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75-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5

入怀里。

紧紧地,拥抱住他。

轻轻地,将他的头颅捺在自己肩窝。

“方君乾……放心,有我在。肖倾宇一直在。

“有肖倾宇在的一天,谁都别想伤害你。

“你不是一个人呀,你还有我。

“无论前路有多么坎坷,

“就算整个世界都背弃了你,

“肖倾宇也会一直陪着方君乾的……”




第九十四章

无双在东北王墨香满溢的书房里,提笔,用饱蘸浓墨的紫毫在滑腻的宣纸上缓缓落下一个字——

劫。

闭起眼,想了一会儿,

再度挥毫,

檀木书桌上的宣纸再次落下墨痕——

缘。

方君乾终是没有回方家。

肖倾宇也没有勉强。

知道他心乱。

知道此时的方君乾如同一块被人敲打了几千几万次的磐石,再稍微加点压力,便会崩溃碎裂。

所以当方君乾提出想在黑河市四处走走时,自己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调出睚眦军最精锐的保镖暗中跟随、一路保护,便由着他一去不回。

至今,无双想起那个男人的眼神还是会觉得痛。

门外有一道窈窕黑影踌躇徘徊,似在犹豫要不要推门而入。

“方姑姑既然来了,就请进吧。”

窈窕黑影似乎一惊,踟蹰片刻,终是推开了书房房门。

无双再一次与方水华见面。

相比上一次,那个明丽飒爽的女人此刻黑纱裹膊,胸口别着一朵素雅的小白花。

红艳的唇瓣此刻淡染星霜,憔悴暗生。

见了无双,方水华勉强笑了笑:“肖参谋长,在这儿住得可还习惯?”

白衣少年淡雅颔首:“有劳姑姑费心了,无双一切安好。”

方水华的眼睛有点红肿,显然刚哭过。

“为家兄的事耽误了肖参谋长这么长时间,方家实在过意不去。肖参谋长日理万机,我们也实在不好意思再耽误您的行程……”

言辞委婉,言下竟有逐客之意。

无双淡淡道:“叨扰诸位多时,肖某实在过意不去。请诸位放心,少帅决定之时便是肖某离开之时。”

言毕,

白衣少年抬头远眺书房窗外的天空。

墨云压顶,风雨来袭。少年略显苍寂的雪白面颊,高傲美丽得让方水华心惊。

在他惊鸿一瞥的注视间,蕴藏着刀锋般的锐利。他问:“方姑姑,如果您的丈夫想夺取您侄子的地位,你会帮哪边?”

山风呼啸满楼,刮起桌上雪白宣纸如蝴蝶般轻舞飞扬。

东北王的书房内,死一般的沉默。

肖倾宇微微一笑:“我明白了。”

这便是方水华的答案。

“你太聪明……”方水华忽然开口,她盯着他,“我早劝过君乾不要太信你,要不迟早栽在你手上。”

“他不会听你的。”白衣少年垂下头。

长发遮住了他的眼,

也遮住了他眼中不诉离伤的醉意。

“他信我,就如我信他。”

“你不会明白女人在方家的地位!”方水华忽然狂躁起来!

宛如被人扎了一针,胸口剧烈疼痛起来,语气中充斥着愤懑与不甘!

“无论如何出众出色,女人永远不会在方家得到重视,等待我们的最终结局就是被为家族利益牺牲,嫁给陌生人为家族联姻。运气好的话嫁一个好丈夫,运气不好这辈子都毁了。”

她恨声!

“我不服!”

“我要改变它!”

“凭什么我们的命运要被别人所掌握?”

“凭什么女人在方家就注定不能出人头地?”

“凭什么方家家主一定要是男人,而不能是女人!”

“大哥很疼我,我也很疼君乾,是,这没错!但他们能做到的事,我也同样能做到!”

无双淡淡表示同意:“您先生齐章国自以为很了不起,其实论城府,他跟你比起来差多了。”

“就他?”方姑姑鄙夷地笑笑,不予置评。

“肖参谋长,你说是不是很不公平?论手段、论计谋,我方水华哪一点比不上我大哥!?”

无双淡淡一句:“胸襟。”

方水华面色惨变!身子犹如筛糠般不住颤抖起来。

一针见血。

有时候,无双的话简单直白到伤人。

见她这般模样,肖倾宇的语气也不由柔和下来:“少帅曾对肖某说过,他幼年丧母,您对他视如己出,疼爱他到无以复加。您是他姑姑,却同时也是他的母亲与姐姐,甚至连您的亲生儿子都没他这般被您视若珍宝。”

他的表情弥漫着真挚的忧伤与细腻的情感。

方水华反问:“那你呢?肖参谋长在此事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白衣少年静静望着她。

神情如夜风袭俩,幽吟浅唱。

怅然情殇。

“现在是少帅最虚弱、最需要帮助的时刻。”

“肖倾宇会一直站在他身边,因为他需要我。”

“大家也看到了,东北王尸骨未寒,方君乾身为人子却始终未曾露面,光这一点就触犯了方家祖训。”

“我建议,召开方家长老会议,剥夺方君乾家主继承权!”

话音刚落,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便悠然响起。

“肖某不同意。”

齐章国一下子变了脸:“肖参谋长为何不同意?”

其实齐章国想问的是:你凭什么不同意?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的资格嘛!

雪衣公子好整以暇道:“没有理由,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肖参谋长,”齐国章怒极反笑,“我方家敬您是贵客,礼让三分。但客人终究是客人,还是需要有一点身为外人的自知之明的。”

“也就是说,不是方家人就没资格对方家家事指手画脚了?”

齐国章皮笑肉不笑:“话虽不能这样说,但方家家事的确不好让外人置喙。”

哼,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原来如此呀……”无双公子低低说了句,仿佛自言自语。

忽的展颜一笑,灿若夭桃,灼灼其华——

“很不巧,就在几星期前东北王收了肖某做义子。”白衣少年展开当初东北王寄给自己的那份契约,白纸黑字,指纹签名,分分明明,“齐先生,让您失望了。”

齐国章完全没料到肖倾宇还有这手!

这样一来,无双不但不是外人,反而算是方洞廖半个儿子,也算半个方家人!

齐章国一时竟无法反应,过了半响,才记得要拍案而起:“这是假的,一定是伪造!”

白衣少年淡淡一笑,满目讥诮:“齐先生如若不信,可找专业人士来验明契约真假。”

齐章国一下子失了言语:以无双的周全缜密,既然敢拿出这张纸来,就不怕别人质疑检验。

可是……

齐章国哭丧着脸:他们是什么时候做了结拜父子的呀,为什么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

怪只怪方洞廖与肖倾宇都是低调之人,平素不喜张扬。

原本东北王是想等无双到达东北后再大肆操办酒宴,告知天下自己喜收义子,不想天人永隔,再也没有了机会。

所以此事除了方君乾,没有第四个人知晓。

无双长身而起,森冷剑芒在他眼中狠戾划过,刺痛了宵小者的敏感神经。

“肖某身为东北王义子,方少帅义弟,从现在起,少帅在方家的事由肖某全权做主!”

(前面几个群已满,喜欢的朋友请加新群:111700906)




第九十五章

此刻,方家最德高望重的方亭匀长老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开口道:

“君乾是方家几百年不世出的奇才,将担起振兴我方氏一族的重任。若是因此一蹶不振,未免可惜。”

方长老是从小看着方君乾长大的,终是于心不忍:“这样,我们等到东北王‘头七’之日,如果到那时方少帅还不出现,就算主动放弃方家家主之位。”

一锤定音。

头七,便是亡者去世七天之日。

夜深,

人静。

东北王的灵堂中,有一个少年跪在蒲团中。

无双伸出素手,将一顶精美的帽子放入火盆中。

火苗噌的一下窜上来,吞噬了帽子。

这是无双原本打算送与东北王的帽子,准备在拜干爹的仪式上亲手送与方洞廖的礼物。

而今,再也没有机会送出去了。

这顶帽子,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捎给黄泉之下的方洞廖。

火苗吞吐着、席卷着,看着帽子在一团火光中软化、焚烧、最终燃成一地灰烬,化作袅袅青烟。

义父,您一世英明,可曾料到方家会落得今天这般四分五裂的地步?

可曾料到,正是您的亲人,给了君乾致命一击?

义父,您说人这一生,究竟什么最重要?

是不是只要他幸福,怎样都好?

没有人回答他心中的疑问。

影壁上东北王那戎装英武的遗像,淡淡的笑着。

风过无痕。

睚眦队队长刘楚飞侍立在侧,向无双汇报情况:“齐章国最近大肆联络东北权贵,蠢蠢欲动。若是明天少帅还不出现,那么等齐章国把持了方家大权,少帅怕是……”

无双拍了拍手,站起来,飘舞的灰烬如有灵性般避开他的如雪白衣:“怕是什么?”

刘楚飞窥见无双面目沉静,竟无一丝担忧之意,不由心下纳罕。

只得斟酌再三,小心翼翼回答道:“怕是……凶多吉少。”

无双点点头:“楚飞是在担忧我等无法安全离开黑河?”

睚眦队队长刘楚飞恭谨地说出内心忧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既如此……”幽幽火光在火盆里跳跃,映得绝美的面庞明明灭灭,捉摸不透:“都杀了吧。”

“什么!?”刘楚飞惊呼一声!

“不能掌控的力量,也就没有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