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72-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2

一面。

方君乾沉默半响,亲自提笔写下批示:“证据确凿,判不可改。”

这个批示受到了全国人民的广泛赞誉。南统府以其大公无私、公正平等的形象再度成为百姓心目中的圣地。

再例如第三十五条: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1946年四月三十日,倭桑派出飞机炸毁了黑亘铁路,东北黑河与东南玉亘的交通往来就此中断。(就是因为这事,绝世双骄才没有去东北看方洞廖。)

倭桑所作所为激起民愤,无数民众自发在腾飞门静坐,以示抗议。原本只是单纯的静坐示威,在有心人的挑动下竟转化为对南统府的不满。

静坐示威演变为民众与警卫的暴力冲突。

这就是震惊全国的“腾飞门暴动”事件。

后来有事实证明,这次暴动是有倭桑奸细鼓动不明真相的观众,企图挑拨南统府与民众的关系。幸亏无双当机立断

“腾飞门暴动”后,有不少军官上书无双废除或修改《共同纲领》第三十五条,建议群众集会或示威游行必须经过有关部门批准,并实行严格监督。

然而此提案被无双公子一言否决。

批示如下:“游行、示威的自由乃公民天赋人权,任何部门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干预阻拦。要想杜绝此类情况再度发生,提高公民政治觉悟是根本途径。切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而对于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无双也给予了自己最大的宽容与理解。

老百姓不在乎谁当大总统,什么身份血统、年龄资质……关他们鸟事!

他们只关心这个大总统能否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于是段齐玉刚刚连任大总统不久,

一句话先是从玉亘市悄悄流传出来:“如果当初登上总统宝座的是绝世双骄,那么……”

这个说法尘嚣日上,然后整个南七省的百姓都在议论纷纷:“如果当初登上总统宝座的是绝世双骄……”

渐渐的,所有人——包括国统府的侍卫都在私底下议论着这个可能:如果当初登上总统宝座的是绝世双骄,那么……

凭借着自身实力与无双公子的大力举荐,张玉函很快稳坐了南七省新闻界的龙头老大。

在新闻界提起他张玉函的大名,谁不恭恭敬敬地称呼他一声“张主编”?

而倪晓晓凭着她的泼辣作风,以及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探究精神,迅速跻身首席记者,被业界誉为“火玫瑰”的美女大记者。

方少帅经常打趣他们是“夫唱妇随”,揶揄这对夫妻档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张玉函生性沉稳,腼腆寡言,往往被方少帅打趣得哑口无言,只能看着自己的媳妇露出无奈却甜蜜的笑。倒是倪晓晓伶牙俐齿,不甘示弱地挽着自己老公反击:“哪里哪里,如果玉函对我有少帅对公子一半好,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彼此都是知交好友,熟人间说话自然随随便便,不必忌讳这么多。

当然,以上对话都是在无双公子不在场的情况下发生的……

浮光春日,苏润微雨还未连绵便已止歇,清风拂面醉一捧湿漉漉的清愁。

白衣少年似乎有点倦意,懒懒卧在藤椅上,手边的茶几上还放着一杯水与一瓶安眠药。

自“腾飞门暴动”发生后,无双已经好久没睡过安稳觉了,不得不借助药物入睡。

“倾宇……”少年元帅似是犹豫了很久,终于支支吾吾说出了自己的考虑,“……以后我们分床睡吧。”

“唔……”无双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睛,迷迷糊糊问了句:“怎么了?”

方少帅轻轻道:“我怕……”

我怕自己会伤了你。

每夜每夜抵足而眠,心爱之人就睡在自己身畔,睡颜纯净,毫不设防。水香月柔近的触手可及,仿佛……任君采撷。

再这么下去,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没好气道:“总之我是为你好。”

安眠药的药力发作,无双睡意上涌,只觉眼皮越来越沉。

淡淡应了声:“哦。”

方少帅感觉有点尴尬,便想转移话题:“倾宇,最近南统府好像有很多记者进出呀?”

“是肖某请来的各报社记者,他们来这儿记录报导南统府的日常工作情况,为少帅造势……少帅最近要格外注意自己的言行……”

无双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湮没在溪潜花飞的春风中。

方君乾柔声应道:“我知道了。”

无双不答。方君乾悄悄转目望去,发现他呼吸绵长而轻柔,已经恬然入梦。

三月桃花粉妆红。

无双睡在桃树下,桃花被清风片片吹落,交织飘摇旋舞,苍穹天地间尽是飘零飞舞的乱红飞花,只片刻功夫,藤椅上的无双便落得满身花瓣。

等待了千年,守望了千年,时光交错轮回了千年……

这一世的桃花,会开出怎样的结果?

春,毕竟还带着冰消雪融的寒意。

见他衣衫单薄却兀自熟睡,方君乾不由无奈一叹,返身从屋里抱出一被薄毯,轻轻覆在他身上。

不经意间,指尖已然触碰到那纤细冰凉的指尖。

倾世颜,镀风华,天下惊绝。

而如今,这个惊才绝艳的男子,迷迷糊糊兀自酣睡。

展净颜,思无邪。

方君乾的脸上浮起淡淡的温柔的笑。

忍不住心底悸动,小心翼翼地,在他光洁的额头印上一个浅吻。

天光破云,桃花纷飞,缠绵飘摇,无奈四散天各一方。

花树下,藤椅旁,红衣少帅轻轻吻上云裳少年的额头,温情脉脉,绝美如画。

谁料这一幕竟被一个记者惊骇之下拍了个正着,定格了胶卷。




第九十章

当那个小记捧着相机惴惴不安地逃出南统府后,他的心脏还在怦怦乱跳。

手中这个相机现在是他的宝贝,他的亲爷爷,他的命根子,他的锦绣前程。

小记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止不住双颊涨红:自己能否平步青云名利双收可全部都寄托在这架小小的相机上了。

是的,只要把这篇报道刊登在报纸上,不出一天就会掀起滔天巨浪,到时各大报社都会纷纷转载。不……不单是华夏国,全世界有影响力的新闻媒体都会将目光聚焦到这篇报道上!

到时,身为第一个揭发此事的人,自已定会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他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仿佛已看见一条金光闪闪的康庄大道缓缓铺展在自己面前。

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如果没有张玉函,历史走向说不定会发生改变。

于是我们悄悄庆幸一句:幸亏,

幸亏当时新闻界的老大是张玉函同志。

当张玉函沉着一张脸,怒气冲冲进入南统府时,

方少帅正悠然坐于曾府后花园的凉亭中。

见是他,张口就是一句揶揄:“张大主编不回家去陪媳妇儿,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啦?”

幽雅轩敞,四面来风。

飞檐上甚至还挂着铃铛,在风中发出悠闲清悦的叮当声。

亭中的男子换下军装,随随意意穿着件红色的宽袍,赤如火,戾如血,烈如骄阳。神态慵懒邪魅,唇角挑起的微笑比风铃声还要悠闲。

他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就差一点点外面就天翻地覆了!

张玉函只觉自己的笑容都是苦的。

他什么也没说,直接把一叠照片甩在石桌上!

邪魅的眼睛淡淡瞟过桌上的照片,方君乾的脸色霎时变得煞白!

张玉函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问道:“少帅……这是误会吧?”

误会……

误会……

四角凉亭掩映在清波澈水柳荫花木下,江南小桥流水人家,闲雅幽静。

飞檐上的风铃带着桃花的芬芳在春风中悠悠轻响。

更衬托了红衣男子的沉默。

他的默认,无疑让世人得出无法招架的答案。

张玉函见状苦笑:也是……这世上哪有如此美丽的误会?

“少帅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你知不知道这些照片若是被捅向出去会造成多大的风波?你知不知道自己肩膀上担负着怎样的责任?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你身败名裂,由万民爱戴掉落至最深渊,遭世人鄙夷唾弃?

“你怎么向公子交代?怎么向属下交代?怎么向亲友交代?怎么向天下人交代?”

他每说一句,方君乾便沉默一分。

终于,凉亭陷入了令人屏息的死寂。

惟余清脆的风铃声在春风中叮咚作响,温暖、清越。

“这次是张玉函利用职务之便将此事压制了下来。”

“那下次呢?”

他问他:“下下次呢?”

绝世双骄都是处于风口浪尖的人物,平素群英环绕万众瞩目,这秘密,能保得了几时?

张玉函语重心长:“少帅在南七省位高权重呼风唤雨,却也非一手遮天。你瞒得了一时,还能瞒得了一世?”

“我真不明白,公子怎么会应允别人对他有这种念头?!”

方君乾苦笑,右手五指撑着额头。

一直沉默不语的他蓦地开口:“我们……不会说出口……”

“啊?”张玉函呆住。

方少帅似乎无意再谈。

于是张玉函只得小心翼翼开口:“你说公子他……没答应?”这怎么可能……

方君乾潇洒耸肩,欲说未说之语化成落寞一笑,轻叹随风。

张玉函忍不住惊异:“怎么会这样!我认识的南统军少帅方君乾,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一世枭雄。只要想要,就没有得不到!”

“他不一样……那个人不一样。”

方君乾的声音是无奈,是纠结,是伤感,也是不甘。

层层叠叠复杂的情感,织成密密细细的大网,笼罩了他明亮的眼睛:“有些人,因为不想失去,所以绝不染指!”

“也幸亏……”张玉函舒了口气,“少帅,虽说忠言逆耳,但玉函作为朋友还是得劝劝你。能放下的就放下吧,从古至今,男子相恋有哪一对是好结果的?

“公子与您……不行。”

“怎么就不行。”冷冰冰的一句反问。

“呃?”张玉函滔滔不绝的说教规劝就被这么一句话噎在了喉头……

被压抑许久的愤怒不甘终于在这一刻全数爆发!

“方君乾是杀人放火了还是**掳掠了?本帅一没有强人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