌二万多人,俘虏少校以上七人,其中包括少将以上两人。

这还不罢休,在猛虎团赶到之前,方君乾一路追杀,一直将倭桑赶出林茂市,一直追到祁临沂特山一带。

就在这里,方君乾暂作停顿,后与平谷秀之达成某种协议,放其归国。

之后,方少帅班师回兵,结束了这场震惊中外的“血海大战”——因此战投入兵力多,作战规模大,双方死伤无数。

南统军第五营、第九营全部战死,第三团除了一个小兵外全军覆没。

倭桑大军更是损失惨重,十五万士兵折损过半。玉亘市连攻一月都僵持不下,倭桑大军未过东南门户便折戟沉沙。

公子无双曾为那一战感慨说:“但凡那一战存活下来的人,全都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

所有人深以为然。

“血海大战”因此得名。

平谷秀之回国后,公子无双悄悄放出些风声,平谷秀之立即因通敌叛国的罪名被军法处扣押,理由是血海大战时方君乾无故放虎归山,军方强烈怀疑其与南统军达成了某种协议。

其实在方少帅追击前,公子无双已悄声叮嘱:“如果可能,少帅不要伤他性命也不要生擒于他,放他平安回国。肖某还有地方用得着他。”

平谷秀之得知后大恨:“我就该猜到方君乾绝对是故意的,他早就跟那个肖倾宇串通好了!”

后来发生的事是倭桑人预料不到的。

倭桑几大家族平素不合,只是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关系,如今平谷秀之出了这么一趟子事,各大家族当然很高兴有这么一个削弱平谷家势力的机会。

而平谷家为了保住长男,毅然和几大家族翻脸,倭桑军部立时陷入一片腥风血雨。

于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公子无双抬盏浅抿,悠然评价:“活着的平谷秀之果然比死掉的有用多了。”

闻言,南统军诸将全部悚然。

清理完战场后,方君乾和肖倾宇坐上了金老黑的车,马不停蹄赶往林茂市处理战后大小事项。

当方少帅坐进车厢后座,看见驾驶副座上的姚于倩后,立马冲着金老黑不厚道地坏笑,黑子被他笑得满脸不自在。

无双看不过眼,咳嗽一记:“姚姑娘是肖某请来的,肖某还有事得劳烦姚姑娘。”

坐上车,淡淡吩咐,“黑子,开车吧。”

从玉亘到林茂有三个小时的路程,黑子专心致志地开着车,眼见车子已驶进林茂市市区,后座的两个长官却仍未发出半点指示。

不由开口:“少帅,公子……”

“嘘,你看,少帅跟公子都累坏了,你别吵着他们。”姚于倩轻轻点了点后座的绝世双骄。

黑子一愣,透过反光镜看到及其温馨有趣的一幕。

连续几天几夜制定计划熬夜布局,倾乾真的累了。

他们那一向清贵出尘,无论遇上什么事都能淡定自若的肖参谋长此刻安安静静地靠在方少帅的肩膀上,酣然好睡,不声不响。

而方君乾则理所当然地枕着无双的脑袋,连睡觉都睡出一副我是无赖我怕谁的王霸之气。

柔和的阳光洒在两张年轻的脸庞上,沉淀出静谧的纯净安然。

此刻这两人哪里像刚刚力挽狂澜的绝世双骄,那般安静无邪,那般不设防备,分明是还未长大的孩子。

黑子见状,不由自主地放慢车速,以便让两人多休息一会儿。

姚于倩恨不得掐掐两人的脸。

掩唇轻笑:“实在是太可爱了!”

可惜当时还没流行“萌”这个形容词,为之扼腕。

就在姚于倩正看得入神之际,车祸差点发生!

黑子的吉普刚刚开到玉亘市的西大街,因为后座两人都睡着了,所以车开得很平稳,转了个弯,金老黑猛地看见一对人马浩浩荡荡往这边杀来,慌忙一个急刹车!

无小双和方小宝由于惯性差点跌下座位,身子不由自主往前栽倒,脑袋更是双双撞在了一起!

“啊哟!”“痛!”

一人抱着半边脑袋,姚于倩甚至还能看见两人大眼睛里的闪闪泪花。

“方君乾!”无双说话声低而短促,语气严厉,“脑袋挺硬呀!”

方少帅可怜兮兮地瞅着他,满目委屈却不敢回话。

“怎么回事!!”金老黑肚子里的火一下子冒出来。少帅和肖参谋长就坐在后座,万一自己开的车有什么三长两短……黑子一个激灵,自己都不敢想下去。




第六十章

欢腾的士兵潮水般向街道中路涌来,将车子团团围住。

街道两边的每个房门都打开了,还有军民不断从窗户里冒出头来。

“少帅!公子!”他们拍打着车子的门窗,迫切的脸孔尽是激动与喜悦。

他们的确有骄傲的资格。

在猛虎团大部队援军赶到之前,以二万残兵弱旅整整坚守玉亘一月有余,不让十五万倭桑大军雷池一步,更逼得倭桑名将平谷秀之败退沂特山,打出了南统军赫赫威名!

“国统府的晋升令已经下来了,少帅你跟大伙儿说句话吧!!”“对呀,少帅和公子一起跟大伙儿说几句吧!”

这才知道,国统府刚下的命令:方君乾已被授予国统军上将军衔,史无前例的国统府最年轻上将。

无数渴望的眼睛倒映着那两个绝世男子的身影。

方君乾和肖倾宇一前一后踏出车子。

身为保镖的黑子如临大敌,一双利眼时刻警戒着周围的士兵,生怕一不小心就会窜出个亡命之徒。

见两人出来,人群自然而然让出一片空地来。

“少帅,跟咱们说几句吧!”

方君乾转身,把视线转到了身后无双那里。

这个安静而低调的少年,永远是白衣如雪镇定自若,默默筹划着一切,

让自己在阳光下辉煌,代替自己一声不吭地行走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

然而他的倾宇,偶尔峥嵘毕露,便是血火玉碎,远胜世间任何男子的夺目耀眼。

随着方君乾的目光,南统军一时竟然都把目光转到了无双身上。

“不管以前走过多少崎岖的路,以后还有多少崎岖的路要走,方君乾永远不会感到孤独,因为我知道,即使倒下,我的公子无双也会一直站在我的身边。”

眼眶有点发热,肖倾宇朝他用力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有时候,沉默无声比信誓旦旦更加有力且坚定。

因为前者付出的是声音,而后者付出的是灵魂和性命。

他拉过他的手。

霎时——

掌声,雷鸣般的掌声。

巨大欢呼声如浪如潮席卷苍穹!

大街上,无数帽子被甩向天空,此起彼落。

他们吼着,喊着,**着,崇拜着,期盼着,渴望着。

一遍遍,一次次的呼唤着千年前那力挽狂澜的不败神话——“绝世双骄”!

就在这澎湃鼎沸中,肖倾宇看着身边那神采飞扬的英俊男子,一股不知是悲还是喜的情绪左右了他的所有思绪。

这是方君乾。

他知道自己应该为这个国家的未来做些什么,他知道怎样利用自己手上的资源去打天下,让世人认可自己,仰望自己,膜拜自己。

这个男人是方君乾。

不管今后世事如何变迁,与肖倾宇同生共死的人只能是方君乾。

远处河山迢递,云烟卷天青,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方君乾静静看着他:这江山逶迤,然而方君乾今生惟你……

南统军战胜后的阅兵是一个仪式,也是一种决心。

方君乾站在阅兵台上,微仰着首。向晚的夕光照着他的军帽帽檐,勾勒出他刀削斧劈般的坚毅轮廓。

一股纵横睥睨,激扬勇决,凛然不可轻犯的气概喷薄而出。

台下一个接一个的声音响起。

“南统军一旅一团团长薛义代一团所有将士向您致敬!”

“南统军一旅二团团长林思琪代二团所有将士向您致敬!”

一个个正步出列,一个个大声汇报。

轮到一旅三团时,

十六七岁的小战士踏前一步,一个标准的军礼,扬声汇报:“南统军一旅三团列兵左晓风,代三团所有阵亡将士向您致敬!!”

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小疯子略带稚气的脸,泪流满面。

南统军第三团,除左晓风一人,全体阵亡。

有风刮过他身后空荡荡的路面,尘埃在艳阳下飞舞,带起烈士们一张张灿烂的笑颜。

全场静默。

方君乾慢慢摘下军帽,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眼中的晶莹。<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