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6

地闭目抚额。

“小宝啊~~~~姑姑我来看你了!”伴随着一阵雅淡香风,无双眼前就出现了一位飒爽丽人。

无双见过不少美人,此刻却也眼前一亮。

方水华少了余艺雅的盛气凌人高贵娇蛮,不同于安淑美的楚楚动人惹人怜爱,也没有姚于倩的兰心蕙质善解人意,但那深隽秀美的五官,顾盼神飞的神采,还有因长年奔波而镀上一层小

麦色的健康**,让她有了种有别于一般女性的英姿飒爽,最显眼的是她穿着一身西式紧身男装,让其平添了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豪爽硬朗。

不过还没等无双出声招呼,只见一阵风刮过——方水华和方少帅已不见了踪影。

方少帅将这个所谓的小姑姑推出了房门,确定无双听不见也看不见后才道:“不许叫我方小宝!!”

表情称得上咬牙切齿,声音当得起气急败坏。

“可是……”方姑姑委委屈屈道,“你的小名本来就叫小宝呀。”

大概只有方家人才知道,东北王独子,南统军少帅,身为华夏国闺中少女梦中情人的方君乾,有个与其形象极其不搭的小名——方小宝……

她还叫个没完了她!

方少帅几乎要抓狂了:“我说不行就不行!”

以方水华的口无遮拦,不出半天整个南统军都会知晓自己的小名,到时候……

方少帅不禁打了个寒战。

靠,那帮兔崽子一定会笑得下巴都脱臼!

绝对的威信扫地颜面无存呀!

方姑姑青葱般的食指指住方少帅,期期艾艾道:“天呀,我家小宝长大了,不要我这个小姑姑了,你小时候又**又可爱的,真是男大十八变啊……”

万一让倾宇知道,想起他白皙的脸上露出那种似笑非笑的嘲弄。

啊呀呀,要疯了!!

这个小名太丢脸……绝不不能让它泄露出去!

望着这个为老不尊的姑姑,方少帅迅速下定了决心。

邪魅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悠缓的语气渗透出淡淡的威胁:“小姑姑,别说外甥没提醒过你。你要是敢把外甥的小名四处乱传,到时水华公司在南七省赚不到一分钱可不要来怪我呀。”

方水华一下子垮下了脸,偷偷瞄了眼已经高高帅帅的亲外甥,哼声:“真是的,一点都不可爱……”

终于搞定了自家姑姑,方少帅功德圆满地回到办事厅。

无双埋首于文案之中,只对方姑姑的去向轻描淡写问了句:“方姑姑呢?”

“哦,本帅叫人带姑姑下去休息了,她远道而来,劳累了。”

无双颔首,眼眸如青空澄澈。

方小宝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他可没忘记小姑姑刚进门时还脱口喊了一句“小宝”。

方君乾紧张地盯着雪衣无瑕的公子无双:倾宇他没听见吧?小姑姑貌似只不小心说了一句,何况距离隔得那么远小姑姑说话又快,他应该没听清楚吧……

肖总参谋长起身,不动声色地开始整理桌上文件。

他十五分钟后还有个重要会议。

见状方少帅悄悄松了口气,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喜上眉梢笑逐颜开:果然没听见呀,谢天谢地。

快步翩翩走过方少帅身旁,无双笑着丢下句:“方小宝?唔,这小名挺别致的……呵呵,方小宝……”

(存稿全部发完了,又要进入写一章发一章的黑暗岁月了……于是同志们,我尽量一天一章,当然如果两三天一章也别感到诧异,毕竟,某墨还是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




第六十四章

“倾宇……”方小宝软软地唤了一声。

怪只怪他如此华丽的小名落入无双手中,估计要被肖公子揶揄调侃一辈子了。

肖公子自然知道他要说些什么,忍着笑一本正经:“放心吧,肖某才不会像某人那样多嘴多舌。是不是,方少帅?哦不,是小宝同志。”

方君乾只觉乌云压顶,电闪雷鸣。

不过流氓就是流氓,总有办法在绝境中撒野耍赖反败为胜。

于是方君乾手一摊,肩一耸,索性破罐子破摔:“行行行,倾宇尽管这么叫吧!叫得尽人皆知才好呢!”

闻言,肖参谋长倒是有点诧异了。

方君乾灼热的唇紧贴无双那白玉雕琢般的耳垂,邪气笑容艳且勾魂:“小宝这个名字,只有我方家人才能叫。如果倾宇想成为我方家人,本帅不介意的……”

一抹绯红瞬间晕染上脸颊,无双气得轻咬水唇:“你!……”

方少帅的警告还是有作用的,起码无话不说的小姑姑就收敛了很多。

接风宴上,主宾三人倒也算其乐融融宾至如归。

茶余饭后,方水华提起方少帅小时候的趣闻糗事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肖参谋长你知道吗?你不知道这小子小时候有多皮,大哥光每天给他处理突发事件就心力交瘁了。”无视方少

帅射向自己的杀人眼刀,方姑姑继续揭着方君乾的老底,“当时我就在想,大哥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呀!换了个意志力薄弱的人怕早就神经衰竭了。”

无双但笑不语。

他总是静静地听,一双温润的眸子专注地望着你,让说话的人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

恰到好处的微笑,水到渠成的颔首,即使再愤世嫉俗的人,与他谈心时也会有如沐春风之感。

除了打气鼓励的言语和一针见血的提议,肖倾宇从来不会随意打断别人说话。

这也是肖倾宇为何能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南统军全体将士爱戴的原因之一。

闻言,肖倾宇静谧微笑。

那种花开紫陌,烟散天际,于无声处倾红尘的微笑,让方姑姑一下子恍了神。

她喃喃道:“这孩子……长得真俊。”拉过身旁的方君乾,指着无双笑:“被比下去喽!”

方小宝嬉皮笑脸:“怎么,你嫉妒呀?嫉妒也没你的份,倾宇可是本帅的人。”

方水华笑骂:“脸皮越发厚了,这种话都好意思说出来。”

“可惜了……”方水华细细打量着面前气质高华,清贵出尘的肖倾宇,摇头惋惜。

可惜什么?

方水华无非是在惋惜无双不是女儿之身。

要不然这两人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不过……如果肖倾宇是女人,他也就不是肖倾宇了吧。

但凡世间之事,总无十全十美,非有一丝缺憾才显能容于世。

思及此,方水华一眨不眨地盯着对面白衣倾城的清贵男子。

他仿佛在低头沉思着什么,星眸微闭,水润唇瓣弯起浅浅的弧度,领口露出一截白如玉的优雅脖颈,一派娴静安楚。

忽然察觉自己在打量他,忽然抬头朝自己礼貌一笑,眼波流转间秋水潋滟。

方水华不由赞叹:“说起来无双倒是很像我这外甥从小惦在心上的‘小仙女’呢。”

此话一出,绝世双骄立时傻住了。

方君乾还来不及阻止,他那知根知底的小姑姑就兴致勃勃地出卖了他:“啊哟,说起来别提多有趣啦。打他七岁从平京回来后他就像中了邪似的,一口一个要我们还他的小仙女,每天摸

着一个陶埙还不让我们看!”想起方小宝小时候满腹委屈控诉无门欲哭无泪的可爱模样,方姑姑笑得直打跌,“我们都以为他当时年纪小,等日子久了自然也就忘记了,可无双知道后来怎么

样了吗?”

故意卖了个关子,见无双神情淡淡的,方姑姑愈发有逗他动容的兴致。

方水华一拍**:“不是姑姑我自吹自擂,我这外甥从小交桃花运,可每当有小女生向他表白他就拒绝,然后喜滋滋地告诉人家他已经有小仙女了。”

方少帅差点把头低到盘子里,无力**:“求求你别说了……”

此刻他真恨不得把自家姑姑那张喋喋不休的嘴缝上,再把她打包邮递扔回家!

没脸见人了,他不要活啦!

想他方少帅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还是在倾宇面前……

无双不动声色地饮茶,柔柔吐出句:“哦,是吗?”

“那是!”方姑姑以为无双兴致来了,更是恨不得将自家外甥的底子全部掏给无双听,“为这事,他从小到大可没少打架!”

歇口气继续:“拒绝了那么多漂亮女生,自然有很多男同学看他不顺眼,找麻烦的一手一把抓,隔三差五的不是单挑就是群殴。”

“不过!”重重放下茶杯!

方水华扬眉吐气,自豪无比:“我家君乾从小到大打架就没输过!”

倾乾二人:……

侍卫领着方水华去客房休息。

方姑姑走后,餐桌上只剩下默然无语的绝世双骄。

肖倾宇在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

茶杯有水。

茶水清淡。

一如最淡的心事。

这样的无双让方少帅有种拔腿溜人的冲动,一边讪笑一边往门口退:“呃,倾宇,如果没事的话本帅就先走了……”

“哼。”

肖倾宇抬起头,淡淡的,一针见血的来了句:

“知道肖某不是女儿身后,方少帅是不是感觉挺失望的?”

方君乾:……

不过方水华当时还没意识到肖倾宇对于自己外甥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她后来能够得知肖倾宇在南统军的重要性,也全赖她在无意间撞见了方君乾与肖倾宇的一局沙盘对战。

这是绝世双骄常玩的一种战争模拟推演游戏,通过各方面情报在沙盘上的汇总,结合地形地貌,从而完成红、蓝两军在战场上的对抗与较量。运筹帷幄、决战沙场。

每当此时,南统军诸将也会在一旁观摩双骄对阵,无双则会在终盘后指出双方战略战术上存在的问题,从而提高指挥员的作战能力。

虽然……方少帅从没赢过。

又输了!

方少帅气急败坏地推倒沙盘。

无双淡淡道:“哪天少帅战胜肖某,就算出师了。”

“再来!本帅就不信这个邪了!”方少帅目光炯炯,“这回要是再输,本帅就将八十一军交给倾宇!”

无双公子波澜不惊:“睚眦本来就是肖某的部队。”

所有人汗了一下。

方少帅:“那本帅就把刚进的那批军备物资……”

肖公子截口:“那也是肖某的,不好意思。”

方小宝咬咬牙:“从国外刚购进的新式枪械——”

“都是肖某花的钱,是我借给少帅的。”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