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8-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68

/> 长街尽头,一个少年长身玉立,飘洒如仙。

萧励才脸色变了变,挤出难看的笑容:“原来是大侄儿呀。”

他身后有很多仆从打手,而肖倾宇却只有一个。

可不知为何,所有人在见到肖倾宇时竟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怯怯垂下头。

这个少年,有种面对千军万马亦面不改色的从容气度,让人无端端感觉在他面前矮了一截。

小弈狼狈凄惨地倒在地上,咬着牙强令自己不哭:“哥哥……”

他就知道,哥哥不会不要自己的。

萧励才的手还没有离开小弈,继续套着近乎,企图打动无双:“大侄儿这又是何必呢?你看你从小受尽委屈,被这小贱种害得这么惨,我这不是在替你出气嘛!”

“放开我弟弟。”白衣少年不为所动,冷冷的语调如静水流深,风扬不兴。“你敢碰他一根寒毛,肖某就砍下你一双手。”

月光稀,星辰落,夜风晚来急。

这般寒冷春夜,竟敌不过少年眉梢的杀气。

萧励才心下一凛,顿感大失颜面:这肖倾宇来者不善,将来定会千方百计阻挠于我,趁他现在孤身一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萧励才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把他们两兄弟一起送到地府让萧励勤一家团聚好了!

正要下令动手,忽然感觉自己身边凭空多出好个陌生的人影。

悚然一惊,只见身边家丁竟不知不觉被缴了械,那些人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四五支黑洞洞的枪口“唰”地顶在自己脑袋上。

肖倾宇声音清冷得如寒霜雪粒:“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好汉不吃眼前亏,萧励才终于灰溜溜地走了。

刚才强忍泪水,不肯在仇人面前哭泣示弱的孩子此刻面对无双,积蓄了一夜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看着无双渐渐走近,孩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无双伸出沾血的小手。

“哥哥……你不要抛下我……”他扯住无双,虚弱的、断断续续的、哽咽着嗓音,“哥哥……不要讨厌小弈……不要丢下小弈……”

这个无所不能的白衣少年是他在这世上仅存的血亲,最后的倚靠。

软软蹭着无双,啜泣声中透出无尽的依恋:“哥哥、哥哥……”

少年俯身抱起正在哭泣的,无家可归的弟弟。

“哥哥,我好怕……”

贴了贴孩子柔嫩的脸颊,一股血脉相连的感情充斥两兄弟的胸臆。

“乖,别怕,我们回家了。”




第八十三章

“混帐!!”

一掌狠狠甩上大儿子的脸,萧古左气得浑身打颤。突然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呼吸不畅之下,他**剧烈起伏着,一张松弛的老脸憋得紫红。

萧励才哭丧着脸:“父亲,父亲这不关我的事呀!安淑美这女人是自己殉情而死的,真的与我无关呀呀!”

“你还说!”萧老爷子只觉血往上涌,眼冒金星,“我会不知道你那点花花心思?一定是你垂涎美色才惹出的祸事!”

气急之下抡起拐杖,雨点般砸向儿子:“我打死你算了,色迷心窍害死自己弟妹,还想弄死自己亲侄子,真是猪狗不如,**不如……”

萧励才被打得嗷嗷直叫:“父亲!父亲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父亲饶命呀!”

气喘吁吁地放下拐杖,萧古左失望地看着自己儿子——灰头土脸跪在地上,软趴趴耷拉着头,丝毫不见家主应有的冷静气度,闯了祸,没有一点志气担当!

“混帐东西,你垂涎美色也就算了,居然连自己亲侄子也不放过,连自己侄儿都要斩草除根,是不是等你将来羽翼丰满也要把我这个老头子也赶尽杀绝?嗯?你说!”

“不敢,不敢!父亲……”萧励才眼中寒光一现,故作哆嗦道,“我……我只是上次无意中偷听到了二弟和弟妹的谈话,他们说……其实小弈才是祸家之孤煞。”

萧古左闻言如遭雷劈,一个不稳差点跌倒,幸亏及时用拐杖撑住,脸色阴晴不定——他居然、居然把一匹狼养在身边这么久!

“父亲,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保全萧家基业呀!”萧励才委委屈屈再浇一把火,“为了家族,孩儿不怕背负骂名,此心日月可鉴。”

萧古左已经没心思去追究安淑美的死因了,眼下有一个更为紧要头痛的问题摆在面前:“小弈被倾宇接走了?”

“是的,看来肖倾宇是保定这个祸家孤煞了。父亲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要——”

萧老爷子又是一拐子击打在萧励才背脊!“你以为肖倾宇是谁?还是十几年前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人头猪脑,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萧励才躲闪连连,狼狈不堪:“啊哟,父亲别打了!父亲别打了!”

一拄拐杖,萧老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没好气地责令:“你给我听好了,马上出国避避风头,面壁思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回来,这儿的事我自会处理。”

如果说,以前的肖倾宇还对萧家有一丝感恩,不至与萧家为敌,那么现在萧励勤夫妇一死,他与萧家最后一点羁绊也随之斩断。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何况他早对萧家心怀不满,想让他交出小弈,还得好好琢磨,想个办法。

至于小弈,一个小娃娃能掀起多大风浪?

萧古左当然不放在眼里……

一念之差,竟让萧励才阴差阳错逃过一劫,也为十几年后小弈千里寻仇覆灭萧家埋下了伏笔。

自那夜将弟弟抱回小楼后,小弈因打击过大,风寒入体,发了三天三夜的高烧,一病不起。

无双衣不解带彻夜照料——他眼下只有这么个亲人了,哪怕要和阎王斗,他也要把弟弟从鬼门关拉回来!

看着无双日渐憔悴、心神不宁的模样,方少帅暗暗心疼:“倾宇,你休息一下吧,本帅来就好。”

“不,”无双一口回绝,“小弈一醒来见不到我,会哭的。”

打针,喂药,敷冰袋,肖倾宇没日没夜守在小弈身边,一刻不松的,紧紧握着孩子潮热的小手。

一如当初,握着萧励勤的手。

当时,他没能挽回父亲的生命;如今,他定要留住仅有的胞弟。

哪怕倾其所有,毁天灭地!

因为肖倾宇,再也丢不起了。

后来,每当小弈闯祸惹事,方少帅便会想起肖倾宇不眠不休照料弟弟的情形。

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真不知他为小弈吃了多少苦头,操碎了多少心。

每当这时,方君乾总是一声感慨,拍拍孩子的脑袋,语重心长:“小鬼,不要让你哥哥担心了。”

第三天,小弈终于清醒了。

无双悄悄松了口气。

方少帅也跟着松了口气——他怕小弈再不醒过来,无双就要先累倒了。

“哥哥……”小家伙看着面前的白衣少年,眼一红,鼻一酸,泪水再度翻涌上来,“哥哥,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爸妈了?”

无双毫不迟疑地回答:“是。”

有一种爱,就是让雏鸟认清现实,飞出巢窝。

仇恨与愤怒瞬间侵袭了孩子的脸孔,小弈二话不说擦干眼泪!

“哥哥,我要杀了萧励才报仇。”

无双和方君乾对望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

方君乾戳着孩子的脑袋:“小鬼,报仇的事就交给我们这些大人就好了,你一个小孩子瞎掺和什么?”

无双拍拍孩子的肩,眼眸如洗:“不要让仇恨蒙蔽了你的眼睛,你还小,今后的路还很长,人生不应该只剩下这件事。”

转身,从书桌旁的抽屉里抽出一本账册:“这是父亲去世前留给我们的,里面记载了萧家在海外所有的财产分布,重要人物的联系方式,银行账号以及密码。”

都说“事定犹需待阖棺”,而萧励勤就是那种即使死了抬进棺材里,也要留下点让人心惊肉跳的东西的人。

“小弈,萧励才已经出国去了,哥哥现在给你两个选择——”无双认真看着他,“一是给哥哥两年时间,两年之内,无论国内还是国外,萧家都别想有立锥之地,我会将它连根拔起为父母报仇;二是等你长大后,我将这本账册交给你,你自己报仇。”

小弈毫不犹豫道:“我选二!”

悄悄替孩子掩上门。

方君乾首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这样好吗,让孩子沉浸在仇恨中?”

“小弈聪慧早熟,与其令他为当晚之事留下阴影,不如先用这种方法让他振作起来。”

方少帅无声一叹:“这也是权宜之计。”

萧励才被遣送到了国外,萧古左送来请柬,要无双过府商议小弈日后的去留。

萧家,终于要动手了!

虽说不惧萧家,但萧家毕竟根深蒂固实力惊人,如果可以,绝世双骄还是要避免与萧家硬碰硬。

敏锐的方君乾已经嗅到了波涛汹涌下的杀机和血腥:“一旦对立,平京各个势力中,谁会站在我们这边?”

“有很多,但只有一个人最有可能帮我们扳倒萧家。”

“谁?”

无双语出惊人:“段齐玉。”

(还是决定要先修文,既然道歉了就要有诚意,所以这段时间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修文上,更新的速度会减慢,请大家体谅,谢谢。)




第八十四章

当初在大总统选举上,萧家的临时倒戈等于狠狠给了段齐玉一个巴掌。

看似坚不可摧的段萧联盟事实上脆弱得不堪一击。段齐玉早就对萧家怀恨在心了。

段齐玉似乎对无双的要求很感兴趣:“肖参谋长要我段齐玉做中间人?”

“正是。”无双公子霜雪覆衣,青丝乌发,低眉沉吟时韶华如画。

“不必劳烦段总统许多,只需请段大总统做个仲裁。萧老爷子不愿来小楼,肖某也不放心孤身前往萧府,思来想去,还是借贵府一用作为商榷之所,双方都放心。”

方少帅懒洋洋地补充:“还有一点,段大总统得保证与会之人的生命安全,枪械利器皆不可带入总统府中。本帅对自己这条命可是珍惜得紧,可不想不明不白客死他乡。”

“好说好说。”段齐玉满口答应。

双方面面相觑,房间陷入沉闷之中。

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防备与算计,都感觉自己是在与虎谋皮。

如果仅仅于此,段大总统显然还不够资格与绝世双骄谈条件。

所以需要更深入的接触、试探、合作。

旁敲侧击。

无双修长的食指敲击着梨花木扶手,言辞深深:“必要时,希望段大总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段大总统明白肖某的意思吗。”

言下之意,如果谈判不成功,段齐玉则要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