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7

r/> 所有人都看着欲哭无泪的方少帅,无限同情。

方小宝豁出去了:“好,本帅就把自己赌上!”

肖倾宇很奇怪地看着他:“你人不是早归我了吗?是少帅自己说要以身相许的。”

方小宝:“……”

看着南统军上下暗暗憋笑的模样,以及方君乾一副被吃得死死的模样,一丝阴霾悄悄驻上方水华的眉宇。

方水华在玉亘市呆的时间并不长。

毕竟她每天经手的大笔买卖分布大江南北,她必须一一过问谨慎决策,能浮生偷得半日闲已是不错,哪有闲情逸致与外甥久叙家常?

其实像他们这类人,时间总不像是自己的。

方水华走时,方少帅亲自将她送至城门口。

无双本要来送,却被方姑姑以“肖参谋长事务繁忙,要是还来送我那我可真是过意不去了。”的理由给婉拒了。

玉亘城郊外,芳草萋萋,绿树荫荫。

方水华不由感慨:“春天到了呀。”

严冬悄然而过,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是呀,春天到了。”方君乾也轻叹一声。

“君乾,有些话姑姑不得不对你说。”临走之前,方水华盯紧自己外甥那双邪气深邃的眼睛,凝重道,“军政大权一定要牢牢抓在自己手中,决不能假以人手——哪怕你对这个人有多信

任多看重。君乾你记住,君臣不分是上位者大忌。有些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方君乾默然柳树下。

方水华一字一顿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方君乾淡淡一笑:“姑姑是说……倾宇?”

方水华说的,正是那个素衣缟袂的清冷少年。

“既然你已知道,姑姑就明说了。”方水华褪去直爽的表象,竟是深沉冷静得像一个政客,“肖倾宇深受南统军上下爱戴,部队军需钱粮的收支全部经由他手。而他掌管的睚眦军个个身

手不凡且只听命于他。

“如果……姑姑只说如果,肖倾宇哪天神不知鬼不觉将你杀害,凭他在军中的地位信誉,南统军上下哪个敢怀疑他?到时军政大权易主,你辛苦打下的江山就给他做了嫁衣。”

方君乾剑眉一沉,任春寒来袭:“小姑姑不是很喜欢倾宇吗,今日为何对本帅说这番话?”

方水华理所当然:“我虽然喜欢倾宇那孩子,但他毕竟是外人,而你才是我方水华的亲外甥,方家未来的家主,于公于私我都应该向着你。”

“君乾,你对他推心置腹,他未必对你有情有义。”她咄咄逼人,步步紧逼,“你敢保证他从来没动过这种心思?”




第六十五章

方家是很传统的家族,世代男主外女主内,家主之位只传男不传女,方家媳妇不得插手方家军政经济大权,而从方家嫁出去的女儿相当于泼出去的水。

如若方家嫡系子孙出意外无法继承家业,则由方家几大长老共同商议,从旁系中择一子,冠以“方”姓,继承祖业。

生母有抚养教导之职责,但不得插手方家大小事务。

总而言之,女人在方家是没有什么地位的。

而方水华完全是一个异数,因为方水华很小的时候便展露出经商才华,且方洞廖从小疼爱小妹,自然不想让她的才华埋没。

再加上社会剧烈变革,重男轻女旧思想遭受冲击,方家族人便也把族规慢慢放宽了。

后来嫁为人妇,夫家实力再加上哥哥庇护,方姑姑这才得以投身商界,翻云覆雨,一展才华。

在尔虞我诈的商场打滚十余年,方水华早已看透世情冷暖。

如今,

她问:“你敢保证他从来没动过这种心思?”

锋芒毕露,见血封喉,就像在商场上与人厮杀争斗针锋相对,不给对方一点喘息时间。

谁敢保证?

谁敢!

方君乾淡淡道:“我信。”

方水华顿时哑然……

一场悲喜似水无痕,尽付笑谈里。

“用不着机关算尽,只要他对方君乾说一声,方君乾就会将南统军军政大权拱手送上。倾宇坚毅果敢,才智能力更胜我一筹,交到他手里方君乾反而放心。”

方水华紧盯方君乾,仿佛要从他眼中看出一丝动摇与迟疑。

最终,她扭过了头,浓密的睫毛合起,无奈道:“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希望到时你不要后悔。”

看着小姑姑坐进轿车,方君乾隔着车窗对她说道:“这是方君乾自己选择的路,哪怕粉身碎骨死无全尸方君乾也会走到底。”

方水华冷冷看了他一眼,视线重新投向前方:“随便你。”

摇上玻璃窗,司机发动汽车引擎。

方君乾目送汽车绝尘而去,久久无言。

曾府,这个曾令玉亘市百姓避如蛇蝎之地,此刻却成为老百姓心目中最向往的神圣府邸。

无他,只不过曾家被灭门后,为了减少经费开支,空着的曾府就成了南统军的指挥所。

而绝世双骄就在此地办公休憩,接待来自各地的朋友和贵宾。

而如今,

无双就坐在书房案桌前。

他的衣裳也很白,脸色很白。

那种白,是将中秋的月光捣碎,揉入飘逸的云,冰冷的霜,迷蒙的岚,仿佛被迷雾笼罩了般,淡尽星霜。

浓密的羽睫静静睁开,直勾勾盯住桌旁那叠来自平京的情报。

或许,这场仗不该赢得这么漂亮。

血海大战让方君乾的名声如日中天,终于还是引起了萧家的警惕关注。

这个昔日不是萧家同一等级的少年,如今终于有资格站在了萧家的对立面,成了萧家旗鼓相当的对手。

想及此,肖倾宇的感觉是复杂的。

欣慰,担忧,似乎还有点不知该如何自处的迷茫。

透过书房的玻璃窗,看见那人正坐在池塘边托着腮钓鱼,一副百无聊赖的模样。

那一幕印入无双明丽的眸中,水润的唇角不由弯起浅浅的弧度。

“公子!”小疯子风风火火跑进来,“公子,外面有个从平京来的人,说是萧家下人——公子,见是不见?”

无双远山眉轻蹙,淡淡颔首。

那人一进来便一稽到底:“公子安好。”

无双眉挑锋芒:“萧老爷子的人?”

信使低垂着头:“是。”

“说吧。”

“老爷子要我给公子带句话。”

信使若有所指地瞥了池塘边正闲极垂钓的方君乾一眼:“再聪明绝顶的人,如果被夺去最珍惜的东西,他也会崩溃。”

肖参谋长猛地睁开眼睛!

如薄冰般犀利刺骨的目光沉默的看着这一切,无声嗤笑。

“如果有人想夺走肖某所珍惜的事物,肖倾宇就会让他失去一切。”

明明是和煦的春日,传信者却仿若置身冰窖雪窟之中,觉一股寒意正从脊椎升起,流窜到指尖,止不住得瑟瑟发抖。

肖倾宇说的很慢,很优雅,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也是天生的气度,不管情绪多么的差,处境多么艰难,公子无双仿佛永远都不会失去他的平静和风度。

他笑:“萧古左应该知道,肖某在本质上和他是同类人。”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遇神杀神,佛挡弑佛。

白衣男子看似优柔雅致,实则发起狠来,事情便会做得狠绝、断绝、烈绝!

(本人已经从绍兴旅游归来了。累死了,旅游果然是件体力活儿啊。不过两天半时间太短,我还来不及去大禹陵和柯岩风景区(怨念……),以后有机会补上吧。绍兴夜市不错,值得一

去。还有绍兴东湖风光秀丽,吼山的桃花很漂亮,可惜没有全部盛开,而且那天游客实在太多了。拍了很多照片,都放在空间相册了。谢谢皇妹的陪伴和依依的款待。玩也玩够了,又要开始学习码文了!)




第六十六章

园中有花,火红色的绛桃弥漫了远天,开的正艳。

花下有人,那是个比三月绛桃还要灼烈的邪魅男子。

看见自己后,男子朝这个方向潇洒挥手,灿烂笑道:“倾宇——”

春光霎时间璀璨了岁月。

无双望着他,黑亮的眼里盛满了温暖笑意。

男子快步走到他面前,阳光笑颜毫无预兆的一戚。他问:“倾宇,如果有一天要用方君乾的性命来换取萧家对倾宇的认可,你可愿意?”

于是心底抽痛,怅然若失。

薄薄的唇瓣不时翕动,无双拼命想出声,想答话,喉咙却宛如被人扼住,硬是发不出一个字。

如果要用方君乾的性命来换取萧家对倾宇的认可,你可愿意?

你可愿意……

可愿意……

愿意……

愿……

意……

无双心中焦急,无奈就是开不了口。

一声枪响!

血花飞溅。

时间停滞在这一秒。

血,铺天盖地的血,幕天席地的红。

腥红的血色将空气浸染成绯色,也模糊了无双的眼睛。

“倾宇……”

他最后一次柔声唤他。

然后,瞳孔渐渐涣散了下去。

他倒下的背后,是萧古左狰狞冷酷的脸。

肖倾宇猛地从床上挣起!

亵衣已被冷汗湿透,纤白的手指还在不可抑制地颤抖。

方君乾被惊醒了,爬起来,俊美的脸上犹带着五分迷糊睡意:“倾宇怎么了?做恶梦了?”

无双不答话,只静静看着他。

看着眼前这个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的,活生生的方君乾。

往昔一双风清云淡笑傲群雄的眼眸此刻竟满是伤痛阴霾,还有,不自知的恐惧。

悄悄垂下头,终是低落了声音:“没事……”

在无双肩窝处蹭了蹭,方少帅嗅着无双柔软清香的发丝,漫声细语:“你呀,就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儿顶着呢,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么。”

出乎意料的是倾宇居然没有推开他,甚至没有往日的冷眼以对。

方君乾见他浓密轻柔的睫毛一颤,水唇紧紧抿在了一起,流失了本来的淡定自若。

触手可及的是他邪魅英俊的容颜,感受到的是他热力十足的体温,他就在自己面前说着、笑着、无赖着、柔声安慰着。<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