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4-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4

柬。

一来示威,以彰显萧家消息之灵通,眼线之广布;二来,这封请柬上萧古左如此低声下气,未免有和解之意。

自然,不成友便为敌。

这次宴席,指名道姓要两人一同前往。

摆明了是吉凶难卜的鸿门宴。

去,还是不去?




第七十六章

“老爷子,萧大伯,你们一定要为我做主呀!”余艺雅坐在萧府客厅中,哭得梨花带雨、声泪俱下,“那个方君乾明明身为男子,居然还妄想染指无双。我实在看不过眼呀!

“你们是无双的亲人,也一定不愿他误入歧途毁了一世清誉的。你们一定要劝劝无双,艺雅拜托了。”

方少帅一番误导逗弄居然逼得余艺雅上门诉苦告状来了,这绝对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送走余艺雅后,萧老爷子和萧励才面面相觑。

萧励才犹豫着开口:“父亲,您说这是不是真的?”

萧古左坐在檀木太师椅上,一手把玩着两粒圆溜溜的玉球。

“无风不起浪。”

想起方君乾为了救肖倾宇不惜杀仁裕被迫离京与南统府敌对……

想起肖倾宇为了帮方君乾登上大总统之位甚至不惜与萧家决裂……

萧励才的表情宛如一只嗅到了血腥的狼:“父亲,估计这事儿错不了!”

男子相恋本就悖伦,更何况是他们?一个南统军少帅,一个国统军总参谋长——如果捅给媒体,绝对会引起十七级地震。

如果消息被证实,让绝世双骄身败名裂易如反掌。

萧古左沉思片刻:“方君乾这种人,能拉拢就尽力拉拢,结为盟友相互合作当然最好,如果实在不行,就要斩草除根,千万不能给他翻身的机会。”

萧老爷子顿了一下,沉声补充:“当初曾家就是迟了一步才被方君乾灭了满门。”

萧励才冷笑:“父亲过虑了,那曾家不过一个暴发户,怎能跟我们萧家相提并论。”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萧古左对大儿子的不以为然略带不满,“你跟励勤差就差在这点上,他思虑深远,而你太过自以为是。励才,你将来是要当家主的人,记住,凡是都要三思后行居安思危!”

萧励勤萧励勤,又是萧励勤!

萧励才转过头,不让父亲察觉他在一瞬间流露出的狰狞。

萧励勤又怎么样?

他老婆勾引男人,连生下的孽种都能勾引男人。

等自己登上家主之位,第一件事就是把萧励勤的痕迹从这世上完全抹去!

却听萧老爷子毫无感情的声音传来:“方君乾要是真对无双有意思,为了拉拢他,我们也不妨做个顺水人情。”

傍晚,绝世双骄还是如期赴约。

晚宴开始前,两人闲极在萧府后院品茶赏花。

两人坐在一起轻言谈笑,风姿绝世,此情此景绝美如画。

“倾宇……”一个柔怯的女声从花丛后传来。

两人同时回头——却见安淑美直直钉在原地,歉疚地望着倾宇。

如果要问世上谁伤他最深,这人无疑是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绝美少妇。

不等无双开口,方少帅很自觉地起身:“伯母、倾宇,你们慢聊,本帅先去别处转转。”

肖倾宇低着头,却在方君乾走过他身边时,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轻轻说了句:“谢谢。”

无双坐在凉亭里,注视着湖中摇头摆尾的锦鲤。

“倾宇,对不起。”安淑美毕竟心怀愧疚。

“没关系。”他淡淡地原谅。仿佛是在原谅一个陌生人不小心的冲撞。

“肖某想通了,既然脱离了萧家,那么萧家一切恩恩怨怨跟肖某也没什么关系了。”

他真的累了,再不想跟萧家牵扯不清。

“还有,”

无双的声音像远方之琴,飘渺愀然空灵。

“谢谢你,让小弈平平安安活了下来。”

肖倾宇一直将小弈当做上天赐予自己的珍宝。

“真的,谢谢你……”

安淑美一下子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任何词汇在这个白衣少年的面前,都显得那么贫乏、苍白。

其品格之高尚纯粹,更让她自觉鄙陋、自惭形秽。

话说方君乾离开后花园后,迎面走来萧家的大少爷萧励才。

萧励才见了他,笑容堪比午后的灿烂阳光:“少帅,能否借一步说话?”

方君乾挑挑眉,一言不发地跟上。

一进屋,萧励才当即开门见山道:“少帅觉得肖参谋长如何?”

方君乾不知他要说些什么,只能斟酌再三:“很好。”

“有多好?”

方君乾认真回答:“绝世无双。”

“如果少帅有意,这个绝世无双就是少帅的了。”

方君乾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家希望与少帅长期合作,共同治理这大好河山,为表诚意,萧家将送给少帅一份厚礼。”

方君乾瞪大眼睛。

萧励才宛如毒蛇般的声音传入耳朵:“从今往后,他便是你的附属品,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绝世无双,不知少帅意下如何?”

虽然对萧家当初出卖倾宇的行径十分反感,但方君乾还是不敢相信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面前——这个人,肖倾宇的亲大伯,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把蒙在鼓里的倾宇明码标价卖给了自己。

方君乾的手指在颤抖,忽然有种被侮辱的感觉。

不单为自己,也为他的倾宇。

强压愤怒:“他是你亲侄子,是你们萧家的子孙!”

“少帅有所不知,那肖倾宇可不是萧励勤的亲儿子。”

方君乾猛的抬头,面露惊骇。

自然,萧励才更不会承认无双是自己的孩子,冷笑着解释:“他怎么能算是萧家人,不过是个不讨安淑美喜欢的野种罢了。”

这话完全点燃了方君乾体内的暴虐因子!

话音刚落,方君乾突然一把揪住萧励才的头发,抓着他的脑袋狠狠朝冷硬墙壁连撞三下!

萧励才披头散发,鼻血流了满脸,头部因剧烈撞击而产生短暂晕厥。

不给萧励才喘息的空暇,方君乾拖起他一个抬膝,膝盖重重撞上萧励才的腹部,痛得萧励才差点吐出胆汁。

将他扔在地上,提脚踩住萧励才的头颅,方君乾的眼神掩盖不住阴狠的杀意与狂烈的愤怒:“老子活了十八岁,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当着我的面侮辱我的人。”

他一脚踢飞萧励才,萧励才向前滚了几圈,被赶上前的方君乾一把踏住头颅,冷笑着用力碾压:“人猥琐,胆子倒挺大。野种这个词也是你骂的?”




第七十七章

方君乾将萧励才随手丢在地上,宛如在随手丢垃圾。

这样暴虐嗜血的方君乾,偏生让人有种胆寒的、炫目到极致的艳,嘴角挑起的冷笑阴狠无情,直如来自修罗炼狱的妖孽。

痛楚太过强烈真实,萧励才早已受不了晕厥了过去。

方少帅啐了一口:“真是没用。”

气定神闲地走出房屋,掩好房门,方少帅若无其事走进正厅参加晚宴。

“去哪了?”白衣少年回过头含笑问道。

方少帅施施然坐在无双身边,只字不提刚才发生的事:“没事,只不过刚刚碾死一只蟑螂。”

他举樽饮酒,抬手闭目,一饮而尽。

在萧家地盘海扁了萧大少,居然还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胆不怯心不虚堂而皇之地参加萧家晚宴,估计天底下也就方君乾一人了。

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方君乾见他目光游移,颇有点心神不宁的样子,不由发问:“倾宇怎么了?”

无双回过神,悄然一叹:“我有点想小弈了。”

自那天下午自己心神恍惚离开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小弈。也不知……他在萧家过得可好。

方少帅漫声附和:“嗯,提起那小鬼,我也怪想他的。”

不一会儿,萧老爷子便从后厅走入了正厅。

一身绸缎马褂,里面着一件长衫,鹤发鸡皮,身形佝偻。

他慢慢地踱到正厅,手中龙头拐杖在地上发出一下一下沉闷的敲击声。

无双端然静坐,坐看烟云。

方少帅斜倚在那张宽大的梨木太师椅上,眯起那双邪魅的桃花眼,冷眼旁观。

萧古左进来后先抱拳行礼:“我萧家人丁稀薄,二儿子励勤常年患病,无法见客。犬子励才这回不知到哪儿去了,许久不见人影,让贵客见笑了。”

方君乾不由想笑:被打成这样他要是还能出席这宴会,老子跟你姓!

却见萧古左凌厉的目光朝自己射来:“不知少帅有没有见过犬子萧励才?”

萧励才找方少帅谈话本就出自萧老爷子授意,他当然知道儿子的失踪和方君乾脱不了关系。

出卖倾宇的事果然有他的份!

这老头果然知情!

一瞬间,方君乾对萧家的印象降至最低点,还有往负数增长的趋势!

慵懒随意地靠在椅背上,方君乾轻轻地笑,然而这一次的笑里,没有一点善意和暖意:“本帅离开花园后便随处走了走,并没有碰见大少爷。”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毫不迟疑,再加上那茫然无辜的表情,不知情的人定然会被他糊弄过去。

连萧老爷子也迟疑了:“少帅真没见到?”

方小宝掷地有声:“没有!”死不承认,抵赖到底。

方少帅冷笑:他就不信那个萧励才还能跳出来指证自己!

说来也巧,萧励才找方少帅谈话的事竟没有一个人耳闻目睹——这种事毕竟不光彩,捅出去有辱萧家门风,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这时一个小厮跑过来向萧古左汇报:“老爷子,东厢房西厢房后院大厅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大少爷。”

这是怎么回事?

本来准备撕破脸皮的方君乾也愣住了:不会吧?自己明明记得把萧励才扔在西厢房的!

他伤势颇重毫无意识,绝不可能自己爬出房间。

一个大活人,还能凭空飞了不成!

正在诧异,却见萧古左举起酒杯向自己致歉:“犬子大概有事出门了,是老夫错怪少帅了,来来来,这一杯老夫先干为敬。”

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萧古左毅然决定先不得罪方君乾,化干戈为玉帛。

毕竟,多一个朋友要比多一个敌人有利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