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

r/>
心头隐隐有些不详……

泰岩立马出帐疾步而行,不过片刻就看到肖倾宇的帐篷。

还没近前,便听到阵阵喧哗之声,只见那儿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士兵,一个个嘻嘻哈哈,伸手对着中间指指点点。

泰岩当下挤进人堆,一望,顿时呆住了。

只见那帐篷门口整整齐齐趴着四个人。这四人被捆了个严严实实,身上却无一丝伤痕。口里还塞着抹布,正躺在地上呜呜乱鸣。瞧见泰岩,眼中顿时泪花闪闪。

泰岩倒抽一口冷气!李生虎……高酉……贾目奇……连负责放哨的俞斌也在其中!

还真是一网打尽啊!

此时此刻,泰岩唯一的感觉就是——庆幸!

前所未有的庆幸!

幸亏当初自己英明没和那帮人混在一起,要不然这趴在地上的可不止四个了……受伤还在其次,关键是丢不起这人……

“哟,一大清早的这么热闹!”

士卒分开一条道,方小侯爷神清气爽地走了进来。

看到地上的四员大将小侯爷顿时眼前一亮!

“真是蔚为壮观呐!谁这么有创意呀!?”




第三十章

吵闹的人群突然鸦雀无声。

方小侯爷抬头看去,发现肖倾宇不知何时已出了帐篷,正似笑非笑的望着地上四人。

那讥诮戏谑的目光让四个大汉一阵哆嗦……

更可恨的是张尽崖还在自家公子身边大声嘲笑:“四位将军莫非昨晚一宿都守在帐外?!有劳有劳!这夜黑风高的,可真不容易呀!——”

四人差点羞愤得上吊自尽!

“尽崖,”肖倾宇幽柔制止,“不得无礼。”

张尽崖喜滋滋道:“是,公子。”

肖倾宇端坐于轮椅中,清丽的面庞在朝阳映衬下美得容易幻灭。

白皙手指轻弹,一道金光从他指尖射出!

“唔~~~!”四人反射性地缩进脑袋!

忽觉身上一松,捆在手脚上的粗绳已断裂开来。

恢复自由后四人连忙从地上爬起。“谢公子!——谢公子!——”

昨夜的教训令他们刻骨铭心!

肖倾宇轻柔安慰:“在下不过侥幸。此次打赌虽是肖某获胜,但若不是将军足智多谋众诺守信,也不会甘愿受此折辱惩罚,胜败乃兵家常事,此次将军运道欠佳,非肖某之才。”

打赌?打什么赌?

高酉四人都愣住了。

虽然教训了他们,但肖倾宇并没有咄咄逼人飞扬跋扈,他心宽如海,反而小心翼翼地维护了对方,为他们掩饰过错,这种细心体贴使得在场的八方城将官感激涕零。

高酉惭愧抱拳:“公子高义,末将无地自容!”

纵然贾目奇天不怕地不怕,此时也折服不已:“公子神机妙算,武功高绝,末将心服口服!”

李生虎呼呼嚎道:“我老李这辈子没服过什么人!小侯爷算一个,公子也算一个!今后有谁和公子过不去就是和我老李过不去!”

俞斌早只能用拼命点头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方小侯爷一领红巾站在肖倾宇身边,笑嘻嘻打趣他们:“如何?服了吧?”

四人脸色因为羞愧涨红得如血欲滴:“小侯爷独具慧眼,是属下以貌取人、鼠目寸光……”

方君乾闭目沉思良久,睁开眼,只对将士们说了一句话,“从今天起,他的话就代表了我的话!”

第一日,无双公子肖倾宇就在军中树立起了威信!

这也是被后世誉为“绝世双骄”的方君乾与肖倾宇首次在八方城公开亮相!

在方小侯爷确立了无双公子地位之后,仅仅过了四天,在八方城,所有猜疑与不服的声音就彻底消失了。

肖倾宇进入帅帐的第一天,就开始整顿军纪,同时正式行使职务,着手制定八方城的各项法纪条规……进驻八方城那么久,方君乾终于可以从各项繁杂事务中解脱出来,睡个安稳觉了。

因“迎辉之战”而被耽搁的八方城工事建设的许多事情,在肖倾宇到帅帐的第二天就开始顺便整理,八方城开始高效运转起来。

方小侯爷估计了一下,有肖倾宇压阵八方城,八方城的运转效率比起以前来提高了三倍以上。

大庆前线边军的整训、换防……

粮草辎重的统计堆放……

牺牲、负伤士兵的抚恤及安置……

战俘的处置以及对投诚者的安排……

为了应对敌军卷土重来的八方军新的阵型演练……

还有七十万大军后勤体系的重组保障……

方君乾不知道肖倾宇究竟会不会疲累。每天晚上,肖倾宇在处理完八方城一大堆足以让人崩溃的事务以后,总还能带着一副轻松淡定的表情,游刃有余地和方小侯爷下棋。

这一切在旁人看来接近神话的奇迹,在无双公子的口中,就只有这么一句评价,“眼下条件所限,姑且这么着吧!”

姑且这么着?

他还想怎么着?

方小侯爷听了也只有无奈苦笑。

某次对弈,方小侯爷笑说:“要江山安泰,便把这些政务都交了你做罢。”

肖倾宇告诫方君乾:“上位者,要自谋其政,不可尽信他人。”

方君乾脱口而出:“可我信你,因为你不是他人,你是倾宇。”

如果是倾宇……如果是倾宇在我身边,即使漫天诸神要灭我方君乾,我也无畏无惧!!

战争,马上就要来了!




第三十一章

庆历324年,匈野百万大军来犯,天镔拓跋牧宏卷土重来。

聊盟、倭奴十三路大军在南方虎视眈眈。

大庆百年基业即将毁于一旦。

嘉睿帝连发十八道金牌命英武侯方君乾死守边境。

天下群雄齐集八方城下,决战要塞!

暮色中,一个少年元帅伫立城墙,红巾如火,银盔下的头颅坚定地眺望着远方,挺拔的身影融入了身后的冉冉落山的夕阳中。

他冷冷地眺望着城下喧嚣的军队,冷峻得如一尊毫无生气的雕塑。

肖倾宇就坐在他身边,一向深谋远虑得近乎少年老成的他,此时的表情却像一个孩子正在惚醉恍梦,有一种海天纯净的恍惚静谧。

“方君乾,你怕吗?”

纵然相隔遥远,敌军那如火一般的战意仍然灼热了方君乾的眼睛,他预感即将到来的一战将非常艰难。

可是,有他在他身旁!

方君乾负手傲立:“有你在我身边支持我,方君乾便无所畏惧。”

肖倾宇的神容融合了婉约与冷峻:“此战一败,天镔匈野便会长驱直入,南部聊盟倭奴亦将趁火打劫……大庆,将不复存在……”

方君乾轻轻道:“吾当与君携手共死。”

然后,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了。

夕阳里,两位玉树临风的男子在城头向西方残阳遥望,黑沉沉的山脉在背后拓印出他们的轮廓,一个飘逸清隽,一个傲骨英挺。

八方城将士们屏息静气的望着他们。这两个少年是大庆最后的希望了,他们有一种遗世的、不容于众的风华绝代。

深夜,帅帐内,八方城全体将领正在做最后的战术安排。

“明日一战,大庆生死存亡皆系于我等之手,许胜不许败!小侯爷,肖某逾越,明日这一战还请小侯爷亲自上阵!”

众将大惊失色!

“公子三思!战中主将容不得半点闪失!”元帅一旦受伤势必动摇军心,这一仗就不用打了!

李生虎自愿请战:“公子,就让我老李上阵吧!”

“末将请战!”

“末将请战!!”

肖倾宇好像完全没有反应,只安安静静的看着他,漆黑的眼睛里映着星光:“战场上,只有小侯爷才能领悟肖某真正意图。”

所以明日一战,只有方君乾亲自出马,自己才能得心应手。

那种微妙的默契只存在于两人之间。

只有他……其他人,不行。

方君乾眼中爆出令人炫目的光彩!“倾宇信我至此,本侯定不相负!”

五十万铁甲兵伏鞍跃马,马蹄声如雷,震得大地轰隆鸣响。黑压压的步兵队列如同黑色的泥石流漫溢整个平原,连看都看都不到尽头。军旗迎风招响,刀枪锵锵铿鸣。

人山人海,兵狂马啸,刀山戟林,烟尘弥漫。

肖倾宇端坐城头,八风不动。残阳血染,碧空如洗,极目远眺,巍峨远山壮丽,万里江河水清——最终视线凝聚在眼前方君乾英俊邪魅的脸上:

“肖某在此静候侯爷凯旋归来。”

方君乾朗笑:“到时再与倾宇把酒言欢!”

潇洒旋身,红巾扬起凄艳弧线——“我走了!”

高高观战台上,坐着匈野大汗慕容战和天镔名将拓跋牧宏。匈野第一神箭手尉迟川与二十四侍卫侍立在侧。

匈野大汗身边,坐着一个艳如桃李、冷若冰霜的绝世美人,她正是最近入宫,且颇受大汗宠幸的羽妃。

据说慕容战在草原狩猎时无意中救下了被狼群包围的她,一见之后惊若天人,带回宫后更是千依百顺宠幸有加,为讨美人欢心,不惜力排众议带她随军观战。

真可谓三千宠爱于一身。

“拓拔将军,你说此战胜负如何?”

拓跋牧宏笃定道:“此战,本将定要一雪前耻!”

慕容战:“不知八方军会不会开城迎战。”

若死守城池,拿下八方城只是时间问题,眼下八方军唯一的出路就是——开城迎敌!首战之时将敌人打得元气大伤,令其无法形成包围之势!

拓跋牧宏不屑道:“方君乾黄毛小儿,哪有这等胆量!”

正在这时候,八方城大门訇然大开!

杀气腾腾的八方军簇拥着一位少年将军出城迎战。

在红亮的霞光映照下,方君乾银铠红巾,映衬得乌发堆墨、冰肌如雪,漂亮的让人不敢相信。

碧落剑就悬在他腰侧,神兵在鞘中嗡嗡战鸣,似在渴望鲜血和胜利!

拔剑,指天——

“庆军威武——!”

七十万勇士齐声高吼:“杀——!!”




第三十二章

方君乾位于那冲击阵列的最前端,他一马当先,首先跃进了敌军的刀山剑林之间,碧落剑血气翻腾,所过之处无不掀起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