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2

是‘祸家之孤煞’!哼,你把罪名嫁祸给大儿子,还不是为了保全你跟萧励勤的孽种。”

安淑美眼神怨毒:“萧励才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怕先死的是二弟吧?”他嘲弄冷笑。

“等二弟一死,你就是我的女人!”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萧励才狞笑道,“到时看你还能逃到哪去!”

“他死了,我就陪他一块儿死。”清厉的声音出自安淑美口中,她从阴影中慢慢抬起头,眼神比那刀剑更冷,“你这种人,不配跟他相提并论。”

安淑美冷笑,笑容比眼神更冷,笑得让人背脊发凉。

“的确,无双从小又聪明又听话,可一想起他有可能是你的野种,我怎么可能喜欢得起来。”

语气里的森冷与憎恨让天地为之一寒。

“要不是励勤防范得严,而且以后还要靠他给小弈顶罪,我早就亲手掐死了他!”

安淑美姣好的脸蛋面目扭曲,带着生生的恨,深深的憎。

她捂住双耳,歇斯底里的叫——如果憎恶能杀人,萧励才和肖倾宇怕是早就下了阿鼻地狱。

“你们为什么都不去死?!”

她问,声声是恨。

“为什么不去死!!”

“啊!”一声惊呼,嗓音稚嫩。

安淑美和萧励才惶然回头,撞见一个白衣伶仃的身影。

那单薄骄傲的少年正拉着孩子静静站在一棵枯藤老树下。

温暖的阳光透过枝叶缝隙倾洒在他雪白的长衫,竟让人无端感到透骨彻寒。

无双垂下头,不让任何人看见他此刻的表情。

就这么孑然融化于阴影里,孤寂的背影让人的心霎时揪紧。

孩子怔住了。

萧励才怔住了。

安淑美也怔住了。

所有喧嚣就此定格。




第七十三章

“倾宇……”

安淑美美丽的脸上一片苍白。

她歉疚地朝他伸出手——

“肖某不是‘祸家之孤煞’,对吗?”

无双直直望着她。

藏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在掌心抠出一道道血痕而不自知。

安淑美**颤抖,欲言又止。

“肖某是你的耻辱,对吗?”

安淑美美目噙泪,无言以对。

见状,无双只觉心脏在狠狠战栗,**,绞痛。

花落了、泪干了、麻木了、绝望了,也就再也感觉不到了。

原来,肖倾宇不是一场悲剧,只是一个笑话……

心灰意冷,

心殇若死。

那个白衣少年站在枯藤老树下,素袂飘飘,让人蓦然腾升起一种错觉,好像稍不留意,这人便会随风消逝了去。

想笑,可这笑到了唇边,便化成了不可抑制地颤抖。阖眼,将泪水悄然埋葬。

少年的身影轻飘飘,连语气也是轻飘飘的,惹人疼。

他轻飘飘地质问:“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又要生下我……”

一地翩然的落花,别无他话。

很多年以后,那个昔日可爱无邪的小弈已长成令少女脸红心跳的翩翩美少年。

但他永远记得那个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下午。

他的哥哥——那个振兴了华夏的无双公子肖倾宇,这样问母亲:“如果你不爱我,为什么又要生下我……”

然后,小弈忽然明白——

这个看上去强大,柔韧,无坚不摧的人,原来也是会伤心的。

“娘亲,我把《资治通鉴》都背完了呢。”小小的倾宇捧着一大叠又重又厚的书,献宝似的捧到安淑美面前。

圆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憧憬,期盼着能得到娘亲一句夸奖。

对肖倾宇来说,娘亲一句淡淡的赞扬是可以让他兴奋好几天的。

安淑美不置一词。

小小的倾宇虽难过,却并不气馁。

终于有一天——

“娘亲,我把房间里的书全部背完了呢。”小倾宇拉住她的衣服,讨好似的撒娇。

安淑美忽然尖叫一声:“别碰我!”狠狠推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小的倾宇茫然望着她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不过,娘亲要是不高兴了,那一定是自己不够努力,做得还不够好。

于是,小倾宇只能更加用功,更加努力。

他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

“娘亲,我学会下棋了哦,连棋苑里的老师都不是我的对手。”

……

“娘亲,实战特训只有我一个得了全优哦。”

……

“娘亲,你不是最喜欢听音乐吗?我什么乐器都会了,我弹琴给你听好不好?”

一次次,安淑美置若罔闻,面无表情。

小倾宇不断安慰自己:或许因为自己是祸家之孤煞,娘亲难免有些害怕。

在他十二岁那年,安淑美再度怀孕。

“娘亲要生小娃娃了?”好奇地将小手放在她圆鼓鼓的腹部,“会是弟弟还是妹妹呀?”

“啪”的一下挥开肖倾宇的手,她说:“不关你的事。”

一缕受伤的神情在孩子的眉眼一闪而逝。

缩回被打得通红的小手,低低说了句:“对不起。”

一次次争取,一次次失望。

失望转变为绝望,再由绝望平静为麻木。

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无法换取母亲的喜爱与认同。

人,毕竟是有限度的。

终于有一天,长发白衣的少年最后一次软软问她:“娘亲,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为什么不肯对我笑一笑呢?”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肯对我笑一笑。

为什么……

拨通南统府的电话。

肖倾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地打电话给他。

待他回过神想挂断的时候,那人懒洋洋、独一无二的嗓音已从话筒里传来:“喂,哪位?”

听到他声音的一瞬,不知怎么,无双的心竟在一瞬间被填满。

“喂,请问是哪位呀?”

慵懒好听的声音一下子被惊喜所填满:“倾宇?是倾宇吗?”

无双感觉想笑:自己从未主动给他打过电话,方才更是连一句话都没说,真不知他是怎么听出来的……

一种迫切与冲动直冲胸臆,有一瞬间肖倾宇甚至感觉到——死而无憾。

“方君乾,”

电话那头的方君乾屏住呼吸。

无双疲倦地笑笑,

有些从未说过的话突然毫无预兆地脱口而出:“我想回家了。”

生命里总会遇见这么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或许并不明了,但等到离开后,便能体会到他是那么重要……

话一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对不起……”肖倾宇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哽咽出声。

颤颤缓了口气,语调已恢复成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我开玩笑的……”

“倾宇,究竟出什么事了?你的声音像要哭呀!”

“只是最近有点感冒,我真没事。嗯,我挂了。”无视电话那头郁愤抓狂的咆哮,无双轻轻挂断电话。

玉亘市。

南统府。

少年元帅瞪了那只电话老半天,仿佛要把这电话瞪出一朵花儿似的。

黑子莫名奇妙地望着他:“少帅你这是在干吗?”

方少帅一下跳起来,狠狠一拍桌子:“走!去平都!”

某墨清明节要去衢州玩了,星期一回来,期间的更新就……(被华丽丽拍飞ING),听说衢州有三头一掌:兔头、鸭头、鱼头;鸭掌。啊呀,要去一饱口福了,幸福的日子呀!




第七十四章

六年前的秋季。

安淑美平安诞下一子,萧家上下欢喜一片,萧老爷子更是爱逾性命,亲自为其取名“萧弈”。

而那时,洛迦寺香雾袅袅,如梦如烟。

一如既往的清冷寂静。

肖倾宇在藏经阁里翻阅着佛经。

一身白衣如月影憧憧,雪莲清华。

年仅十二岁的孩子,已基本不会为贪嗔喜恶怒所惑,为悲欢哀怨妒着迷。

一个小沙弥走了进来:“小师叔,萧施主和安施主来看你了。”

无双欣喜若狂地抬起头。

一阵风扑入门楼,隐隐传来萧励勤气喘的声音:“无论如何,孩子是无辜的……”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进去,就和了尘大师聊聊天吧。”

喜悦的光华一下就从小倾宇眸中湮灭。

白衣孩子楞楞垂下头。

“宇儿。”

乍闻这个略显陌生的称呼,肖倾宇倏地抬头向门口望去。

近一年不见,萧励勤的模样竟似又憔悴了——也是,年初又得了一场大病,几乎丧命。无怪容颜清减了许多。

萧励勤怀中抱着一个小婴孩。

无双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婴儿一定就是自己父母的孩子。

果然,没见安淑美进来……

萧励勤抱着孩子蹲下身,与他平视:

“宇儿,他是你弟弟哦,叫萧弈,你就叫他小弈好了。”

小小的婴儿蜷缩在襁褓中,正睡得一脸香甜。

一百天的小孩,已经长开了。

无双望着白嫩嫩胖乎乎圆鼓鼓,似乎颇有些重量的小婴儿,一种血浓于水的情感霎时汹涌而来——这是他的弟弟呢。

一个稚嫩的、脆弱的、需要自己呵护怜惜的小生命。

从今以后,他在世上又多了个亲人。

萧励勤笑道:“要跟弟弟玩玩吗?”

小倾宇急忙摇头。

他不想被母亲讨厌。弄疼了弟弟,母亲知道后必然要生气的。

“没事。”萧励勤鼓励着肖倾宇,“弄哭了我哄他。”

小小的倾宇眼睛一亮,终是抵不住**,小孩子好玩的天性促使他伸出手,好奇地戳了戳婴儿柔嫩脸颊。

正在做着美梦的小弈被打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