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73-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3

以势压人,二不曾因私废公劳民伤财,三更不是一时兴起贪图新鲜。

“方君乾一片丹心可昭日月,只是希望与自己爱慕之人白首此生携手到老——我有什么错?谁敢说我有错!?”

少年一事能轻狂,敢骂天地不仁,敢笑世道不平。

“可如今,我却连‘喜欢’区区两字都不敢诉诸于口。这么一个小小心愿,竟显得如此大逆不道、罪不容诛……”

“本帅行得正站得直,不惧任何攻讦诽谤,更懒得理会他人看法。今儿我就明明白白告诉你,如果不是怕给倾宇造成困扰,我早就堂堂正正公诸天下了!”

方君乾……绝不甘以阑珊斑驳了此终局!

修长有力的手指紧紧攥成拳头,面色紧绷如玄玉:“我真是……受够了!!”

张玉函一下子失了言语。

方君乾这个男人,绝对是偏执而疯狂的。

可偏偏,他思维敏捷头脑清醒。

这种冰冷沉默的疯狂就像深深埋在海底的岩浆,一旦爆发足以倾覆天下、毁天灭地。

那番话,他不是在跟自己说。

而是在对什么人表明心迹,在与什么做着抗争!

如是我闻,血泪成殇。

张玉函,从未见过这般凄厉的抗争!

同情抑或敬佩?

惋惜抑或感伤?

张玉函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最终,轻轻叹息了一声:“这件事我先替少帅保密,尽量不让公子知道。”

可这样自欺欺人,终究不是办法。有什么事能瞒得过那双睿智锐利的明眸?

无双迟早会知道。

解铃还须系铃人。

正当张玉函思绪纷乱,头昏脑胀之际,原本懒懒散散坐在位子上的方君乾腾地站起,吓了张玉函一大跳。

抬头望去,却发现葱绿树丛一阵摇曳——有人!

无双慌乱转身——

却止不住方君乾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都说两人要在一起得走一千步,其中一个人踏出第一步,那么另一个就会走完剩下的九百九十九步。可方君乾不祈求倾宇踏出这第一步,只要倾宇给我一个眼神,一个暗示,方君乾就会为你走完这全部的路!!”

谁让你心动?

谁让你心痛?

这千般心防,万许寂寞,终在那一刹那覆颠崩塌!

(萧励勤老爸弥留时的那首歌《夭桃》出炉了,这是试听网址http://fc。5sing。com/2150984。html……把句号改成点,囧。)




第九十一章

香雾冉冉,盘旋而上。

燎化飞龙,烟组飞天,香盘修罗。

八部天龙,种种玄奇,世间百态,尽含其中。

幽幽的佛堂显的骇人的清静和寂冷。

老和尚了尘高颂着经文,小小的倾宇跪坐在佛堂中间的蒲团中,静静转动着手中的佛珠。

柔亮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如水倾泻逶迤。

“方丈。”半响,小倾宇淡淡睁开眼。

“何事?”

悠悠缓缓的声音,仿佛自云端飘然而来。

“方丈,”一双澄澈黑亮的大眼静静注视着僧人,“我想去剪头发。”

“为何?”

“我不要养长发了,”无双又想起那个莫名其妙夺走自己初吻的小男孩,语气有点闷闷的,“像个女孩子似的……”(方小宝你罪大恶极呀,看你给咱肖宝宝留下了多深的心理阴影!)

了尘叹了口气,声音不疾不徐,飘渺若烟:“无双命中注定活不过二十四岁。”

“若想无灾无难,长寿绵延,一要蓄发积福、二要虔心礼佛、三要……断情绝爱。”

蓄发积福……虔心礼佛……断情绝爱……

湖面漾起一圈圈涟漪。

水光潋滟间,

也模糊了童稚岁月交错的光轮。

白衣少年静静坐在湖边。

神色复杂难辨。

恍若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思慕情伤,

笑红尘痴狂。

又似一个饱经风霜的浪子相思未央,

感世事无常。

谁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思些什么,许些什么,慕些什么。

因为神色太过复杂难辨,反而显得无波无澜,不动声色。

“倾宇。”

白衣少年想自己所想,虑自己所虑。

不曾回应,没有回头。

见状,身后之人一声叹息。

不用回头也可以想象,方君乾此刻表情的落寞凄伤。

他知道,此时他心里定然是在怨着自己。

红衣少年静静站在他身后,背影愈发清瘦硬朗。

“倾宇呀,世人常说他们爱一个人胜过爱自己,但方君乾是对这类话嗤之以鼻的……

“一个人,若是连自己都不爱,又怎么能奢求别人去爱他呢?

“方君乾从来不信爱一个人能够胜过爱自己。说这话的人,不是犯贱就是虚伪。

“方君乾爱肖倾宇,但从来不认为爱倾宇胜过爱自己。

“只是,把爱倾宇等同爱自己……

“只是这样爱着……而已。”

话已至此,不必多言。

这番话,他只说给他一个人听。

而听自己说这番话的人,冰雪心肝,七窍玲珑,该懂的他都懂。

“对了,本帅上次答应倾宇重新做一根桃木簪,已经完工了。”

方君乾勉强一笑,将手中新做的桃木簪递至他面前。

“如果倾宇不要的话,就留给本帅做个纪念吧。”

无双静静注视着湖面,似没有听见他在说些什么。

最终,他都不曾开口。

久久听不见他的回答,方君乾那满含期待的眼霎时黯淡下来。

“我知道了……”

他正想收起发簪。

突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握住他的手腕——

无双的手指,冰凉柔软,却是坚定且有力。

一旦下定决心,便是不可摧折的执着到底。

方君乾不可思议地瞪大眼。

那只玉手掰开他的手指,取走了他手心的桃木簪。

“倾宇——”

他欣喜若狂,只差没仰天长啸纾解心中狂喜之情!

无双站起身,转向他。

白衣翩飞,恍若谪仙。

望着他的眼神雾岚迷蒙——

水唇轻启:“方君乾,其实我……”

轻轻吐出这六个字后,白衣少年陷入了沉默。

深深看了他一眼,慢慢低下头。

欲言又止,欲说还休。

姻缘由天定,此梦已阑珊。

那个红衣男子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不容拒绝的笃定:“其实你早就爱上我了吧!”




第九十二章

白衣公子怔怔看着抓在自己腕上的右手。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安静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在彼此最美丽的年华,

相遇。

然后,拿出此生最大的勇气。

抬头,见他水唇一动似要拒绝,方君乾突然就乱了。

以绝对的强势截住他的话,专横且霸道地宣布:“除了那句,我什么都不想听。”

无双只得暂时将话尘封心底。

“肖某只是想说,义父派来的直升机已经到了玉亘,少帅可以直接坐飞机回家。”

望着方少帅无语的表情,无双公子淡淡提醒了一句:“少帅还是快点给义父回个电话吧。”

“混帐东西,无双去叫你接电话,怎么这么晚!?”

正是因为您老人家让无双去叫他,才让他在无意间听见了那番话……

方少帅哀叹一声:真是时运不济呀……

“这不来了嘛。爸,我想跟您说件事儿。”

“你又闯祸了?”

这是东北王第一个反应。

对方小宝得罪人的手段他已是见怪不怪。

要是方小宝哪天老实下来才令他心惊肉跳,估计又在酝酿巨大的阴谋了:“这次得罪的是哪一路神仙——莫非你把段齐玉给打了!?”

“没……”比这个严重N倍。

“那是什么事?”

“嗯……那个……就是……”

“干嘛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

“我有心上人了。”

“什么!?——”方洞廖倒抽一口冷气!

第一个反应就是——老怀欣慰老泪纵横!

“小宝……你终于长大了!是哪家的姑娘呀?人品好不好?怎么认识的?人家对你有没有感觉?倾宇那孩子认不认识她?嗯,多让无双帮你把把关,我还是对无双放心点……”

方少帅捏了一把汗,支支吾吾道:“爸,等回去我再跟你详谈。”

“好好好!”东北王连声应道,即使看不见他的脸,也能想象他此刻一副“方家有儿初长成”的表情。

“总之你能定下来,为父真的很欣慰。君乾,一个男人只有成家立室了,才算真正成熟了。”

方君乾抓着电话筒,闻言,心中既是感动又是苦涩:这次,方君乾注定要让您失望了。

“你什么时候动身回家?”

“明天中午就坐直升机飞往黑河。”

“倾宇那孩子也来吗?”方洞廖满怀期待,“为父还没亲眼见过这个绝世无双的干儿子呢。”

“倾宇他还得为您挑选见面礼,要晚几天才能到,我先动身。”

“好好好,”东北王高兴得有点语无伦次,“我们父子很久没见面了!你这次来一定要住得久一点。你想吃什么为父这就叫厨子替你准备……我记得你小时候喜欢吃东北乱炖的!还有你

最喜欢的烤鱼,每次吃完鱼一张脸就搞得像小花猫一样……”

“爸,”方少帅干咳几声,无比尴尬,“……多少年前的事了。”

“嘿嘿,这不高兴嘛!——对了,无双喜欢吃些什么,有什么忌口没?”

“倾宇吃素。”心里默默补充一句:虽然早已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