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7-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


“上呀!上呀!杀了方君乾!!”

敌军倬着长矛,顷着马刀,扑向八方军壁立的人墙!这股势头犹如狂飙,披靡一切,毁灭一切,雷霆般的声势,没有任何人,任何命令,任何统帅所能遏止得住!

骑兵冲刺,风驰电掣,两方人马如星辰撞击!死死碰撞在了一起!

城头战旗一转!

在敌方士兵震惊的视野里,八方军的轮廓迅速地扩大,急速分散从敌军稀散处穿插而过!

这是什么阵势!?

位于八方军冲击方向的敌军追着骑兵往回冲,后面的部队一个劲的向前拥挤,推着他们向前,相反方向的两股人潮碰撞,队列乱成一团!

城头的肖倾宇看得清清楚楚:镔野联军已把自己右侧翼暴露在八方军攻击正面威胁之下!墙头旗子连挥三次。

刚刚分散的八方军迅速集结形成锥形,闪电般扑向混乱的敌军!

一瞬间,八方军爆发出一阵狂喉:“杀!”

镔野兵看清了那片反映着烈日的马刀光芒,以及八方城骑兵杀气腾腾的姿势。

有些人怪叫一声,掉头就往回跑,但来不及了,骑兵一阵风的从他身边疾驰而过,弯腰急劈,一股鲜血喷涌夹杂着头颅飞上了半天!

八方军人狂马啸,瞬间工夫,镔野联军还来不及集合便被迫投入战斗,很多人被那狂奔而来的马蹄踹翻,被马刀劈砍倒地。

战斗打的激烈,但时间不长,不到一炷香,联军右翼便被砍杀干净。

只见城头战旗倒转,八方军又分散开去。混乱象那石子投入水中激荡起的波纹,一圈又一圈的扩大。

镔野虽有两百万大军,却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只能象块笨重的死猪肉似的被八方军一点点的宰割。拓跋牧宏大惊!“城头谁在指挥?”

慕容战不明所以:“将军言下之意……”

拓跋牧宏声音带上了少许不耐烦:“方君乾本人一马当先地杀进了我们阵内,那种刀来枪往、人仰马翻、尘土飞扬的局面,人马拥挤得看不清楚五步开外。他自保尚且不及,根本不可能指挥军队作战!”他感叹,“敌军指挥官是用城头旗帜指挥骑兵行动,用兵手法臻近完美!再这样下去,我军会在混乱中渐渐崩溃。”

落日底下几百万人马在混乱的厮杀、逃跑、死亡、流血,杀声、惨叫声、**、马蹄、脚步声混杂,喧嚣一片,城头上旗帜飘扬,自家兵马在气势上完全被压倒了,丢盔弃甲,兵器、旗子丢了一地…拓跋牧宏面色惨白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这一仗,我们怕是要输了!”

慕容战霍然起立:“尉迟川,你是我匈野第一神箭手!可有把握射死此人!?”他眼睛盯着慕容战,右手却指住战场上红巾银铠的方君乾!

尉迟川面无表情:“可以一试。”

深吸一口气。取箭、拉弓、眯眼、瞄准……

方君乾渐渐近了……

五百米……四百米……三百米——

“着!!”霹雳弦响,羽若流星!三百步外发箭,居然依旧如此劲而疾!

“嗯!”方君乾闷哼一声栽下马背!

“小侯爷!!——”身边士卒目龇尽裂!

“方君乾——”城楼上的肖倾宇眼睁睁地看着他跌落马背!

自己最担心的一幕发生了……

乍失主将,八方骑兵军心大乱!战局顿时扭转,情势逐渐倾向镔野联军……

肖倾宇目光哀伤:难道自己真要用那最后一招?

望着城下千军万马中那个浴血的银铠少年,望着兵败如山倒的大庆将士,肖倾宇忍不住暗自咬牙。

城头竖起一面小旗!

颜色如血欲滴!血旗在晚风中猎猎飘扬,传达着一个誓言,一个使命——

慕容战蓦的转头看着自己的爱妃,眼里有不可思议的神色。滚烫的鲜血从胸口汩汩冒出,染红了她手中的匕首……

“为什么……”恨欲狂!“这究竟是为什么?!……”这一切一切的恩爱缱绻都是假的吗,我如此宠爱于你,甚至不惜交出我的真心,结果就换来这个结局?……

莫雨燕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然而白衣如雪的羽妃咬紧了牙,只是扬头傲然看着天边落日,一言不发。

城上城下的人同时抬头。

“我是无双公子的死士!——”陡然间,空荡荡的看台上,莫雨燕无力的靠着女墙,声音忽然响起在风里,“我爱肖倾宇……”

匈野亲兵杀气腾腾涌过来,誓要把伤害大汗的女人剁为肉酱!

“公子!——”她最后呼唤了一声,眼底有刻骨的爱慕眷恋……

蓦然间,莫雨燕抬臂在女墙上一撑,轻盈盈地一跃而下!

斜阳如血,照在那一袭雪白宫装上,在夕照里染上了淡淡的血色。

台上的人猝及不妨,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女子从高台上踊身一跃而下。

黄沙纷飞,护城河边几骑人马呼啸而过,踏过那具跌落的女子尸体……

粉身碎骨,肝脑涂地,血溅黄沙……

肖倾宇闭上眼睛,耳边仿佛还回响着莫雨燕黄莺出谷般的声音——

“雨燕想跟随公子……”

“雨燕选择做公子的羽翼!”

“死士也好,棋子也罢,雨燕都无怨无悔。”

最后,画面定格在一张盈盈笑脸上——“莫雨燕喜欢公子,如果是为了公子,雨燕甘愿粉身碎骨、肝脑涂地。”




第三十三章

羽妃刺杀匈野大汗后,坠楼而亡。所有人都看见观战台上慕容战血流满地生死不明,匈野大军顿时慌了手脚!

机不可失!方君乾一跃而起,咬牙折断箭杆!带着半截还留在身体里的箭头跃马而上,直捣黄龙!“八方无敌——!”

身边亲兵皆被其勇悍所慑!士气大振!“八方无敌——!!”

镔野联军痛失主帅,已然成为手足无措的惊弓之鸟,和方君乾带领的八方军打一照面便丢盔弃甲落荒而逃。

城头上,肖倾宇又挥动起了令旗,颜色各异的旗子,优雅冰冷的手势。

八方军随着他的指挥各就各位,马不停蹄杀向各自的目的地。

这是真正的以天地为局,以兵马为子,对弈厮杀,争的不是胜负,而是死生天下。

肖倾宇的指挥是一门高雅艺术,一支支庞然大军在他的纤秀手指的指引下迅速分化,收割,走向灾难和绝望,步入血腥和死亡。

雨燕,你在天有灵,定会保佑我凯旋平安吧?

庆历324年,“震雄大战”以八方军的胜利落下帷幕。此战,天镔匈野共出动两百万大军强攻八方城,英武侯方君乾、无双公子肖倾宇奉命死守城池。

无论是从战略角度还是战术角度上说,八方军都无可置疑的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此时的八方城,欢腾如雷。从这里到那里,还未脱下染血战袍的勇士们在欢呼雀跃,人们激动得泪流满面,抱头痛哭。

激动不已的战士索性赤膊上阵,挥舞着血衣,骄傲的欢呼声震天动地:“万岁!八方无敌!万岁!”

不管将领还是士兵,无论贵族还是平民,在被胜利拥抱的那一刻,他们都是大庆子民。

铁骨铮铮的汉子们相互拥抱,捶胸嘶吼,那些向来只流血汗的男子汉竟然热泪沾襟,击节相庆的声音随处可闻,胸腔中仿佛有火燃烧,急着需要**。一个人开头后,八方城将士们不约而同放声高歌,豪壮嘹亮的军歌声震云霄:“霸气身前荡然身后铮铮男儿无忧,宏图天下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刀光剑影无畏天长地久,就让血雨腥风昏天暗地变得温柔……”

这是八方城最为荣耀的一天了!区区七十万人的孤军弱旅,亲手打败了兵强马壮的镔野两百万联军,为无数死难的袍泽亲友复仇雪耻!

他们用血肉之躯筑起了一道最顽强的钢铁防线,在这道防线前,镔野两百万联军难以寸进,战无不胜的铁骑洪流被击了个粉碎,终于咽下了失败的苦果。

谁说大庆怯懦?震雄大战后,八方城的八方军从此扬名天下!

肖倾宇并没有加入狂欢的人群。

当方君乾见到他时,他正躲在帐篷里,一双发尽天下暗器的手握上了刻刀,有一下没一下的斟酌一块黄杨木头,白色长衫上尽是木屑。

方君乾静静看着,没有出声打搅他。战场上的无双公子运筹帷幄冷静无情,连现在,他都古波不动面无表情。可不知为什么,方君乾看着这样的他,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肖倾宇的痛,就像他的爱——永远埋在心里,深深的、淡淡的、细水长流,别人无从知晓,却又刻骨铭心……

永远都不会让人知道——

雕像轮廓逐渐清晰——一个美丽女子。发髻高挽,宫纱翩然,眼眸深情朦胧。

“很像莫姑娘呢。”方君乾出声。

肖倾宇轻轻道:“像又有何用?人再也不可能回来了……”

他收刀,打开旁边的柜子,将莫雨燕的雕像放了进去。方君乾一眼看见柜子里还立着二十来个雕像,有老有少、有美有丑、有王公贵族也有贩夫走卒。

肖倾宇合上眼,掩住眸中伤痛:“他们都是为我牺牲的死士。”

俯身,关上柜子的门。

好像在关上一个身世。

一场秘密。

方君乾只能在身边看着他,眼神无尽关切,却不能上前给他抚慰。

因为他深知也心知:

肖倾宇不乐意——他在脆弱无依的时候,是从来都不愿意让人看到,从来都不肯让人帮他的!

骄傲如他,自尊如他,怎会接受别人的施舍!!

所以方君乾只是看着。不说话。

其实,方君乾心中有点隐隐羡慕着莫雨燕,因为明白,肖倾宇这辈子都不可能忘了她!能被他如此惦记,也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呀……

见肖倾宇的神情有点恍惚,方君乾扬扬手中美酒:“伊人已逝,生者何苦徒增伤悲!倾宇可愿与本侯痛饮此酒?”

“诚所愿尔。”他笑了。依旧是清贵无瑕、温雅高华的公子无双,“今夜你我不醉不归!”

方小侯爷还是头一遭见肖倾宇这般失了姿容的灌酒。

没有阻拦。

看惯了他浅尝辄止,应酬同僚的仪态方端。这次便痛痛快快的放任了一场罢。人生百载,又哪得几多恣意畅然呢。

喝到后来,两人都醉了。

肖倾宇说,他不配爱莫雨燕。

方君乾说,他更惨,爱上了一个不能去爱的人。

肖倾宇说,我会让你的名字永垂千秋。

方君乾说,我希望到时,你能在我身边。

那一宿恣意痛饮导致的后果,就是方小侯爷的伤口急剧恶化!

肖倾宇这才知道,原来昨晚方君乾连箭头都还没拔,就赶来跟自己喝酒……<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