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5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58

/>
“真好。”细碎的破音从肖倾宇唇中溢出。

停顿一下,再度吐出庆幸感动的呓语:“……真好。”

某人受宠若惊:倾宇今天怎么这么乖?

不过方小宝乐得大吃豆腐,巴不得他的倾宇每天都这么听话呢!

重新睡下,后怕地裹在锦被中,感受着身旁人传递过来的温暖气息。

肖倾宇忽然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他还在,真好……

大争之世,风云突变。

1946年三月八日,平京大学生示威游行活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

起因是三月五日夜晚,一个女大学生被三个美利坚大兵**,美兵态度嚣张拒不认罪,国统府不愿得罪美国政府,有意偏袒罪犯,这种行径激起极大民愤。

全国大学生义愤填膺,平京大学现任学生会主席张玉函迅速组织起学生游行示威活动。

然而当游行队伍行至北带桥时,奉命前来镇压学生活动的国统军二营与示威学生发生激烈冲突,游行队伍遭受血腥镇压。

五十三个学生当场死在部队枪下,两百多人受伤,酿成震惊中外的“北带桥惨案”。

《华夏日报》记者亲眼见到国统军暴行,捡回一条小命的他立即撰写了一篇洋洋洒洒文章大肆报道了“北带桥惨案”。

在文章后面,记者用一句话描述了当时的惨状——北带桥下清凌凌的河水,那天被血染成了红色。

无双心痛如绞:死伤的都是国家未来精英呀!

最可悲可叹可怜的是,这些精英没有死在敌人铁蹄下,竟是命丧在自家军队的枪炮下……

“张玉函……居然这么沉不住气。”

在无双印象中,身为学生会副主席的张玉函温文儒雅,沉着冷静,行事三思而后行。

所以自己才放心在离开平京前,把这关乎华夏国整个教育界的重担交付给他,可如今——

无双忽然意识到什么:“那个被**的女生是谁?”

睚眦军队长刘楚飞恭声回答:“消息是对外保密的,不过睚眦军暗探打听到那个女大学生好像是平京大学文艺部的部长倪晓晓!”




第六十七章

“少帅大概已经知道了,平京出了大事。”

方君乾点头承认:“本帅知道。”

纵然平日里与自己谈笑不羁称呼随意,兴之所至甚至连“方小宝”这种昵称也会脱口而出。

然而论及正事,无双一律是用“少帅”称呼自己的。

该说他太过公私分明吗?

方君乾疾步在原地转了一圈,沉声分析:“其实,平京那儿闹得越大对我们越有好处。”

段齐玉越是不得人心,越是闹得民怨沸腾,对方君乾就越是有利。

此消彼长——这个道理方君乾懂。

落霞熔金中,拓印出一坐一立两个绝世少年。

一个戎装英挺斗篷猩红,一个白袍清冷灵透出尘。

料峭的春寒清风吹入襟怀,刮得两人衣袂柔柔翻飞,泼洒出水墨淡雅,写意**。

方少帅望着坐在窗边的肖倾宇,夕阳照在他苍白的脸上,透明得让人心疼。

“肖某得去。”

方君乾一叹,怅然若失:他就知道他会这么回答……

肖倾宇转过头,淡淡道:“何况肖某还有其他要事必须亲往平京处理。”

“什么事?”

“南统军粮草衣物、兵戈武器、人脉关系、银钱账目,哪样不要处理呢?”

还有,萧家……

萧古左的威胁是无双心中一根刺。

肖倾宇握拳,眼神锐利冰冷如剑芒。

自己只有回平京才能震慑住萧家,不让他们轻举妄动。

“何况段齐玉的任期就快到了,这次总统选举断不能让段齐玉连任,肖某得回京早做布置。”

国统府大总统是可以连任的,总统选举每四年举办一次,段齐玉已连任两届,对这届竞选也摩拳擦掌势在必得。

“大总统选举啊……”方少帅悠悠一叹,“时间过得真快,本帅差点就忘了这事。”

“方少帅有意竞选这届的大总统吗?”

方君乾失笑:“我?”

无双公子的语气依旧淡淡:“对。方少帅今年满十八周岁,在法律上已经有了选举权。”

方少帅终于意识到肖倾宇不是在开玩笑,不由也随着他的思路考虑起来:“如果真要选举怕是很难成功。一、本帅年龄太小;二、资历太浅;三、时间太紧,准备不充分;四、阻力太大

。平京各种势力纠结,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本帅登上总统之位。”

无双神容有一种出世的隐遁:“肖某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

他容颜平静,却不知又会有多少天下大事从他手中而出。

“只要少帅想当,肖某就可以办到。”

风雷烈变,天翻地覆,这等悠然话语竟隐隐有铁马金戈之声。

方家独子的身份注定方君乾未来会步入政坛或投身军界,方君乾也早有这种觉悟。

只是,方君乾的天性桀骜让他下意识地排斥这种被铺排好的未来。

并不是说他不喜欢这些。只要是男人,多多少少都是喜欢权势这种东西的。

只不过依方君乾的性子,他喜欢什么东西,就要用自己的能力去抢、去夺、去取。而不是依靠家族的实力。

见他兴趣缺缺的模样,无双不由失笑:“就算这次竞选失利,但少帅积累了民望和经验,对将来也是极有好处的。”

听他说得百利而无一害的样子,方少帅也不由有点心动:“试试就试试吧,反正也没什么坏处。”

“嗯。”

无双柔声一应。

下一句话便把方君乾的好心情完全打碎:“我明天一早就走。”

方君乾失声:“这么快?!”

“既然都要走,早些晚些有什么区别吗?”

“我还以为……”少年有些黯然道,“起码可以喝到倾宇今年新采制的桃花茶。”

阳春三月将近,桃花也快开了。

肖倾宇会在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三亲自摘选桃花,汲取深谷山泉,再配以多种药材,泡制成桃花香茶。

“算了。”方君乾展颜一笑,晦暗阴霾一扫而空。

暗忖:既然倾宇来不了,本帅去找他也是一样的。

初春的清晨还有点寒意。

冥冥早雾中,有两道身影相携而行。

白衣灵秀,斗篷火红,竟如画里神仙中人般遥遥而来。

见他那冻得苍脆的脸,方君乾不由分说便解下随身斗篷披在他单薄畏寒的身子上:“天冷,披上吧。”

这斗篷是从方家带出来的,斗篷边上镶着华贵的皮毛,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雪白的长袍裹在火红斗篷中,更衬的美人如玉,风华无双。

不厌其烦地叮嘱:“到了平京后记得打电话。

“记得按时吃饭,胃药也要按时服用,我会让小疯子看住你的。

“晚上睡觉要是觉得冷,别忘了搂一个热水袋。

”还有还有……“

听得小疯子连翻白眼,暗地里向无双抱怨:“方少帅好啰嗦呀!”

无双拍了拍他的小脑瓜,但笑不语。

心中明澈:其实,他只是关心则乱罢了。

忽然——

方少帅认真抬起头:“倾宇,我爸想收你做干儿子,你觉得呢?”

无双显然有些吃惊,痴痴看了他半响才回过神来。

展颜一笑,应道:“好啊。”

这一笑落入方君乾眼中,竟赛过远山含黛,春光明艳。

见他开心,方少帅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那好,我这就去跟爸说。”

说着,笑着,玩着,闹着。

方君乾一路谈笑风生滔滔不绝,

然而等肖倾宇真正钻进了车子,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无双朝他清雅微笑:“我走了。”

沉默一下:“你,珍重……”

方君乾勉强挤出一丝笑意:“珍重。”

车窗缓缓摇上,隔断了彼此的凝视。

方君乾目送着那辆黑色轿车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中。

这一去,差点就成了永诀。

无双只觉自己一生都在争斗。

与人争斗,

与天争斗,

与命争斗。

回平都以后呢?是不是又要孤身一人面对尔虞我诈,算计厮杀?

无双忽然有点倦倦的。

他轻轻抚上肩头那火红的斗篷。

好像,好像一个极倦怠的人握住了至亲至爱之人的手。

“肖主席要回来了!”高校学生自治联盟欣喜不已。

“公子回来了。”无双的手下、好友欣喜若狂。

“肖参谋长要回来了!”军中热血男儿欢呼一片。

“肖倾宇……终究还是回京了。”自然还有冷漠敌视的声音。

肖倾宇回来了。

这个人的到来,令本就风起云涌的平京更为诡谲莫测、杀机四伏。

这个人的到来,搅得八方云动,天地翻覆!




第六十八章

“张玉函你记住,你欠下了五十三条人命!”这是无双见到张玉函后的第一句话。

沉沉的语调带着七情不动的愤怒:“思虑不周,贸然行事,有勇无谋——这次的过错,够你赎一辈子的罪。”

说完,无双径自走入医院。

文艺部副部长邱清韵坐在医院长椅上,偷偷抹着眼泪。

见他到来,邱清韵唰地站起来,吃惊哽咽道:“主席……您怎么来了?”

无双一声叹息:他怎么能不来?

无双朝她做个了噤声的手势,悄悄推开病房的房门。

倪晓晓正静静坐在床脚的阴影中,不言不动。

无双轻轻掩上门:“晓晓她怎么样了?”

闻言,邱清韵眼泪再度在眼睛里打转:“都怨我,晓晓都是为了救我才会被他们给……。那天太晚了,我们两个一起回家,路上遇到他们,他们喝得醉醺醺的,还不断对我们拉拉扯扯。部长拉着我跑,我没用,跑得慢,落在了后面。”

泪水像是决了堤,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