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70-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0

宇,真不愧为祸家之孤煞……”

千年古月,长街倾洒。

那流转了亘古的迷梦,盘桓在岁月,起舞在清影,不似在人间。

一袭白袍素影,无双茕茕独行。

少年元帅默守其后。

“方君乾……”无双忽然察觉身后的方君乾脚步有点凌乱踉跄,急忙转身。

见他回头,方君乾勉强一笑,面色惨白如雪:“倾宇,我撑不住了……”

言毕,秀挺的身子直直向他倒去!

无双急忙搂住他,反手一摸——寂寞而狂肆的血液从他的肩胛处奔涌而出,粘腻了一片衣服,晕染了一朵妖异的红花。




第八十六章

萧古左临死那一枪,终是打中了方君乾的肩胛。

少年元帅有些脱力地伏在肖倾宇肩颈处,苍白的秀脸埋进他卷云堆墨的长发里。

肖倾宇慌乱地伸出手,紧紧抱住方君乾,手中越漫越多的鲜血让他心悸,怀中人慢慢流逝的生命又让他无助恐惧。

“方君乾……”感觉着压在身上的沉重分量,白衣少年死死搂住这个前世今世都纠缠牵绊的男子,一刻也不敢放开。

血腥的风放肆嘲笑着乱世情缘,

嘲笑着

潦草了一季的爱恋。

周围一片黑暗笼罩,身体像是飘浮在**的云絮中,舒服得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方君乾从混沌中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雪白的墙壁。

转过头,看见白衣灵秀的少年正趴在床沿静静浅眠,脸上尽是倦意。

心中忽然涌上一股暖暖的静谧,不由自主地伸手抚上他披落在锦被上的青丝。

不想这一动便惊醒了无双。

“你醒了?”

“有倾宇彻夜不眠费心照料,本帅怎么敢不醒?”刚清醒就不忘调戏,声音却是慢吞吞的无半丝力气。

房间倏地一静。

肖倾宇向来平静淡漠的脸上此刻竟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方君乾,你明明深受重伤,为什么不说?”

方君乾脸上的苍脆病容遮不住唇边挑起的邪魅笑意,不答反问:“倾宇是在关心本帅吗?”

无双闻言怒气更甚:“你差点把命丢了你知不知道?”

公子无双冰冷自信,喜怒不形于色,极少有什么事能让他动容,难过,愤怒。

可偏偏这个男人,是他前世今生的孽缘,承载了他太多的悲欢。

他静静地看着他:“倾宇是在关心本帅吗?”

肖倾宇转过头,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

“倾宇是在关心本帅吗?”他打断他,执意要问出这个答案。

肖倾宇终是无奈一叹:“是……”

一个字,柔肠百转,挣扎纠结,无奈越陷越深,永世不得超生。

叹息如风。

方君乾抑不住心头狂喜,不顾肩头伤口一把抱住他,畅快大笑起来!

“一粒子弹换来倾宇一颗真心,却也值了!”

无双默默任他拥着。

体内,先前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隐痛,在这一刻再也压抑不住,疯狂喧嚣起来!

当方君乾倒下的那一刻,他差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明魅灿烂的笑颜了……

养伤的时光是美好的。

美好到直接导致了方少帅惰性大爆发。

好吃好睡好住好玩,方少帅好不惬意,只盼着自己这伤永远也不用好。

一次次好吃懒做后,某人长长伸了个懒腰:“这才是幸福的人生呀!”

更加坚定了要装病假伤拖延时日的打算。

在无数个说客壮烈牺牲后,肖参谋长亲自来催请:“少帅,该起床干活了。”

方小宝可怜兮兮地探出头:“我是伤号……”

伤你个头号!

有这么精力充沛生龙活虎的伤号吗?!

无双公子淡淡揭穿真相:“少帅已经装了一个星期的伤号了。肖某亲自替少帅换的药,还会不知道伤口结疤了吗?”

“我是伤号……”方小宝丝毫不为所动,打定了主意要赖床。

“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眼下需要少帅过目的文件案卷堆积如山,少帅也该起来亲自处理了。”

文件案卷……堆积如山?!

方少帅不由打了个寒战:逃得了一时是一时吧!

楚楚可怜地瞅着他:“我是伤号。”

无双揉了揉微疼的太阳穴:“少帅,逃避不是办法……”

方小宝赌了气,把被子拉上脑袋,浑身裹得严严实实,连条缝儿都不露:“我是伤号!”

肖倾宇只觉得哄自己弟弟都没这么累,这男人一旦任性胡闹起来,比六岁孩童还要顽劣几分,让人身心俱疲哭笑不得。

终是无奈一叹:“少帅要怎样才肯‘痊愈’呢?”

一听可以谈条件,方少帅立马“刷”的一声拉下被子露出脑袋。

公子无双此刻静静坐在床沿,纯净深邃。望着自己的眼神飘渺似雾都葱茏。

方小宝撑起身子凑近他,语带调笑偏偏眼底写满认真:“你亲我一下,我就起床干活。”

无双霎时羞恼起来!狠狠将他推倒在床,语气冰冷:“你一辈子躺着吧!”说完起身要走。

胳膊猛地被人一拽,无双身不由己地重新跌坐床沿。

怔愣间,一个温热的吻落在他玉白的脸颊。雪肤滑腻,幽香袭人。

偷香得逞后,方小宝志得意满地起身穿衣:“唉~既然倾宇执意不肯,那么本帅只能主动一点将就下了。”

肖倾宇冷着一张俏脸,什么也没说。

纤细的右手如一片羽毛不露痕迹地拂过他宽阔健美的脊背,忽然在他伤口处狠狠一按!

“嘶!”某人倒抽一口凉气,霎时冷汗涔涔。

猛地掉过头,方小宝直勾勾瞅着无双,颤抖着声音,满眼满脸的哀怨委屈:“倾宇……你你你你你谋杀……”

“亲夫”二字还未来得及出口,无双已重重一掌拍在他肩胛!

白衣公子眼中寒意袭人,偏偏语调无比关切:“少帅的伤好了没?还疼不疼?”

方小宝终于老实了。




第八十七章

当手下把萧励勤的死讯汇报给方洞廖时,

这个权重一方的东北王目光迷离,面向西北轻轻一句:“是吗……”

忽然有一种感怀寂寞自心底滋长起来。

余宜池走了……

萧励勤也走了……

下一个要走的人是谁?

风吹过被青葱岁月遗忘的角落,

悲凉惆怅。

犹记当年初遇南辅军校,

恰当年少轻狂,正值血气方刚,三人志气相投一见如故。

年纪最长的余宜池处世沉稳、大度气派,而且处事公正深孚人望,是当之无愧的大哥。

小弟萧励勤最为聪明听话,深受教官信任喜爱,委以班长重任。却不知每次学生闹事都有他在背后出谋划策。

而自己……

方洞廖怀念一笑:怕是南辅军校至今还流传着“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兵痞子老大的传说吧。

那几年的秋春,时光浮华。

后来呢?

余宜池就职大总统。

萧励勤结识了安淑美。

自己则回到了东北继承祖业。

岁月的风,吹得命运分分合合,

曲终人散后,

惟余茶凉。

东北王看着桌上的一个精美相框,年代颇有些久远,里面的照片也已经微微泛黄了。

是一张合照。

照片上,最中间一个少年老成的年轻人左手揽着一个英姿飒爽的男子,右手揽着一个儒雅清秀的少年。

三人皆一身笔挺军装,笑容阳光青春,照片的背景是南辅军校三个半拱形的学校大门。

方洞廖轻轻**着相框,眼角依稀有泪光闪过。

口中自言自语:“你们倒好,早早到下面聚会去了。到时同坐一处,举樽共饮把酒言欢之时,可别忘了我老二方洞廖呀!”

然而方洞廖知道,逝者虽去,却并非尘消烟灭,了无牵挂。

“至于你们的孩子——艺雅、小弈、倾宇,我这个做兄弟的都会视如己出,把他们照顾好。”

此刻的方洞廖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普通通的父亲,与好友絮絮叨叨闲话家常:“君乾这小子小时候你们也见过,整一个混世魔王转世,皮得很。现在长大了,越发天不怕地不怕,幸亏还有倾宇这孩子治得了他。

“原本还想让那混小子将艺雅娶回家的,谁想倾宇这孩子捷足先登,早就跟艺雅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了……励勤呀励勤,还是你生的儿子厉害。”

说到这里,东北王的语气不禁有些埋怨:“当初我们三个说好,为了以后亲上加亲,如果今后一家有了女儿定要嫁给另外两家的其中一个,照现在看来艺雅不是嫁给君乾就是嫁给倾宇了。我说你余宜池当初为什么不多生几个女娃娃!”

1946年四月十九日,方少帅潜身返回南七省。

正如他来时的低调沉默,他走时也默默无闻无人知晓。

甚至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赫赫威名的方少帅来过这趟平京。

无双则称其要等收拾完平京残局之后才能返身回玉亘。

与此同时,刚抵玉亘市的方少帅也发表了一份声明,辞甚谦逊,意甚恳切。

声明中坦露自己才疏学浅经验不足,不足以担当国统府大总统重任,宣布放弃此次大总统竞选。

此声明一出,段齐玉当选的票数立马水涨船高,一路看涨。

如果不出意外,段齐玉连任国统府总统一事十拿九稳。

“玉函来了?”白衣少年正在把玩一只打火机,优雅纯熟的动作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见他进来,收起打火机淡淡颔首:“快请坐。”

张玉函落座后,望着小楼搬理一空的书房,不由讶然:“主席,你要走?”

“等清理完手头琐事后再走,大约还要一星期吧。正想跟你们说来着。”等侍卫上茶退下后,无双才接道:“话说回来,你和哓哓的婚期也近了吧?”

“五月一日是黄道吉日,到时候还请肖主席务必出席喝我们这杯喜酒。”

无双温雅一笑,颇为惋惜:“到时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