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76-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倾尽天下-乱世繁华

分节阅读_176

必要。”

暴力的人,往往胆小怯懦。

因为他们缺乏自信,只能凭拳打脚踢让人听命于自己,顺便掩盖自己的本质。

真正自信的人,他们什么都不缺,根本不会担心自己的话不被人所接受。所以他们表现得温文儒雅,彬彬有礼。

温雅才是最高层次的暴力。

明天,便是东北王的“头七”之日了。

无双侧身而卧,躺在床上。

却是辗转反侧、心绪不宁:他呢?

他此刻又身处何方?

无双闭着明眸,心下却是一片清醒:不知他现在可好……

残月升,骤起寒夜风。

无双顿觉凉意满衾,不由拉了拉盖在身上的锦被——不知不觉中,天已转凉了。

忽然听到咯吱一声,房门被拉开。

一个修长的黑影立于门外。

霜白的月光洒在他的脸上,如斧砍刀劈般鲜明的轮廓,竟是方君乾。

他不说话,径直走到无双睡着的床榻边,静静背对着他躺下。

无双素来浅眠,怎能不知?只是任由他在自己身旁睡下,彼此心照不宣。

他的身上带有仆仆的风尘,霜夜的冰冷。

“倾宇,”那个男人背对着自己,轻轻道了句,“好冷呀……”

心在霎时被刺痛。

下意识地想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却宛如被烫着一般缩回手。

肖倾宇的体温,向来低得吓人。手是冰的,身子是冷的,眼神是利的,甚至连呼出的气息也像清晨寒冬的空气。

非但不能暖人,反而会冻人、刺人、伤人。

无双简直痛恨起自己来:为何在他最需要温暖的时候,自己竟连最后的温存都无法给予……

“倾宇,我说了你不许笑哦。”方君乾平静一叹,“我发现天下虽大,却并没有方君乾的容身之所。所以只好回来了。”

无处栖身,无家可归。

无双温柔回答:“肖倾宇不是一直在这里等你吗?”

除却你,何处是我的归程?

“嗯,是呀。”低沉磁性的声音透着一股撒娇的意味:“还是倾宇身边……最温暖……”

肖倾宇只觉一个石轮在心里狠狠碾过:温暖……吗?

都说公子无双是一块融化不了的千年玄冰,有时连自己都会自我厌恶……方君乾为何你还会觉得温暖?

“在外面游荡了几天,好累呀。”那个男子不曾回头,只倦倦地笑着,语气却是一如既往的惫懒,“倾宇,我要睡了。”

“睡吧……等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变好的。”

无双躺在床上,感觉到他正安然无恙地睡在自己身边,心便不由自主地被填满。

白衣少年悄然阖上眼。

小轩窗外,悬挂的不是幽月,而是情人的眼泪。

一阵压抑的低泣,携卷着铺天盖地的哀伤,叩醒了无双荒凉的梦境。

肖倾宇悄悄转了个身。。

那个背对着他的男人,在哭……

时断时续的饮泣,痛失至亲的哀鸣。

往昔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南统军少帅把自己的身子蜷成一团,像个孩子般在睡梦中哭出了声。

“不要看。”

无双柔声答应:“嗯,我不看。”

“我哭起来的样子一定很难看……”他哽咽着,泣不成声,“男儿流血不流泪,我以前从来不哭的……倾宇,就这次,就这次让我哭一下……”

蓦然回首,这两个绝世少年竟已都是父母双亡,孑然一身。

无双什么也没说,只是伸出手,紧紧环住方君乾的肩膀。

手背忽然一热,是他的眼泪滴落在手上,烫得灼人。

那天夜里,少年放任了自己的泪水,**了心头的绝望与悲伤。

那天夜里,他默默陪在他身边,一夜缱绻相拥。

爱到极致,放弃一切,最终投降。

无双将脸紧贴着他浓密柔软的黑发旁,轻轻搂紧了他:

“方君乾,

“等事情结束了,我们便回玉亘……

“东北军、方家财产、家主之位……不要了,我们都不要了……

“只要你开心就好……”




第九十六章

翌日清晨,无双悄然睁开眼睛。

被褥余温犹存,然而睡在身旁的男子已不见踪影。

仿佛那个午夜潜入,压抑泣泪的男子,只是自己的黄粱一梦……

见到公子时,刘楚飞东张西望:奇怪,怎么不见少帅?昨晚明明看见少帅回来了呀!

无双负手遥望着方府大厅。

大厅中人员进进出出,方家有头有脸的人物汇聚一堂。毕竟今天的会议是决定方家未来盛衰的大事,无论嫡系还是外戚,谁都不敢缺席。

“都已布置妥当了?”

刘楚飞沉声道:“就等公子一声令下了。”

以摔杯为号。

睚眦队员早已潜伏于门外,严阵以待,只待暗号响起便破门而入,大开杀戒。

杯破,意味着人亡。

“公子!”刘楚飞忍不住抬头,“您这样做,少帅说不定会恨您。”

无双头也不回,淡淡回了句:“恨我总比在这儿丢了性命强。”

说完,云袖轻甩,径直走向大厅。

仿佛是走向自己的宿命。

直到,黑压压的屋檐慢慢吞噬了阳光中的无瑕素影。

那么此时此刻,方君乾又在何处呢?

答案是:他在墓园中。

这是方氏子孙的私人墓园,凡方氏族人,死后皆要葬于此处,供后世子孙吊念瞻仰。

这里葬着方君乾的母亲。

小时候,每当父亲带自己前来拜祭母亲时,就会指着母亲墓旁一处提前建好的墓穴说:“小宝,等我死后就会埋在这里哦,跟你妈妈住在一起。”

生同寝,死同穴。

方君乾知道,父亲的英灵此刻定然在这里,跟母亲在一起。

少年元帅将半瓶烈酒倾洒于地:“爸,这是你最爱喝的‘烈血’,孩儿今天给您带来了。”

男儿饮酒如饮血,如刀割,如火烈,赤胆忠心杀破狼,笑谈渴饮敌雠血,酒名“烈血”。

“孩儿不孝,在您生前没尽过几次孝心,直到您过世了才记得把酒带来。”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

——人世间最遗憾悔痛的事莫过于此。

内心哀痛,方君乾仰头灌了一口“烈血”!

酒入愁肠,如钢刀刮着五脏六腑,火辣辣的感觉让人一凌!

豪气激起,剑气上涌。

少年忽然扬声高歌起来——

“苌弘化碧玉,烈血照丹心,

“一身铁骨志凌云,万人丛中敌。

“天狼啸圆月,三军陨将星,

“万里河山同一哭,日月共悲鸣。

“古今功过惘,转身白头稀,

“勇决信义流百世,策吾慷慨行。”(随口胡诌之)

歌毕,陵园内青松柏木霎时沉静,停止了沙沙的悲鸣。

愀然无声,万籁俱寂。

“您一生谨慎小心,派飞机接我回家又是您临时起意,极度机密。若非有内鬼出卖,倭桑怎么可能得知您在机场接机?”

方君乾面色铁青,沉声道:“那些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还有一件事——”少年忽然有些扭捏起来,“爸,如果我说我爱上了倾宇,你会不会打我啊?”

自然,没有人回答他。

他的嘴角再度勾起那邪邪的笑意,自说自话:“喏,你不说话就是默许了呀!”

风轻轻地刮过树梢,吹走了慈父的音容笑貌。

方君乾就在父母合葬的墓前,讲述着自己的离合悲喜。

当他说完“幸而今生有他相伴,也不枉来这人世走一遭。”这句后,便陷入了沉默

不知不觉中,已过了一个时辰。

“爸,我要走了。”

有些责任,不得不担负。有些事,不得不去做。

伤心过后,重拾心情,便要振作,便要起航,便要继续前行。

这是人逢乱世的身不由己,也是绝世双骄的宿命。

无数人等着看他跌倒,看他落败,看他一蹶不振。

这般敏感的时刻,他更不能授人以柄。

“方君乾是不会就这么倒下的……谁想击垮我,我就先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谁想加害我,方君乾必将让他们付出惨痛毕生的代价!”

方家大院内。

一干人正为是否剥夺方少帅的继承权而争论不休。

其中立场最坚定、表现最活跃的当数齐章国同志。

“今天是方大哥头七的大日子,方君乾居然连看都不来看一眼,不忠不孝,枉为人子!”斜眼看着无双,“如果肖参谋长还要替他说话,那么齐某也就无话可说了。”

“子时未过,尚未定论。”

无双公子眉目含笑,温雅优柔。

却不尽然,因为那笑容有杀气,像藏在剑鞘中的绝世神兵,韬光养晦下自蕴锋芒凌厉。

此刻方亭匀长老注意到一个细节——

齐章国虽占尽优势咄咄逼人,仿佛不把人逼到绝境死地便誓不罢休的模样,实则双手紧握成拳,额头青筋暴跳,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公子无双。

过度关注别人的反应便是一种难以掩饰的紧张。

反观这个彬彬有礼惹人好感的白衣少年,淡然谈笑间,拿在手中的茶盏一直很稳,杯中的水竟连一丝波纹也无。

这少年——了不得!

方亭匀忽然升起一种感觉:五年之后,华夏国便是这个年轻人的天下!

有些人目光远大,有些人鼠目寸光。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方亭匀这般阅人多矣、见多识广。

齐章国此刻心中快意无法言表:一旦方君乾放弃了家主之位,自己与方水华所生的儿子最有可能被挑中作为下任家主,儿子年纪尚幼需要父母照顾,到时“挟天子以令诸侯”,独揽方家大权指日可待!

齐章国笃定道:“还用得着等到子时吗?方君乾不会来了!”

无双蓦然一叹,盯着手中的茶盏,冷笑:你还是祈祷他来吧