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6

是去东北或南七省避避风头。”

方君乾慎重地点点头:“本帅会考虑的。”

萧励勤忽然感叹了一声:“如果宇儿能做萧家家主就最好不过了,可惜……”

他深深望了方君乾一眼,双眼黑白分明,亮得如两点烛火:“他连大总统都不肯做,又怎会稀罕做萧家家主。

“如果控制不了萧家,那灭了萧家倒也罢了——可惜……”

方君乾剑眉一挑:“本帅听倾宇说萧家早已将祖产转移海外,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在华夏国无论如何打压萧家,都无法伤其筋骨。”

萧励勤沉默了几秒,颔首:“不错。”

萧家的根基眼下已不在华夏,早在二十年之前,就陆续将资本转移到国外,开始发展海外市场,而像萧古左萧励勤他们的国籍也早就改成了美利坚。

就算萧家在华夏国遭遇打击元气大伤,只要海外根基在,随时都可以东山再起。

方少帅倒是对当初提出这个方案的人十分向往,感慨道:“远见卓识,手笔非凡,萧家能立足华夏百年不是没有道理,萧家子孙也非皆为碌碌无为之辈啊。”语锋一转,“不过此人助纣为虐,实在可恶!强烈鄙视!”

萧励勤尴尬地咳嗽几声,紧紧闭了嘴。

事后方少帅兴致勃勃地问肖参谋长:“倾宇呀,当初那个决定将萧家产业转移到国外的是不是萧老头呀?”

肖参谋长正在看报,闻言头也不抬说了句:“不,是我爸。”

方小宝顿时内牛满面。

(如果同志们有意请加新群95113566,此群终于升级,偶是这个群群主……)




第七十九章

当天晚上,无双冰冷了话语:“少帅见过我父亲。”

方少帅一愕,沉默地点点头。

萧家的事他究竟知道多少?

无双只觉一股寒意蜿蜿蜒蜒冰冻了唇尖话语,冰封了内心深处。

有些事,所有人都可以知道,肖倾宇却独独不愿他知晓。

“我问了萧伯父一句:‘如果倾宇不是你的孩子,你会怎么办?’。”

一丝张惶迅速掠过他的眉眼。无双只觉指尖在发颤,心更是跳动得快要碎裂崩坏。

方君乾轻轻一笑:“他说——

“无论如何我萧励勤都把他当自己的儿子,这不就行了。”

一瞬间,酸楚梗上无双咽喉!

白衣少年悄悄转过头,闭上眼,不想当着任何人的面哭泣。

萧励才卑劣狰狞的质疑,母亲深恶痛绝的诅咒,小弈惊惶不定的眼神……

他更怕,从小疼爱自己的父亲知道后会厌恶他。

一直强迫自己遗忘,偏生记性是从小该死的好,想忘记都难。

无双淡淡诉说着那个不堪的下午,

一腔悲怒哀怨已化为平静,只是想要个人听他倾吐——

当说到萧励才那句“你敢保证他不是我儿子?那鼻子,那眉眼,简直越看越像……”时,方少帅终于忍不住跳起来!

“靠!太不要脸了!!这种天打雷劈的话他都好意思说出口,他要是有倾宇万分之一帅气,本帅就把头割下来给他当球踢!”

房间倏地一静,仿佛有阳光悄然凿开了坚冰上的一道缝隙——霎时冰消雪融,春暖花开。

肖倾宇忽然展颜,不可抑制捂了唇轻轻地笑,舒展了如画眉目。

倾尽风华,惊艳天下。

见他笑,方君乾忽然有种待月千年月终全的感觉——

只要自己不放手……

只要自己不放手,就没有人可以将笑容从他脸上夺走。

“倾宇,”他忽然旋身,笑**地站在他面前,“不提这些扫兴事儿了,本帅给你个惊喜!”

走到书桌前一阵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牛皮文件袋,献宝似地递到无双眼前。

“今天刚从东北寄到的,倾宇看看是什么!”

无双隐隐预感到了什么。

拆开那个盖着火漆的牛皮袋,首先掏出来的是一个厚厚的红包,里面装了一万两千元大洋的支票(注1)。

再来便是一纸契约。

是方洞廖收无双为义子的书面证明,上面印有东北王的指纹。

只要无双签了这个证明,这契约便有了法律效应。

也就是说,肖倾宇从此在方家有了一席之地,够资格说上话。

看着无双像卸下所有疲惫般,对着手中的礼物模糊微笑。

方君乾的心蓦地很轻、很尖锐地疼了一下。

“倾宇呀,我爸还专门打了一只金饭碗和一双金筷子准备送给你呢,倾宇也别忘了准备好要送给干爹的帽子和礼物(注2)。等我们一回东北,倾宇就可以择吉日拜干爹了。”

笑着抱怨:“你这干儿子都把我这个亲儿子给比下去了!”

方君乾蹲下身,看着他的眼认真道:“倾宇,当大总统选举结束后我们就去东北吧,我爹盼我很久了,也想见见你这个绝世无双的干儿子。

“冬天黑河的冰灯很美,方君乾小时候答应陪倾宇去东北看冰灯的,倾宇还记得吗?”

记得。

他当然记得。

怎能忘记?

如此寂寞冷清的童稚岁月掺入了有趣温馨的时光碎片,格外令人难以忘怀。

耳边恍惚响起两个孩子童稚的嗓音——

“这儿没什么好玩的,怪不得你会无聊呢!干脆你跟我去东北吧。”

“东北啊?”白衣孩子无限憧憬,“听说那边冬天有冰灯……”

“是呀,冬天的冰灯可漂亮了!唔,我家就住在东北!”……

昔日两个孩童如今都已长大,这童言童语依稀间飘逝如风。

(注1:拜干亲的话干爹娘一般送12/120/1200/12000元的红包,带个12,取义月月红。红包送得这么多,可见方家是有钱人家!)

(注2:中国“拜干亲”的一般风俗:选一吉日举行仪式,除了要准备丰盛的酒席外,干儿子还要准备礼物孝敬干爹干妈,这份礼物中最重要的是送给干爹的帽子和送给干妈的鞋子,另外,还要配上衣料之类的物品。干爹、干妈回送的礼物中一定要有饭碗、筷子,表示家中承认你这么一号人,如果对方是小孩子的话还要送一套小衣服,包括鞋袜、帽子、围嘴和兜肚等。为了这些礼物,有钱的人家都是到首饰店去订做金银碗筷,或者到护国寺、白塔寺喇嘛那里去买木碗。选这些材料做碗筷是为了以免孩子因失手而打碎。万一打碎碗的话,就被认为是很不吉利的事情。)

还有,上次说的那个群已满,由网友新贡献了一个群:48229769,偶是这个群的管理员……




第八十章

“倾宇知道桃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什么?”他故作不知。

他认真道:“桃花的花语是……爱情的俘虏。”

一瞬间肖倾宇被他认真到倔强、透澈到清亮的眼神烁到了。

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头,悄悄抿住水色的唇。

桃花的花语是——爱情的俘虏。

究竟,是谁俘虏了谁?

1946年四月十日,正是大总统竞选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日子。

萧府内,萧励勤的病情毫无预兆地恶化。

不请自来的神医名医一个个进入房间又一个个摇头离开。

奇珍异药如流水一般涌进萧励勤的院子,却依然挽留不住那个人的分分秒秒。

无双感到无助悲凉:他翻云覆雨无所不能,到最后,却是连自己至亲的性命都留不住……

小弈知道父亲病得很重。

但因为萧励勤一向是常年卧病在床的,所以这次倒也没怎么在意。

孩子抱着个皮球,趴在病床前张着纯净的大眼,问:“爸爸,什么叫祸家之孤煞?”

萧励勤笑了笑。

这一笑便牵动了五脏六腑,剧烈咳嗽起来!

“你呀,还是什么都不用知道的好……”**着孩子柔软的头发,萧励勤满是感慨,“孩子,你真幸福。”

你的一切苦难,都由倾宇帮你背负了。

所有人都希望你快快乐乐健康成长,所以,你不用去面对那些丑恶狰狞、沾染那些肮脏污秽。

无知是福。

安淑美见萧励勤一脸倦意,不由拍拍孩子的手:“小弈呀,爸爸累了,你让爸爸休息一下好不好。”

小娃娃乖巧地点点头,抱着他的小皮球跑到院子里玩去了。

药壶在小泥炉上“咕噜咕噜”掀着壶盖。

药香弥漫了一室。

药已经煎好了。

安淑美舀了勺药汁在唇边轻轻吹凉,柔声道:“放心,你会好起来的。”

萧励勤摇头拒绝她喂过来的药,只静静望着她。

让他再看最后一眼。

再看一眼这个爱了他一辈子,欠了他一辈子,害了他一辈子,怨了他一辈子的女人。

安淑美静静放下药碗。

萧励勤蓦然发现:无论她变成怎样,在他心中依然是最初那副杏花烟雨、含羞带笑的俏丽模样。

一叶扁舟轻帆卷,她撑着紫竹伞乘风乘水乘雾而来,一曲清歌留遏了行云。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虚弱地躺在床上,闭着眼轻轻恳求:“淑美,你再唱一遍你我邂逅时的歌吧。”

即使最后什么都没有了,总归还有这个人留在他身边。

安淑美握住他的手,即使知道他看不见,却仍绽放出自己最美的微笑,温柔应道:“好……”

泪水不可遏止地翻涌下来。

她连忙擦了擦泪痕,清清嗓子,不让自己的哽咽泄露出喉。

一场烟雨,一场相遇,茫茫湖水,缕缕月光。

浮生沧桑,奈何不舍,缘深几许,不如……归去……

一曲清歌幽幽响起——

“沧海成殇花如雪

灼灼其华一千年

疏影横斜惊鸿照影水连天

是谁醉流光竟惹尘缘?”

曲风一转,哀怨凄婉——

“花开花谢红满天

风狂雨骤红残缺

月落乌啼飞鸿踏雪影踪灭

落红飞舞一季窥人间……”

萧励勤安详地睡着,脸上似有微笑,手指打着节拍,竟跟着安淑美附声唱起来。

“乱琴彷徨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