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1-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1

个大总统好吗。”

话筒紧贴在无双耳边。

抬头望向窗外。浮生春日,风染幽香,只觉缱绻一夕朝华。

那个远在千里之外的,飞扬跋扈的少年元帅一如既往的霸道自我:“萧家承认又怎样?控制了国统府又怎样?这种用条件交换来的承认和力量不要也罢!”

“倾宇想要什么,只要方君乾有,方君乾全部给你;就算方君乾没有,哪怕去抢去争去夺,方君乾也会给你!

“国统府大总统又有什么了不起?做方君乾的倾宇才真正了不起!”




第七十一章

他说,国统府大总统又有什么了不起,做方君乾的倾宇才是真正了不起!

这个人呀,还是这么唯我独尊,自信过度。

无双苦笑。

偏偏心中却是一烫。

烫在自己冰封的心上,

烙成印,

结了疤,一眼万年。

他说,倾宇想要的东西,方君乾有的话就全部给你,就算没有,那么抢来夺来也要给你。

一股幸福感涌上胸口。

肖倾宇知道,这世上再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像这个男子这样对他好了。

其实,肖倾宇想要的,惟愿相伴而已。

深吸一口气。

无双什么都没表示。他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只淡淡说了句:“我知道了。”

便挂断了电话。

1946年三月十八日,第二次总统提名大会依旧在国统大会堂召开。

当一系列的提名接近尾声时,

萧老爷子一脸慈祥地转向一直若有所思的雪衣公子:“关于老夫上次的提议,肖总参谋长考虑的如何了?”

他笃定无双不会拒绝,因为他知道,这是无双的软肋,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肖倾宇谦虚道:“肖某阅历不足资历尚浅,怕是难当此重任。”

萧古左干瘪枯瘦的脸上竟现出一抹欣慰笑容来:“自古英雄出少年,大总统之位本就是能者居之。肖参谋长过虑了。”

萧古左自认幽默地补上一句:“我等也不是墨守成规不知变通的老头子嘛。”

肖倾宇还在犹豫:“肖某还是过于年轻,怕只怕到时有人出面质疑……”

“年纪轻又如何!?”萧古左面罩寒霜,龙头拐杖一锥地面,“谁敢质疑,谁就是跟老夫过不去。”

无双起身:“既如此,无双就在这儿谢过萧老太爷了。”

矫而不躁,柔而洒脱,一举一动,进退有仪,君子如玉。

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肖倾宇身上。

不,

不单单是华夏国,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次的国统府大选上!

华夏,这个领土面积和人口总数都在世界排名中位列前茅的超级大国,他的领导者当然为各国政府所关注。

谁能掌握这片孕育着强大生机的广袤土地?

会是那个白衣清雅的绝世少年吗?

只要他开口宣布参选,他就是这届总统选举中最有力的竞争者。

来日当选大总统,执掌国统府,绝对权势骄人,声威一时无两!

聚焦在全世界媒体的揣测瞩目下,白衣少年目光平静,淡淡宣布:“肖某决定,退出此次总统竞选。”

“啊!”所有人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面对世人张口结舌、言语不能的呆滞神情,肖倾宇再度扔下一颗重磅炸弹:“肖某提名南统军元帅、国防部上将方君乾担任华夏国大总统。”

语不惊人死不休:“此次大选,肖倾宇将全力支持方少帅参选。在座诸位原来有想把票投给肖某的,就请转投给方少帅,肖倾宇在此感激不尽。”

方君乾这个人看似吊儿郎当、**不羁,实际上最是执着,然而这世上能令他执着的事物并不多,所以只要不触动他的底线,他对什么都透着一股无拘无束、满不在乎的潇洒。

而这种无拘无束到了无双那儿,则内敛成了对苍生的尊重与平等。

所以方君乾走到哪儿都能如鱼得水,一呼百应。

所以肖倾宇才能不以出身论英雄,和三教九流之人打成一片,广交天下英才。

几乎可以预见,当肖倾宇出言力挺方少帅后,方少帅注定成为本届大总统选举里最为炙手可热的热门人选。

萧古左气得血压狂飙,浑身发颤。

右手直愣愣指着肖倾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君乾唯一一处“太过年轻”的硬伤还是被他亲口反驳否定的,萧古左可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现在没人去关注萧老爷子的脸色了,

国内外记者蜂拥而上,摄像头照相机纷纷对准主席台上的白衣少年。

或尖锐或温和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纷至沓来,令人应接不暇。

“肖参谋长无意竞选此次大总统吗?”

“如果您参选大总统绝对是十拿九稳,是什么让你放弃了这次选举?”

“方少帅远在玉亘,他会参加这次选举吗?”

“您为什么会支持方少帅参选总统?”

“肖参谋长对这次方少帅的总统竞选有必胜把握吗?”

在混乱一片的会场,肖倾宇一一回答着记者的提问,态度滴水不漏。

风度翩翩,镇定从容。

当肖倾宇从会场出来,与正在门口的萧古左碰个正着。

无双并不想过多搭理他,却不想萧老爷子先开了口:“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好好把握珍惜。”

一字一字,恶毒无比:“你这辈子,别想再进萧家。”

白衣少年停下脚步。

望定萧古左的眼神依旧淡漠静楚、无波无澜,只是这般淡漠中竟有丝丝尖锐,混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悯讥诮:

“不是萧家不要我,请萧老爷子记住,是我肖倾宇不要萧家。”




第七十二章

“你居然……敢跟老夫这么说话……”

无双冷冷抬起头,冰封雪剑凝上他远山之眉。

恩怨如玉碎。

“当初是因为心心念念想回家,肖某才会百般忍让。可当肖倾宇不再稀罕萧家时,你以为你是谁?”

萧古左气急攻心,一张脸由青白涨为紫红,噔噔噔退后几步,仿佛不认识这个白衣少年般。

有时候,肖倾宇那种古井无波,淡漠无痕的语调表情,的确是有把人气疯的本事的。

“父亲!”早有萧励才从旁边扶住他。

肖倾宇知道,当自己说出这句话后,就是真的没有退路了……

那个家,注定回不去了。

放学的钟声悠然响起。

一个仿若谪仙的少年静静站在走廊口。

风拂过,飞扬起白衣仙人垂落的衫摆,吹散了明润眸中的氤氲。

如果真有神仙,必是像他这般,凌虚空,弄清影,乘风而去。

偏偏他站在那儿,有种出世的冷然淡漠,孤清孤傲。

所以好多放学的孩子只敢傻傻地围着他看,却不敢过分靠近。

喜爱美丽的事物是每个人的天性,无关年龄。

“那个,请问……”一个小女生痴痴望着清雅无双的肖倾宇,伸手,终于小心翼翼拉了拉无双的袖子,怯怯弱弱道,“你是不是神仙啊?”

那个少年,雪衣长发,沾染了一身月华,犹如一株悄然绽放的雪白幽兰。

无双低头,朝她温和一笑,这一笑,霎时将孤冷融化:“我不是呢。”

“哥哥?!”小弈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终于确定等在学校门口的正是肖倾宇后,爆出惊喜地欢呼,“哥哥!!”

飞奔而来,一头扑在无双怀里。

见不明所以的同学围在旁边,小弈拉着无双向小朋友们骄傲宣称:“这是我哥哥!”

“哇~~~”小朋友们发出惊艳的呼声。

不约而同冒出“如果他是我哥哥该多好呀”这个念头来,于是望着小弈的眼神也多了丝艳羡。

被同学们的目光环绕,小弈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洋洋自得,黏着无双寸步不离。

无双揉了揉弟弟的头发,转而向小朋友们微笑:“以后小弈还请大家多多照顾呀。”

小弈拉着无双走在学校树林的小道上。

“哥哥你为什么不当大总统呀?”

“你怎么知道的?”

“学校里的老师都在谈论这件事……”小弈嘟起嘴。

孩子不懂什么厚黑权术,只觉当大总统是件威风好玩的事,他也与有荣焉,可以跟着沾光。

所以当知道无双退出大总统竞选后,说不出的失望抑郁,闷闷不乐。

肖倾宇失笑,淡淡安抚孩子:“你君乾哥哥当也是一样的。”

小弈似懂非懂:君乾哥哥当?好像真的没什么不一样诶……

想通后大咧咧应了声,转而兴致勃勃地问,“哥哥今天怎么来了?”

“哥哥想小弈了。”宠溺地看着黏在自己身上的小娃娃,这个世上唯一与他血脉相连的亲弟,“来看看你,顺道接你回家。”

“嗯,好!哥哥我们走吧。”孩子高高兴兴地拉着无双朝萧府走去,浑然把要来接自己放学的家仆忘在了脑后。

“萧励才!”一声清喝,安淑美叫住了正准备从后门进府的萧励才。

萧府后门僻静,平日里也无人出入,正是谈话的绝佳场所。

“萧励才,你把小弈弄到哪儿去了?去接小弈放学的家丁都没看见他。”

“小弈?”瘦长青年嘲弄道,“你自己的儿子自己不看好,反倒来问我,真是好笑。”

安淑美爱子心切:“不是你还有谁?”他早就视小弈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了他,谁还会想对小弈不利?

萧家大少爷饶有兴致:“啧啧,还真是血浓于水呀。不过我怎么从没见你这么担心过你大儿子肖倾宇呢?

“真是奇怪,明明都是你的儿子,你竟然会那么厚此薄彼……”

“不关你的事!”她破口截道。

“不关我的事?”萧励才森森冷笑,“你敢保证他不是我儿子?那鼻子,那眉眼,简直越看越像……”

“住口!”那龌龊不堪的回忆重新涌入脑海,安淑美痛苦地大叫起来。

“我偏要说!”她越是痛苦,萧励才越是开心,“你被我**后不久就生下了肖倾宇,连你自己都搞不清他究竟是谁的儿子,对吧?”

“明明小儿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