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5

更何况这个人是前途无可限量的方少帅。

方少帅不动声色得喝下萧老爷子敬来的致歉酒,心中暗道:能屈能伸,必要时能心狠手辣六亲不认,这个萧家老爷子不好对付。

不过……

方君乾饮酒如血!

怪只怪你犯到了本帅头上,方萧两家注定要斗上一斗了!

除了萧励才同志没有出席,这顿晚宴的气氛总体来说还算不错。

当然,如果萧励才同志出席的话,估计我们的小宝同学估计就不顺心了。

期间,萧老爷子离席过一次。

无双淡淡把玩着手中细瓷茶杯:“少帅把萧励才怎么样了?”

方小宝失笑:“倾宇怎么知道是我?”

肖倾宇忧悒沉静的眸子轻轻瞥了一下方君乾:“除了你还有谁。”

不是疑问,是肯定。

想起萧励才那副令人作呕的嘴脸,方少帅恨恨道:“没把他打死就算不错了。”

“伤得很重?”无双皱眉。

“那是当然!”声音里颇有点洋洋得意的意思。

转头看向身旁的白衣少年。

从容,冷清,睿智,暗藏光华。

美得不沾凡尘。

这样一个绝世无双的人,居然被他们当做物品卖来卖去——

“倾宇,”他为他感到悲愤不值,“他们不是好人!”

相较于方少帅的义愤填膺,无双显得格外平静:“他们本来就不是。”

闻言,方君乾不由哑然。

“相较而言,肖某比较关心的是少帅此次的处事手段。”

无双笑意浅浅,叹息深深:“少帅什么时候才会懂得三思而后行呢?”

方君乾理所当然道:“要是碰到这种事情都能三思而后行,方君乾也就不是方君乾了!”

当方少帅平平安安走出萧府大门,他还不敢相信自己竟能毫发无伤地从这里走出来。

看来自家祖坟不止冒青烟,简直是在喷火呀!

倾宇还在里面探望父亲,方少帅抱着臂等在萧府大门口。

渐渐地,皱起好看的飞扬的眉:

真是奇怪……是谁把萧励才藏起来的?

为什么要帮自己?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萧府大宅。

一处僻静的宅院内,不时传出几声刺耳的干咳。

“这回方少帅得罪了萧家,萧家绝不可能放过你们,宇儿,你得早做准备。”

无双握住萧励勤枯瘦的手,点点头:“放心吧。他们伤不了我。”

这句话让萧励勤恍惚忆起,小时候的肖倾宇。

每次,自己要离开洛迦寺时,总会细心叮嘱:

“宇儿,你自己一个人在洛迦寺,千万要小心。”

因为当时小小年纪的肖倾宇,就有不少人对他虎视眈眈,意图加害。

而每次,小小的倾宇总是点点头,**着脖颈上的玉睚眦,语气是跟一个孩子的年龄全然不符的悠然自信:“父亲放心吧。他们想杀我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当那个年龄的小孩还在父母怀里撒娇时,肖倾宇已经在为如何活下去而深思熟虑。

当那些孩子为得不到手的玩具零食伤心哭闹时,肖倾宇已经能从容应对杀手们的袭击刺杀。

萧励勤不由一阵心酸。

萧励勤静静道:“我的时间不多了……”望着肖倾宇欲言又止的表情,淡淡微笑,“不必安慰我,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顶多就这一两个月。”

无双哀伤地看着他,沉默不语。

他是公子无双,能一言决人死,却无法让人活。

更无力阻止死神临近的脚步。

肖倾宇不是神,也会有无能为力,虚弱无助的时候。

“我走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小弈。”

“淑美她是一个好情人、好妻子,却不是一个好母亲。”

“到时,小弈可以依靠你,可宇儿你又能依靠谁呢?”

小弈可以依靠你,你又能往哪里依靠呢?

肖倾宇紧紧握住他的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挽留得住这世上唯一疼爱自己的亲人。

“我会照顾好小弈的。”

“希望宇儿你,不要步上我的后尘……”

说到这里,萧励勤仿佛有点累了,合眼闭目:“回去吧,此地不宜久留。方少帅还在外面等着呢,别让人家久等了。”

“嗯”

肖倾宇应了声,只觉喉头一片酸楚。

起身:“父亲,等我有空再来看你。”

萧励勤闭着眼,不置可否。

当肖倾宇走到门边,却听萧励勤咳嗽几声——

“对了……方君乾……”萧励勤依旧闭目养神,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仿佛自言自语,“这男人,不错……”

(嘿嘿,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第七十八章

无双一颤,已走至门边的身子停了下来。

冰雪聪慧如他,却也不甚明白父亲的意思。

但肖倾宇知道:“他是真心对肖倾宇好的人。他想要什么,肖倾宇都会给他。”

即使这份感情虚幻缥缈,一如镜花水月稍纵即逝。

忽然想到自己,放弃了一切,是否只是因为——安淑美是第一个真正对自己好的人?

无论初衷如何,她是第一个真正爱自己的女人。不是爱萧家二少爷,不是爱萧家最有可能接任家主之位的不世奇才,只是……爱萧励勤这个人而已。

萧励勤看着他,忽然一阵悲凉。

宇儿,我们太像。

都是,只要别人对自己一点点好,便会恨不能把全世界美好的事物都送与他。

甚至连心,都掏给对方。

一时间,萧励勤不知该哀伤三叹,还是该大笑三声!

——原来你我父子二人,皆为情种……

父亲和大哥,注定和肖倾宇站在对立面,不死不休。

与其被迫应战处于被动,倒还不如先下手为强!

萧励勤自知太过软弱多情,结果被逼得退无可退,以致连累妻儿。

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也沦落到同样的下场。

“宇儿,为父跟你说最后一句话——”

萧励勤抬起头,依旧瘦骨嶙峋,依旧满脸病色,然而眼中两簇跳动着的幽幽冥火,依稀可见昔年睿智冰冷的风采。

儿女情长尽数埋葬!

“等我死后,你杀了他们,自己做家主!”

无双没有回答,只停顿了下,径自走出了房间。

任这句话伴随撕心裂肺的咳嗽,消散在夜间的尘埃中。

1946年四月一日,完全是值得纪念的一天。

因为这天方少帅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萧励勤——倾宇他爸!

因为萧励勤说好下午三点来小楼看无双,然后故意提前了两个小时,所以和刚进门的方少帅碰了个正着。

方少帅压根就不知道会在此时此地碰上无双的父亲,可谓毫无准备。

这一下分寸大乱,连最起码的礼节性问候都忘得一干二净。只傻傻地瞪着萧励勤发呆!(某墨抓狂大吼:方小宝!这可是你未来的岳丈大人,你不好好讨他欢心傻愣着干什么?!)

后来方少帅在无双面前提起初见萧励勤的情形,尴尬地坦诚:“老实说,当时脑袋一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太紧张了。”

肖公子揶揄道:“原来少帅还会紧张?肖某还以为少帅早不知紧张为何物了。”

方少帅哼了声,暗暗心道:他要不是你老爸我会如此紧张他的看法?敢情你见了岳丈不紧张啊?

幸亏萧励勤打破了沉默,不然这两人大眼对小眼不知要到何时。

“东北王可好?”

“啊啊?哦!”方少帅终于回过神,“家父身体康健,无病无灾,有劳伯父挂心。”

萧励勤见他拘谨不安的模样不由一笑:这哪里是儿子口中不拘言笑随性张扬的方少帅呀!

“世侄无需如此紧张,”萧励勤淡定地说着冷笑话,“我不做老大已经很多年了。”

方少帅也为自己的失态而好笑。

闻言,和萧励勤的距离霎时就拉近了。

这个看起来一本正经,古板寡言的萧家二少爷,竟也会忽然幽人一默。

他身上有一种和肖倾宇极为接近的气质风度。

方君乾忽的明了一笑:这个男人果然是倾宇的父亲。

这是谁都无法抹杀这个事实——

强大的遗传学在那儿摆着呢!

“说起来,萧某还欠少帅一句谢谢——多谢少帅对宇儿的照顾了。”

方君乾顺口接到:“这是本帅应该做的。”

想起战场上同生共死,想起失意时不离不弃之时,想起拥有彼此在身边的每个日日夜夜——

方君乾的笑容多了温柔与温馨:“其实……还是倾宇照顾本帅较为居多。”

两人都是年纪轻轻就名动天下的天之骄子,却仍是青涩懵懂,只不过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彼此的存在,纠缠牵连,难割难舍。

“不,是萧某要谢谢你。宇儿两次被家人出卖抛弃,两次都是多亏了少帅。”

方君乾猛然忆起一年前——

倾宇家人的联手出卖,欲念作祟的仁裕,差点被侮辱的清贵少年,还有那封及时得恰到好处的信……

方君乾恍然大悟:“原来当初送信之人是伯父!”心念一动,“那萧励才的莫名失踪也是伯父私下帮的忙咯?”

萧励勤叹了口气:“也是凑巧,当时我正在西厢房后面的凉棚中,正巧听见了少帅和大哥的谈话,等少帅出来后就知道大事不妙,于是就将大哥藏了起来……”

方少帅奇怪道:“伯父把他藏到哪了?”

萧励勤笑了笑:“扔进了后花园的枯井。”

“……”一滴冷汗自方少帅额头悄然滑下。

萧励勤淡淡道:“昨天大哥已被仆人发现在枯井里。少帅那几下可真够狠的,我大哥到现在还昏迷不醒,萧老爷子最近满脸阴沉,大概也已经料到是你打的人。

“少帅打了萧老太爷的儿子,萧家绝对不会放过你。我大哥就更不用说了,他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今次得罪了他,少帅务必当心。

“等他一醒,萧家的报复一定会接踵而来!萧家不比曾家,他的手段必然更加卑劣激烈甚至惨烈。萧某建议少帅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