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4

r/>
五指合拢,缓慢而有力地向这个第三团唯一的幸存者敬了个军礼。

“敬礼!”

唰的一声,人山人海的大道顿时举起一片军礼的海洋。

巍巍哀思,如山肃静。

无双也敬礼。双眉秀挺,容颜如玉,更衬得双颊苍冷。

淡淡的悲伤从肖倾宇墨玉般的瞳孔中散发出来,一种风雪夜归人的悲怆。

绝世双骄同时在心里默念:

“向所有死了的、活着的、远去的、还在的浴血奋战的战士致敬。”




第六十一章

“于是本帅华丽丽地升官了。”

言毕随手一甩,那一纸薄薄的升调令不知飞往了何方。

扔完后方少帅立马后悔了:怎么就这么扔了呢?折个纸飞机打个草稿也好呀,真是太浪费了……

肖公子一边在沙盘上排列模型,一边淡淡说道:“以两万残兵弱旅大破倭桑十五万大军,凭一己之力保住南七省令倭桑元气大伤,你的功劳太大。即使段齐玉再忌讳你,为堵悠悠之口也

不得不将你提拔到上将一职。”

方少帅好奇道:“本帅是南统军元帅、国统军上将。那倾宇呢?还有升官的空间吗?”

肖公子的骄傲的微笑如水般澄澈:“肖某是国统军总参谋长,相当于国统军军区副司令员(上将军衔),除非段大总统肯将司令一位让我,否则肖某已经升无可升了。”

男人都有好胜心,更何况是骄傲如斯的绝世双骄!?

方少帅邪邪一笑,“你我谁的军衔比较高?”

无双懒得理会他笑容中的得意,淡淡道:“这就要看南统军是不是附属于国统军了。”

如果方君乾承认南统军附属于国统军,那么肖参谋长的军衔高于方少帅,如果方君乾想拥兵自立,那么他和段齐玉同为一军统帅,实力地位不相上下,自然比肖参谋长要高出一截。

方君乾沉默。

何去何从?

现在牵扯到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南统军是不是还附属于国统军?

这个问题,牵扯到华夏国军政农商层层面面角角落落,怕是段大总统做梦都要吓出一身冷汗来。

论实力、论威望、论背景、论家世,现在的方君乾完全足以跟国统府分庭抗礼,哪怕他自立门户,段齐玉也不敢说一句不是。

然而这么做,无疑是将华夏国一分为二。

方君乾显然在做激烈的内心挣扎。

明亮的眼睛有炽烈火焰熊熊燃烧,他是天之骄子,天纵英才,胸藏百万甲兵,无数能人智士甘愿终身追随。

他这种人,自是不甘屈于人下的。

可是——

这样的人却回答说:“南统军附属于国统军,这是不容改变的事实。”

抬首,铮铮铁骨写着千秋大义:“除非段齐玉通敌卖国证据确凿,否则方君乾绝不会背叛国统府自立为王!维护国家政权与国土统一,是原则,也是底线。”

无双依稀回眸一刹那,赞赏欣慰的流彩在他月眸一瞬而逝。

那一刻看着他眼中的赞赏,方君乾只觉心中有**淌过,自豪与骄傲充斥心胸。

心上之人的态度,要么使人成熟,要么让人堕落。

很幸运的是,肖倾宇无疑让方君乾成熟。

“少帅。”半响,无双悠悠开口。

“嗯?”

无双抬头看他:“肖某想向少帅要个人。”

于是,当左晓风不明所以地被传唤到绝世双骄面前时,眼睛左顾右盼,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尽是忐忑不安。

他听见南统军的灵魂方君乾,自己高山仰止的偶像对自己说:“从今天起你就在肖参谋长手下做事吧!”

小疯子着实一惊。

抬起头,呆呆望向一旁温润如玉的公子无双。

无双微笑着向他点点头。

那双温暖而清澈的眸子遥遥注视着自己,恍若穿透了红尘,破开了虚空。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令小疯子手足无措,好一阵子才嚅嚅道:“我……我怕做不好。”

说罢惴惴低下头。

他怕自己辜负公子的期望。

肖倾宇静然安坐,背影看上去有些伶仃。

一袭白衣竟像沾染了一身月华。

“不要担心,有不懂的地方我会教你。如果你不嫌弃,就跟着肖某做事如何?”

小疯子一下子红了眼眶。

看着他,重重点了下头。

公子无双自认是个冷血专断、天性薄凉的人。

血海大战之时,自己向第三团团长下达了简单的命令:“死守北城!”

当时,三团团长邓立波毫无怨言地接下了任务,并保证:“哪怕战至一兵一卒,我们也会完成任务!”

现在想来,天底下自私残酷莫过于此!

以区区一千三百人,独立抵抗全盛时的倭桑主力部队,这无疑在让他们送死。

但他们一丝不苟地完成了任务,真的战至了一兵一卒,那是真正的血肉山河,视死如归!

可是,肖倾宇又能如何呢?

肖倾宇别无选择。

即使再来一次,他依然会向三团下达这个死命令:“死守北城!”

战争的残酷就在于此。

除却胜利,任何牺牲和鲜血都只是战争的附属品。

两天后,风尘仆仆的周武上将终于带着猛虎团大队人马赶到了。迎接他的,是重建得七七八八的玉亘市,以及久候在城门口的绝世双骄那年轻的明澈笑颜。

北虎将周武是东北王的得意门生,自然和方君乾相交已久。

他豹眼狮鼻,体格健硕,笑声中带着军人独特的豪爽。

倒是有五分像东北王方洞廖。

怪不得方洞廖经常吓唬小时候不听话的方小宝:“你再皮!再皮我就收你周武大哥做儿子,把你卖给人贩子。”

为此方小宝同学抑郁了一阵子,也乖乖老实了一阵子。

所以相较于无双一贯的清贵有礼,方少帅那坏坏的笑容就颇有点让人玩味了。

接风洗尘。

应无双之邀,咱们周大哥决定在玉亘市小住一阵子。




第六十二章

在周大哥在玉亘市小住期间,天下太平,社会和谐。

于是无所事事的某人,经常会拉着幼时的弟弟方同学闲话家常。

某天北虎将在和南少帅闲聊之时,周武上将对自己的军棋水平相当自信,吹嘘自己从小得名师真传,后来青出于蓝,举凡跟人下棋没有不赢的,当真是扫遍天下无敌手,等等等等诸如此

类的话。

本来方少帅是没什么反应的,但周大哥千不该万不该说了这么一句:“无敌也是一种寂寞呀!即使我用猛虎团半年的军饷和人赌一盘棋,别人都不敢跟我下……”

“什么!一盘棋赌半年的军饷!?”方少帅的眼睛贼亮贼亮,散发着野猫子般的幽幽寒光。

有经验的人应该知道,此刻无论方少帅跟你说什么话,你都应该谨慎谨慎再谨慎,哪怕他是在问你天气你都应该考虑三四遍后再回答。

不过,糟就糟在北虎将对方少帅知之不深,以致后来每当提起方君乾,我们的北虎将就会以一副悔不当初的口吻:“当时我年幼无知……”

“那是,我周武在军棋盘上怕过谁!叫你们南统军的高手出来吧,我猛虎团的军饷等着他来拿。”周武同志胸有成竹,再拿一把羽毛扇,估计就能唱空城计了。

在我地盘上居然敢如此嚣张?

方少帅阴森森地笑:这回不让你输得泪流满面我就不姓方!

最近南统军军费捉襟见肘,这可真是解了燃眉之急,顺便还能打击打击周某人,灭灭他的嚣张气焰,何乐而不为?

在门口随手抓了一个守卫,低声嘱咐:“快,请你们肖参谋长过来,就说财神爷送钱来了。”

小兵心领神会,顺带鄙视了一下房间里的周武同志:跟公子下棋,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么!

匆匆领命而去。

军棋的棋子各方均有二十五个,分别为军旗、司令、军长各一;师长、旅长、团长、营长、炸弹各二;连长、排长、工兵、地雷各三。

军棋的棋子从大到小排列是:司令,军长,师长,旅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工兵。

小棋遇大棋被吃,相同棋子相遇,则同归于尽;工兵能排除地雷,其他棋子不能排雷;炸弹与任何棋子相遇时同归于尽。

军棋棋盘包含铁路线、公路线,每方包括五个行营、二十三个兵站、两个大本营。

十五分钟后。

方君乾:“真是,一不小心就赢了。”

四十分钟后。

方君乾唉声叹气:“唉,赢得本帅都不想赢了。也太没挑战性了吧!”

无双淡淡斜了他一眼:又不是他下赢的,有什么好得意的。

一个小时后……

第三盘激烈的厮杀接近尾声。

周大哥满头大汗举棋不定:连输两局,这已经是第三盘了,自己再也输不起了!猛虎团的家当非被自己败光不可。

方小宝殷勤地替无双公子打着扇:“真是辛苦倾宇了!”笑得那个灿烂夺目心花怒放。

讨好地将一杯茶移至无双手边,一边狐假虎威地揶揄打击:“看周大哥这水平也和我差不多嘛!居然还大言不惭要与我南统军高手对弈。什么叫不自量力,这就是活生生的典型呀……”

周武没好气白了他一眼:“我算看透了,你小子就是这么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言罢,恶狠狠用一个旅长吃掉了无双的营长。

白衣少年面含微笑,不动声色。

清灵如吹雪的眼睫轻轻抬起,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出手:“不好意思。”

于是周武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军棋被无双的小工兵扛走了……

幡然悔悟: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的三颗地雷早就被人家工兵挖的一颗不剩!

正当他捶胸顿足懊悔不已之时,方少帅还火上浇油补充了句:“已经欠我们一年半军饷了哈!”

周武上将那堪比迫击炮的视线直射方少帅,无奈方少帅那脸皮连巡航导弹都要甘拜下风,区区迫击炮威力实在不够看的。

“唰”地一下打开折扇!雪白扇面上“财神到”三个大字墨水淋漓,格外扎眼……

方小宝:本帅终于有机会秀秀书法了!

周武为了自己的血压着想,终于决定不再理会方君乾,转而向坐在对面的肖倾宇打商量:“那个……肖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